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599章 葬礼风波(11)
  第599章葬礼风波

  “毕竟这个家里,也只有爷爷才是最真心对我们的那个人了。”

  “恩!”

  两个小家伙同时点头。

  吴玉洁的火气更大了,“呵呵,这是终于露出本来面目了?”

  “如果夫人这么认为的话,那就算是吧。乔律师,麻烦您早些公布遗嘱吧。”林墨歌淡淡说着,看也不看吴玉洁一眼。

  吴玉洁气得全身颤抖,她最受不了别人无视她!

  可偏偏,今天林墨歌却一次又一次的把她当成空气!

  可是,还不等她再次说什么难听的话,乔律师就抓住机会道,“好了,那现在请大家安静一下,我要公布权霸天权老先生的遗嘱了。”

  说着,从公文包里拿出一份文件来,目光扫过众人,见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他身上了,这才开始从开头读起。

  先是关于老大一家的财产分配,得到的是权老爷子的私人产业。这是老爷子能够动用的所有了。至于羽晨,除了得到产业外,还有一个在权氏任职的机会。

  但是却不是作为股东,只是作为一个职员。

  至于他能走到哪一步,便是靠他自己的本事了。

  没本事的话,就是底层的小职员,有本事的话,可以做到高层。

  可这一点也作为遗嘱的话,实在有些鸡肋。

  若是从前的权希凡,得到这么点财产,绝对是不甘心的。

  可是如今,知道自己犯下了错,也便清醒了。

  就连这些,他都觉得烫手。

  唯独羽晨心里不甘。

  因为他觉得权氏的股份总该有父亲一份!可是如今看来,却全都给了二叔一个人!

  或许,从一开始,爷爷最偏心的,其实是二叔吧……

  接下来便是吴玉洁和权幻,二人只得到了两处房产,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然后是权简璃,自然是整个权氏的股份。

  并没有房产。

  可是所有人都知道,权氏的股份,是所有遗产中占据百分之七十以上的利益。也就是说,权老爷子的大部分遗产,都给了权简璃。

  最后,便是关于羽寒和月儿的了。

  两个小家伙除了分别得到一处立业之外,还附加了一条,在二人十八岁成年后,还可以共同享有权氏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

  此话一出,吴玉洁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同样苍白的,还有羽晨。

  明明他才是长孙,凭什么爷爷连一点股份都不留给他?反而给了羽寒和月儿!?而且竟然是白白获得百分之二十!

  拳头紧紧握在一起,心里万分不甘。

  而林墨歌在听到这一点时,也是微微愣了一下。

  不过马上便释然了。

  看来权老爷子对这两个孩子,还是真心疼爱的。

  其实刚才她听乔律师说让她和孩子们留下的时候,就猜测到了,可能遗嘱里有关于孩子们的。否则的话,乔律师根本没有必要特别说明。

  所以,才会留下的。

  没想到竟被她猜对了。

  此时越发觉得,权老爷子的脾气虽然大了一些,以前对她也并不好。可是本质却很宽容正直的。至少在了解了她的过去后,便跟她真心和解了。

  这事放在别人身上,或许根本就做不到。比如吴玉洁。

  胡蝶指甲早已经深深的刺入了手心的肉里,这份遗嘱,当初她偷听的时候,就觉得不公平,可是没有想到,该来的还是来了。

  罢了,反正就算这两个孩子得到再多遗产,林墨歌也是一分都拿不到!

  她反正是一分没有,既看不到,也吃不到。

  而林墨歌就不一样了,看得到,却一分也吃不到,这种感觉,一定比她还难受吧?

  这么一想,心里反倒舒服了许多。

  幸灾乐祸的看向林墨歌,就等着乔律师宣布出最残忍也是最无情的那一条了。

  乔律师此时抓紧时间,又念出了最后的一条,“在遗嘱的最后,还有一条关于二少爷的附加条件。”

  说着,意味深长的看了林墨歌一眼,再次开口,“若是将来二少爷权简璃娶了白若雪和胡蝶二人中的任何一个,那么,白若雪与胡蝶均不能享受任何遗产,其所生的孩子也同样不能享受权老爷子的遗产或者二少爷权简璃的财产。”

  嘶……

  众人中,传来倒抽冷气的声音。

  没有人想到,权老爷子竟然还留了这么一手。

  “不,不可能,为什么没有她的名字?你是不是弄错了?”胡蝶脸色铁青,指着林墨歌,眼睛却看向乔律师。

  乔律师摇摇头,“没有错,上面并没有林小姐的名字。”

  “我不信!上面明明就有三个名字,为什么现在没有她的了?你一定在遗嘱上动了手脚!这份遗嘱是假的!……”胡蝶忽然癫狂了一般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遗嘱上有三个名字?”乔律师诧异的问道。

  “因为我……”胡蝶刚要说出口,却意识到了不对,“我……我知道权老爷子同样讨厌她,所以既然有我和若雪的名字,就应该有她的名字才对!”

  虽然她及时解释了,可是,这解释却总有些苍白。

  乔律师微微皱了皱眉,却并没有深究下去,而是淡淡道,“没错,原本上面是有林小姐的名字。可是最后一字修改遗嘱时,老爷特意指出,将林小姐的名字去掉。也就是说,若是林小姐将来嫁给二少爷的话,是可以享受遗产的。”

  “不……这不可能……凭什么没有她?凭什么?”胡蝶彻底的傻了。

  她哪里知道,那日在医院偷听的时候,她听到关于羽寒和月儿的遗产分配时便忍不住逃走了。

  而把林墨歌名字去掉这一部分,就是在她走了以后才改的。

  所以她根本就不知道。

  原本一直以为,她得不到的,林墨歌也得不到。

  可是现在忽然间才知晓,得不到的只有自己!

  凭什么?

  她那么努力想要在权老爷子面前表现,为什么最后受益的却是林墨歌那个贱人?

  “胡蝶小姐,这是老爷的意思。”乔律师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又抬头看向众人,“请问各位还有什么问题么?如果没有的话,这份遗嘱就正式生效了。”

  “遗嘱修改的时候,老爷确实是清醒的么?该不会是你动了什么手脚吧?”吴玉洁也觉得最后一条没有林墨歌的名字,有些奇怪。

  乔律师脸色微微一沉,却因着良好的休养,并没有撕破脸皮。

  而是拿出了摄像机,“这里有证据可以证明,修改遗嘱的时候,每一条每一项都是经过权老爷子同意的。而且,也是在权老爷子意识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进行的。”

  说罢,便将摄像机打开,播放出了里面的画面。

  权希凡一看到屏幕上父亲趟在病床上的模样,顿时眼泪纵横,再也看不下去了。

  起身道,“乔律师,我没有意见了,能不能先离开?”

  “可以,请大少爷方便的时候带上相关的身份证明到公司来办理一下手续。”乔律师礼貌道。

  “好……”

  权希凡哽咽着嗓音点了点头,便带着苏梅离开了。

  羽晨虽然心有不甘,可是这确实是爷爷的遗嘱没错,便恶狠狠的瞪了权简璃一眼,也跟着离开了。

  剩下的人,一直在安静的看着屏幕上的权老爷子。

  没想到在他去世之后,还能以这种方式再见到,心里着实有些不是滋味。

  因为拍摄的内容是当天所有的情况,所以连修改最后一条前,门外传来的咚的一声,也清晰可闻。

  视屏里的乔律师还特意出去看了一眼,回来以后,又称赞说床头的淡粉色康乃馨很漂亮。

  而后,权老爷子便让他将最后条修改,这才完成了最终的遗嘱。

  胡蝶一直屏息凝神,当里面传来咚的一声时,反射性的吓了一跳,因为她知道那是自己发出的声音,害怕被别人发现。

  偷偷的看一眼四周,还好,并没有人注意到这点。

  这才偷偷松了口气。

  却不知道,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权简璃收入眼底。

  而当看到视屏里的权老爷子,目光温情的望着那束淡粉色康乃馨时,林墨歌顿时便明白了。

  因为权老爷子与她和解了,所以才会将她的名字去掉。

  真没想到,那一番冰释前嫌,还有如此大的效果。

  心里涌上一股暖意,权老爷子的心意,她已经明白了。

  可是,这结果,于她来说却没有任何意义。

  因为她与权简璃不会有任何结果。

  权简璃始终平静的看着一切,从公布遗嘱开始到现在,似乎完全变成了一个观望者一般。将在场所有人的表情活动,都看在了眼里。

  看到了老大的反悔,也看到了羽晨的愤怒。

  还有吴玉洁的不甘,权幻的淡然。

  还有,胡蝶的心虚。

  可是,如此平静的他,在看到视频里父亲床前的那一束淡粉色康乃馨,和父亲看花时那温柔的眼神时,心底,便起了惊涛骇浪。

  他最大的担心,彻底消散了。

  他当初在父亲病床前说的那句,不会给她分名,似乎,也可以忘记了。

  因为父亲已经真心的与墨儿和解,那么,他心里的那道墙,也消失了……

  听到父亲将整个权氏的股份交给自己的时候,心里都没有任何的触动。

  反而,在看到父亲看粉色康乃馨时那温情的眼神,还有,特意艰难的开口,让乔律师再读一遍遗嘱,然后将墨儿的名字去掉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