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00章 葬礼风波(12)
  第600章葬礼风波

  他终于明白,父亲一直都在为他考虑。

  鼻子一酸,一向面无表情的他,瞬间红了眼眶。

  三十年来对父亲的怨恨,也终于是彻彻底底的消散了。

  视频结束,乔律师将摄像机收了起来,又问了一次,“夫人,您也看到了,这些都是权老爷子亲自做的修改。”

  证据摆在眼前,不信也得信了。

  吴玉洁无力的跌坐着,再次哽咽起来,“老爷啊,枉费我这么多年死心塌地的陪着你,你竟如此薄情么……你待我薄情倒也罢了,幻儿可是你的亲生儿子啊,你怎么就狠得下心啊……”

  “妈,你知道我本来就对这些没什么兴趣的。反正我自己能赚钱,你想要什么我们再买好了。”权幻实在看不下去母亲再这么不顾形象了,便安慰道。

  “可是幻儿,这实在太不公平了,凭什么你连一点股份都没有!?羽寒和月儿都能分得百分之二十!”吴玉洁一脸的不甘。

  “妈,给我股份又能如何?我本就没对公司付出过一分心血,又凭什么去分一杯羹呢?有付出才有回报的道理三岁小孩子都懂,您怎么就想不明白呢?”

  听着儿子的话,吴玉洁越发气不打一处来。

  “幻儿!你怎么就不明白妈的心呢?……”

  “妈,不明白的是您!这些身外之物又何必如此执着?”

  权幻冲着乔律师点了点头,“抱歉乔律师,我们也没有意见了。”

  然后,走到林墨歌面前道,“对不起墨墨,我替我妈向你道歉。我妈刚才的话说的太过分了,还希望你不要记恨她……”

  “我不会的。”林墨歌扯了扯嘴角,权幻今天也几次帮她解围。

  她自然不会将怨气发泄在他身上。

  “多谢。”权幻微微一笑,转身又将吴玉洁扶起,也不管她愿不愿意,将她扶回了房间。

  乔律师看了依旧跌坐在地上的胡蝶一眼,并没有理她,转头对权简璃道,“二少爷,遗嘱已经公布完了,我的任务也完成了。您和林小姐什么时候方便了,带着小少爷和小小姐过来找我一趟,把转让手续办一下就可以了。”

  “好,多谢了。”权简璃点了点头。

  “那我就先告辞了。”

  乔律师说着,带冲林墨歌点了点头,这才离开。

  胡蝶面色吓人,此时早已经被震撼得傻了一般。尤其在看到视频中的权老爷子后,彻底的吓到了。

  身子微微颤抖着,泪水直流。

  脸上厚厚的粉底早已经被冲刷得破败不堪,格外狼狈。

  这种时候,能安慰她的便只有简璃了。

  于是起身,跌跌撞撞的向着他走过去,“简璃……”

  权简璃却眉心紧蹙,沉声吩咐道,“带她上去休息!”

  “是二少爷。”

  佣人赶紧上前,将胡蝶扶住,连拖带扯的上了楼梯。

  权简璃看也不看她一眼,径直走到了林墨歌面前,“刚才的事你……”

  “我不会在意的。”林墨歌冷冷的打断他的话,根本就不想再给他说话的机会。

  其实他是想说,刚才她呵斥吴玉洁,做的很对。

  在这个家里,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忍耐,也没有必要受吴玉洁的委屈。

  林墨歌径直忽视了他,温柔的看着月儿道,“月儿,妈妈知道你不想待在这个家里,可是现在妈妈还没有办法带你走。你再忍耐一下好不好?妈妈一定会想办法的……”

  月儿撅着小嘴低下了头,满心的不悦。

  可是她也知道,妈妈一定是没有办法现在就带她走的,刚才奶奶和那个丑八怪巫婆说了那么多难听的话来骂妈妈,若是她现在质疑要跟妈妈走的话,肯定又会给妈妈惹事的。

  想到这里,就算是不乐意,也只能点了点头。

  “那妈妈,你带哥哥走吧。月儿会乖乖的。”

  看着女儿委屈的模样,林墨歌心里也不好受。

  权简璃知道墨儿现在不想理他,便也没有说什么,只能眼睁睁年看着她带着羽寒离开。

  月儿眼巴巴的看着妈妈走了以后,这才垂头丧气的回自己房间。

  却不料权简璃也跟了进去。

  父女二人的气氛有些尴尬,谁也不理谁,各自坐着。

  月儿趴在床上打游戏,径直忽略了对方。

  许久,权简璃才缓缓开口,声音很温柔,“月儿,爸爸知道你想跟妈妈一起,可是现在有很多原因,只能分开。爸爸答应你,不会让你在这个家里受委屈的,好不好?”

  “……”月儿不吭声,继续玩游戏。

  他又自顾自说着,“刚才奶奶说的话确实很过分,她对妈妈的误会太深了,所以才会说的这么刻薄的。就算你不想原谅她,爸爸也不会逼着你的。只是,爸爸不在家的时候,你尽量不要再跟奶奶对着干知道么?”

  其实他是担心,现在既然已经撕破了脸,若是月儿一个人在家的时候,惹怒了吴玉洁,会受伤害。

  但是这样的话,又不能明明白白的跟月儿说清楚,因为这些谋算的事,根本就不应该是一个七岁的孩子需要知道的。

  月儿继续低头玩着游戏,就像没有听到一样。

  其实她是在记仇。

  刚才妈妈被奶奶和那个丑八怪巫婆攻击的时候,便宜老爸都没有站出来帮妈妈说话。

  这一点,她很生气。

  所以就决定以后都不理他了。

  至少便宜老爸说的让她在家的时候不要跟奶奶对着干,就算便宜老爸不说,她也不会做的。

  因为在想到怎么彻底报仇以前,她才不会轻易跟奶奶开战呢。

  因为奶奶和那个丑八怪巫婆现在已经统一战线了,她一个人对两个,自然是会吃亏的。

  这一点,月儿还是懂的。

  权简璃见女儿也不理他,又坐了一会儿,便转身出去了。

  月儿这才窝回被子里,偷偷的跟哥哥打电话告状……

  羽晨将父母送回家后,本来想要休息一天的,可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便又匆匆出去了。

  在权家老宅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说什么话,可心里一点都不平衡。

  明明他才是长孙,凭什么连一点权氏的股份都没有?

  当初爷爷说过会补偿他的,也说过,父亲手中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会让二叔拿走。

  可是如今,所有的股份,都属于二叔。

  原本,他并不计较这些的。

  毕竟爷爷给他算是对他的宠爱,不给,也无可厚非。

  可是,当得知羽寒和月儿十八岁成年后,便可以共同享有权氏百分之二十股份的时候,心里的不平衡便开始作祟了。

  同样都是爷爷的孙子,为何还要区别对待?

  明明他已经做了那么多了,努力的想要做到最好,想要做给爷爷看,想要把爷爷对父亲的失望都弥补回来。

  可最后呢,爷爷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

  甚至只给了他一个在权氏任职的机会!

  难道爷爷觉得他以自己的能力连工作都找不到么?

  心里越想越烦,车速也在不知不觉中提了上去。

  风驰电掣一般,驶向了海边。

  只有在这里,他的心才能畅快一些,这里原本是他从前与墨墨来过的地方。

  只是现在,成了孤身一人。

  腥咸的海风吹在身上,有种空旷的感觉。

  淅淅沥沥的小雨,似乎给大海蒙上了一层薄纱般,产生了梦幻而又浪漫的感觉。

  看着那湛蓝色的大海,似乎困扰在脑中的那些如棉团般的混乱想法,都渐渐被理清了……

  虽然爷爷没有留给他权氏的股份,可是他在那个疯子的帮助下,现在已经手握了权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其实也算是报了父亲当年的仇了。

  并且,还顺利的入主权氏,虽然只是设计部的一个小小员工,可至少也算是完成了第一步。

  那么,接下来就该进行第二步了吧?

  刚好可以借着与浩天公司签订合约的热度,顺势向上爬一爬……

  他想的这个向上爬,并不是一定要做设计部的组长或者部长,而是将设计部的人收为己用……

  然后,再从设计部开始,一步一步的慢慢侵蚀整个公司……

  既然当初二叔接手公司的时候,可以把爷爷的人全都辞退,换成了自己的人。

  那么,他也可以做同样的事。

  只是,他现在没有能力辞退,所以才想要把原本站在二阵阵营的人转变到自己的手下来。虽然这个办法比辞退更有难度,可也更掩人耳目。

  试想一下,在二叔眼皮子底下,将他的人一个个的挖到自己手下,二叔却什么都不知道。

  这种感觉,才是真正的成就不是么?

  只是,那些人既然都是二叔一手培养起来的,恐怕要挖过来有些难……

  可是已经这么久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当时不也有好几个人被那个疯子收买了么?

  或许剩下的人里,也有心智不定的。

  他可以趁机钻个空子。

  现在可以不用说的太明白,只是探探对方的口风也是好的……

  想到这里,便马上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一个号码。

  刚响了两声对方便接了起来,里面传来设计部部长的声音,“羽晨少爷,有什么事么?”

  “喔,部长,到了午休时间了,我想请你出来坐坐……”

  羽晨笑着道。

  “可是羽晨少爷,我手里还有些工作没有做完,有什么事不能到公司里来说么?”设计部部长怎么说也是老干部了,又怎么猜不透羽晨的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