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15章 雨夜逃生(3)
  第615章雨夜逃生

  “军子?”月儿四处叫了几声,却并没有听到回应。

  忽然焦急道,“妈妈,我去找军子!”

  说罢,也不顾林墨歌的反对,挣脱她的手便向着军子家的帐篷跑去。

  羽寒马上便要追过去,却被林墨歌拉住了,“宝贝儿,妈妈跟月儿过去……”

  “不行,你带着羽寒先走,我去找月儿!”权简璃沉声道。

  “可是……”

  “快走!这里太危险了,我马上就赶过去!”权简璃郑重的看着她,然后转身便向着另一侧跑去。

  林墨歌也不敢再耽搁,跟着人群便向山下走去。

  头顶上一道道惊雷炸响,雨势越来越大,豆大的雨滴打在身上都觉得疼。

  脚下的路本就不平,此时被雨水一冲,变得越发泥泞不堪,一不小心便会滑到。

  人们因为走得太急,滑到的不在少数。

  却连喊痛都顾不得,爬起来继续走,俨然如同逃命一般。

  林墨歌一边惦记着权简璃和月儿,一边又必须照顾好羽寒,担心他滑到了会被后面的人踩到,干脆把他抱了起来……

  月儿的睡意被大雨一浇,顿时便清醒了。

  她倒不是多有义气,而是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听话的佣人,要回去跟干爹和三叔显摆一下才行啊,怎么能在这里就丢了呢?

  两条小短腿在雨地上扑腾着,无奈根本就跑不快。

  雨势太大了,淋的她睁不开眼睛。

  忽然感觉身子一轻,已经被权简璃抱了起来。

  匆匆赶到军子家的帐篷前时才发现,那父子二人竟然一点动静都没有,几乎就是雷打不动。

  “快走来!不要命了?”权简璃焦急怒吼一声,月儿干脆直接用手捧了手往父子二人脸上一洒,二人顿时醒了过来。

  “谁,谁?特么的不想活了……”光头呢喃一声,忽然看到了面前站着的高大身影,吓得一咕噜坐起来。

  军子此时也醒了,他眼尖,一眼就认出了月儿,“主人,怎么现在找我啊?”

  “快走来,马上要发生滑坡了,大家都已经往山下走了。”

  权简璃言简意赅的解释道。

  “滑坡?”光头这才反应过来,哪里顾得上找雨衣,抱起军子来就往外跑。

  “咱们快走!……”

  权简璃没吭声,再次抱起月儿来,看了一眼淋湿的月儿,径直抓起了军子睡过的睡袋,往月儿身上一披,这才要走。

  可是大队伍早就已经走远了,他们手里连个手电筒都没有,大雨磅礴的时候,又根本看不清楚路。

  若是乱走的话只会更危险。

  就在这时,一道手电光照了过来,还有欧尼焦急的声音,“还不快过来!”

  权简璃自然听出是那疯子的声音,可是此时已经顾不得许多了,看了光头一眼,二人便匆匆向着欧尼那边跑去。

  过去才发现,欧尼身边还有一个家长,也是掉了队的。

  欧尼抹了把脸上的雨水道,“我检查过了,就剩这几个人了,快走!……跟紧我别掉队……”

  “恩……”光头和另一个家长都应了一声,几人便匆匆向着山下跑去。

  欧尼拿着的手电筒是唯一的光源,权简璃心里甚至有些打鼓,若是这疯子想要害他的话,现在是最好的时机。

  甚至警方连凶手都找不到,可以说是暴雨或者滑坡所致。

  欧尼却只顾向前小跑着,根本就不知道权简璃此刻在想这些。

  咔嚓!……

  轰隆隆!……

  天空中亮起一道道闪电,轰鸣着一声声惊雷。

  几乎要将整个世界都劈成两半一般。

  借着闪电的耀眼白光,权简璃这才看清楚脚下的路。

  虽然越发的泥泞了,可他依稀能够辨认出来,正是上山时的那条小路。

  因为雨势太大了,跑不了几步视线就被雨水冲刷到模糊一片,他只能腾出一只手来抹一把脸上的雨水。

  月儿被他用睡袋裹得严实,小脸埋在他胸口,只能听到爸爸噗通噗通的心跳声,竟丝毫感觉不到颠簸。

  只是小小的心里有些害怕,一种她还没有办法理解的恐惧渐渐在心头蔓延……

  权简璃惦记着林墨歌,哪里还顾得什么洁癖,深一脚浅一脚的踩在泥水里,不顾一切向山下跑着,想要尽早看到她才放心。

  毕竟她走的慢,若是脱离的大队伍的话可就糟糕了。

  心里忐忑不安,又被雨浇得透心凉,感觉整个身体都被冰冻了一般。

  上山的时候,所有人都在喊累,可是现在,大家都闭口不言,似乎在和死神较量,突然破自己的极限奋力冲刺着。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权简璃隐约看到了最前面的队伍。

  几道零星又可怜的手电光在雨幕中闪烁着,那么卑微,却又如同漆黑夜色中的灯塔,给了人希望的指引。

  他更加快了步伐冲过去,一眼便看到墨儿紧紧抱着羽寒,跟在队伍的最后努力奔跑着。

  她的身子本就纤瘦,如今被大雨浇得全身湿透,运动装都紧贴在了身上,长长的秀发也胡乱的散落着,看起来越发单薄的可怜。

  脚下的路太滑,她每走一步几乎都在踉跄而行,可却始终紧咬着牙关没有松手,更没有落下。

  不知为何,权简璃的心口钝钝的痛,却又异常满足。

  在绝境中能看到她和孩子们平安无事,心里已经无比知足了。

  忽然间才顿悟,平日里争抢的那些,根本就不算什么。

  说到底,不过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罢了。

  就像老三说的,那些不过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有什么可争的?

  真正需要的,重要的,只有身边陪伴着的人而已……

  可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他都想不透呢?

  只有在生命受到威胁,游走在死亡边缘的时候,才能顿悟到生命的真谛和人生最重要的意义啊……

  林墨歌只觉得身子被抽空了一般,每一滴雨水打落在身上,都刺骨的冰冷和疼痛。

  可是她知道不能放弃,自己只要一倒下,连儿子都会受伤。

  哪怕是为了儿子,她也必须要坚持着跑下去。

  可是,那条路竟然如此艰难,她几乎能感觉到死视正一步一步的在身后尾随而来……

  她恨自己没有更大的力量,跑得更快一些,心里又惦记着月儿和权简璃。一时间,心力交瘁。

  忽然间脚下一滑,身子重重的向后倒去,本以为要摔倒在泥水中了,却不料被一只有力的手臂搀扶住。

  回头一看,透过朦胧的视线,权简璃那坚定的眸光让她心头一喜,“你来了?”

  “羽寒上来!”他来不及回答她的话,迅速转过身去,羽寒心领神会,爬到了爸爸的背上,紧紧搂着爸爸的脖子。

  “太重了,还是我来……”

  “能走么?”权简璃担心的问道。

  “恩,我没事。”林墨歌开口道。

  “恩,跟上!”权简璃点了点头,这才迈开修长的双腿向着下面走去。

  她收回心神跟在后面,看到光头父子和欧尼都紧跟在身后。

  看到他的那一刻,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无论发生再可怕的事,至少,他和孩子们,都平安无事。这就是最好的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以这种速度,明明早就应该到了。

  可是却因为下了雨,路更难走,再加上视线受阻,所以大家的心头越来越焦躁,可是没有人说话,因为根本就没有说话的力气了。

  所有的力气,都用来逃生。

  咔嚓!……

  天空一道闪电亮起,也照亮了前方的道路。

  众人终于惊喜大叫,“到了!看到大巴车了!”

  林墨歌心头一喜,也加快了脚步。

  车上留守的司机和保安似乎也在等待着他们,见他们冲下山来,迅速的打开车门,帮着接过孩子一一送上车。

  忽然,咔嚓!轰!

  一声剧烈的轰隆声炸响,众人回头一看,才发现是一道雷击中了林间的树木,顿时燃起一道黑烟和火光,触目惊心。

  众人倒抽一口冷气,若是此时他们还留在那林子里的话,说不定早就被烧成焦炭了!

  权简璃一家此时也跑到了车边,这才将雨衣和用来裹着月儿的睡袋扔在一边,匆匆上了车。

  车门关上那一刻,似乎有种世界末日踏上了诺亚方舟的庆幸和救赎感。

  众人的表情满是劫后余生的幸福。

  欧尼顾不得休息,赶紧又指挥起来,“大家先把身上的湿衣服换一下,要不然会感冒的。现在雨势太大,路上不安全。我们先在这里等着,雨停了之后再看情况下山!”

  “停在这里不会被山上冲下来的滑坡冲走么?”有人不安的问道。

  “大家放心,我们停车的地方刚好是一处高地,而且这里地势还算坚硬,再加上这里并不在小道上,所以就算有滑坡下来,我们也能安全。”欧尼尽力解释着。

  听他这么一说,众人才松了一口气,都匆匆开始换衣服。

  欧尼将车厢中间拉了道帘子,让女人都去帘子后面换。

  林墨歌小脸儿苍白,坐在座位上瑟瑟发抖。

  权简璃已经将衣服从行李箱里拿了出来,放在她手上,“快去把湿衣服换下来吧,我带着羽寒在这边换就好。”

  她看了一眼同样冻得发抖的月儿,便匆匆抱着她挤到另一边去。

  车上的女人加上她和月儿,总共也只有五人。

  因为帘子是在车的中间拉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