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16章 雨夜逃生(4)
  第616章雨夜逃生

  所以男人们只能都挤到最后面去换,空间顿时显得狭窄起来。

  可是现在,也没有人在意那么多了,只要能活着就不错了。

  一开始的时候,她还担心会不会被人看到,可是看到另外两个女人也开始换衣服了,这才打消了心里的担忧。

  先帮着月儿把湿了的衣服脱下来,换上干净的。

  然后自己才又将衣服扔在一边,将权简璃递给她的衣服套上。

  她出来的时候只和羽寒带了最简单的换洗衣物,牛仔裤和长袖。

  若是阳光灿烂的天气穿倒还好,可是此时,却着实有些单薄了。

  不过也没办法,她只带了这些。

  几个女人都换好衣服后,欧尼才将中间的帘子取了下来。

  众人将湿了的衣服装进塑料袋子里,装回到行李箱中,这才重新坐到座位上。

  林墨歌带着月儿也回到座位,担心的看着两个孩子,“宝贝儿,有没有吓到?”

  “我没事妈妈,只要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羽寒什么都不怕!”羽寒乖巧道。

  “乖,爸爸妈妈不会让你们有事的。”林墨歌摸了摸儿子冰凉的小脸,儿子的镇定,是她最好的礼物了。

  “这雨恐怕一时半会不会停了,你们两个先睡觉吧。雨停了咱们就能回家了。”她又安慰道。

  “恩。妈妈不要担心,这里停林子已经很远了,就算是滑坡也不会影响到这里的,会被山上的树阻挡一些,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没有任何威力了。”羽寒竟然在安慰妈妈。

  林墨歌欣慰一笑,“好,妈妈不担心,只要你和月儿平安无事,妈妈这颗心就是安稳的。”

  母子三人正说话的时候,光头忽然回头憨厚一笑,“刚才真是太谢谢了,要不是你们来叫,恐怕我们父子两个就没活路了……”

  “是啊是啊主人,多亏了你叫醒我们,我跟老爸平时就睡的死,就算是雷劈下来恐怕也不会醒的。”军子也插了句嘴。

  月儿拍拍胸脯,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道,“既然你叫我一声主人,我一定会罩着你的!”

  看着女儿吹牛的模样,林墨歌不禁哑然失笑。

  权简璃眼底闪过一丝疲倦,“无妨,先休息吧。”

  “说的也是,今天晚上恐怕这雨是停不了了……对了,要不要吃点东西?我们带了好多……幸亏上山的时候没带上去,否则的话早就泡汤了……”光头男晃着手里的香肠道。

  大家也都十分有感触。

  没想到欧尼让他们把行李留在车上,反倒是大功一件了。

  权简璃嘴角微微一僵,“不必了。”

  然后便闭着眼睛假寐。

  光头又说了一句,“饿了就跟我说,我这儿还有不少的泡面呢。进口的!……”

  然后才转过身去。

  林墨歌不得不佩服,这父子二人的心也太大了些,刚逃了命出来便有心思吃喝,她是如何都做不到的。

  车厢里喧闹了一阵,众人诉说着逃生时的侥幸和危难,许久,才渐渐安定下来,重新又进入了梦乡。

  车里虽然没开着空调,可是温度与外面的相比,也高了不少。

  林墨歌本来就强撑着身子跑下来的,此时忽然更虚弱了许多。

  看着羽寒和月儿紧紧靠在一起睡的熟,她的一颗心才彻底放下。

  最怕的就是两个孩子受到什么惊吓。

  上次在小姑那里遇到火灾的时候也是,这次同样也是。

  没想到每次带着孩子们出来,都会遇到这么危险的事,看来以后还是老实待在家里更安全一些。

  “你就穿这么点?”本来以为睡着了的权简璃,冷不丁低声问了一句,吓了她一跳。

  低头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心虚的点了点头。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站起身来,再次将行李箱拿出来,从里面翻找出一件毛衣两条毛毯,扔在她身上,“穿上!”

  林墨歌看了毛衣一眼,有些疑惑。

  他平时并不穿毛衣的啊,怎么出来踏青还带着这些?

  权简璃小心翼翼的将一条毛毯盖在孩子们身上,转过头看她时,见她还在发愣,脸色微微一沉,“等着我帮你穿么?”

  “啊?不是……”林墨歌小脸一红,幸好现在大家都睡着了,否则的话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她呢。

  “我不介意代劳。”权简璃忽然嘴角一扬,意味深长的看着她。

  看着他满脸的不怀好意,她一咬牙,将毛衣套在了身上,这才觉得温暖了许多。

  权简璃又将毛毯盖在她身上,便再次闭上了眼睛。

  “这个……你盖吧,我不冷……”她唯唯诺诺道。

  他却一动也不动,连表情也是冷冷的。

  林墨歌也不敢违背,怔怔的看着他的侧脸,在这一瞬间,心里变得格外踏实。

  这个总是没有正形,以折磨她为乐的男人,在生死关头,却又该死的令人心安。

  她甚至有些庆幸,现在坐在她身边的人,是他……

  豆大的雨滴不停歇的敲打着车窗,噼里啪啦。

  听得久了,便渐渐有些麻木。

  疲倦的人们都渐渐进入了梦乡,她原本是想要醒着的,以防万一。可是,睡意终究还是打败了担忧,终于支撑不住,昏睡了过去……

  轰隆!……

  巨大的雷声轰鸣着。

  权简璃猛然间惊醒,原来只是雷声而已。

  转头看一眼孩子们,依旧安静的睡着。墨儿则有些不舒服的靠在车窗上,固执的不肯往他这边移动。

  微微有些无奈,明知道她是故意想要跟他保持距离,可他心里却不是滋味。

  低头,却看到自己身上盖着毛毯,而她则因为冷而瑟缩着,心里顿时一软,刚才的小小不悦也烟消云散了。

  小心翼翼将毛毯再次盖在她身上,又伸手,将她的头扶过来,让她舒服的枕在他肩头,这才心满意足。

  车窗外的雨,似乎并没有减小的趋势,看了一眼腕表,不过是凌晨四点钟而已。

  看来就算天亮了,也不一定能走。

  这场突如其来的雨,带来危险的同时,也更让他,看清了自己的心,也了解了她的心……

  目光直直的看向前面,那个疯子显然也在补觉。

  他心里有些疑惑,刚才下山的时候,那个疯子明明就可以动手,为何一直没有出手呢?

  难道这场雨是计划外,而那个疯子,还要按照他原来的计划施行才觉得痛快么?

  或许,那个疯子是想折磨他,将他身边的人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来让他感到痛苦吧?

  毕竟这些话,就是那个疯子曾经亲口说出来的。

  可是他更庆幸,今天那个疯子没有向墨儿和孩子们动手,否则的话,他真的会发疯的……

  就是在经历过生死后才知道,墨儿和孩子们对他来说,有多重要。比他自己的性命还要重要的多,比世界上的任何人,任何东西,都重要。

  无论如何,他与那个疯子的战争不会结束。

  不管那疯子今天放过他们,是存了什么样的心思。

  回去之后,他都要想办法将那个疯子绳之以法,让他付出相应的代价……

  不知道睡了多久,朦胧中只觉得雨声越来越小了。

  欧尼醒来时,看到天色已经大亮,雨虽然没有停,可也小了很多。

  起身看一眼车厢里,大家都还沉浸在梦境之中。

  就连权简璃,也跟林墨歌靠坐在一起睡着。只是眉头依旧紧皱,似乎连梦中都不开心一般。

  他收回视线,拿了雨伞,又按下按钮打开车门。

  顿时,一股清新而冰冷的空气吹进车厢,让坐在最前面的几人在梦中不满的发出了呓语。

  他径直打开伞下了车,却见他们逃下来的那条山路早就被山上冲下来的树木和泥土淹没了,甚至在泥土中,还混杂着几顶被冲垮了的帐篷,和一些炊具。

  权简璃被冷风一吹醒了过来,这才发现车门打开了。

  墨儿和孩子们还睡得香甜,他小心翼翼让墨儿靠在座位上,然后起身也下了车。

  地面上泥泞不堪,因为昨夜的雨势太大,甚至将一些新发芽的小草根部都冲刷了起来,遍地斑驳。

  下一秒,便发现了那被滑坡袭击过的山路,脸色一变。

  若是昨天晚上那个疯子没有叫醒他们的话,恐怕今天车上这些人,根本就没有机会活着……

  想到这里,眼底不禁闪过一抹疑问。

  那个疯子一向都是杀人不眨眼,恨不得将全世界的人都拉入地狱的,可是为何,昨天晚上,却变成了救人的无偿援助者?

  他实在是不敢相信。

  正疑惑间,看到那疯子打着伞从不远处深一脚浅一脚的走过来,看到他时,眉头微微一挑,笑的意味深长。

  他走过去,沉声问道,“昨天为什么救我们?”

  他咧嘴一笑,有些苍白的脸上,表情十分复杂,让人看不透。“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是地狱的死神,生来就是取别人性命的?现在忽然变天使救人,觉得很诧异?”

  虽然他的话说的让人极其不舒服,可权简璃还是点了点头。

  “或许,这才是我本来的面貌呢?其实我的心,才是最善良的那个,而这些年来,是你把我一步一步逼到绝路的……”

  欧尼笑的意味不明。

  权简璃冷哼一声,“自欺欺人!……”

  “呵呵,也对,反正魔鬼永远都是魔鬼……那么,或许,我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有趣了,所以……想要再多玩几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