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18章 雨夜逃生(6)
  第618章雨夜逃生

  不过,他更担心的是,妈妈回到权家之后,奶奶会不会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毕竟爷爷葬礼那天,奶奶像是疯了一般的骂过妈妈呢……

  权家老宅。

  胡蝶正陪着吴玉洁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如今这两个女人可谓是形影不离了,不管吃饭还是看电视,都在一起。

  也正是印证了那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对他她们二人来说,有一个共同的敌人,林墨歌。

  所以,二人便将自己定义为弱势群体,然后自然的纠结在了一起,想要找机会狠狠的报复林墨歌……

  院子里传来汽车的声音,佣人进来报告,说才少爷回来了。

  二人对视一眼,不是说要走上三天两夜的么?怎么才一天便回来了?

  正诧异间,权简璃已经匆匆走了进来,并且,怀里还抱着一个女人!

  当看清楚他怀里的人儿时,胡蝶脸色一沉,“怎么会是……那个贱人?”

  吴玉洁也是微微一愣,“简璃,这是怎么回事?”

  “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准上来!”

  权简璃冷漠吩咐了一句,便匆匆抱着怀里的人儿回了自己卧室。

  岳勇紧跟在身后,一脸焦急。

  月儿小脸红扑扑的,显然是太过着急了。看着胡蝶冷哼一声,然后也上了楼。

  羽寒则是镇定了许多,看一眼吴玉洁,礼貌道,“奶奶。”

  “羽寒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吴玉洁拉着羽寒问道。

  她虽然生这两个孩子的气,可是说到底,羽寒还是她亲自带大的,感情在那儿了,扯不断。

  羽寒小脸微沉,“昨天晚上营地下了暴雨,妈妈为了救我,病倒了。”

  他之所以把事情说得严重一些,也是想让奶奶改变对妈妈的态度。

  “暴雨?”吴玉洁有些诧异,天气明明就这么好,怎么可能会有暴雨呢?可是羽寒也不是会撒谎的孩子啊。

  正在她半信半疑间,月儿已经垂头丧气的走下来了。

  “妈妈怎么样了?”羽寒关切问道。

  月儿看了他一眼,再看看吴玉洁和胡蝶,一脸警惕,“便宜老爸让我们回房间休息。”

  羽寒猜到月儿有什么话要说,所以便又乖巧道,“奶奶,我和月儿先回房去了。”

  “喔,好……”

  吴玉洁话音刚落,两个孩子已经手拉着手跑回了房间。

  胡蝶气不打一处来,“什么下暴雨,摆明了就是胡说!一定是那个贱人让羽寒这么说的!这不过是她想要入主权家的诡计罢了。”

  吴玉洁皱着眉头,便按着遥控器换了几个台,想要看看昨天是不是哪里下了暴雨。

  可是忽然想起来,她根本就不知道孩子们去踏青的地方。

  见她不动声色的看电视,胡蝶更急了,一脸委屈道,“伯母,您看那个女人已经开始打简璃的主意了。她一定是故意装作晕倒的,还教羽寒说出那么荒唐的谎话来,简直太不要脸了!我要上去打醒她!让简璃看清楚她的真面目!……”

  说着,便要往楼上走。

  “站去!”

  吴玉洁低吼一声,虽然对这个女人现在的愚蠢举动非常愤怒,可是毕竟在这个家里,也只有胡蝶跟她是一路的了。

  所以只能压下心头的怒火,缓缓道,“简璃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她身上,你冲上去了只会更让简璃厌恶!我劝你还是老实待着吧,就算简璃再怎么对她上心,也总有厌倦的一日。到那个时候,他自然会回到你身边的。”

  “可是伯母,简璃竟然如此堂而皇之的抱着她回了简璃的房间,根本就没有把我放在眼里……简璃他肯定是不想要我了……”胡蝶声音再度哽咽起来。

  以前简璃想要找那个女人的时候,至少还会顾及着她。

  在她面前,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来。

  可是如今,她连简璃的未婚妻都不算,简璃又整日带着那个女人回来,这不是摆明了在向她示威么?

  看着她又要哭了,吴玉洁顿生反感,却又装出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来,“对男人要像对孩子一样有耐心才行,不能硬来。再说了,哪个男人身边没有几只莺莺燕燕的?想要嫁到权家来,必须看开了才行。普通的男人都会有个婚外情什么的,更别说是简璃了。他这么优秀的男人,怎么可能会守着你一个人?所以你也不要指望着让他心里只有你了,只要你安安静静的守好本分,然后找机会我帮你说说好话,让你嫁进来,作他名正言顺的妻子,就算是得偿所愿了……”

  “可是……”她还想再说什么,吴玉洁却已经由佣人扶着回房间了。

  她不甘心的狠狠将抱枕丢到了地上,眼里射出两道狠辣的光。

  凭什么她就不能拥有简璃全部的爱?

  她就是要做简璃心里那唯一的女人,占据他心中全部的位置……

  一楼的卧室里,月儿懒洋洋的躺在床上,“便宜老爸说,妈妈只是感冒发烧了,让我们不用担心。”

  羽寒点了点头,“恩,一会儿医生就来了,我也觉得妈妈只是发烧了。不过月儿,你为什么要说来这里呢?难道你不记得奶奶是怎么骂妈妈的了?”

  “对不起嘛,我也是一时着急了才说错话的……可是这里总比回家好吧?”月儿吐了吐舌头,“是便宜老爸说不要去医院的……除了这里也没有地方可去啊。”

  羽寒无奈叹息一声,说的也是。

  不是回家就是来这里了,想来妈妈也会理解的吧。

  “那我们也休息一会儿吧,等会儿睡醒了再去看妈妈。”羽寒摸了摸她的头说道。

  “可是月儿不困啊,肚子饿了……”月儿咧嘴一笑道。

  “那你去冰箱找个面包吃,不过只能吃一个喔,一会儿该吃晚饭了。”

  “好嘞!……”月儿兴奋的跳下床,蹦蹦跳跳向厨房跑去……

  楼上,权简璃卧室。

  林墨歌小脸儿通红,躺在床上却浑身瑟瑟发抖。

  权简璃伸手摸了摸她烫得吓人的额头,又心疼又生气。

  在车上的时候竟然还逞能把毛毯给他盖,不生病才怪!

  岳勇将水端了进来,他赶紧拧了湿毛巾敷在她额头上,又将被子盖好。

  “医生还没来?”话里满是焦急。

  “说是马上就到了。”岳勇小心翼翼道。

  因为他知道璃爷心里有多担心林小姐,所以此时也跟着干着急。

  他根本还不知道发生滑坡的事,早上接到璃爷电话的时候,璃爷只告诉他因为下暴雨临时改变计划早回来了而已。

  “林小姐的身体本来就弱,现在又淋了雨,所以才会发烧的,璃爷您也别太着急了。”

  他说着话,权简璃却一句都听不进去。

  不住的摸着她通红发烫的小脸,恨不得自己替她去承受这份罪。

  终于,医生匆匆赶来,也不敢多说话,便急着帮她诊治。

  权简璃和岳勇站在一边,脸上神情复杂。

  因为他担心墨儿并不是发烧,而是其他的问题。毕竟这一夜一直都跟那个疯子在一起,他真的担心是那个疯子对墨儿下的手……

  毕竟那个疯子为了折磨他,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来的。

  许久,医生才松了口气道,“二少爷,小姐只是邪寒入体,再加上原本身子就虚弱,所以才会晕倒的。我马上就开些退烧的药,您按上面写的给小姐服用。另外,我再开一些补身子的方子,需要做成药膳食用……”

  “恩。”权简璃微微点头,心里的一块石头也算是放下了。

  还好,并不是那个疯子动的手,否认的话,他真的害怕连医生都没有办法医治……

  “不能让她的烧快点退下来么?”他忽然又问道。

  因为药毕竟来得太慢了一些。

  “那就打点滴好了……”医生说着,便拿出带来的药,然后给她打上了点滴。

  因为权简璃说不用他留在这里,他便教了权简璃如何拔针,这才离去。

  “璃爷,我看着吧,您先去休息一会儿。”

  “不用,你去抓药吧,让厨房把药膳粥熬好,等她一醒来就能吃了……”权简璃说着,目光却始终不离开她。

  “是璃爷……”

  岳勇虽然很是担心璃爷的身体,可也不敢违背璃爷的话。

  看着那液体一滴一滴流进她的身体,他的心,便狠狠揪在了一起。

  眼前忽然浮现出昨天晚上逃跑时,她在暴雨中跌跌撞撞的模样,似乎每走一步,都有摔倒的风险。

  可平日里,她总是张牙舞爪,又对他刻意保持着距离,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原来她的身子竟然会虚弱到如此地步。

  他以为自己已经做的足够多足够好了,可如今才明白,一直以来,她都在刻意的隐瞒着,不想被他发现更多,也不想接受他更多的好意和照顾。

  所以才刻意疏远。

  而他,就真的信了她的话,离得她远远的,以至于连她的身体状况都不知道。

  这一次还好在他在,若是再有下一次,他不在身边的话,该有多危险?

  一想到这些,心就莫名的痛。

  为何这个女人总是故作坚强,令他心痛呢?

  睡梦中的林墨歌,只觉得一阵阵天旋地转,似乎整个世界都被吸进了一个混沌又黑暗的虫洞中一般,无边无尽。

  轰隆隆……

  似乎从另一个遥远的世界里,传来几声惊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