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19章 雨夜逃生(7)
  第619章雨夜逃生

  她忽然一惊,想起必须带着孩子们逃走才行。

  于是,便在梦中艰难的逃跑着,越来越艰难……

  甚至四周都是冰冷的雨水,冻得她全身都在发抖。

  恍惚间,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一处温暖的所在,如同阳光一般,暖烘烘的,又像是舒适的大床,让她放下疲倦,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

  权简璃唇角微微一挑,“小妖精,这可是你自己要扑上来的……知不知道你现在在玩火?”

  她柔若无骨的身子紧紧贴在他胸口,腿还不安分的跨到了他身上,活像一只八爪鱼,将他盘得死死的。

  若不是看在她生病的份上,他总就将她给扑倒了……

  到了晚饭的时间,岳勇上来禀告。

  权简璃看一眼依旧熟睡着的人儿,摆摆手,“你叫孩子们去吃吧,我不饿。”

  岳勇心里一急,“璃爷,您不饿也多少吃一点,已经一天没吃东西了。若是林小姐醒了您又倒下了可怎么办?”

  他一想,说的倒也是,便又给她换了毛巾,这才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出去。

  进了餐厅,看到吴玉洁也胡蝶已经紧挨着坐到了一起,两个人皆是面色暗沉。

  他也懒得去理,走到厨房去看了一眼,锅子里正煮着药膳粥,散发出淡淡的中药气味。

  微微皱了皱眉,对着佣人吩咐道,“加点糖……”

  “是二少爷!……”佣人赶紧应了下来。

  他这才转身又进了餐厅,此时月儿和羽寒也进来了,父子三人便同时落了座。

  “你们两个也饿坏了吧?多吃点。”

  难得的说了句温柔的话。

  “恩,爸爸也是。”羽寒望着爸爸的眸子里,闪烁着晶莹的光。

  果然,现在的爸爸跟以前越来越不一样了。

  月儿才不管他说什么呢,夹起一块排骨啃了起来。

  一边抱怨着,“还没有昨天便宜老爸做的兔子肉好吃呢……”

  一边又夹了第二块。

  看着她口是心非的模样,权简璃哭笑不得。

  可是,女儿这算不算是念了他的好?

  “想吃以后我再做给你吃。”他竟然认真的许诺。

  “真的?好啊好啊,那等妈妈的病好了以后再做给我们吃……”月儿兴奋的眨巴着大眼睛。

  权简璃温柔一笑,“好。”

  羽寒一边优雅的吃着,一边仰头看着爸爸,小小的心里满是幸福和不敢置信。

  现在的爸爸,真的好温柔。

  真的就像他一直羡慕的其他孩子的爸爸一样,跟孩子们温柔的说话,还耐心的帮他们实现心愿……

  这种感觉,真好。

  父女二人间的温情相处,看在胡蝶与吴玉洁眼中,却刺眼的很。

  砰!

  吴玉洁重重的将碗筷放下,阴沉着脸道,“家里乌烟瘴气的,哪还有什么胃口!”

  说罢,转身便走。

  胡蝶看了她一眼,又幽怨的望着权简璃,却发现他至始至终都只是优雅的吃着,根本就没有看过她。

  气不打一处来,也将筷子重重放在桌子上,“伯母都走了,我在这里更是多余!”

  说罢,也气愤的离开了。

  月儿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哼,爱吃不吃!”

  “好了,乖乖吃饭。”权简璃柔声道。

  “喔……”月儿本来也不想跟那两个人坐在一起吃饭,现在还乐得自在呢。

  父子三人坐在一起吃着,权简璃招呼岳勇也过来一起吃。

  岳勇不敢违抗,自己去拿了碗筷过来,坐在月儿身边。

  四个人安安静静的吃着,倒也吃的痛快。

  许久,羽寒才放下碗筷,跟爸爸一样,优雅的用手帕擦了擦嘴角,这才小声问道,“爸爸,要不要给妈妈再准备一份?等妈妈醒来的时候再吃。”

  “小少爷放心吧,璃爷已经让厨房煮好药膳粥了,等着林小姐一醒就能吃。”岳勇接了一句。

  羽寒意味深长的看了爸爸一眼,黑亮的眸子里,有光芒闪耀。

  “你们两个吃完了就乖乖回房间,不许乱跑知道么?”权简璃沉声吩咐道。

  “恩。”羽寒微微点头。

  “知道啦……反正这个无聊的地方也没有好玩的……”月儿撅了撅小嘴。

  权简璃也没说什么,又吩咐了岳勇几句,便上了楼。

  看着床上还在沉睡的人儿,迫不急待的爬上了床……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林墨歌只觉得头痛欲裂,忽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朦胧中,看到周围泛着昏黄的光。

  用力眨巴着眼睛,这才看清楚头顶那盏华丽的宫廷水晶吊灯。

  同样的奢华,却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样子。

  不对,她不是应该在大巴车上的么?怎么会到这里来的?这是哪里?

  想要坐起身子来,才发现胸口压着一只手臂,一转头,权简璃那张俊逸非凡的面孔险些触碰到她的鼻尖,吓得她赶紧缩了缩身子。

  “混蛋!”她低声咒骂了一句,才发现嗓子沙哑难听。

  这厮竟然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又占她便宜!

  看着那张好看的天妒人怨的脸,恨不得狠狠上去挠上两把。可是现在实在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否则真的赐他几道功勋章……

  头疼的厉害,全身也是酸痛不已,现在就算是想从他怀里挣脱出来,都不太可能了。

  可她还是咬着牙想要逃出来,顺便看一下这是什么地方才行。

  她隐约记得看到孩子们跟岳勇站在一起的……

  “醒了?”耳边忽然传来温柔的嗓音,长臂一勾,便将她费力挪出去的身子又勾了回来。

  “头还痛不痛?”他温柔的问道,眼睛还没有睁开,便娴熟的将她头上的毛巾拿了下来,然后,双手捧着她的脸,紧紧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上。

  眉头微拧着,二人的鼻尖就那样似触非触,羞的她顿时又红了脸。

  “恩?怎么还这么烫?”他疑惑的自言自语了一句,这才睁开了眼,看着面前那双水漾动人的眸子,喉咙一紧,险些失了守……

  “你……你放开!”林墨歌气急败坏,她脸红成这样,自然是烫的了,还不是被他给气的?

  “现在又让我放开了?刚才是谁八爪鱼一般的往我身上扑的?”他笑的邪魅。

  林墨歌一阵恶寒,这厮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她睡着以后的模样好像确实不怎么优雅……

  “那也是你先把我……把我……骗到这里来的!”林墨歌自然不肯认输,“孩子们呢?我要去看看孩子们。”

  说着她又想趁机起身。

  “放心吧,孩子们很好,已经回房间休息去了。倒是你,是不是嗓子痛?”他漆黑的眸子里,此时却荡漾着绝美的波光。

  林墨歌刚放下的心尖忽然一颤,不好,这厮又动了什么歪心思了!……

  “咳咳……是啊,好痛,我要喝水……”她佯装难受想要借机逃离。

  却见他眉眼一挑,别有一番魅惑在其中。

  “我帮你……”

  话音刚落,兀然吻了上去……

  她还来不及反应,便被他剥夺了所有理智和呼吸。本就酸痛无力的身体,只能被动承受着他的火热和汲取……

  他现在恨不得就这样将她吞掉,可是又要顾及着她虚弱的身体,便只能强自将自己心中的火控制下来。

  在她即将要昏厥的时候,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林墨歌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像极了一条缺水严重的鱼。

  “混……混蛋……你……你趁人之危……”

  她咬牙切齿的骂道。

  “我只是在帮你分担病毒罢了,没听过么?把感冒传染给别人的话,自己的感冒就会好的……我这么无私奉献,你不知道回报也就罢了,竟然还要误解我……”

  权简璃一副我明明做了好事却被反咬一口的无辜表情,看得她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想要再怒吼他几句,却因为太过激动,险些便怒火攻心背过气去。

  权简璃一看自己玩笑开过了,瞬间蔫儿了下来。

  赶紧拿起桌子上的水,将她扶起来,小心翼翼的喂着喝了几口。

  “乖,你昨天淋雨发烧了,必须好好养着,不能动怒……”他像哄小孩子一般的哄着。完全忘记了她之所以发怒完全都是被他气的。

  “不用你管,我要回家!”林墨歌咬紧牙关道。

  她现在根本没有精力跟他斗嘴,但是心里却明明白白的知道,若是一直留在这里,一定会被他吃干抹净的。

  所以还是早些回家的好。

  “不许!在病好之前乖乖在这里待着……你放心,我已经吩咐下去了,不准任何人上来打扰。”他一脸正色。

  林墨歌这才明白过来,这里应该是权家老宅了吧?

  可是,他怎么带她来了这里?不是应该送她去医院的么?

  虽然很好奇,可也懒得问了。

  因为身子太难受了,连指尖都不想动。

  不过,她还是警惕的看了他一眼,她担心的根本就不是佣人好么。

  权简璃自然是明白她心中所想的,却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扶着她坐了起来,“我让厨房煮了粥,你吃了再睡。”

  说罢,起身下了床去吩咐。

  没一会儿,岳勇端了一碗冒着热气的粥进来,恭敬的放在了桌子上。

  权简璃摆摆手让他退下去,然后端起粥来,轻轻的舀起一勺吹了吹,这才柔声道,“来,吃一口。”

  “我不饿……”

  林墨歌看着他温柔的模样,心里说不清楚是什么滋味。

  他眉头一皱,“你不是想快点回家么?吃了身体才能快些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