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0章 雨夜逃生(8)
  第620章雨夜逃生

  她一想倒也对,便张嘴吃了下去。

  “这才乖……”他好像很开心的样子,马上又舀起一勺,再次细心的吹凉。

  “那个……我真的没胃口……”她艰难道。

  此时全身都痛,脑袋还昏昏沉沉的,只想要睡觉。

  “都吃了我就保证今天晚上不碰你……”他干脆使出了杀手锏。

  果然,她眸光一亮,乖乖的凑了过来,又喝了下去。

  “我还是……自己来吧。”她实在有些不习惯被他这般温柔相待。

  当初他住院的时候,总是逼着她喂他吃饭,连上洗手间都要她帮忙。

  可是现在轮到她了,却有些消受不起。

  “乖乖听话。”他宠溺的说了一句,继续像鸟妈妈一样喂她,似乎还很享受这个过程。

  林墨歌也不敢再说什么,反正他都答应了,她只要吃完就不会碰她。

  至少今天晚上能睡个安稳觉了。

  希望明天一觉醒来身体就能恢复,然后赶紧带着羽寒回家。

  总算是吃完了,他满意的把碗放到一边,又扶着她躺下。

  然后自己端着碗出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离开,林墨歌才松了一口气。看来这厮还是说到做到的。想来也是,他总不会欺负她一个患者吧?

  脑袋里一直在转啊转的,转的她心都慌了。

  几乎是一沾枕头便又沉睡了过去。

  心里还惦记着,希望这一夜病快些好,她还要回去见小星星呢……

  一会儿之后。

  啪嗒!……

  房门再次打开。

  权简璃只穿着一件黑色的浴袍便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睡的踏实的人儿,嘴角忍不住上扬。

  他说了今天晚上不会碰她,可如果是她主动碰他呢?

  狡猾的一笑,关了灯,钻进被子里……

  昏昏沉沉不知睡了多久,似乎梦里穿越了轮回。

  林墨歌只觉得身子重重的向下坠着,无边无际,没有结束一般。

  一直坠啊坠……

  可她却连抓住什么的力气都没有,干脆就这样坠落下去好了,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永远的休息,安安静静,没有人打扰,更不必为了生活奔波?

  可是,忽然一道刺眼的光从头顶直射而来,照的她紧闭了眼。

  再睁开时,却恍惚觉得那光温和了许多。

  许久,才终于适应了一些,发现不过是窗口照进来的阳光罢了。

  眨巴着眼睛,迟疑了半晌,这才想起昨天晚上的事。

  她现在是在权家吧?

  心里咯噔一声,不好!权简璃!

  慌张的摸了摸身边,空空如也。

  心里一块石头这才落了地。

  想起他昨天晚上说过的话,不会碰她的。

  看来,他还难得的说话算话了一次。

  却不知道,此时璃爷在浴室里直狂冲着凉水澡泻火。

  原本以为能拥着她睡一夜,可是睡到半夜时,她却一个劲的往他怀里钻,甚至无意间触碰着璃爷最薄弱的所在,让璃爷整整煎熬了一夜。

  想要对她做些什么,却又要顾及着她的身子太虚弱,不舍得也不忍心。

  咬紧牙关,本想着凭毅力挺过去的。

  可谁想到,太久没有拥这小妖精入怀了,身体本能的反应,根本就不是大脑可以控制的。

  璃爷在尝试了无数次无果之后,只能冲进了浴室……

  原以为是一夜春梦了无痕,可事实却要残酷许多,璃爷这一晚,无疑是集万千煎熬于一身,过得水深火热。

  这算不算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林墨歌起身坐了起来,除了身子还有些虚弱外,头痛到是好了很多。

  可是身上穿着的衣服,却因为昨天发烧的时候出了太多的虚汗而被浸透了。

  此时黏在身上,着实有些不舒服。

  可这毕竟是权简璃的卧室,她又担心自己正洗澡的时候他闯进来,毕竟那混蛋醉酒以后可没少做过那种登堂入室的活。

  所以便想坚持着,回到家以后再洗好了。

  因为踏青是提前结束的,所以今天孩子们不用上学。

  也正好回家休息一天。

  正在想着要怎么跟权简璃说的时候,浴室门忽然被拉开了,权简璃就那样大喇喇的走了出来,精壮的线条在阳光下散发出一种诱人的光泽。

  让人的目光不由自主便看向了那最显眼,啊不,是最辣眼的一处。

  林墨歌愣了一下,下一秒,“啊!……”

  刚叫了半声,便将自己的嘴捂住,这里可是权家,她若是叫得太大声了,会引起误会的。

  可眼里的惊恐和厌恶,却是生生的表现了出来。

  “怎么,看了这么多次还不习惯?不如……咱们今天……好好习惯习惯?”权简璃眉眼邪魅一扬,一步一步,迎着阳光向床边走来。

  发丝上晶莹的水珠顺势滴落在蜜色的胸肌上,将阳光折射出一道耀眼的光来。

  “你……你别过来!你……你再过来我可要叫了……”林墨歌顿时慌了,连连向后退。

  “那个……孩子们还在,这可是权家,你难道不怕丢人么?……”

  她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总之所以能阻止他扑上来的话都说了。

  看着她如小白兔一般慌忙的样子,权简璃眼底笑意更浓。

  忽然一弯腰,吓得她赶紧捂住了眼睛。

  可是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他下一步动作,反而听到了窸窸窣窣的声音。

  偷偷从指缝里向外一看,才发现权简璃正旁若无人的站在衣柜前穿衣服。

  此时已经将雪白的衬衫套在了身上,一边优雅的扣着扣子,一边鄙夷的看着她。

  薄唇轻启道,“我对三天没洗澡的女人……没兴趣!”

  呼……

  林墨歌竟然松了一口气。

  这才想起来自己确实好几日没有洗澡了。

  先是被雨淋了一夜,昨天又发烧出了这么多的虚汗,身上……呃……确实有些味道……

  刚才怎么就忘了用这一招来制服他呢?

  不过罢了,反正最后的结局是好的就可以了。

  可是不知道为何,总觉得气氛有些尴尬,双眼无处安处一般,兀自找着话题,“你……那么多房间,你非跑这里洗什么澡?”

  “习惯……”他淡淡回了一句。

  根本就不会告诉她,昨天晚上璃爷是如何承受煎熬的。

  “臭毛病!”林墨歌撇撇嘴瞪了他一眼,这才起身下了床。

  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虽然是有那么一点味道啦,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坚持到家再说吧。

  “那个……这件毛衣等回去洗干净了还你……”她扯了扯身上那件宽大的毛衣道。

  权简璃没吭声,径自穿着衣服。

  穿好后,忽然又拿了件干净的浴袍扔在床上,懒散的看了她一眼,“去洗个澡,然后下来吃饭。”

  “不用,我回家再洗好了……而且这里也没有可以换的衣服……”她扭捏道。

  他眉头微粥,走到门前,打开门,一伸手,便从外面拿进来一只袋子。

  然后看也不看一眼丢到床上,“若是你想让我代劳的话,我不介意!……”

  “我介意!”她双手抱胸,一脸的防备。

  权简璃玩味一笑,看了看腕表,“你只有十分钟时间……”

  说罢,留下一道潇洒的背影,关门离去。

  听着脚步声渐渐地远了,她才敢大口的喘气。

  然后踮着脚尖走到门边,将门反锁上,这才回到床边。

  看一眼那大的惊人的浴袍,摇了摇头。

  然后又将袋子里的衣服拿出来,是一套白色的套装。

  并不属于职业装,而是带着一些休闲的感觉。

  还好,并不是那种粉粉嫩嫩的装扮,虽然她不想接受他的任何好意,可是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将衣服直拉拿到浴室外放着,打算洗过澡以后直接换上的。

  再看一眼那反锁着的房门,这才放心的进了浴室。

  没办法,也不能怪她太多事,只是被那个混蛋吓了好几次,已经形成条件反射了。

  那温热的水流落在身上时,仿佛连那最后的酸痛也消失了。

  果然,感冒之后泡个热水澡是最舒服的。

  因为惦记着权简璃说的十分钟时间,于是简单冲洗了一下,便擦干身子走了出来。

  反正权简璃也不会进来,她便放心大胆的换起了衣服。

  权简璃并没有为她准备内衣,那就先穿昨天的好了……

  刚将内衣拿起来要穿的时候,啪嗒!……

  门应声而开。

  吓得她身子一缩,想要藏进被子里,却因为太过焦急而撞到了膝盖,疼的龇牙咧嘴,眼泪都快要出来了。

  权简璃看着她狼狈的模样,险些没忍住笑出声来。

  “你在干什么?”

  “谁让你进来的!不是说十分钟么?”她有气没处撒,正好都撒到他头上。

  权简璃撇撇嘴,晃了晃手里的袋子,“岳勇忘了把这个送上来……”

  说着,便毫不在意的走了进来,顺手还关上了门。

  “你……你先出去!”

  林墨歌慌张的藏进了被子里,可是一张小脸却又羞又气,变得通红。

  可是已经晚了。

  因为权简璃的眼前一直浮现着她方才那狼狈而又诱人的模样。

  雪白的肌肤被热水冲刷后,微微泛了粉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如同可口的糕点一般,惹人垂涎。

  “我特意送上来,你难道不该说声谢谢?”他语气暧昧道。

  “咳……谢谢……”她嚅噎着说了一句。

  “想谢的话,就以身相许好了……”

  他忽然间坐到了床上,那双漆黑的眸子,此时却散发着妖冶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