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1章 雨夜逃生(9)
  第621章雨夜逃生

  似乎有一种神奇的魔力,吸引着人移不开视线。

  她胸口噗通噗通乱跳,明知道这混蛋又精虫上脑了,大脑却不受控制一般,依然被他的目光吸引着。

  “你做梦……”

  她脱口而出,下意识的想要转移话题。

  “那个……我头好痛啊,看来昨天病得不轻……对了,昨天谢谢你了……”她讪讪的笑着,却越发不自在。

  权简璃玩味一笑,“我说了,我不要听谢谢……”

  “呵呵,那你要听什么……”她顺口问道。

  “过来我告诉你!……”他笑的妩媚,冲着她勾了勾手指。

  林墨歌把头摇成了拨浪鼓,权简璃却一点都不在意,忽然间俯身下去,在她耳边轻声喷吐,“我……要……你……”

  “你做梦!……呜……”

  她反抗的话还未说完,便被他钳住了双唇,也抽离了那唯一的空气。

  就在她慌张的一刻,他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钻进了被子,甚至等林墨歌反应过来时,他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见了!

  “呀!……你……你衣服呢?”

  “扔了……”他回答的言简意赅,一双大手不安分的游移,瞬间便争取了主动权,将她牢牢控制。

  “混蛋!你说过不碰我的……”她恼羞成怒。

  “我说的是昨天晚上……”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想想似乎还真是,没毛病。

  “你……你再不出去我可要叫人了……”

  “叫啊,我倒要看看谁敢上来……”权简璃一边忙着回她的话,一边忙着将她不安分的手脚都抓住。

  两个人在被子里扭打作一团。

  可偏偏林墨歌身子本就虚弱,没挣扎几下便没了力气。

  “你不是说只有十分钟么,孩子们该等及了……”她没办法,只能把孩子们搬出来。

  他忽然间动作一僵,就在林墨歌以为自己的小计谋得逞时,他却深情款款望着她,沙哑了嗓音。

  “墨儿……我想你……”

  砰!……

  林墨歌只觉眼前绽放出一簇簇的烟火,瞬间恍惚起来。

  也在那一刹那间,放弃了抵抗。

  权简璃趁机勇往直前,占据了高地。

  “宝贝儿乖……”

  他炙热的吻铺天盖地落下,如同院外零落的樱花。

  “滚!……”

  她反应过来时,却为时已晚,知道自己这只小兔子,再次落入大灰狼设下的甜蜜陷阱,无法自拔……

  “那我们一起滚……”他痴痴的笑着,嗓音好听到令人心颤。

  微凉的风从窗口吹进来,半透明的窗纱微微飞扬,如同她此时晃晃悠悠的心……

  斑驳的阳光,温暖了一室的春光……

  她抱着必死的决心承受,却不知何时,竟然沉溺在他的温柔缱绻中。

  许是心疼她的身子,温柔到,令她恋恋不舍……

  楼下,胡蝶拖着疲惫的身子进了客厅。

  一夜没有合眼,就算涂了厚厚的粉底,也遮挡不住那浓得的黑眼圈。

  “又失眠了?”吴玉洁坐在沙发上,将咖啡放下问道。

  “那个贱人在这里,我如何能睡的着呢?”胡蝶目光幽怨的坐在她对面,恶狠狠瞟了一眼楼上的方向,“伯母,她不会要一直住下去吧?既然简璃想让她住进来,那我还赖在这里做什么,与其被人嫌弃,倒不如自己离开来得有自尊……”

  “好了,我昨天跟你说了那么多难道都白说了么?现在只能等,时候到了,简璃自然会回来的……你也不要太着急了,对男人要像对孩子一样有耐心有计谋才行……不是耍个小脾气他就能听你话的。”

  “可是……伯母,难道您能忍受和那个贱人住在同一屋檐下么?”胡蝶恨得咬牙切齿。

  凭什么林墨歌一来便被简璃抱回卧室?

  她都来了这么久了,却只能住在客厅?

  到底那个女人给简璃下了什么迷魂咒,才让简璃如此念念不忘……

  吴玉洁正打算说什么,却见月儿拉着一张脸,厌恶的瞪着胡蝶走了过来。

  羽寒安静的跟在她身后,却什么也没说。

  也不知道孩子们是不是听到刚才胡蝶说的话了,吴玉洁讪讪一笑,“羽寒,月儿,起床了?饿了吧?”

  月儿不哼声,径直走进了餐厅。

  羽寒停了下来,礼貌回了一句,“我们等妈妈下来了一起吃。”

  说罢,也跟着进了餐厅,坐在月儿身边乖乖等着。

  “伯母……”胡蝶还想再抱怨几句,却被吴玉洁一个眼神吓得不敢再吱声了。

  她现在唯一的盟友就是吴玉洁了,若是再激怒了她,就真的没有人再帮她了。

  “走吧,吃饭!”吴玉洁不冷不热的丢下一句话,也进了餐厅。

  胡蝶气不打一处来,可也不敢跟她发泄,只能乖乖跟过去。

  佣人已经将早餐都准备好了,依旧是讲究的点心,还有月儿喜欢吃的肉包子。

  “好了,我们先吃吧。等他们下来了再吃好了。”吴玉洁说了一句,便夹了一块点心吃了起来。

  月儿肚子咕噜噜直叫,看了哥哥一眼,见哥哥不动,她便也不动。

  要知道月儿可是忍得很辛苦的。

  “奶奶先吃吧,我们等爸爸和妈妈一起吃。”羽寒还是那句话,直挺挺的坐着,不再吭声。

  胡蝶本就一肚子气,此时更是气得脸都发了青,別了一口牛奶,将杯子重重放回桌子上。

  咚的一声,把月儿吓了一跳。

  小嘴一撅道,“会不会轻一点啊?杯子摔坏了你赔得起么?”

  这熟悉的语气,正是月儿跟军子学的。

  小孩子们就是这样,好习惯不学,这种张牙舞爪的本事,倒学得最快。

  胡蝶脸色一沉,原本的怒气忽然间就被压了下来。因为她猛然间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她还真的赔不起。

  不光是一个杯子,无论什么东西,她都赔不起。

  因为她没有工作,没有任何的收入。

  这两年来,都是简璃帮她安排好了一切,包括吃的穿的用的。

  她忽然间想到,若是没有简璃的话,她恐怕连一天都生活不下去……

  这种强烈的危机意识,将她心底的某扇门,悄然打开,或许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

  “月儿,不许跟蝶儿阿姨这么说话!”吴玉洁沉声道。

  “凭……”

  “月儿,我们先吃吧,妈妈是要喝药膳粥的,不跟我们一起吃。”羽寒及时打断了她的话,在桌子下拉了拉月儿的手,示意她不要跟奶奶再起争执了。

  月儿撇了撇嘴,却也没有再继续说话。

  将愤怒转化为食量,大口大口的啃起包子来。

  见她总算安分下来了,羽寒才松了口气,夹了一块面包,优雅的咬了一小口。

  可漂亮的眉头却始终紧紧皱着。

  妈妈怎么还不下来呢?不会还没起床吧?

  难道是身体还不舒服么?

  等下吃过早餐,他还是上去看看的好……

  这边,羽寒在担心着妈妈的身体。

  而楼上的卧室里,权简璃贪婪的拥着怀里的人儿,不愿意松手。

  林墨歌早就在他身下化成了柔软的水,面角娇红,胸口不断起伏着。

  真是被他折磨得连指尖都没了力气。

  心里把他骂了无数遍,直骂得狗血喷头。

  可是某人却根本听不见啊听不见。

  在她额头轻轻印上一吻,然后才恋恋不起的坐起身来,打开他亲自拿来的那个袋子,将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林墨歌斜睨了一眼,脸上顿时飞上两抹红云。

  这厮竟然让岳勇帮她买内衣!

  真是越来越过分,越来越明目张胆了!

  “你……真是恶趣味!”她实在不知道骂他什么好。

  权简璃却根本就不介意,拿着那件白色蕾丝内衣看了看,自言自语道,“这个号应该没错啊……来,先试试看……”

  不待她拒绝,便被他扯进了怀里,然后像给小孩子穿衣服一般,帮她套了上去,甚至带熟练的帮她扣上了背后的搭扣。

  林墨歌直羞得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某人却一副心满意足的表情,“我看看……恩,不错。果然,我的眼光没错的!……”

  他干脆将她的身子转了过去,漆黑的眸子不停的扫视着,似乎要将她看透一般。

  忽然间,喉咙一紧,下腹处刚刚熄灭的火焰,再次升腾。

  “我自己能穿……”林墨歌还没有看出他的表情不对劲来。

  想要下去自己穿上衣服,然后以最快的速度逃离魔爪。

  “墨儿……”

  权简璃忽然间又轻声唤她。

  “干嘛!?……”林墨歌没好气。

  刚才就当是她做了场噩梦罢了,谁让她不长记性呢,这混蛋说的话,永远都不能信。

  直到现在她都不清楚他是怎么进来了。

  刚才明明就反锁了门的啊。

  “……”

  身后的人不吭声,却忽然间从后圈住了她。

  滚烫的唇在她脖颈间暧昧摩挲着,大手穿过她的手臂下,绕到了胸前。

  精准的握住了那两只可爱的小白兔……

  嘶……

  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身子再度不受控制的颤抖了一下。

  心里暗自怨恨着自己不争气,明明就对他厌烦至极,可是身体的表现却总是如此诚实。

  “孩子们该等急了……”

  她焦急的找着借口。

  他却依旧不吭声,只是掌心的温度越发炙热。

  “我的头忽然好痛……”她见一计不成又施一计。

  “……”

  身后的人依旧没有回应,却顺着她的肩头,一路向下吻去……

  “呀,你……”

  身子一轻,再次被他抱回了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