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2章 雨夜逃生(10)
  第622章雨夜逃生

  颀长的身影倾轧而下,将她的呼救声也赌了回去……

  一个小时后。

  权简璃心满意足的坐在床边,将丢在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套回到身上。

  看着蜷缩在床上几乎没有了意识的人儿,既心疼又满足。

  要怪,就怪他对她的身子没有任何抵抗力吧。

  他能做的,只有更疼她更宠她而已……

  林墨歌悠悠转醒时,是在他的怀里,身上的衣服已经穿好了。

  一睁开眼,便迎上了那双漆黑而又流光溢彩的眸子,心,狠狠惊了一下。

  那道流光,美得令人心慌。

  “醒了?要不要再睡一会儿?”他的嗓音温柔得如同涂了蜜一般。

  “几点了?”林墨歌懒散道。

  权简璃回头,从身后床头柜上拿起一只精致的盒子来,不经意间打开。

  然后看了一眼道,“九点了。”

  说话间,竟然将手里的腕表套在她的手腕上。

  “你……”

  “墨儿,不要再拒绝我好么?”他目光里带了淡淡的哀求,满意的看着那只乳白色的腕表,配着她纤细的手腕,还算相得益彰。

  他伸手轻轻抚摸着她另一只手臂上,那温润的白玉手镯,沙哑道,“你就当是,我与小姑的心意一致好了。”

  不知为何,她忽然有些于心不忍。

  连拒绝的话,都说不出口。

  见她没有再拒绝,他竟像个孩子一般欢呼雀跃,感觉阳光都比往日要灿烂许多。

  俯身,在她微微有些红肿的唇上缱绻吻下,许久,才恋恋不舍的松开。

  “走吧,下去吃点东西吧。你若是不愿意见她们,我就让岳勇送上来。”

  她自然明白他口中的她们是谁。

  想了想,摇摇头,“不用,还是我下去吧。”

  毕竟昨天在这里住了一夜,虽然是生病,可是不跟吴玉洁打个招呼也有些说不过去。

  不管吴玉洁如何厌恶她,她都要做好自己那一份。

  “好。”

  权简璃像个听话的小媳妇一般,对她无限的顺从。

  扶着她下了床,她活动一下身子,幽怨的瞪了他一眼。

  本来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却被他这么折腾了一早上,现在到是连骨头都如风干一般,处处都透着风般的痛。

  权简璃心疼不已,却又装作不知情,看向别处。

  他原本也想着温柔相待的,可是情到深处,也由不得他啊……

  楼下客厅里。

  月儿靠在羽寒身上,跟没骨头的洋娃娃一般,“哥哥,你说妈妈起床没有?会不会还在发烧啊?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有爸爸照顾,没事的。我们再等等吧。”羽寒安静道。

  他不想打扰爸爸和妈妈。

  胡蝶陪着吴玉洁在院子里散步,一边想着用什么办法才能把林墨歌赶走。

  若是真的让林墨歌住在这里的话,恐怕就没有她的容身之处了,所以,她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将这里占为己有才行……

  林墨歌一下楼便看到了一双宝贝儿,身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不少。

  “妈妈!你的头还痛不痛了?妈妈,月儿好担心你喔……”月儿一看到妈妈便小跑过去,却又不敢扑进妈妈怀里。

  “妈妈已经没事了,让你们担心了。”她温柔的笑着,蹲下身子在两个小家伙脸上各亲了一口。

  羽寒仰头,眼里满是担忧,“妈妈真的没事了么?”

  说话间还伸手摸了摸妈妈的额头。

  “恩,真的好了。”她肯定的说道。

  “妈妈一定饿了吧?我们陪妈妈去吃早餐!”月儿拉着妈妈的手,便要往餐厅走去。

  林墨歌又不好拒绝,只能被孩子们拉进了餐厅。

  权简璃亲自去盛了药膳粥,放在桌子上。

  然后紧紧挨着她坐在身边,作势又要喂她。

  “我自己来吧……”她有些受宠若惊。

  毕竟这不是在房间里,要是被吴玉洁和胡蝶看到了,总归不好。

  权简璃倒也没有再固执,将勺子塞进她手里。

  两个小家伙也趴在桌子上眼巴巴的望着,月儿还催促道,“妈妈,要都喝光才能快点好起来喔……”

  “好,妈妈都听你们的……”

  她欣慰的笑了笑,便小口小口的喝着。

  权简璃和孩子们那炙热的目光,看得她浑身不自在,总觉得自己像是个不听话的孩子一般,现在正被三个大人紧盯着教训。

  明知道他们是在紧张她的身体,可总觉得有些不适应。

  或许生来就是操心的命吧。

  现在换别人来操心她了,她却觉得承受不起。

  “医生说你身子太弱了,我让岳勇多抓了些补药,你回去以后按照方子自己做药膳粥,每天都喝点,身体才能快点养好。”

  权简璃坐在一边柔声嘱咐着。

  她没吭声,回去以后哪里有时间做这些?

  而且,“我身体结实得很,用不着。”

  “哪里结实了?才两个回合就先投降了……”权简璃忽然暧昧道。

  “什么两个回合?妈妈,你们玩的什么游戏啊?”月儿一听到跟游戏有关的,便两眼直放光。

  林墨歌瞬间脸红到了耳根,恶狠狠瞪了权简璃一眼,却在向月儿解释着,“没什么,你爸爸他胡说的。”

  “才不是胡说,是个很有趣的游戏,让人欲罢不能的那种。不过你们现在是不能玩的,要等到长大以后才可以……”

  “闭嘴!”林墨歌呵斥一声,打断了他的话。

  整天教孩子们点什么?

  真是没个正形。

  权简璃见她生气了,也不敢再吱声,讪讪一笑,冲着月儿眨了眨眼。

  月儿也不敢再问下去了,可是心里却越发好奇。

  还想着找机会一定要问问三叔或者大叔的。

  胡蝶和吴玉洁此时也散完了步,再次回到了客厅。

  “伯母,我去帮您倒杯水吧……”胡蝶殷勤道。

  吴玉洁点了点头。

  胡蝶便匆匆进了厨房。

  却看到了餐厅里和乐融融的一幕。

  林墨歌被简璃和两个孩子关切的看着,幸福满满的喝着粥,那嘴角的幸福,根本就掩饰不住……

  她心底建树起来的,独自一人的爱情城堡,轰然一声倒塌……

  为何她苦苦追寻的,却被另一个女人如此轻易便得到了?

  她林墨歌到底凭什么!?

  两个孩子围着她转,现在连简璃也如此真心的疼爱着……

  认识简璃这么多年了,简璃此时眼中的柔情和宠爱,胡蝶竟是第一次见到!

  那种深情的目光,简璃从来都没有给过她!……

  也不知道月儿说了句什么,餐厅里的几人便应声笑了起来。就连平日里总是冷冰冰的简璃,如今也笑了啊。

  而且,笑得那般自然,那般快活……

  可这笑容,却从未在她面前绽放过……

  心,被狠狠扎着,痛到她快要窒息。

  原来这些年,那所谓的刻骨铭心的爱情,只不过是她一个人的臆想罢了……不,她不相信,她不相信这一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当初简璃对她的好,对她的承诺,绝对不会只是随口说说的。

  不,她真的不相信……

  她知道简璃心里还是有她的,都是那个贱人,是林墨歌勾引简璃的!简璃现在只是一时糊涂罢了,等时间久了一定能看出来的……

  脑子里面乱成了一团,连水也忘记倒了。

  失魂落魄般的走出了厨房,又回了客厅。

  “水呢?怎么这么没精神?”吴玉洁看她脸色不对,忍不住问了一句。

  胡蝶却连她的问话都没有听到,径直跌跌撞撞的上了楼。

  “怎么回事?”吴玉洁眉头一皱,正疑惑间,便看到月儿拉着妈妈的手,从餐厅里走了出来。

  林墨歌脸上还带着浓浓的笑意,正回头冲着跟在身后的简璃和羽寒说着什么。

  她脸色一沉,怪不得胡蝶表现得那么奇怪呢,原来是看到他们一家四口在一起的画面了。

  心里会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林墨歌一看到面色阴沉的吴玉洁,嘴角的笑顿时僵了下来。

  却礼貌道了一声,“夫人。”

  “哼,你不用假惺惺的在我面前作戏。这里不是医院,不欢迎你。”

  吴玉洁依旧没好气。

  月儿气鼓鼓的,又想替妈妈出头,却被林墨歌抢先一句,“夫人多虑了,若不是昨天我昏迷不醒,也不愿意到这种地方来。”

  一句话,噎得吴玉洁险些血压升高。

  然后,她拉着孩子们出了院子,蹲下身子来,摸了摸月儿的头,“宝贝儿,妈妈先跟哥哥回去了,你要乖乖的喔。不许再跟奶奶吵了知道么?”

  “恩,我知道妈妈,我会听话的。”月儿难得的没有再纠缠,而是乖巧点头。因为她知道妈妈身体还不舒服,不想再让妈妈为她担心了。

  “好,那妈妈就放心了。”

  说罢,她才拉着羽寒上了车。

  权简璃又让岳勇提了个袋子出来,放到了车上,“这些是补药,记得吃。”

  “恩,我知道了。”

  林墨歌懒得跟他浪费口舌,直接点头应下。

  然后王师傅便发动了车子缓缓离开。

  一看目送着车子离开,他才和月儿一起回了客厅。

  吴玉洁坐在沙发上,一脸的铁青,“哼,还真把这里当成自己家了……”

  “阿姨,您说这话太过了些,墨儿她昨天晕倒,是我把她抱回家里来的,与她有什么关系?连爸都跟墨儿冰释前嫌了,为什么您就不能呢?”

  权简璃沉声说着,嗓音冰冷得没有一丝感情。

  若不是因为月儿还在这个家里住,他根本就不会向吴玉洁解释这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