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4章 新的住处(2)
  第624章新的住处

  “如今,我终于能照着自己喜欢的样子生活了,开心还来不及呢……”

  “其实我也希望你能再遇到一个合适的人,虽然之前遇到的是渣男,可是世上还是有很多好男人的啊,你要放开自己的心才可以……”

  林墨歌紧紧的拉着她的手,“苏珊,我希望你能再次找到自己的幸福。”

  “恩,我会的。可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苏珊微微一笑,或许将来有一天,她会敞开怀抱迎接新的人生,可是现在,她还没有做好准备……

  权氏大楼。

  总裁办公室。

  权简璃在家里把月儿安抚好了之后,这才跟岳勇一起到了公司。

  虽然工作在家里也可以做,可是那个沉闷的环境,让他心里越发不痛快。

  那么闷的环境里,他的思绪也会变得更加混乱。

  “璃爷,我听小小姐说,那天晚上发生了滑坡?”岳勇看他脸色有些难看,便想要转移一下话题,让他好受一些。

  “恩……意外而已……”权简璃淡淡道。

  然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岳勇也不敢再吭声了,虽然他跟了璃爷这么久,可是直到现在,都猜不透璃爷心里在想什么。

  他能做的,只是安静的陪在一边罢了。

  待璃爷有吩咐的时候,再用心,尽力去做。

  偌大的办公室里,静谧异常。

  连风吹进窗子的声音都能听到……

  权简璃靠在沙发上,紧闭着双眼,脑海中将在营地的一幕幕全都浮现了出来,包括他与那个疯子杜予绝的对话,还有杜予绝纠缠在墨儿身边的模样。

  他一直以为,他的演技已经出神入化了。

  可如今才明白,那疯子的演技,才是最好的。

  在墨儿和孩子们面前时,还真是一个好老师的模样。

  可是面对他时,却又变回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疯子了。

  吧嗒!

  他点燃一支烟,狠狠吸了一口,烟雾随着风,缓缓的向外飘散着,似乎是飘上了蓝天,与那白云纠缠到了一处。

  许久,忽然间沙哑开了口,“你猜这次活动的带队人是谁?”

  还不待岳勇回答,他便自己说出了答案,“杜予绝!那个疯子!……他竟然明目张胆的出现在墨儿和孩子们面前,甚至已经取得了他们的信任!……”

  岳勇微微一愣,只是觉得这个名字熟悉。

  下一秒,忽然想起老爷出事的那天,在地下停车场,璃爷愤怒的冲着一个坐在车里的人怒吼着……

  “那这次的滑坡事件……”

  岳勇脱口而出,既然那个人有意接近林小姐,那么必然会有所行动。

  而这次又忽然遇到了滑坡,所以他才会想到这里。

  “滑坡是自然灾害,他就算再怎么有本事,也掌控不了自然……”

  权简璃又狠狠吸了一口,缓缓吐出一个圆润的烟圈,“我与你想的一样,他既然如此费尽心力的接近墨儿,一定会有下一步行动。可是……那天夜里,竟然是他救了我们……若他默不作声的话,我们说不定早就被埋在泥土下了……”

  “他怎么会做这种事?”岳勇惊诧道。

  权简璃摇摇头,这也是他想要知道的。

  他也想知道,那个明明想让他死的疯子,为何会救他。

  “我摸不透那个疯子的想法,可是,也不会让他伤害到墨儿。你让王师傅好好保护着墨儿,万万不能让她遇到任何危险。”

  “是璃爷!……”

  “另外……把警方对电梯事件的调查报告要来,再把酒店所有的监控都提取一下,看看事发前后,那个疯子有没有去过酒店。”

  “璃爷,您是想要我们自己调查?”岳勇疑惑的问道。

  因为现在警方一直没有放弃调查,虽然也查不出什么结果了,可碍于权老爷子的身份,得不出个让璃爷满意的结果来,他们也不敢轻易的宣布结案。

  权简璃微微点头,“记住,把近一个月来的监控都查一遍!”

  “我明白了璃爷!”岳勇郑重道。

  虽然近一个月来的监控,要看完也是一件大工程,可是他一定会做到的。

  等他离开之后,权简璃再次靠回了沙发上。

  耳中不断的回荡着那日杜予绝说过的话,“真正的凶手,就藏在你身边……”

  藏在他身边么?

  其实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那疯子之所以这么说,不过是想要让他心乱罢了,同时也想为自己摆脱嫌疑。

  可是转念一想,既然事情发生的时候,那个疯子敢明目张胆的出现在现场,便是在证明父亲的事,确实与他有关。

  因为那个疯子的心性已经癫狂了,甚至有些类似于狂躁症一般。

  每做一件丧心病狂的坏事之后,便会想着要炫耀一番,以此,来得到心理上莫大的满足和刺激。

  既然那个疯子已经如此疯狂了,就根本没有必要再做出什么想要隐藏的事来。

  那么,他说的那句话,便很有可能是实话。

  可是,他身边的人,都是他最信任的啊,怎么可能会有凶手……

  微风吹拂进来,带着淡淡的樱花香味,让他忍不住,忽然间打了个喷嚏。揉了揉发酸的鼻子,眉头微拧。

  天气并不凉啊,难道真的是墨儿的病传染给他了?……

  林墨歌一觉睡到中午,苏珊做好午餐才叫醒了她。

  吃过午饭,哄着小星星和羽寒睡着,她便想着去医院看看母亲。

  因为跟初白请了一天的假,所以也不必急着回去工作。

  而且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若是急着回去工作的话,恐怕只会病得更严重吧?

  本来想要带着孩子们来的,可是一想到医院里都是权简璃的眼线,便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星星现在可是重中之重,是不能被任何人发现的。

  进病房的时候,小护士告诉她母亲刚刚吃过午饭睡着。

  她点了点头,这才轻手轻脚的推门进去,将带来的水果放到了一边。

  然后窝在沙发里,怔怔的看着母亲发呆。

  她在天马行空的想象着,若是当初,母亲带着她坚持了下去,没有把她丢在医院的话,那么现在,她们母女二人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的?

  是不是她的童年就不必过得那般委屈辛苦?

  若是童年过得并不委屈,是不是就不会遇到羽晨,也不会有后来的一切?

  那么,自然也不会被迫无奈的接受代孕,生下这两个孩子,更不会遇到权简璃?

  要虽,一切只是她的想象而已。

  这世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如果。

  她可以想象得出,若是她们母女二人相依为命,生活一定更加艰难吧?

  可是说到艰难,她跟着王云的时候,又何尝不是艰难呢?

  想来,她的命运,是注定坎坷的吧?

  又或者,上辈子欠了权简璃的债,这辈子,是指定她来还了……

  胡乱的想着这些,又有些犯了困,竟然窝在沙发里,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走廊里,权简璃修长的双腿优雅向前走着,岳勇手里提着不少的补品跟在后面,怀里还捧了一束粉色康乃馨。

  原本只知道并蒂莲的他,现在也对粉色康乃馨有了一种莫名的喜爱。

  护士看到他来,自然是不敢阻拦的。

  只轻轻说了一句,“林小姐也在里面。”

  “墨儿?”权简璃有些惊讶。

  她的身子还那么虚弱,不在家里好好休息着,怎么又跑到这里来了?

  想到这里,敲了敲门,听到请进的声音后,这才走了进去。

  闫莎靠在床上,正柔情款款的看着女儿。

  在她的记忆里,女儿熟睡的模样,还停留在婴儿时期。

  没想到一眨眼,再见到女儿时,她已经变成如此模样了。

  其实,这些年来,她一直生活在愧疚之中,也常常在想,如果当时再坚持一下,会不会这些年,就不必这得这般凄凉孤单?

  老天一定是在惩罚她将自己的亲生骨肉丢掉,所以才会让她活得这般辛苦吧?

  看到权简璃进来,她微微愣了一下,马上笑了起来,“权先生……”

  “伯母,您还是叫我简璃吧,叫权先生显得太过生分了。”权简璃说着,便让岳勇将东西放在桌子上,“您的身体太弱了,这些补品是我让私人医生开的,用来调养身体再好不过。还希望您能早日康复才好……”

  他说话间,目光瞥见了窝在沙发里的小女人,眼底闪过一抹心疼。

  而那心疼,也毫无疑问被闫莎捕捉到了。

  可是却面不改色道,“简璃,你真是有心了。我已经受了你这么多的照顾,恐怕以后都没办法还了呢。”

  “伯母说的什么话,照顾您是应该的,说什么还不还的……”

  岳勇搬了椅子放在床边,权简璃便坐了下来。

  从这个角度,刚好看以看到墨儿。

  许是午后的阳光刚好落在她脸上,倒显得她气色好了许多,至少不像早上的时候脸色那么苍白了。

  “对了伯母,我听墨儿说,您和我父亲算是旧识?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他担心被闫莎看出什么破绽来,这才找着话题问道。

  闫莎眉心轻轻皱了一下,脸上却带着笑,“其实年轻的时候,我还算是个演员。也是在那个时候与你父亲有些瓜葛,不过后来发生了一些事,便见面少了……没想到啊,一眨眼,都这么多年过去了……竟然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说到这里,苦涩的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