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5章 新的住处(3)
  第625章新的住处

  似乎真的很怀念当初相识时的旧时光一般,缓缓道,“以前,总以为天人永隔这个词太过遥远,可是现在人老了,才知道生命的逝去,也如说出这句话一般容易……”

  权简璃也沉默了。

  他心里又何尝不是这么想呢?

  原本还以为父亲的病可以慢慢好起来,然后他们父子二人,还会有冰释前嫌,把酒言欢的时候。

  却没想到,父亲竟然就那么意外的离去了……

  连个反应的机会都不给他……

  “是啊,现在才懂得子欲养而亲不待这句话的意思了……总之一切都是一场遗憾……”

  权简璃说着,又看一眼林墨歌,嗓音又轻了一些,“还好您能跟墨儿再次相认,以后你们一定会过的很幸福的……”

  闫莎微微一笑,“是我害了这孩子一生,让她孤苦无依。我幸不幸福没关系,只要她能开开心心的,我就心满意足了……”

  权简璃也难得的笑了起来,此时的他,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那冷冰冰的模样?

  倒像一只被驯养了的小羊羔一般温顺。

  闫莎的目光在他脸上流连徘徊着,忽然开口问道,“你妈妈她……还好么?”

  咯噔……

  权简璃心底狠狠抽痛了一下,却马上掩饰了过去。

  他让岳勇调查过闫莎的过去,知道她一直都留在a市,哪里都没有去过。

  否则的话,闫莎这一句话,便会真的让他以为,她与苏依柔还有联系。

  “伯母也认识我母亲?”他不答反问。

  闫莎眼底闪过一丝忧伤,点了点头,“是啊,其实我与权老爷子相识,也是因为小柔……当时我与她算是闺蜜好友了。那个时候,我们总会做着美好的梦,说好了要结伴一起周游世界的。可是谁曾想到,我与她的命运,都是这般坎坷……”

  说着,她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权简璃,又讪讪一笑,“罢了,过去的事不提也罢,说起来反倒伤心……”

  “说的也是。”权简璃勉强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原来时至今日,每次听到有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时,心还会痛到麻木。

  果然,无论他再怎么成长,再如何强大,留在心底的伤疤,都没有办法复原了……

  “呜……”

  林墨歌伸了个懒腰,揉揉眼睛。

  却以为自己是在家里,伸伸腿,便翻了个身。

  权简璃眼看着她大半个身子已经凌空了,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却还是没有来得及……

  “哎呀!……痛……”

  她低呼一声,屁股已经摔到了地板上。

  这里的地板上并没有铺地毯,所以摔一下还是有些痛的。

  这一痛也让她清醒过来,伸手揉着摔痛的屁股,却看到一双修长的腿出现在自己眼前。

  顺着那笔直的腿看上去,当看到权简璃那张邪魅而又带着担忧的眸子里,咔嚓……

  全身几乎都冻住了。

  等等,她这是在哪?怎么权简璃会出现?

  愣了半晌,脑袋里面却一片空白,完全没有反应过来。

  “摔傻了?”

  权简璃沙哑的嗓音将她从懵懂中拉了回来,又将她扶回沙发上。

  刚想帮她看看有没有摔到哪里,忽然想到,闫莎还在身后看着,这才收敛了一些。

  “墨歌,有没有摔到哪里?”闫莎温柔的声音从权简璃身后传来。

  林墨歌这才一个激灵反应过来,她是在医院啊!

  “喔……我没事妈。我刚才来的时候见您睡着,就想着坐一会儿……没想到睡着了……呵呵……”

  讪讪一笑,却一阵阵心虚。

  睡着就睡着了吧,怎么还忘了这回事了?

  竟然在权简璃面前丢了人,也真是……

  暗暗的把自己骂了几句,再次挤出个敷衍的笑来,“呵呵,权先生怎么来了?刚来么?”

  “简璃已经来了一会儿了,见你睡着就没有打扰……”闫莎心疼道,“我看你这些日子就是太累了,以后还是少来医院吧,妈自己可以的。”

  “没关系的妈,我不累,就是昨天晚上没睡好罢了。”林墨歌赶紧摆手。

  却恶狠狠的瞪了权简璃一眼。

  她哪里是昨天没有睡好,分明就是早上被他折磨的过了头!

  权简璃却是一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得意表情,“我倒觉得你是工作太累了。那么折磨人的工作,果然不太适合你……”

  “哼,我倒觉得很合适呢!至少能得到尊重!”林墨歌气愤道。

  看着他此时的嘴脸,瞬间便想到了当初作他的秘书时,整日被他耍着玩的辛酸了。

  权简璃哪里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可是那段日子对他来说却是一种享受和美好的回忆。

  因为后来他想明白了,就是在那个时候爱上墨儿的,不,应该说,所有和墨儿在一起的日子,对他来说都是一种舍不得割舍的情。

  两个人间的气氛顿时有些尴尬,权简璃也不想被闫莎知道些什么,毕竟对她的治疗不利。

  所以便选择了让步,“既然林小姐对这份工作满意,那便是最好了。”

  说罢,转身冲着闫莎歉意一笑,“伯母,我公司还有事,就先回去了。您好好养着身体……”

  “好,你说你公司这么忙,还抽空来看我,这份恩情,我一定不会忘记的。”闫莎也笑着道。

  “伯母,您不要跟我这么客气了……”

  “好,那就等我出院以后,亲自登门去拜谢好了……”闫莎又接着道。

  权简璃见她执意,也没有再拒绝,“那我先走了……”

  说完,又带些流连的看了林墨歌一眼,这才转身离开。

  “墨歌,你帮妈送送他吧。”闫莎看一眼坐在沙发上傻愣着的女儿。

  “他又没有缺胳膊少腿,用不着送!”

  林墨歌撇撇嘴,却不料被刚走到门边的权简璃听到了。

  嘴角微微抽搐了几下。

  “璃爷……”

  “走吧。”权简璃摆摆手,阻止他再说话。

  他知道,墨儿一向如此。

  可偏偏,他还爱极了这样张牙舞爪的墨儿。

  林墨歌悄悄走到门边,将门打开一条缝隙向外看去。

  一直看着权简璃进了电梯,这才松了口气。

  “妈,他们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醒我啊……刚才丢死人了……”

  “是他不让妈叫醒你的,而且,妈也看着你那么累,自然不忍心了……你啊,以后还是少往医院跑吧,妈现在可以自己活动了,而且还有护士照顾着,很周到的。”

  林墨歌坐到床边,一边将那束粉色的康乃馨插进花瓶里,一边道,“可是我想来看看您啊。这么多年没见了,我要把欠下的都补回来。”

  “你呀……”

  闫莎苦涩一笑,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

  对女儿的歉疚,也越发明显。

  林墨歌这才看到放在一边的补品,拿起来看了看,自言自语道,“他买这些来干什么……”

  “人家也是一片好心……妈知道你不想受他的恩惠,可既然他做了,我们好歹也要表达一下谢意啊……”

  “有什么好谢的?”林墨歌不以为然道,话音刚落,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

  冲着母亲讪讪一笑。

  闫莎看着她尴尬的模样,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墨歌,妈也是过来人,能看出来,他心里有你……刚才看到你从沙发上摔下来的时候,那种生怕你受伤的模样,真的令人动容……”

  林墨歌赶紧摆摆手,“妈,您一定是看错了,他不会的……”

  见女儿不想承认,闫莎也不好再执着下去,却意味深长道,“罢了,不管他心里有你也好,你心里有他也罢。妈看的出来,你是有意想要跟他撇清关系的对不对?”

  没想到母亲会忽然说出这种话来,林墨歌一时有些不知道如何回答。

  母亲昏睡着的时候,她在母亲耳边说了很多关于权简璃的话,难道母亲都听到了?

  要不然的话,怎么连权老爷子的事都知道?

  似乎明白她在想什么,闫莎苦涩一笑,“没错,妈昏迷的那段时间里,关于你说的话,都模模糊糊的,但是多少也听到了一些。妈知道,他孩子们的父亲。”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果然,妈妈还是知道了。

  她这几日其实一直都在想着如何找个合适的机会说出来的,却不想先被母亲说出来了。

  “妈……其实我……”

  “妈都知道!”

  闫莎拉着她的手,温柔道,“妈知道你为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现在的状况,也知道你不想再跟他有任何关系……妈都知道……”

  “真的么妈?您都明白么?”她有些诧异。

  闫莎微微点头,“妈虽然不知道你和他之间经历过什么,才走到现在这一步。明明已经有了孩子,却要装作没关系的样子。可是,妈支持你。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妈都会站在你这一边的……妈也希望,你和他能撇清楚关系……”

  林墨歌忽然间有些傻了,就像是幸福来得太突然一般。

  明明她还在纠结着如何向妈妈解释,她竟然就都知道了?而且还这么理解她?

  “妈,您会不会觉得我没有结婚就生了孩子,是件很丢人的事?”她忽然间鼻子一酸,便红了眼眶。

  平时她对自己的状况很满意,也从未觉得未婚妈妈有什么不好。

  可是,累的时候,其实很多的。

  都被她无意识的掩盖下去罢了……

  只有在穆青面前,才会不经意的流露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