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29章 新的住处(7)
  第629章新的住处

  “不会长在你身上的。”林墨歌安慰道。

  “真的?”灵儿显然不信。

  “真的!”

  见她这么肯定,灵儿又审视一般看了她许久,这才相信了几分。

  因为墨墨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身材却一点都没有走样,确实很难得。

  想到这里,又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小腹,不知为何,她现在总觉得跟肚子里这个还未成形的孩子,有了一种联系。

  至于是什么联系,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就是觉得非常奇妙……

  羽寒对别墅倒是没有太大的新鲜劲,可是小星星就不一样了,彻底撒起了欢儿,在别墅里跑来跑去,摇摇摆摆的模样,可爱极了。

  羽寒担心他会摔倒,只能一直在后面护着,还真是个称职的哥哥呢。

  小星星忽然跑到灵儿跟前,抱着她的小腿,一双漆黑如星尘般的大眼睛眨啊眨的,“灵儿阿姨……你要快点……生小宝宝!”

  “为什么?”灵儿好奇的问道。

  “小星星要……要做哥哥!”

  “哈哈……”

  小家伙一句话,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没想到现在连小星星都想要做哥哥了呢,看来平日他对羽寒这个哥哥可是喜欢得紧呢。

  林初白也道,“把孩子生下来之前,你就在这里安心的住着,不要整天往外乱跑了知道么?”“表哥,你不会是想要软禁我吧?我也是有人身自由的!”灵儿有些不乐意了。

  她一向最喜欢乱跑了,怎么能受得了被禁足呢?

  林初白瞪了她一眼,“那你就出去好了,我看事情闹大了,你怎么办!到时候被家里逼着嫁给岳勇,可别再来找我哭!……”

  一听这话,灵儿没了底气。

  瘪瘪嘴不吭声了。

  林墨歌倒是觉得惊奇,没想到天不怕地不怕的灵儿也有害怕的事,看来岳勇想要抱得美人归,路途还很艰辛啊……

  阿嚏!……

  加班加点看监控的岳勇忽然打了个喷嚏。

  揉揉鼻子,难道是要感冒了?等下可要喝点药才行,要是病了耽误了工作可不好……

  正想着的时候,忽然眼前一亮,看着屏幕上的一个人影,不敢置信的站了起来。

  看了璃爷一眼,再看看屏幕上的人影,神色有些复杂,“璃爷,您看这个……”

  “找到了?”权简璃也是万分疲倦,可是这事交给别人不放心,所以他便亲自上场了。

  原想着不过看个监控而已,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连着看了整整两天后才发现,果真做什么都不容易啊……

  看着岳勇不在自的表情,他微拧了眉走过去。

  岳勇便将刚才看到的画面再一次点出来,然后放大。

  当看到那抹纤瘦的身影时,权简璃脸色一沉,漆黑而又疲倦的眸子里,直射出一道阴寒的光。

  “璃爷,蝶儿小姐怎么会到酒店去?而且她手里提着的这个袋子……不就是夫人提到过的那个?”岳勇小声说道。

  权简璃垂眸看了一眼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正是吴玉洁告状的那一日。

  也就是胡蝶不顾他的命令,私自跑出去大半天时间,直到晚上才狼狈的回家那一次,正是父亲发生意外的前一天。

  “继续看下去!”他沉声吩咐道。

  岳勇赶紧点了下鼠标,二人便紧张的往下看。

  只见胡蝶提着黑色的袋子并没有进大厅,反而去了地下停车场。

  然后,岳勇又将地下停车场的监控调了出来,才发现胡蝶一直在靠边走着,最后进了应急通道,之后,便再没有了踪影。

  “璃爷……”岳勇想说什么,可是一想到蝶儿小姐是璃爷的未婚妻,而且璃爷对蝶儿小姐也有感激之心,有些话,便不知道该不该说。

  “直说!”权简璃淡淡道。

  既然璃爷都放话了,他也不敢再犹豫了。

  便再次开了口,“我总觉得蝶儿小姐是故意避开监控的。璃爷您看,她走的地方,大都是监控的死角,而且应急通道里也没有监控。若是正常情况下去酒店的话,一般都会走大厅坐电梯的吧?更别说蝶儿小姐身子这么弱,没有理由去地下停车场,还走应急通道的……而且,蝶儿小姐一直在家,据我所知,她并没有去过琉璃醉酒店,为何会对监控设备如此熟悉?”

  “你觉得有人在背后指示?”权简璃的嗓音越发冰冷。

  岳勇不吭声,却是等于默认。

  因为不放心,岳勇又将每个楼层同一时间段的监控都看了一遍,却还是没有发现蝶儿小姐的踪迹。

  也就是说,蝶儿小姐那天一直都待在应急通道里。而且离开的时候,说不定已经更加了解了监控死角,所以并没有被拍到。

  或者说,是被什么人接走的。

  权简璃的脸色如墨一般暗沉,岳勇知道璃爷现在已经在爆发的边缘了,便不敢多说什么。

  权简璃直勾勾的盯着不断变化着的屏幕,忽然间吩咐道,“再看得仔细些!务必把那个疯子找出来!”

  “我明白璃爷。”

  岳勇偷偷抹了把冷汗,再次认真的看起来。

  权简璃也坐在一边盯着笔记本上的几个画面。

  连着看了两日,他的眼睛都没有休息过,此时只觉得模糊一片了。

  而且,因为想着胡蝶的事,哪里还有心思再看下去。

  只觉得心底一团怒火在不断的翻腾着,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提过来好好审问一番!

  不过,他始终无法相信她会与这起意外有关。

  可是,想起那天她回到家后慌张的模样,还有身上那狼狈不看堪的样子,确实很让人怀疑。

  其实当时,她的话也很值得推敲,她跟佣人说,那黑色的袋子里装着作画用的工具。

  可是吴玉洁问的时候,她又说是从婚纱店里买的礼服。

  后来他再问的时候,她便一口咬定是买的礼服,而后来出去,是去退换了。

  可是,至于是哪家店,她却闭口不言。

  怪不得她说不出口了,因为她根本就没有去什么婚纱店,黑色袋子里面装的也不是什么礼服,而是更可怕的东西……

  砰!

  狠狠一拳砸在桌子上,若是她真的跟父亲去世的事情有关的话,他绝对不会轻饶了她!

  岳勇被璃爷这一拳吓得顿时清醒过来,刚才其实已经昏昏欲睡了。

  毕竟昨天晚上只睡了几个小时而已,而且一直坐在电脑前看着,实在是太过枯燥无味。

  他还以为璃爷是在跟他发脾气,赶紧睁大眼睛看着屏幕。

  不过依旧没有什么发现。

  眼看着他也坚持不下去了,权简璃冷冷道,“回家,明天再看!”

  岳勇也不敢说什么,璃爷让他休息就休息好了。

  而且磨刀不误砍柴工,精神不集中的时候,就算看的再多遍,恐怕也发现不了什么吧。

  二人下了楼,权简璃靠在座位上,紧闭着双眼,只觉得眼睛酸涩难耐。

  “这件事,不要告诉任何人。”

  岳勇愣了一下,忽然反应过来,璃爷说的是蝶儿小姐去酒店的事吧?

  赶紧点头应下。

  没想到,那个疯子没看到,却看到了蝶儿小姐,着实让人吃惊不小。

  看来璃爷与蝶儿小姐间的有关系,要更加紧张了……

  权家老宅。

  吴玉洁一向都睡得比较早,客厅里只剩下了胡蝶一个人。

  桌子上还放着刚才她们二人吃过的茶点。

  她胡乱的换着台,心烦意乱。

  林墨歌来的那日,她气愤的一夜没有睡好。

  吴玉洁却劝她要忍耐,要等待。

  她忍也忍了,等也等了,总算等到林墨歌带着羽寒离开。本以为这事就这么结束了,谁曾想,简璃自从那天出去后,已经两天没有回来了。

  她便忍不住猜测,简璃一定是跟着林墨歌那个贱人去了,所以才舍不得回来!

  心里恨不得将林墨歌剥皮抽筋,可是对简璃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因为她不敢激怒简璃,若是简璃一气之下不再顾念着那个承诺,反将她赶出权家的话,她就真的一无所有了,连流落街头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她现在做的,只有在简璃面前装乖巧。

  哪怕是让简璃因为可怜她而娶了她也好,至少,还有一个容身之所。

  自从权老爷子的葬礼过后,她的精神稍稍好了一些,晚上多少也能睡一会儿了。

  可还是会被噩梦惊醒。

  本来习惯了白天睡觉晚上醒着的,可是这几日又要讨好吴玉洁,所以白天必须要醒着才行。就只能晚上服用了安眠药再睡了。

  虽然对身体不好,可至少可以让她多少睡一会儿。

  看一眼墙上的时钟,时针已经指向了九,客厅里虽然亮着灯,可也极其安静。

  甚至有些空旷了。

  她看着手机,想着要不要给简璃打个电话,让他回来。

  却又担心简璃会生气。

  正犹豫的时候,院子里传来车子的声音,她急忙跑出去一看,顿时喜上眉梢,穿着拖鞋就迎了出去,“简璃!你回来了?”

  权简璃眉心紧锁,没有吭声。

  径直往里面走去。

  她也不在意,殷勤的跟在身后,“吃过晚饭了么?我让佣人再做一些吧,要不然喝点甜汤?还是先洗澡?我帮你放洗澡水好不好……”

  “不用。”他机械般的吐出两个字来。

  表情阴沉得仿佛蒙上了一层寒冰。

  他已经在极力控制着自己的愤怒了,可她却偏偏要往枪口上撞。

  岳勇有心想要提醒一句,却又怕说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