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0章 新的住处(8)
  第630章新的住处

  只能安静的跟在后面。

  胡蝶趁着简璃回来,想要好好表现,一个劲的跟在他身后,“简璃,是不是累了?我帮你揉揉肩膀好不好?你不是说过我按摩得很好么?对了,刚才厨房里煮了雪莲燕窝,我帮你盛一碗吧……看你这几日都瘦了……”

  权简璃本来是不打算问她什么的,至少在事情清楚一些之前,不想跟她挑明,也不想破坏了现在这种和平的关系。

  因为他心里都不知道,一旦那件事真的与她有关的话,他该如何面对她。

  亦或是如何面对自己。

  可胡蝶此时哪里知道他的心情,一心只想着要讨好他,想要趁着他回家的时候,让他知道她的好,以后可以留在家里,不要再往林墨歌那边跑。

  所以便追着他说个不停,“简璃,这几日你一直都这么忙,改天我陪你出去散散心吧?这几日的樱花开得正盛,天气也不错呢。这人啊,也不能总忙着你说是不是?就算是机器人,也是需要休息的嘛,你这么累,我看着也心疼……”

  权简璃忽然间停下脚步,她一个不注意撞了上去。

  却又不敢发怒,依旧笑着,“怎么了简璃?”

  “除了这些,你就没有其他要和我说的?”

  他忽然间开口,漆黑的眸子直勾勾盯在她身上,看的她一阵阵心慌。

  那锐利的目光,似乎将她心底的秘密一并看穿了一般,让她想要蜷缩起来,将自己藏在一堵坚实的墙后,似乎这样,才能将心底的那个秘密隐藏起来,不被他发现。

  权简璃却并没有打算放过她,她的心虚和紧张,他都看在眼里。

  其实结婚前那天,她闪烁其词的时候,他就有些怀疑她。

  只不过并没有说透罢了,而且他以为她也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所以根本没想过要追究。

  可是却没想到,今天在监控里,竟然看到了她的身影,而且手里还提着那个可疑的黑色袋子。

  再加上她形迹可疑,忽然间出现在酒店,又刻意避开监控,甚至都不走电梯,而走了根本不会有人走的应急通道。

  还有,她出现的时间,正是父亲出事前一天。

  这种种迹象加起来,足以说明那件意外与她脱不了干系!

  可是有一种他想不通,他现在怀疑,那件事是那个疯子杜予绝做的。

  如果蝶儿也出现那里的话,应该与杜予绝是同伙吧?可偏偏让她变成现在这副样子的就是杜予绝,因为当初他放的那把火,才让她经历了这么多可怕的事。

  所以,按理来说,她应该是恨杜予绝的啊,怎么可能变成他的同伙?

  正因为这一点实在想不通,所以他才想要把事情调查得更清楚一些,更确切一些以后,再问她的。

  但是,她一直在他身后喋喋不休,将他心头的怒火彻底激了起来。

  他便不得不问了。

  胡蝶只看了他一眼,便赶紧移开了目光,讪讪的笑着,“呵呵,你还要让人家说什么嘛……其实……”

  她忽然娇羞的低下头,抬手暧昧的捶了下他胸口,浅笑道,“其实人家一直都在想你啊,一直在等着你回家……”

  或许她觉得,再冷漠的男人听到女人说出这种话来,都会化成绕指柔的吧?

  可是这话听在权简璃耳中,无疑是火上浇油。

  轰!!!

  他心底强压下去的怒火,熊熊燃烧,火光映天!

  眼底闪过一丝阴寒,冷冷的看着她,咬紧牙关道,“你来s市这么多年了,有没有去过琉璃醉酒店?”

  “琉璃醉?”胡蝶吓了一跳,他怎么会提起琉璃醉酒店?该不会是那件事被他发现了吧?

  不,不会的,那个疯子已经说过一切与她无关的,简璃不可能发现。

  而且事情已经过去这么久了,就连警察都没有查出任何线索不是么?简璃怎么会知道呢?

  或许简璃说的是其他的事吧?

  一想到这里,便迅速将那慌张掩饰了下去,却并没有逃过权简璃的眼睛。

  “伯父出事的那天,我们不是一起去的么?”

  “之前!”权简璃冷冷道。

  “没……没去过。原本预定婚礼在那里举行的时候,我是想去看看会场的,可是一直没有机会……我只听说那里面装修得很漂亮,可是你也知道,之前我能养活自己就已经不错了,哪里有机会到那么高级的地方去呢?……”

  她讪讪说着,挤出一抹笑来问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件事了?”

  他直勾勾的盯着她,似乎想要从她的眼里看出些什么。

  可是,她根本就不看他,垂眸看着地面,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再想想,确定没有去过?”他再次沉着气问道。

  “当然没有啦,简璃,难道你不相信我么?是不是有人跟你说了什么?你要相信我啊,我心里只有你,什么事都没有做过的……”

  她忽然眼眶泛泪,紧紧抓着他的手臂。

  那可怜的模样,让人看着心疼。

  可是,他的心,却早已经麻木了。

  “没事,我只是随便问问。我累了先去休息了。”

  淡淡的说了一句,便不动声色将手臂抽了出来,转身回了自己房间。

  砰!

  重重的关门声,吓了她一跳。

  匆匆回了自己房间,感觉心噗通噗通直跳。

  刚才她真的差一点就受不了这压抑的气氛说出实话了,还好简璃没有再问。

  难道他真的查出了什么么?

  不对,若是查出来了,刚才肯定会问的。

  可简璃的表情,好像只是在诓她而已。

  坐在床头,深呼吸几口,这才将心绪平稳下来。

  看来她还要多多练习一下才行,否则总有一天会被简璃发现破绽的……

  另一间卧室里。

  权简璃站在窗前,一口接一口的吸着烟。

  烟雾朦胧间,将他的表情遮掩着,可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落寞和悲凉,却遮挡不住。

  他一直以为,他与蝶儿间,只是一个承诺的关系,她是他的救命恩人,因为救他,才会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所以,她的后半生,便要由他来照顾。

  可是如今,他的心,却乱了。

  无论如何,这件事他一定会调查个水落石出,可怕的是,那个结果,会让他无法接受……

  耳边忽然回荡起那天在营地上,杜予绝说过的一句话,他说,真正的凶手,就隐藏在他的身边……

  原本,他以为那个疯子说这句话不过是想要挑拨离间罢了,可是在看到监控里蝶儿的身影之后,便总会有意无意的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似乎只有这么想,心里才会舒服一些。

  夜色渐深,他却没有一丝困意。

  漆黑的眸光渐渐地,与那暗黑的夜色融为一体,同样薄凉……

  第二日一早,等胡蝶拖着疲倦的身体下楼的时候,权简璃早就已经去公司了。

  她坐在餐桌前,面色苍白,眼下是重重的黑眼圈,头发也散乱的披散着,没有一点精神头。

  吴玉洁进餐厅的时候被她吓了一跳,没好气道,“蝶儿啊,你这么一副女鬼般的打扮,还怎么能吸引简璃?他一向都喜欢整洁干净的,看到你这样子,怎么能对你有好脸色?”

  见胡蝶没有理她,她又意味深长道,“虽然有些男人是喜欢柔弱些的女人,可那只是偶尔,不是经常!平时的话,男人们还是更喜欢打扮得漂亮又有活力的女人,知道么?”

  她的言下之意,是看不惯胡蝶装出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来。

  胡蝶无力的看了她一眼,“我知道了伯母……不过简璃他已经走了。”

  “是么?”吴玉洁讪讪的坐下,一边喝着粥一边道,“看你脸色这么苍白,还是应该多出去走走。这么着吧,我看今天天气也不错,不如我们出去看看樱花……我听说公园里的樱花已经开了很多了。”

  “今天?”胡蝶愣了一下,可是根本不敢反驳,便点了点头,“恩,好……那您等我一下,我去换身衣服。”

  她本来也没有胃口,说完便上了楼。

  其实她一整夜想着简璃为什么会那么问她,因为太担心了,根本就睡不着。

  原本打算白天睡一会儿的。

  可是现在吴玉洁要她陪着出去,她也只能出去了。

  因为要出去见人,所以在很仔细的化妆,脸上涂了好几层粉底,还是觉得心虚。

  又戴了一顶帽子。

  将衣柜里的衣服也拿出好几套来,可是每一套都是过时的。

  那天林墨歌身上穿的那一套套装,就是最新款的,凭什么林墨歌就能穿最新款,而她就要穿这种过时的样式?

  心里愤愤不平着,咬牙切齿的衣服狠狠摔到了地上。

  罢了,先忍她一忍,等到她跟简璃结了婚,想穿什么样的衣服没有?

  吴玉洁吃完早餐,又在客厅里等了许久,胡蝶才姗姗来迟。

  她的脸色非常不好,若不是知道胡蝶需要化妆,她早就发怒了。

  在这个家里,有谁敢让她在这里等着?

  胡蝶似乎也看出了她的不悦,赶紧上前赔着笑,“对不起伯母,我太慢了……”

  “无妨,走吧。”吴玉洁装出一副慈祥的模样来,轻轻拍了拍她的手,二人这才向着外面走去。

  公园里的花,开得格外明艳。

  空气中都是香香甜甜的味道。

  偶尔有风吹过,会有几片粉白的樱花花瓣掉落下来,如同翩翩起舞的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