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1章 新的住处(9)
  第631章新的住处

  在空中回旋着,缓缓落在地上。

  权简璃站在一棵樱花树下,伸手,刚好接住了一片粉白的花瓣。

  放在鼻尖微微嗅着,有淡淡的馨香。

  就好像墨儿身上的味道。

  他犹自记得与她的初次相识,她误闯到他的车上,临走时,留下了这样一片花瓣。

  没想到一晃,已经三年了。

  三年,原本是极其漫长的。

  三年,可以让两个人从热恋走向新婚,再由新婚变得厌恶彼此,甚至走向分手。

  三年,这个世界也有了很多的变化,变得让人觉得陌生,甚至身边的亲人,也会一个个离去。

  而他,也是用这三年才明白,就算他可以只手遮天,可以轻易得到这世上的一切,却唯独,没办法与心爱的女人相守。

  在爱情面前,金钱,权力,都显得那么苍白而无力……

  岳勇从大楼出来时,刚好看到璃爷站在樱花树下那落寞的模样。

  自从与林小姐相识后,璃爷真的变了很多。

  从前的璃爷,从来都不会如此多愁善感,无论什么时候,璃爷都是雷厉风行的,对一切身外之事,都像是一个没有感觉没有灵魂的机器人一般,更别说是站在樱花树下赏花了。

  现在的璃爷,真的变了很多。

  变得更加有人情味了,却也,有了弱点……

  没错,就是弱点。

  没有感情的机器人,是没有弱点的。

  可是现在的璃爷,却要顾及着林小姐,顾及着小小姐和小少爷,还有身边的很多人。

  所以现在的璃爷,可以说有很多可以被人攻击的弱点。

  可同时,璃爷也变得越发强大了。

  因为他要保护这些在意的人,所以,必须要变得比以前更强才行……

  收回思绪,走了过去,“璃爷,已经问过了,蝶儿小姐当时提着的黑色袋子确实是这里的,可是这里却只卖男士的定制西装。只不过客人很多,而且所有卖掉的西装都是用那种黑色袋子装的,所以并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线索……”

  “监控呢?”权简璃轻声问道。

  “监控也没有用,来这里拿衣服定制衣服的,都是佣人,本人很少过来。而且更多情况下都是他们送货上门的。”岳勇一字一句的回答着,“我也问过了,他们的客人里,根本就没有一个叫杜予绝的。”

  权简璃眸光一沉,难道那疯子用的是假名字?

  罢了,他原本也没有指望着从一个袋子上能找出什么线索来。

  不过,现在却更能推翻蝶儿的谎话了,恐怕她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个黑色的袋子,是用来放男人的西装的吧?

  “回公司……”

  他上了车,薄唇轻启。

  “是璃爷!”

  岳勇赶紧上了车,缓缓发动,向着公司驶去。

  路上的时候,岳勇忽然接到一个电话,挂了以后,一边加快速度一边道,“璃爷,刚才酒店那边打电话过来说,他们从监控里找到那个疯子出现的日期了!”

  “什么时候?”权简璃声音里都透露着焦急。

  岳勇微皱着眉头,“似乎与老爷的事无关,是在事发很早之前……”

  权简璃紧皱着眉头,没有吭声。

  岳勇知趣的将油门踩到了底……

  二人进了办公室后,便匆匆打开了电脑。

  酒店已经把资料视频传过来了,二人并排坐在电脑前,目光直勾勾的盯着。

  果然,屏幕上出现了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高大男人,在大厅里徘徊了一阵,似乎在打电话。然后才坐着电梯上了楼。

  可是到底去了哪一层,却不清楚了。

  因为奇怪的是,楼上的监控也没有拍到他,似乎他也在找监控的死角一般。

  权简璃看了眼日期,竟然是在事发前半个多月的时候?

  怎么可能呢?

  如果他只是那个时候出现在琉璃醉酒店的话,不就跟这件事完全没有关系了么?

  “就只有这一点?”他抬头问岳勇。

  “是的璃爷,他们说是从一个月前开始看的,杜予绝只在监控里出现了这一次。”岳勇开口道。

  权简璃脸色阴沉,伸手跟他要了支烟。

  如果说,这件事是杜予绝那个疯子一手操办的,可是他却没有亲自动手,反而让别人动了手的话……那么,真正动手的那个人,就只有可能是在事发前一天出现在酒店里的蝶儿!

  可是她一个女人,根本就是手无缚鸡之力,又怎么可能对电梯动了手脚呢?

  但是,电梯出事的时候,其实应急通道里也是发生了爆炸的,而蝶儿拿着那个黑色的袋子进了应急通道……

  难道这一切,真的是出自她之手?

  岳勇看了璃爷一眼,忽然支吾道,“璃爷,其实我觉得……要不然……问问蝶儿小姐?”

  “问她?你以为她会说实话?”权简璃气不打一处来。

  昨天晚上他其实已经试探过了,可是蝶儿根本就没打算跟他说实话。

  在没有证据之前,他不想再逼迫蝶儿什么,毕竟她被逼急了,只会以死相逼……

  到那个时候,事情便越发不可收拾了。

  “璃爷,现在看起来,这事情蝶儿小姐是脱不了关系了,可是我有些好奇……蝶儿小姐身子本就虚弱,她对电梯又一窍不通,怎么可能会在电梯上动了手脚呢?而且,电梯里有监控,蝶儿小姐根本就连电梯都没有进去……”

  听着岳勇的话,权简璃的眉头也皱得越来越深。

  狠狠吸了一口烟,然后忽然道,“如果……在应急通道内放上炸药的话,会不会将墙壁炸穿之后,将电梯的缆绳烧断?”

  “璃爷,您是怀疑……蝶儿小姐袋子里的东西,是炸药?”岳勇诧异道。

  权简璃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他只是一瞬间有了这个想法而已。

  因为当时确实发生过爆炸的。

  岳勇挠了挠头,“璃爷,岳勇还是不太明白。如果是炸药的话,应该是定时的吧?要定好时间,而且还要在那个时间之内,让老爷在电梯里,而且刚好到达那一楼层。而这些,蝶儿小姐一人,真的能做到么?”

  权简璃不作声,只是一口接着一口吸烟。

  脑袋里似乎有一团乱麻一般。

  这件事自然不可能是蝶儿一个人做的,那个疯子一直在背后指导着她怎么做。

  但是,那个疯子真的会将炸药交给蝶儿么?这么危险的事,若是蝶儿一个操作不当的话,不就毁于一旦了?

  那个疯子做事,向来都是滴水不漏的,不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漏洞。

  所以,这个想法根本就没法成立。

  那么,那袋子里,到底是什么呢?

  忽然间,心底闪过一道灵光,“你之前说过,电梯在前一天夜里维修过?”

  “是的璃爷,就在蝶儿小姐离开后几个小时。”岳勇一边回答着,一边也恍然大悟,“璃爷,该不会是电梯维修的时候……”

  “马上给酒店打电话!把那天维修过电梯的人叫过来!”权简璃眼底闪过一丝兴奋道。

  “是璃爷!”

  岳勇应下来,便匆匆出去吩咐了。

  权简璃坐在办公室里,依旧一支接着一支的吸着,他之前怎么就没有想到呢?电梯一定被动过手脚的,若那个疯子的同伙除了蝶儿之外,还有其他人呢?这件事便能说的通了。

  蝶儿送去了什么东西,然后由另外的人对电梯进行了一些“改造”,最终才便电梯发生了爆炸事件。

  这么一来,一切就都明了了。

  只是,为何警方调查的时候,却什么都没有查出来?

  甚至连炸药的事都没有查出来?

  不过,也正是因为事情做得太过完美,没有留下一点破绽,所以才更加能确定,这一切都是那个疯子所为。

  那个疯子做事一向都是如此,就如同当年的雪城项目失火案一样。

  事后调查了许久,都没有查出任何问题……

  岳勇的行动一向很快,半个小时后,便带着一个穿着维修工衣服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那男人不知道人家一个总裁,为什么会见他,所以有些畏畏缩缩的。

  一看到权简璃便颤颤巍巍道,“不知道权总您找我有什么吩咐?”

  权简璃看着面前的男人,工作服虽然有些旧了,却洗到发白,穿得整整齐齐,看样子也是个老实人。

  “你不用紧张,我只是问你几个问题而已。”他指着自己对面的沙发道,“坐下谈吧,岳勇,却倒杯茶进来。”

  “是璃爷!”

  岳勇点头出去,没一会儿就亲自端了杯茶走进来。

  其实这种事一般都是助理做的,可是这件事璃爷不想让别人知道,所以一切由他亲自动手了。

  那个人依旧有些唯唯诺诺的,既不敢坐下,又不敢违背了权总的放,犹豫了许久,总算是靠着沙发边坐下,而且只坐了很小的一个边。

  知道他心里害怕,权简璃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担心再说的多了,反而便让对方更加有负担。

  “你在这一行做了有多久了?”他淡淡道。

  对方小声道,“回权总,做了十几年了。”

  “琉璃醉酒店的电梯维修一直都是你负责的?”

  “是的权总,中兴路这一带的都是由我负责。”对方的音量微微正常了一些,许是有些适应了。

  权简璃见他的情绪平缓了一些,这才又问道,“你仔细回忆一下,意外发生前,你是不是去维修过?当时是谁跟你一起去的,都做了哪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