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3章 新的住处(11)
  第633章新的住处

  傍晚时分,樱花树下有不少的家属和病人,似乎都是为了看这樱花而来。

  这满树粉白的樱花,给这充满病痛和绝望的地方,也带来了一股生命的气息。

  是谁说过,万千世界中,于千万人中,只一眼,便能看到那心灵的归属?

  一道目光直直的穿越过樱花树下的每一张笑脸,就那么迫不急待的,落在某张笑颜上。

  似乎,是等待了几十年之久……

  林墨歌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是林初白打来的。

  “墨墨,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本大师的杰作马上就要出锅了喔……”林初白得意洋洋道。

  “初白,你等一下,我这边有些吵,听不清楚……”

  她看了一眼在树下闹腾着的几个小孩子,让母亲坐在椅子上等她一下,便转身向着僻静一些的地方走去。

  “好了,你说什么?”

  “我是说,晚餐已经做好了,你什么时候回来。要是晚了可就没有了喔……灵儿那丫头已经等不及了,两眼直冒火光呢。”林初白戏谑道。

  “那你们先吃好了,我可能还需要一会儿。对了,只能让小星星吃一点点喔……”林墨歌笑着道,因为母亲现在的心情不错,所以她想多陪陪母亲。

  而且,孩子们和灵儿这个孕妇都等不及,也不能饿着。

  “恩,我知道了,你放心陪着闫莎阿姨吧……”林初白有些郁闷的挂了电话。

  他原本还打算向墨墨炫耀一下自己的实力的。

  将手机收起来,林墨歌无奈摇摇头,她哪里不知道初白心里的小九九呢?有时候她倒是觉得,灵儿和初白更像是亲兄妹,因为秀哥要成熟的多。

  “妈,天气有些凉了,我们回去吧……”

  她拍了拍坐在椅子上的人,却在那人回头后愣住了,这不是母亲啊。

  “对不起,我认错人了。”她有些慌张道。

  四下张望着,却根本就看不到母亲的身影。

  将周围的人都问了一遍,可是,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身边的人去了何处。

  她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是出了什么事?

  因为当初车祸的事就一直没有调查清楚,而且后来母亲醒后也说那件事有些不清不楚的。难道,是当初那个肇事者又来找母亲了?

  不行,若真的是那样,母亲就危险了!

  越是着急心里就越慌,越慌,就越是没有头绪。

  见她急的都快要哭了,几位家属就安慰道,“小姑娘,先回病房看看,说不定她是怕冷自己回去了呢?”

  “好,谢谢……”

  一听这话,她也算是有了些主意,道了谢,便匆匆跑回了病房。

  可是,病房里空空如也,根本就没有母亲的身影。

  她一咬牙,冲进了护士站,“我妈她不知道去哪了,我找不到她……”

  小护士本来就打算要下去叫她们上来的,毕竟闫莎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能吹太久的风。

  却没想到林墨歌竟然告诉她,闫莎丢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是在楼下找不到的么?”小护士焦急道。

  “恩,我……我跟妈妈在赏花,然后……我只是去接了个电话,回来以后她就不见了……呜……她会不会出什么事?”

  林墨歌急的不住的哽咽着,话都说不清楚了。

  看着她双眼通红的模样,小护士也跟着急躁起来。

  “等下,我们再好好找找,你先不要急啊。”小护士一边安慰她,一边通知了医院的保安,然后还跟上面打了招呼,播放了院内广播。

  因为之前住院的时候岳勇是跟上面打了招呼的,所以自然畅通无阻。

  看着小护士有条不紊的帮忙,林墨歌心里只有感谢。

  可是人手毕竟有限,她也不可能一直在这里等着,便再次冲下去胡乱的找起来。

  几乎把整个医院都要翻个底朝天了,因为门诊部那边现在只剩下值班的科室,所以找起来倒是方便。

  最难的是住院部这边,大都是患者,她也不可能就这么鲁莽的冲进去。

  只能听从护士和保安的吩咐,在一些楼道和应急通道里找。

  爬上爬上,不知道走了多少台阶,两条腿都已经发软了,却还是想继续找下去。

  她担心母亲会遇到什么危险。

  最后,终于坚持不住了,跌坐在走廊的长椅上。

  眼泪啪嗒啪嗒掉落下来,嗓音也颤抖着,“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此时,岳勇正在回权家老宅的路上。

  忽然接到了医院打来电话,“你说什么?闫莎丢人?”

  坐在后座,双目紧闭的权就爱哪里,猛然间睁开了眼,“怎么回事?”

  岳勇匆匆挂了电话,“医院那边说,林小姐傍晚的时候带着闫莎到楼下散步,接个电话的功夫,人就不见了。现在医院里正在找。”

  “加派人手过去,一定要找到!”权简璃眸光一紧。

  “恩,我知道璃爷。”

  岳勇说着,便打电话派人过去。

  权简璃的脸色却阴沉至极,闫莎怎么会失踪呢?该不会也是那个疯子动的手吧?

  不对,那疯子就算是要动手,也是对墨儿啊,怎么能对墨儿的母亲下手呢?

  他根本就没有动机!

  “去医院!”他沉声吩咐道。

  因为知道墨儿对闫莎的感情有多深,所以才更加明白她现在有多害怕。

  岳勇一声不吭,迅速调转车头向着医院驶去。

  此时医院里已经闹翻了天,虽然找人的时候刻意保持着低调,可也有人已经发现了什么,还以为医院里出了什么可怕的事,个个提心吊胆。

  小护士找到了坐在走廊里偷着哭的林墨歌,不忍的拍了拍她的肩膀,“林小姐,你还是先回病房等着吧,说不定闫莎阿姨自己就回去了呢?没准她只是临时去哪里散步了,那么大的人了,应该不会走丢的。”

  “好……”

  林墨歌嗓音沙哑着,起身向着病房走去。

  她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冰凉凝固了,她与母亲那么艰难才相认,难道又要就此分开了么?

  她真的不想再承受失去母亲的痛苦了……

  胡乱的想着,无力的走到了病房外。

  抬起手来,却如何都没有办法推开门。

  她害怕推开门后,看到的依旧是那个空荡荡的房间,害怕母亲依然不在。

  可是,总在门外站着也不是回事。

  一咬牙,便要推门而入,才发现门从里面反锁了。

  心里一惊,“妈,您在里面么?妈,是您么?是我啊……您开门好不好。”

  她明明记得很清楚,刚才离开的时候,把门关上了,并没有锁。

  护士应该也不可能会锁的。

  所以第一反应,便是母亲回来了。

  可是病房里鸦雀无声,但门确实是锁了。

  “妈,您在不在里面?不要玩了好不好?您把门打开……”她用力的拍着门,心脏似乎都停止了跳动。

  正想着去护士站找备用钥匙的时候,却忽然听到里面传来微弱的声音,“墨歌,是你么?”

  “妈?是我,妈!您真的在里面?”她喜极而泣,更加用力的拍门。

  啪嗒!

  门被从里面打开了,露出闫莎那张苍白的脸来。

  林墨歌紧紧的抱住了母亲,眼泪汹涌直下,“妈,您没事吧?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您回来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

  泪流满面,拉着母亲前后左右的看着,母亲并没有什么大碍。

  只是,她却一直紧张的看着外面,甚至再次将门反锁上了。那惊慌的表情,似乎在怕着什么。

  “妈,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林墨歌狐疑的看了一眼外面问道。

  闫莎一听她的问话,身子便颤抖了起来,拉着她到了窗边,还小心翼翼的藏在窗帘后向下看去。

  压低声音道,“墨歌,你上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人发现?”

  “没有啊,因为您突然不见了,我还以为出了什么事,现在整个医院都在找您呢……”林墨歌担心道。

  “对不起啊墨歌,是妈不好,让你担心了……”闫莎说着,目光却依旧徘徊在楼下,似乎在寻找着什么人。

  看着她的样子不太对劲,林墨歌再次追问道,“妈,您到底在害怕什么?是不是看到谁了?”

  闫莎脸色一白,连眼神里也都是躲闪,“不,不会是他的,不会的……他怎么可能会来呢?怎么可能呢?”

  “妈,您到底在说谁?”

  “不……不是他……”

  闫莎说着,紧紧的抓住了林墨歌的手,意味深长道,“墨歌,妈没事,没事……”

  “妈!……”林墨歌还想要说什么,岳勇忽然打了电话过来。

  她一边看着母亲,一边接了起来,“岳勇大哥?”

  “林小姐,我听医院打来电话说您母亲找不到了?您现在在哪?”岳勇的声音有些焦急。

  林墨歌心脏一紧,连岳勇都惊动了么?

  “恩,刚才是发生了一点状况,不过我妈现在就在我身边,她是自己回到病房的,已经没事了。”

  “真的?那太好了,我马上派医生过去。”岳勇说着便挂了电话。

  转头看着坐在后座的权简璃,“璃爷,人已经找到了。”

  “恩,我听到了,再派几个人去,日夜守着。”权简璃淡淡道。

  “好……那我们……还去不去了?”岳勇又问道。

  权简璃深呼吸一口,“不去了。不要让墨儿知道,我知道这件事。”

  “为什么?璃爷您明明就很担心林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