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4章 新的住处(12)
  第634章新的住处

  “既然担心她,又为她做了那么多事,为什么不想让她知道呢?”岳勇有些不理解,按理说来,璃爷对林小姐所做的这些事,都应该让林小姐知道才好啊。

  这样的话,林小姐对璃爷的误会就会少一些,两个人的感情不是会更好么?

  可是璃爷却又不让他告诉林小姐,刚才明明还那么焦急的,现在倒像是没事人一样,也实在是太能装了。

  “知道又如何?不过是没有结果的妄想罢了。”权简璃薄唇轻吐,目光幽怨的看向了车窗外。

  岳勇却并不明白,璃爷所说的妄想,到底是说的林小姐,还是说的他自己。

  可他知道再问璃爷也不会说了,只好安静的闭嘴。

  医院里。

  林墨歌陪着母亲待着,安抚着她的心情。

  可是无论她再问什么,母亲也只会说对不起,其他的便不愿意再说了。

  没一会儿,医生便来了,仔细的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只说是受到了一些刺激而已,休息一下就好了。

  林墨歌先是道了谢,又道了歉,这才把他们送走。

  小护士走了进来,给闫莎吃了安神的药,这才明媚的笑了笑,“林小姐,我就说过不用担心的,您以后不要再自己吓自己了。”

  “恩,我知道了,真的谢谢你,害你们折腾了这么大半天……”她心里有些过意不去,麻烦了那么多人。

  “林小姐说的哪里话,您母亲是我们这里的贵宾患者,我们有义务好好看护的。倒是我应该向您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听着小护士的话,让林墨歌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也知道,能让小护士和医生们做到这种程度,都是因为权简璃的面子。

  可是,最终受益的那个,还是母亲。

  可一直这么彼此道歉下去,也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倒不如早些让小护士出去休息的好。

  小护士走后,她安静的坐在母亲病床前,紧紧抓着母亲的手。

  闫莎的手在微微颤抖着,表情复杂,看不出来是害怕还是什么。

  因为药效来得很快,没一会儿,闫莎便昏昏欲睡了。

  “妈,您安心睡吧,门外有人日夜保护着您,不会有事的。您不用再担心了……”她轻轻的拍着母亲的手道。

  就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一般。

  “墨歌,妈对不起你啊……”闫莎泪光点点的望着她,却始终不肯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林墨歌也不好再追问,等母亲情绪稳定一些了,总会告诉她的吧?

  病房里渐渐安静下来,外面的嘈杂声也渐渐褪去了。

  夜幕降临。

  看着母亲睡着了以后,她才帮母亲掖好被角,出了病房。

  门外站着两个黑衣人,林墨歌知道,是岳勇派来的。

  不管是岳勇还是权简璃派来的,也现在都顾不得管了。只要能保护母亲安然无恙,便是最好的结果。

  “我妈就拜托你们了。”她对着两个黑衣人礼貌道。

  “林小姐放心吧。”黑衣人也恭敬的回了一句。

  她这才安心的进了电梯,可是心里却一直在想着刚才的事。

  母亲一定是因为见到了什么人或者什么事,所以才会受到惊吓,自己跑回来的。

  要不然的话,她也不用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了。

  可是,为什么又不愿意告诉她呢?

  权家老宅。

  权简璃刚下车,岳勇便走了过来,“璃爷,刚才来了电话,林小姐母亲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医生说她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惊吓的样子。”

  “惊吓?”权简璃微眯着凤眸,不假思索道,“把事情调查清楚,一定要查清楚她到底看到了什么。”

  “是璃爷。”

  岳勇恭敬的应着,“另外,关于张林,也已经查到了一些线索,有人在远郊见过他,据说当时他是在买火车票……”

  “好,继续查,一找到人就直接带来,切记,不可打草惊蛇!”

  “我明白!”

  主仆二人说罢,这才一前一后的进了客厅。

  在胡蝶扑上去之前,权简璃已经进了书房。

  “哎,简璃!……我特意为你煮了甜汤……”胡蝶不甘心道。

  岳勇意味深长的看了她一眼,什么也没说,也回了自己的房间……

  深蓝色的夜空中,几颗星子不安分的闪耀着。

  医院外的一棵樱花树下,停着一辆黑色私家车。

  后座上,坐着一位略显苍老的老人,此时恋恋不舍的仰头,望着那一扇扇已经变成漆黑的住院部大楼的窗子。

  “干爹,您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过去呢?”坐在驾驶座的杜予绝有些不解的问道,“您找了她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找到了,不是应该相见的么?”

  老人摇摇头,目光变得越发深沉,刚才他一眼,便看到了站在樱花树下的闫莎。

  她戴着樱花幸福微笑的样子,真美。

  就如同三十年前一样。

  可是,他却连走过去找她的勇气都没有。

  因为她看到他时,就如同见了魔鬼一般的逃走了。

  “是我负了她,她恨我,也是应该的……”

  老人无奈叹息一声,“她连我的面都不愿意见,我又如何再去烦她?”

  杜予绝撇撇嘴,这种老人间的感情,他反正是不懂。

  “那个林墨歌……跟她很像……”老人忽然又说道。

  “恩,我倒是觉得她的眼睛跟干爹您的很像。”杜予绝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

  老人眼底微微闪过一抹复杂的神色,“我只要结果。”

  “对不起干爹,之前我已经计划好接近她了,可是一直没办法拿到她的头发,所以,可能还要再等一等才行了……若是一直频繁出现在她面前的话,不仅她会怀疑,权简璃恐怕也会狗急跳墙的。”

  一提到权简璃,杜予绝眼里便闪烁着仇恨的火花。

  “看来你已经找到他的弱点了……”老人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不过,在得出结果之前,不许动林墨歌!”

  “我知道的干爹,她若真的是您的女儿,我自然是不会动她的。”杜予绝说罢,便发动了车子,渐渐隐入漆黑的夜色中了……

  因为发生了那件事,林墨歌便往医院跑得越发勤快了。

  闫莎似乎睡了一觉之后,也恢复了往日的模样,跟她有说有笑的,丝毫没有了那天害怕的样子。

  只是,母女二人似乎对那天发生的事很有默契一般,没有人轻易提起。

  闫莎不想告诉女儿,是害怕她会受伤害。

  林墨歌不问,是她相信母亲,也不希望母亲再想起那件事来而伤心。

  毕竟,每个人心里都有秘密,有些是可以和别人分享的,有些是不能的。

  只要母亲能平平安安的,就足够了。

  之前母亲说过,在出车祸前,看到过一个女人。

  林初白还特意为此去了一趟a市,却什么也没有查出来。

  看来这件事只能一直向后拖延了,只有等母亲彻底的恢复记忆才有办法调查清楚了。

  她一方面希望母亲能快些恢复记忆,好早日抓到那个肇事逃逸的凶手,给母亲出一口气。

  可是另一方面,又不愿意让她想起来,只想让她像现在一样,开开心心的生活就好。

  总之,心里格外纠结。

  而权简璃这几日也过得并不好。

  心里的疑团太多,却得不到解答。

  每天回到家后,胡蝶就一直缠着他。

  他却还要一直忍着,因为担心自己会在一怒之下和胡蝶摊了牌,所以下班后便不敢直接回家了。而是往莫易云的酒吧跑。

  喝得烂醉了才回家,顺便也让莫易云那个爱情顾问,再好好教一教岳勇怎么才能追到那个小明星。

  莫易云的嘴巴都快磨破了,岳勇那个木头疙瘩却一点长进都没有,气得莫易云都要爆发。

  看着他们两个斗嘴的时候,是权简璃唯一快乐的时光了。

  可是,在周末起床的时候,看到胡蝶在自己床前坐着的那一刻,把他吓了一跳,后来,便干脆连家都不回了,直接就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睡觉。

  他原本就不怎么爱回权家去住的。

  在认识林墨歌以前,一直都是住在琉璃醉酒店顶楼那边,可是,后来带着墨儿去过以后,那里,便留着墨儿的味道和记忆。

  让他不忍心再去触碰。

  所以,便只能在办公室的休息室里将就了。

  反正没有墨儿在身边,住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寡淡无味。

  “璃爷!”岳勇站在闲前轻声叫道。

  因为有要事,必须要叫醒璃爷才行,可他又担心吵了璃爷的好梦,璃爷会发怒,所以一直有些畏畏缩缩的。

  在他叫第七次的时候,权简璃总算是睁开了眼睛。

  揉了揉突突直跳的太阳穴,感觉脑袋要爆开一般的痛。

  “嘶……云二那家伙到底给我喝了什么酒?该不会是假酒吧?”

  平时喝酒虽然也会头痛,可今天却痛的有些特别。

  如同针扎一般。

  见璃爷醒了,岳勇赶紧把醒酒汤端过来,“璃爷,您先喝点吧,喝了会舒服一些。”

  “恩。什么事说吧。”权简璃靠坐在床上,一边喝着醒酒汤一边说道。

  “那个张林,找到了!正在带来的路上。”岳勇站在一边报告道。

  权简璃顿时眸光一亮,“做的不错。从后门进来,不要被人发现了。”

  “我明白璃爷!”岳勇憨厚的说着,接过璃爷递过来的空碗,这才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