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5章 小鱼钓大鱼(1)
  第635章小鱼钓大鱼

  权简璃捏了捏眉心,又愣了愣神,起身进了浴室……

  等他换好衣服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岳勇和手下几个黑衣人刚好推搡着一个干瘦的年轻男人走了进来。

  衣服看着破破烂烂的模样,不过权简璃明白,这就是现在年轻人所谓的时尚吧。

  好好的头发也染成了红色,一副街头小混混的模样。真不知道当初那个公司是怎么把这种人招进去的。

  岳勇将张林按在椅子上,然后让几个黑衣人退了出去。

  这才将他眼上蒙着的黑布条扯了下去。

  张林睁开眼睛,许久才适应了办公室里的光亮,然后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坐在他对面的权简璃身上。

  “权二少……不,权总?是您派人抓的我?”张林畏畏缩缩道。

  权简璃眉头一挑,“认识我?很好,既然如此,话也就好说了。”

  他向后一靠,换了个舒服些的姿势,“为什么忽然辞了工作?”

  “不就一个工作么?不喜欢当然就要换了。”张林讪讪的笑着,却根本不敢看权简璃的眼睛,每次一遇到,便迅速移开,似乎害怕会被他看穿了心思一般。

  “老实点,别油腔滑调的,我们璃爷可没耐心跟你浪费!”岳勇恶狠狠的推了他一把,吓得他一个劲的缩身子。

  “大哥,有话好好说嘛,不要动手动脚的,我这小身子骨,再被你打折了可怎么办?”

  岳勇目露凶光,“你若是不老实交代,我就让你折一下试试!”

  “哎,可别,你们要听什么我说就是了……”张林一脸谄媚的样子,让权简璃心思一转,看来想从这个人嘴里问出真相来,并不难。

  只不过,需要一些特殊的手段罢了。

  啪嗒,他点燃一支烟吸着,一副悠然自得的模样。

  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张林,也不说话。

  似乎是瞄准的猎物的豹子,正在饶有兴致的观察着自己马上就能到手的猎物一般,那眼神,看的张林心里直发毛。

  忍不住喉咙一紧,暗自吞了几口口水。

  “那个……权总,您想问我什么啊?只要是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您……”

  看他的样子,似乎已经准备要开口了。

  权简璃这才悠悠然吐出一个烟圈来,缓缓开口道,“那你先说一说,琉璃醉酒店的事件发生前,你都做了什么?”

  一听说是酒店爆炸事件,张林脸色顿时铁青。

  可是权总在面前看着,他又不敢表现得太过了,赶紧低下头去,调整好了心态,这才讪讪一笑,“原来您是想问这个啊。电梯爆炸的事我不知道的,我也是从电视上看到的时候才知道,原来发生了那么可怕的状况……”

  说着,他吞了口口水,又继续道,“我是在当天晚上接到公司的通知,说是让酒店的电梯出了点问题,让我过去看看,我想着上次检修的时候就发现一个零件有些老化了,为了以防万一,就直接从公司拿了另外的新零件过去,跟另一个同事一起换上了。你们不信的话可以问他的,他能为我作证,我什么都没做的。”

  说完,他还一脸洋洋得意的表情,因为他有证人。

  能证明他修电梯的时候在场,可是发生爆炸的时候不在场。

  如此一来,连警方都怀疑不到他身上,更别说是权简璃了。

  岳勇脸色一暗,不动声色的看了眼璃爷,生怕璃爷会发怒。

  没想到璃爷却显得越发淡定了,似乎已经知道了一切真相般。

  如此的睿智,他永远都比不上的。

  权简璃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这张林的脑子过于简单了,这也足以证明,那个疯子筹谋的本事不小,无论任何事,都计划的天衣无缝。

  可是,唯独有一点,他看人的眼光并不准。

  无论是上次记者闹事的时候,疯子找来的无赖大刘,还是这次找的这个张林,都是那种表面上横行霸道,可实际上没脑子的类型。

  上一次,大刘因为好色,被墨儿下了套。

  而这次的这个张林,却是因为对自己太有信心,反而把自己的秘密都说了出来。

  忽然,他勾唇一笑,魅惑万千。

  “你刚才说……酒店电梯爆炸的事?”权简璃意味深长道,“连记者都只知道酒店出了事故,却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事。为何,你却知道是电梯爆炸?我好像记得,这件事除了当时在场的人外,并没有透露出去啊……”

  张林一听这话,脸色都泛了青。

  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可是为时已晚。

  “我是听……听同事说的……”他呵呵的笑着,可是那笑容看起来却越发可怜。

  “喔?是么?可是他说并没有告诉别人啊……”权简璃继续耍着他,“我刚才好像说漏了,还有另外一个人知道电梯爆炸的事,那就是……凶手!……”

  噗通!

  张林冷不丁跌坐到了地板上,身子颤颤巍巍,显然是被吓到了。

  可是他忽然想起之前那个人告诉过他的话,这件事绝对不会有人发现的,说不定现在的权简璃是在诓他。

  一想到这里,马上又强挤出个笑脸来,“呵呵,权总您真能吓人,难道消息灵通点的人就是凶手了么?这也太不公平了。就算想说我是凶手,也得拿出个证据来吧?我跟您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对您的酒店做出这种事来?”

  说话间他已经坐回到椅子上,一颗心噗通噗通狂跳。

  两只狭长的眼睛如同老鼠眼一般滴溜溜直转,而且一直盯着地面,都快要把地面盯出一个洞来了。

  “看来你是不打算说了是么?”权简璃沉声问了一句,面无表情,如同一座冰山般,没有任何情绪。

  “权总您真的找错人了,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您让我说什么?”

  张林干脆摆出了一副小混混的模样,反正这才是他的本职,什么电梯维修工,不过是一个用一来伪装的身份罢了。

  “小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岳勇气不打一处来,他最烦的就是这种隐瞒着秘密却什么也不说的小人。

  “璃爷,让我把他关起来好好审一审,我就不信他会不说!”

  权简璃面色平静,看了岳勇一眼,知道岳勇现在已经非常愤怒了。他又何尝不是呢?

  明明答案就在眼前,可是对方不说的话,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忽然间灵机一动,从桌子上拿起一个档案袋来,将里面的东西拿出来,一一翻看着。

  然后缓缓道,“张林,三年前因为抢劫罪被判七年,却在押运过程中逃走,罪加一等。五年前因为涉嫌故意伤人罪……”

  为些都是岳勇调查出来的结果。

  他现在一一的念着,张林的脸色由青转白,再由白转黑。

  “没想到高高在上的权总竟然会用这种威胁人的手段?”张林心虚道。

  权简璃根本就不理他,却是转头看着岳勇问道,“这几项罪名如果再加一条故意杀人罪的话,会判多少年?”

  “报告璃爷,故意杀人是要判死刑的。”岳勇开口道。

  “是么?既然早晚都是死,那你就替警方省颗子弹吧……反正我父亲在黄泉路上也孤孤单单的,倒不如我送个人下去陪他。”

  权简璃优雅的说着,明明是杀人性命的事,可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却像是在朗诵一首诗歌一般浪漫。

  “解决的干净点……”

  岳勇看了张林一眼,恭敬道,“我知道了璃爷。”

  说罢,便又捡起扔到地上的那条黑色的布条,作势又要遮住张林的眼睛。

  “你们要做什么?权简璃,别以为我会怕你,我就不信你真的敢做出杀人的事来!你会坐牢的我告诉你……”张林一边挣扎着,一边指着权简璃骂道。

  双眼通红却又怕死的模样,让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有些厌烦。

  他是真的厌恶极了这种贪生怕死的人。

  岳勇此时已经叫几个黑衣人进来了,再次把他的眼挡住,拉着向外走。

  可是却并没有出门,反而只是由几个黑衣人拖着他在办公室里走来走去。

  岳勇一脸惋惜的在他耳边道,“你说你是何苦呢?璃爷一向最怕麻烦,若是你刚才直接把真相说出来,璃爷就会直接给你一笔奖赏,顺便再帮你办一个国外的身份,让你重新生活的。可你倒好,非要死鸭子嘴硬,现在惹怒了璃爷,我也帮不了你……”

  张林一听,身子顿时软了下来,他哪里想到,权总真的会杀他啊。

  明明那个人告诉他,不会查到他身上的啊,可是现在事情怎么已经脱离了掌控了?

  岳勇似乎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一般,又开口道,“我猜你是帮人办事吧?这下好了,做了别人的替死鬼,哎,真是不值啊……”

  这夜倒是真的说到他心上了,忽然间挣扎了起来,“大哥,求求你了,不要杀我,带我去见权总好不好?我说,我什么都说!”

  “现在要说了?”岳勇阴阳怪气问道。

  张林把头点的跟捣蒜一样,“说,我说,我什么都说!只要您别杀我……”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我们璃爷一旦做出的决定,不会再改变的。所以,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有什么遗言趁着现在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帮你一把……”

  权简璃坐在沙发上看着岳勇演戏,嘴角微微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