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7章 小鱼钓大鱼(3)
  第637章小鱼钓大鱼

  蝶儿怎么可能无缘无故的就对父亲下手?

  但,若是蝶儿被威胁的话,她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了那个疯子的手里?

  因为蝶儿并不是那种为了钱就会受人摆布的女人,所以,她一定是有什么,被对方抓到了……

  他忽然觉得自己有些不认识蝶儿了。

  不,应该说,他从来都没有认识过她。

  当初在国外的时候,从一开始相识起,蝶儿就总是很巧妙的出现在他面前,而他一心扑到了课程上,只不过把蝶儿和白若雪当成一个普通朋友罢了。

  仔细想想的话,他甚至连蝶儿的家世和真正的身份都不知道……

  当时她总会出现在学校,应该也是那所学校的学生吧?

  若不是当年那一场大火,或许他根本就不会对这个叫蝶儿的女人有更深的兴趣和了解。

  可是那个时候,她却出现救了他一命,还让他答应,若是有下辈子,就娶她为妻。

  情急之下,他也是想要救人而已,却不料,那一个承诺,却造成了他今日如此被动的局面。

  原本他真的下定了决心,既然蝶儿身上的伤是他害的,那么,只要蝶儿乖乖待在他身边,让他照顾着,他便会负责她的一生。

  他可以给她婚姻,却给不了她爱情。

  因为他此生,只爱过墨儿一个女人。

  而在遇到墨儿之前,他的人生里,就只有恨而已。

  对母亲的恨,对父亲的恨,对老大的恨。

  所以当他对墨儿有了一不样的想法后,他觉得慌张。因为那是他从未经历过的感情。

  而莫易云在医院的时候,说出来的那些关于爱情的长篇大论,又让他心生恐惧。他根本就不相信自己会爱上别人,所以才会错失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直到后来墨儿彻底的离开,他才忽然间看清楚了自己的内心,知道那种陌生的感情,就是爱了。

  可,一切,为时已晚。

  蝶儿再次出现在了他面前,将那赤裸裸的伤疤呈现给他看,告诉他,这些,都是因为他。所以,他必须要照顾她一辈子,否则,就要受到道德的谴责,背负着心灵的枷锁……

  为了守护这个承诺,他竟然一次又一次的亲手伤害着最心爱的女人,可是事到如今才发现,自己是那么可笑。

  这一切,都不过是他一厢情愿罢了。

  他以为给蝶儿最好的照顾,给她婚姻,她就会满足。

  他以为,给墨儿这世上所有的宠爱,墨儿就会乖乖留在他身边。

  却不知道,他根本就控制不了任何人……

  如今,蝶儿竟然做出这种事来,无论原因是什么,他都没有办法原谅。

  因为父亲因为这件事而去世,已经造成了永远无法弥补的痛苦。就算真相再如何曲折,也改变不了这悲伤的结果。

  权家老宅。

  月儿坐在房间的沙发上,正一脸紧张的看着黄秀,而黄秀手中,拿着月儿刚刚做完的一套试题。

  许久,黄秀才将试卷放下,冲着月儿一笑,“做的很好,全都对了!”

  “真的?呦呵,月儿果然是最聪明的……”月儿顿时撒起欢来,便吵吵着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妈妈,顺便再向哥哥显摆一下。

  谁让哥哥总是嘲笑她笨呢?

  现在,她终于可以告诉哥哥,她也是可以考满分的!

  黄秀看着月儿开心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连他自己都觉得有趣,原本岳勇请他来,只是作为月儿的礼仪老师的,目的是教她一些贵族礼仪和规矩。

  可是后来,他却忽然发现月儿脑子并不笨,只是考虑问题的方式和别人不同,再加上有些贪玩,所以才会给别人造成一种笨的假象。

  所以,便想实验一下自己开创的新的教育方法,没想到不仅效果不错,而且还跟月儿的关系越来越好了。

  该怎么说呢?这个世界太小了吧?

  兜兜转转,只要有缘的人,总会变幻着方法相遇。

  月儿刚拨哥哥的电话,忽然间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现在灵儿阿姨和妈妈住在一起,若是她打电话的时候一不小心说漏了,那可就糟糕了。

  毕竟妈妈特意嘱咐过她,不许把这件事告诉大叔的。

  既然如此,那还是等大叔走了以后再打电话好了。

  “大叔,你不是说过,只要月儿考了满分就给月儿奖励的么?”月儿把手机收了起来,又凑到黄秀面前讨好的问道。

  看着面前眨巴着一双黑亮的大眼睛,双手托腮,可爱的如同花朵一般的小妮子,黄秀的心都快要化了。

  “是啊,月儿这么努力,当然有奖励喽!过阵子会有一场游戏比赛,大叔带你去玩怎么样?”

  “真的?游戏比赛?是有好多好多人的那种么?”月儿兴致盎然。

  “恩,有很多人,有专业的比赛,还有很多装扮成游戏里的人物的人,反正很有趣就是了。你可以带着哥哥一起去的喔。”黄秀灿然笑着道。

  “哇偶,果然大叔最帅了!月儿最喜欢大叔了。”小妮子紧紧的抱着黄秀的大腿,一副小狗腿模样。

  逗得黄秀呵呵直笑,忍不住摸了摸她的头。

  转眼,便到了要走的时候,月儿却恋恋不舍,因为三叔不在,能陪她一起玩的也就只有大叔了。

  黄秀揉了揉她的头发,一脸宠溺道,“等月儿吃过晚饭,我们连线打游戏怎么样?这样月儿就不会无聊了吧?”

  “真的么?那好,一言为定喔!不许骗小孩子。”月儿说着伸出了小拇指。

  “恩,一言为定。”黄秀伸出小拇指来,勾上了月儿的手,这才得以脱身。

  到了吃晚饭的时候,权简璃难得的赶了回来。

  只是那一身的疲惫,却让人看着心疼。

  月儿一想到一会儿能跟大叔玩游戏,心情就好得很。

  在院子里和贝尔追逐着玩闹的时候,贝尔跑得太疯了,一头撞到了权简璃身上。

  眼看着他就要爆发了,月儿便想要带着贝尔逃走。

  “站住!”

  权简璃冷呵一声,吓得月儿和贝尔都蔫儿了下来。

  月儿撅着小嘴转过头来,直勾勾的盯着地面,不吭声。

  看着女儿如此模样,他倒也生不起气来了。

  放软了语气道,“今天老师来过了么?”

  “恩,来了。”月儿淡淡道。

  “把你最近的试卷都拿出来!”权简璃沉声道。

  他本以为月儿会拒绝,或者再哭闹一番的,却不料小妮子不冷不热的道了一声,“喔……”

  然后转身带着贝尔跑回房间了。

  他眉头一挑,跟着走进了客厅,刚坐下,月儿又拿了试卷跑出来,啪嗒,往茶几上一扔,双手抱胸,小大人一般的站到了一边。

  那表情,总有些得意洋洋。

  权简璃意味深长的看了女儿一眼,又拿起试卷来仔细的看着,看到最后,眉心越发舒展,仿佛连那多日来的疲惫,也稍稍淡去了一些。

  “恩,不错。以后要继续努力知道么?”

  “喔……”月儿依旧撅着嘴,心里暗自不满,难道便宜老爸就不能说点别的么?

  不过算了,她只要听到妈妈和哥哥的夸奖就够了,才不稀罕便宜老爸的呢。

  正想着的时候,却忽然听见权简璃开了口,“想要什么礼物?”

  礼物?

  月儿眨巴着晶晶亮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似乎在判断她刚才是不是听到了他说要送她礼物。

  权简璃看着女儿可爱的模样,再次重复了一句,“你已经达到了爸爸定下的标准,想要什么礼物,爸爸都会满足你。”

  “什么都可以么?”月儿的小脸上忽然间涌上一层兴奋,可是马上,又黯淡下来,“哼,还是算了吧,反正月儿想要礼物你都给不了。月儿才不想再失望一次呢。”

  听着女儿的话,他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有些艰难的问了一句,“那你能跟爸爸说说,你想要什么么?”

  他倒是想知道,为什么女儿还没有说,就知道他一定做不到。

  月儿很认真的看着她,轻咬着下唇,想了许久,才低声道,“月儿希望你能娶妈妈,可是你根本就做不到,所以月儿还是不要说了。反正以前圣诞节的时候,你一次都没有满足过月儿和哥哥的心愿的……”

  说罢,她小嘴一瘪,和贝尔一起跑开了。

  女儿的话,如同一把锋利的尖刀,在他心头狠狠的剐着,一下又一下。

  他想起墨儿离开的那两年,每到圣诞节的时候,他都会问孩子们想要什么。

  可是,每次孩子们都说想要妈妈回来,他却根本无能为力。

  如今,不光是羽寒,就连月儿,都希望他能娶墨儿。

  可,悲哀的是,他真的做不到……

  原来,不光是墨儿,就连孩子们也一样。

  他们需要的,他永远都给不了。

  而他想给的,都是他们根本就不屑一顾的。

  如此看来,他倒真是有些可笑呢,总自以为是,做着一些能让自己心里好过的事。可实际上,只是自欺欺人罢了。

  心底泛起一阵苦涩,刚一抬头,却看到了站在楼梯上的胡蝶,正以一种失望而幽怨的眼神看着他。

  显然,刚才他们父女二人间的谈话,她也听到了。

  权简璃什么也没说,直接从她身边走过,进了书房。

  胡蝶气得咬牙切齿,她就知道,这个孩子,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林墨歌啊林墨歌,你好卑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