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8章 小鱼钓大鱼(4)
  第638章小鱼钓大鱼

  你自己不能时时刻刻都守在简璃身边,就教自己的孩子来说这些话,想要让简璃娶你么?

  休想!

  能嫁给简璃的,就只有她胡蝶一人!

  “怎么了蝶儿?你的脸色不太好……”吴玉洁从餐厅里出来,刚好看到她。

  “我没事伯母,晚饭已经做好了么?我去叫简璃吃饭……”她讪讪一笑。

  “简璃回来了?怎么没见他?”

  “喔……他刚才就回来了,不过……我看他好像很疲倦的样子。”因为简璃对她的态度,让她不敢去叫简璃,害怕惹他发怒。

  吴玉洁想了想道,“那也得吃了饭再休息啊,总是这么熬着,会累坏身体的。你可要好好照顾着才行啊……”

  “恩,我知道了伯母。”胡蝶应了一句,这才唯唯诺诺的转身向书房走去。

  虽然她一直想在简璃面前好好表现,可是简璃对她的态度太过冷漠,让她根本不敢靠近。

  尤其上次简璃忽然问起她酒店的事来,也让她吃惊不小。

  不过还好,看简璃的样子,不过是随口一问罢了,似乎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站在书房前,犹豫了许久,还是抬手敲了敲门。

  “进来!”

  里面传来权简璃的声音后,她才推开门进去。

  权简璃正站在窗前吸烟,那落寞的背影,不知为何,忽然让她觉得陌生,而又遥不可及。

  她爱了他十三年,不,应该说是十四年了吧?

  一次次从死亡的边缘走了出来,就是为了走到他身边。

  现在,终于就站在他面前了,甚至还挂着他未婚妻的名义,可是为什么,却觉得依旧抓不到他?甚至比原来看不到的时候,离得更远了?

  似乎,她与他之间这短短的几步之间,隔着的,是一处深不见底的悬崖,只要她向前踏出一步,便会摔得粉身碎骨一般。

  权简璃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漆黑的凤眸里,没有一丝感情,只有越发的冷漠和陌生。

  他优雅的吐出一口烟圈来,指了指沙发,“坐下。”

  “啊?可是晚餐已经准备好了,有什么话,吃过晚餐再说吧?”她忽然间有些紧张,因为不知道他又要跟她说什么,更害怕,他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人果然是不能做坏事的,一旦做了,心里会时时惦记着。

  自从权老爷子去世之后,这么多天了,她依旧会做噩梦。

  梦到全身鲜血淋漓的权老爷子向着她扑过来,要她偿命。

  甚至,这种噩梦她都已经习惯了,在梦里,还会与权老爷子嘶吼着,说凶手不是她……

  她真的不知道,再这么下去,她是不是会变成疯子。

  看着她紧张的模样,权简璃意味深长道,“这两年里,我可曾亏待过你?”

  “啊?”

  胡蝶愣了一下,她根本就没有想到,简璃会说出这种话来。

  “不,没有……你对我很好……不仅不嫌弃我如今的样子,还把我带回了家,说要娶我……简璃,你对我真的很好……是我太不知足了……”

  她吞吞吐吐的说着,心里却一直在打鼓。

  简璃为什么会这么问?难道是要跟她摊牌了么?

  确实,这两年来,简璃虽然总会对她不闻不问,可是细想起来,从前在国外的时候,简璃也是这般对她的啊。

  而且这两年的时间,简璃对她也算是非常宠溺了,无论她要什么,他都会给。

  甚至当初还为了她从林墨歌身上抢下了那条裙子……

  还当着林墨歌的面,否认了关于那个只为一个女人弹琴的说法。

  这两件事,是她唯一能胜得过林墨歌的地方了。

  订婚宴和婚礼,虽然最后都被搞砸了,可是,简璃也都给了她了。

  说实话,她根本就没有可抱怨的权力了不是么?

  如果换作其他人的话,看到她现在这副模样,根本就不会管她,只会放任她自生自灭。

  而简璃却还要娶她,给她一个名分,照顾她一生。

  这已经是上天对她最大的恩赐了。

  可,明明知道这一切,明明知道,简璃能为她做的,已经是极致了。

  为何还是不满足?

  一开始的时候,她只是想要来到简璃面前,哪怕只是远远的看着他都足够了。

  可是后来,能每天都看到他的时候,她又想着,若是能嫁给他,该多好。

  当那一天在医院里,他说要娶她的时候,她的心,却再次变得贪婪了。

  贪婪到,想要独霸他的爱,想要跟他厮守一生,再不许他的身边有任何的女人……

  贪念,就这么一天又一天的疯长着,如今,她想要时时刻刻守在他身边,让他眼里只有她一人,除了她之外,无论是其他的女人还是他的孩子,她都不愿意见到。

  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当初的她了。

  变得连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自己才是正常的,无论是身体还是灵魂,都已经脱离了原本的轨道了。

  “当初是你放弃自己的生命救了我,我理应照顾你的。我们马上就要结为夫妻了,你知不知道作为夫妻,最重要的是什么?”他忽然又开口问道。

  她抬头看着他,眼里满是疑惑,“自然是相爱了。只有两个人真心相爱,厮守一生,才算是真正的夫妻不是么?”

  他冷漠的摇摇头,“不,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坦诚。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秘密……”

  说着,他冷不丁问道,“蝶儿,你是不是藏着什么秘密?”

  胡蝶心里咯噔一下,瞬间便慌了。

  “怎么会呢?我怎么会有秘密呢?我的一切你不是都很了解的么?……”

  “不,我并不了解不是么?我连你的身世家庭都不了解……”他将指尖的烟头丢进烟灰缸里,再次点燃了一支。

  狠狠吸了一口,才将心底的怒火强压着,不让那愤怒的岩浆喷发。

  他真的想要给她一个机会的,所以,才会像现在这般平心静气的问她,等着她自己说出来。而不是将证据摆在她面前,让她难堪。

  毕竟,她救过他,这是事实。

  胡蝶讪讪的笑着,“这些我都跟你说过的啊,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父母在一次事故中去世了……简璃,你怎么突然说起这些来了?我们还是下去吃饭吧。伯母该等急了。”

  说着,便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臂。

  权简璃阴沉着脸,将手臂抽了出来。

  然后,将放在桌子上的笔记本打开,上面显示出了一副画面。

  他语气依旧没有一丝温度,冷冷道,“这上面的,是你吧?”

  胡蝶低头看了一眼,当看到自己提着那个黑色的袋子走在酒店地下停车场的时候,脸色刷的一下,变得惨白。

  心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怎么会这样?

  那个疯子明明就告诉过她,只要按照他告诉的方法走,根本就不会被监控拍到的啊。

  怎么现在简璃这里就有了监控!?

  “呵呵,这是什么时候的啊简璃?画面有些太暗了,我看不太清楚。”她强自将眼里的惊慌掩盖了下去,并不想承认。

  一开始那个疯子告诉她,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的时候,其实她是不大相信的。

  可是后来,警方调查过后,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现,所以她才彻底的松了一口气。

  却没想到简璃今天竟然又拿着这样的证据来找她,该不会简璃私下里一直在调查这件事吧?

  “看不清楚么?你仔细看看,手里的这个袋子,是不是跟你之前收到的那个一样?”他冷冷道。

  胡蝶一边低头看着,一边脑子飞快的运转着,现在该找什么借口才能解释清楚,而且不让简璃怀疑呢?

  “好像是啊,还挺像的呢。”她假惺惺的笑着。

  脸上本就涂了厚厚的粉底,此时笑起来,脸上的表情显得越发怪异。

  看着她虚伪又强装的模样,权简璃心头的怒火轰然喷发。

  啪!

  重重一掌拍在桌上上,震得监控画面都颤抖了几下,也吓得胡蝶双腿一软,险些跌坐在地上。

  “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我最后再问一遍,你带着那个袋子去酒店做什么!?”

  这一句话,他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胡蝶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又不敢抬头看他,心里暗自思忖着,他已经了解到哪一步了?

  该不会所有的事都知道了吧?

  可是,不应该啊。

  那个疯子办事,她还是了解的,就算简璃再怎么厉害,也不可能查到她的头上。

  而且以简璃的性子,若是还有更多的证据,恐怕根本就不会站在这里跟她如此平心静气的说话。看来,他得到的证据,也就只有这些监控了吧?

  想到这里,她双手紧握,努力让心绪平静下来,好不被他发现自己的紧张。

  “我不是说过么,这是我预定的礼服,可是穿着有些不合适,所以就去退了……”

  “退礼服?怎么会退到酒店去?”权简璃面色阴沉道。

  “喔,是这样的,对方说正在酒店,让我送到那里去。我一看酒店离家还近一些,就给他送过去了……”因为不知道简璃到底知道多少,所以她只能见招拆招了。

  “你胆子倒是挺大,竟然敢跟一个陌生人去酒店约见面?”他阴阳怪气道。

  “也不是陌生人啦,毕竟我去过好几次,跟他也挺谈得来的,也算是个朋友啦……你也知道,我在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也难得遇到一个能说的上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