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39章 小鱼钓大鱼(5)
  第639章小鱼钓大鱼

  她现在脑子里甚至都想好了那个朋友叫什么名字了。

  至于简璃事后会不会去查,她已经顾不得了。

  总之,先过了眼前这一关再说吧。

  可权简璃却并没有接着她的话问下去,反而道,“既然去酒店,为什么不坐电梯?反而要走没有人走的地下停车场?我记得,你是第一次去那个酒店吧?不开车的人倒是对停车场挺熟悉的……”

  她轻轻的深呼吸一口,将心头的慌张压下,“那是因为他也刚到,让我在地下停车场等他的。”

  权简璃忽然间不吭声了,反而一直闷头吸着烟。

  书房里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压得她喘不过气。

  他越是不说话的时候,就越是可怕。

  她甚至有一种想要马上逃走的冲动。

  挂在墙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搅的她心神不宁。

  一支烟已经燃烧到了尽头,如同他对她的希望和耐心一般,也在这一次又一次的谎言中,燃烧殆尽……

  他忽然转身走到窗前,哗啦一声将窗子推开。

  顿时一股清冷的夜风吹了进来,将书房里缭绕的烟雾吹散了一半。

  他优雅的将烟头掐灭,丢了下去。

  烟头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落在了楼下的地面上,翻滚,翻滚。

  “你知不知道那个黑色的袋子是一家定制男士西装店专用的,根本不可能用来放女人的礼服。你既然说他在地下停车场等你,为何你又会独自一人提着袋子进了应急通道?”

  他一字一句,咬牙切齿的说着,头也不回,“你还想隐瞒到什么时候?电梯爆炸的事,到底与你有没有关系!?”

  胡蝶脸色苍白,原来简璃竟然知道了这么多!

  她刚才所说的那些借口,他早就已经看透了!

  可,他知道的,也仅仅如此了吧?

  “不是的简璃,你怎么会这么说呢?我跟那件事没有任何关系的……其实,其实我说了谎,我并不是在地下停车场见的他,而是在酒店里。我害怕说出来以后,你会觉得我随便跟人去酒店,会觉得我不是什么好女孩儿,我担心你会误会,所以才不敢说的……对不起简璃,我错了,我不该骗你的……可我真的只是太在乎你了啊……”

  “够了!”

  他忽然间转身,厌恶的看了一眼她现在的模样。

  只觉胃里一阵翻滚。

  深呼吸一口,将那难受的感觉强压了下去,“是么?那你确定,袋子里装的是礼服?”

  她微微犹豫了一下,迅速做出反应,“是啊简璃,当然是礼服了,不然还能是什么啊?”

  “我还以为会是炸药之类的……”他嘴角微微上养,却笑的令得毛骨悚然。

  胡蝶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在他这一笑之下凝固了,若是有镜子的话,她就可以看到,她现在的笑,格外牵强,尤其被厚厚的粉底盖着,再加上皮肤上全都是疤痕,根本就做不了大些一动作,所以看起来倒显得有些狰狞。

  她能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砰砰砰,似乎马上就要从胸口跳出来一般,而且每一下,都显得那么紧张,紧张到快要痉挛。

  “呵呵……怎么……怎么可能呢?你说是说笑了……”她笑的越发不自然。

  与其说是在笑,倒不如说更像是哭了。

  “你觉得我是在说笑?”他不屑的看着她,面前的这个长相陌生的女人,他的记忆里,根本就没有任何印象。

  “既然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也不会逼你。不过,就算是我记着当初对你的承诺,也不会娶一个藏着秘密的女人作妻子的。”

  一听到这句话,胡蝶身子一软,及时扶住了桌子才堪堪站稳。

  “所以,你说了这么多,只有这一句才是重点是么?”

  她忽然癫狂了一般的大笑着,伸手颤颤巍巍的指着他,双眼通红。

  “简璃,我以为在你身边这么久了,为你做了那么多事,就能得到你的心。可是,原来是我错了,你的心,一直都在林墨歌那个贱人那里,从来就没有回来过……我知道,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娶我,是我不自量力,偏偏要留在你身边的,所以,你便用了这样的办法来拒绝我是么?”

  她一闭眼,眼泪便汹涌而下,“简璃,如果你从一开始就不想娶我,又何必要将我留在身边,何必给我希望呢?既然给了我希望,又生生的将这希望撕碎,你知不知道你有多残忍!?如果你想让我走,只需要一句话便可以了,难道我还会厚着脸皮留下来不成?你费尽如此大的心机,找来这种监控,不就是想要借机侮辱我,然后再给我冠上不守妇道的罪名将我赶走么?你为何非要做到如此地步!?”

  他不吭声,依旧站在窗前,静静的看着她表演。

  见他不为所动,胡蝶哭的越发声嘶力竭,身子一软,跌坐在了地板上,“也罢,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的心都在那个贱人身上,你们一直都在我面前演戏,看我的笑话!我为你做了那么多,这些伤疤,这些夜晚,你知道我是如何熬过来的么?就是因为我一直想着你爱着你啊简璃……可是,你却转身就爱上了另一个女人,那我受的这些苦,都是为了谁?……”

  他冷笑,爱是么?

  他何曾爱过她?

  她又何曾爱过他?

  一切,不过是贪婪在作祟罢了。

  “明明在你身边的人是我啊,明明是我更爱你啊,为了你,我连命都可以不要,那个贱人她凭什么要跟我争!?简璃,难道我们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你都忘记了么?你不能这么对我啊……”

  胡蝶哭成了泪人,眼泪将粉底冲刷成了几道沟壑,看起来越发狼狈不堪。

  “她给你生了两个孩子没错,可是我也可以!她根本就不爱你!她私藏着孩子,如果爱你的话,早就把这件事告诉你了,又何苦一直藏着掖着?有秘密的那个人是她!若她爱你的话,又怎么可能当着你的面答应其他男人的求婚?简璃,你醒醒吧,她只是为了你的钱和地位!她只不过是利用你而已,心里根本就没有你的!……”

  权简璃的脸色,渐渐暗了下来。

  他没有办法忍受她一口一个贱人的辱骂墨儿。

  当初那个善良温柔的蝶儿到哪里去了?

  为何如今在他面前的女人,成了一个心里外表都相同的丑陋的东西?

  其实他那最后一句话,不过是想要用妻子这个名分,唤起她的善恶感罢了,想要给她最后一次机会,主动说出事实的。

  可是如今看来,她是绝对不会开口了。

  “够了!我跟墨儿如何,是我们两个人的事,与你无关。你既然不想说实话,便出去吧。”

  一听说要赶她出去,她忽然间又怕了,快速的爬到了他脚边,紧紧抱着他的腿,“不要简璃,我错了,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你知道的啊,我不能没有你,没有你的话,简直生不如死……不,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说罢,忽然拿起掉落在地板上的一支钢笔,便要向着自己的手腕上刺下去。

  却被权简璃伸手抓住,然后狠狠将她甩到了一边。

  “闹够了没!?这样的戏码还要再上演多少次!?”

  她每次要寻死的时候,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掐着他的脖子,让他透不过来气。

  “戏码?简璃,难道你觉得我是在你面前演戏么?”她再次嚎啕大哭起来,根本不顾什么形象了,“原来我为你做的这一切,你都以为是在演戏!也是,你的心都已经在那个贱人那里了,我死了,倒正好成全了你们!……”

  说话间,干脆从地上爬了起来,向着桌子撞了过去。

  权简璃脸色阴沉到了极致,一个箭步冲上前去,再次将她甩到了一边。

  “来人!把她带回房间休息!另外,派医生二十四小时看守!”

  他一声令下,便有佣人冲了进来,拖着她向外走去。

  “简璃,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胡蝶不住的嘶吼着,如同一个发了狂的疯子。

  “若她再寻短见,就送回疗养院!”他又冷冰冰开口道了一声。

  胡蝶心肝一颤,语气顿时软了下来,“不,简璃,不要,我不要再回那个冷冰冰的地方去了,求求你,不要再把我丢在那里好不好?我会乖乖听话,你不要把我赶出去好不好……我错了,我不该说那些的,对不起简璃,原谅我好不好……”

  她的哀求听在权简璃耳中,只觉得刺耳。

  佣人们将她带出了书房,关进了卧室。

  没一会儿,便有医生赶来,给她打了一针镇定剂后,她才终于安静下来,沉沉睡去。

  权简璃坐在书房,只觉得脑袋钝钝的疼。

  想起她方才声嘶力竭的模样,胃里那种翻滚的感觉又来了。

  吴玉洁本来打算派人来叫他们下去吃饭的,可是听佣人说了胡蝶又被关起来的事后,便没再提吃饭的事。

  可是犹豫了许久,还是进书房去找了他。

  “简璃,蝶儿再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妻,你把她这么关起来始终不太好。再说了,她也没做什么做事啊……”

  “阿姨,她的事你还是不要管了,我自会解决。”权简璃淡淡的说了一句,看也不看她一眼,起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