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41章 小鱼钓大鱼(7)
  第641章小鱼钓大鱼

  “权总,你们把他弄到这里来,他不会还要杀我吧?”张林此时有些畏缩了。

  因为刚才他看到岳勇带着这个男人进来的时候,吓了一跳。

  不知道权总怎么就把这个人找到了。

  岳勇告诉他,这个人是准备要去杀他的,他这才反应过来,对方早就想要对他灭口了。

  所以才一阵阵后怕。

  “放心吧,我说过会保证你的安全就一定会做到。”权简璃淡淡说了一句,冲着岳勇点点头。

  岳勇提起一桶水来,兜头浇在了中年男人的身上,他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噗……你们是谁!?”

  他还记得自己被抓走的事,一醒来便惊呼了一声。

  当看清楚坐在自己面前的权简璃时,眉头微微一皱,因为光线太昏暗了,并没有认出来。

  反而是认出了刚好坐在灯光照亮处的张林,脸色一暗,“呵呵,没想到老子竟然会栽到你手里!?”

  张林畏畏缩缩的看了权简璃一眼,似乎又来了勇气,冲着中年男人吼了一声,“是谁派你杀我的?”

  “呵呵,都是要死的人了,怎么话这么多?”中年男人咧嘴一笑,扯动着脸上薄薄一层皮,看起来着实有些骇人。

  “哼,就算是要死,也得死个明白吧?”张林下意识向后缩着身子道,“再说了,你以为你现在能杀得了我么?”

  “哈哈,老子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中年男人似乎很是自信,眼里直冒凶光,似乎要用目光要了他的命一般。

  但是对于谁派他来的,却并没有说出来。

  因为他也知道,就算不成功,也不能暴露了雇主,否则的话,连他都是死路一条。

  岳勇此时有些看不下去了,狠狠踹了他一脚,疼的他一阵哀嚎,却因为被绑着,身子都没有办法蜷缩。

  “废话多的是你!赶紧说,到底谁派你来的?”

  中年男人吐出一口血沫来,笑的狰狞,“想知道自己去查啊,你们不是厉害么?”

  “混账!”岳勇一怒之下,正要再次动手,却被权简璃阻挡了。

  “既然你不想说的话,那我们就等着,等到你什么时候想说了为止……反正,我有的是时间!”

  说罢,他再次点燃了一支烟,还顺手给了张林一支。

  张林畏畏缩缩的接了过来,小心翼翼吸了一口。

  小小的地下室里,原本就是不通风的。

  此时更是烟雾缭绕,如同梦境一般。

  那个中年男人不仅不嫌呛鼻,反而贪婪的吸着那空中飘散的烟雾,如同瘾君子一般。

  看着他的样子,权简璃眉头一挑,漆黑的眸底,闪过一抹精光。

  “喂,你们这也太欺负人了吧?好歹给支烟啊……”中年男人骂骂咧例道。

  “都是要死的人了,还想抽烟?”岳勇也鄙夷的取笑了一句。

  却不料那中年男人根本就不怕,反而露出一副大无畏的面容道,“不就是死了,老子早就活腻了!走这条道的,就是活一天算一天,多活一天都值!要是死前能拉个垫背的,那特么就更值了!”

  看着他连死都不怕的样子,岳勇忽然没了主意。

  向着璃爷看过去,想要知道璃爷在打什么主意。

  总不能真的一直跟他在这里耗下去吧?

  权简璃吞云吐雾了一番,目光直勾勾的盯着中年男人,开口问道,“你叫什么?”

  “老子叫癞子!怎么着?”中年男人趾高气昂。

  权简璃不紧不慢,也并没有生气,反而很感兴趣的盯着他看。

  那两道直勾勾的目光,看得他全身都不舒服。

  “你特么要杀要剐痛快点!别这么阴森森的盯着人看……老子不好那一口!”

  “呵呵……”

  权简璃忽然间低声笑了起来,本是如海浪般好听的嗓音,可是在此时听起来,却让人毛骨悚然。

  “你……你笑什么笑?”癞子被他笑的有些发怵了。

  连岳勇和张林也不明白了,不知道璃爷这个时候怎么会有这么好的心情,竟然会忽然笑起来?

  权简璃看了那癞子一眼,优雅的往沙发里一靠,懒散道,“我就是想看看,瘾君子犯了瘾是什么样子……”

  咯噔!

  癞子的脸色顿时大变,一双瞳孔也不安的晃动着,“你……你说什么?”

  权简璃摊开手,什么也没说,再次点燃一支香烟,越发自在了。

  看了岳勇一眼,缓缓道,“你也找个地方歇着吧,咱们恐怕要在这里耗上几天了。”

  “是璃爷。”

  岳勇虽然不明白璃爷打的什么主意,可是从刚才的话里,已经猜到了一些。

  恐怕璃爷已经看出来,这个癞子,是个吸毒的了。

  怪不得他一见这个人的时候,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正常人根本就不可能瘦到这种程度啊。想来这人是吸毒走投无路了,才会去干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吧?

  不过,他是越发佩服璃爷了。

  只是这么看着,便能猜测出这么多来。

  看来,他要跟璃爷学的,还有很多呢。

  其实权简璃这也不是乱猜的,因为莫易云的家庭本就是做黑道生意的,而莫易云从小耳濡目染,也知道了很多黑道上的事。

  与权简璃闲来无事的时候,会说上一说。

  关于瘾君子的辨别办法,他曾经也提过。

  当时权简璃并不相信,只觉得莫易云是在胡说。但是今天看到这个癞子的时候,他就忽然想起了之前莫易云说过的话,所以才想到这一出的。

  如果这个癞子真的是瘾君子的话,恐怕马上就会沉不住气的吧?

  因为毒瘾发作的时候,可是生不如死的。

  就算他现在不招,恐怕也熬不过去。

  果然,一听权简璃这话,癞子便有些发慌了。

  可他还是让自己努力镇定下来,认为权简璃不过是在诓他罢了。

  “哼,你以为你关上我几天我就会说了么?老子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可也不会透露金主的信息!这是我们行里的规矩!”

  “无妨,你不想说就不要说了,还是留些体力,等到毒瘾发作的时候再坚持吧……”

  权简璃不紧不慢的回了他一句,干脆拿起放在一边的一本杂志翻看了起来。

  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哪里像是在审问,倒像是来度假的。

  岳勇此时也耐心的等着,他知道璃爷的判断从来都不会失误。

  地下室里瞬间安静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

  张林已经有些熬不住,坐在沙发上直打盹了。

  岳勇直挺挺的坐在一边的椅子上,盯着手手直发呆。

  现在虽然知道灵儿小姐跟林小姐在一起,不会出什么事。可他却依旧见不到灵儿小姐,总这么下去也不是回事啊。

  可是他发过去的信息,灵儿小姐理都不理。

  所以,他再思忖着,是不是他发的内容没有意思?

  权简璃垂眸看着杂志,却根本就看不到心里。

  他在想着闫莎的事。

  岳勇说那天闫莎在医院里走丢的时候是受到了什么惊吓,虽然已经派人去调查了,可是医院的人太多,就算是看监控,也不一定能查到些什么。

  他真的很好奇,到底闫莎看到了什么人,或者是什么事?才能吓到那种程度?

  而且,他更好奇的是,这个闫莎是怎么认识父亲的,难道是因为苏依柔么?

  虽然他对上一辈人的恩怨并没有什么想法,可是,却担心上一辈人的恩怨影响到他和墨儿间的感情。

  墨儿好不容易才找到自己的亲生母亲,若是闫莎说什么,墨儿一定会听的。

  那么,若是连闫莎都反对墨儿和他在一起的话,恐怕他与墨儿间,就真的再也没有可能了吧?

  胡乱的想着这些,脸色也越来越阴沉。

  而被绑在椅子上的癞子,显然是最慌张最难熬的。

  因为他的毒瘾已经开始发作了。

  原本,他拿到那笔钱的时候,是想着要好好的享受一番的。可是他却想把事情做完以后,给自己开个庆功宴,到时候再好好的爽一下。

  所以才忍着了。

  想来已经有三四天了,因为按照原计划,现在正是他在享受的时候,可如今却被绑了起来,别说是享受了,恐怕连小命都不保了。

  本来毒瘾就大,再加上精神高度紧张,所以便发作的更快。

  似乎有几万只蚂蚁钻进了血液和骨髓,在不住的啃噬着一般,又痛又痒……

  他咬牙忍着,可是那种比死还能受的感觉,根本就忍不住。

  扭捏着身子,想要让自己更好受一些,无奈身子被紧紧绑在椅子上,根本就动弹不得。

  几乎只是眨眼间,便变得双目通红,面目狰狞了。

  “放开我,快放开我!……好难受……”

  已经睡着的张林被这一声吓了一跳,惊醒过来。

  权简璃眉头一挑,他倒是没有想过,癞子的毒瘾会发作得这么快。

  原本只是想要吓一吓他,给他一些精神上的压力的,可是现在看来,给的压力有些大了啊。

  岳勇将手机放了起来,起身走过去。

  “璃爷,怎么办?”

  权简璃摆了摆手,把杂志放到一边。

  身子向前倾着,盯着面目狰狞的癞子道,“你现在很难受么?”

  “好难受,救救我,救我……”癞子双手紧紧的抓着膝盖,似乎要将自己的膝盖生生捏碎一般。

  那狰狞又难受的模样,看的岳勇都有些不舒服。

  “你想让我怎么救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