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2章 第二个案子(6)
  第652章第二个案子

  她虽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可是从那天的情况看来,两人显然是彻底的闹掰了。

  罢了,反正一开始她也不喜欢胡蝶,不希望她嫁进来。

  现在跟简璃吵架了不是正好么,只要别在这个家里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就与她无关。她还乐得清闲。

  只是,这压抑的气氛,实在不怎么舒服。

  月儿心情倒是不错,跟贝尔在院子里吵闹着,似乎要故意给楼上的胡蝶看一般。

  小孩子心性,向来如此。

  月儿还偷偷的把这事告诉了哥哥,说那个丑八怪巫婆被关起来了,好像是关了禁闭的样子。

  羽寒让她老实的待着,不要闯祸,再观察几天看看。

  月儿这才听话,要不然的话,早就偷偷去捣乱了。

  二楼房间里,胡蝶早就听到了月儿在楼下的吵闹,充满怨恨的眸子里,射出一道阴冷的光。

  许是在房间里久不见阳光,她的脸色越发苍白了。

  站在窗帘后面,倒真像是某个恐怖片里的女鬼呢……

  贝尔偶然瞥了一眼,似乎是吓到了,冲着二楼的窗子疯狂的叫着,如同一个向女鬼宣战的战士一般……

  林墨歌二人到达a市时,天色已经将近傍晚。

  按照母亲所给的地址,车子缓缓驶入市中心。

  a市与s市不同,这里的市中心算是老城区,而沿海的港口处则是新区,相对于老城区的拥堵,新区更加热闹繁华。

  她之前到这里来的时候,也只是在新区转过,并没有来过老城区。

  此时忽然有些沧桑之感。

  看着那一道道狭窄又堆满杂物与晾晒衣服的小巷子,恍然有种来到了旧上海的感觉。

  “应该就是这里了。”初白将车靠边停下,看着左前方的一座破旧小楼道。

  地址上的小楼,是一处三层的复式居民楼,有个小小的院子,里面种满了粉色的蔷薇,此时刚刚含苞待放,有一些迫不急待的,已经先绽放开来了。

  倚在墙头,似乎在向过路的人们炫耀它的美丽一般。

  自从到了这里后,林墨歌心里就有种沉甸甸的感觉,她也说不上来,似乎,她就要翻开母亲过往的一切,了解另一个人的一生与爱恨情仇一般……

  “我们进去吧!”林初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似乎在给她打气。

  然后缓缓的推开那扇漆成白色的铁栅栏门,许是时间太久了,铁门发出一阵吱呀的声音,像是预示着,进入这里,便能回到三十年前的过去。

  “恩……”

  她微微点头,深呼吸一口,这才跟着初白向里面走去。

  院子里的青石台阶都有些斑驳了,可是看得出来,依旧有人在细心的打理清扫。

  想来当初新建的时候,也是一处豪华的所在。

  可此时,那繁华早已褪去,只剩下一片苍凉。

  院子里安静得很,几乎可以听到隔着两条街外车子的鸣笛声。

  再衬着那些在风中招摇的蔷薇花,倒让人恍然如隔世。

  房门倒是开着,二人推门走了进去,并没有人。

  一进门便是一间公用的厨房,然后二人顺着楼梯而上,一股腐败的气息便扑鼻而来。

  虽然看的出来,这里经常有人打扫,很干净。

  可毕竟房子的年代太过久远了,木质的地板踩上去,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让人心里越发沉重。

  二楼与三楼的格局一样,都是走廊的一边,用木板将原本的大卧室隔开,形成了更多的小房间。

  想来当初这里也是租客满满,否则房东也不会做出这么大费周章的事情来。

  上了三楼,第一个房间,便是母亲住过的地方。

  看着门上那道垂下来的紫色珠帘,她心里一动。

  走廊一边的阳台上,养着一些开着小碎花的盆栽,与楼下的蔷薇交相呼应,倒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她搬起一盆花来看了一眼,似乎在什么东西。

  可是并没有看到,然后又是第二盆。

  林初白看着她异常的举动,有些好奇,却没有问。

  因为她已经从第三盆花盆的下面,找出一把钥匙来。

  “我妈交代的,原来还在……”她晃了晃手里的钥匙,将门打开。

  房间里的味道依旧和外面一样,腐朽中,却又透漏出一丝香水的味道来。

  两种味道混杂在一起,更有一种沧桑之感。

  房间里很整齐,一张双人床上铺着干净的紫色被套。

  一张白色的梳妆台,上面放的化妆品也被摆放得很整齐。

  再往边上,便是白色的衣柜,衣柜上还贴着几张过去的海报,已经微微有些泛黄。

  夕阳的余晖从那一扇小小的窗子照进来,如同岁月,在这里静静的流逝着一般,连同人的心,也一并苍老……

  林墨歌早就想过母亲住的地方会是什么样子,可是真正看到时,心里却并不是悲伤,而是一种平静,如同看透了世间沧桑与过往,只想找一处安静的所在,日日与心做伴,伴着夕阳终老。

  或许这些年来,母亲也是抱着与她一样的心情,在这里生活的吧?

  没有希望,也没有奢求。

  只是那样静静的生活着……

  微微叹息一声,指尖在床上轻轻抚过,似乎想要感觉到当初母亲的温度。

  她想象着母亲坐在梳妆台前的样子,一定是优雅动人吧?

  可是,她就那样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一天天老去,却等不到心中人的时候,会是一种怎样的落寞?

  “墨墨,如果你觉得不舒服的话就我来吧。”林初白见她脸色不太对劲,便贴心道。

  “我没事的,只是觉得心里有些奇怪罢了。快收拾吧,看看有什么可以带过去的。”她冲着初白笑了笑,便卷起袖子准备收拾了。

  “恩,反正不着急,你可以先看看,我这个帅气又迷人的搬运工就等着主人您的吩咐了!”林初白咧嘴一笑,也把外套脱了下来,放到床上,准备真正的做苦力了。

  不过被他这么一开玩笑,林墨歌倒是觉得心情好了不少。

  将他们带来的两个行李箱打开,然后先从衣服开始收拾。

  衣柜里的衣服并没有多少,几乎可以说是少得可怜。

  她拿出来,都叠好放进了行李箱里,又拉开下面的抽屉。

  里面放着的都是一些颜色艳丽的裙子,看来是母亲年轻的时候穿过的,毕竟她想要在酒吧那种地方上班的话,准备一些这种裙子是必不可少的。

  她想了想,也都收好放了起来。

  然后便是一些化妆品什么的,不知道有没有用,也全都带上了。

  原本她还以为母亲的东西很多,特意开了商务车过来。

  可是现在看看,少到令人心酸。

  她真的不敢想象母亲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当初大红大紫的明星,晚年,却颓败至此。

  拉开梳妆台的抽屉,里面放着几个首饰盒子,打开看了看,也都是一些便宜的廉价品。可这毕竟都是母亲的东西,而且,她也恋旧的很,所以一并都放了起来。

  在抽屉的最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只铁盒,是以前用来装饼干的那种漂亮盒子。很多人都用来放置物品了。

  她也没想着要看,直接就要放进行李箱,却不想与刚转身的初白撞到了一起,当啷一声,手里的铁盒子掉落在地上。

  里面的东西也一并散落,零零散散一片。

  里面有一些零钱,还有一些银首饰,其中有一枚小小的,细细的戒指,在地上转了几个圈后,滚到了林墨歌脚下。

  她捡起来一看,戒指上还镶嵌着一颗钻石,看样子倒是真的。

  “墨墨,你看这个!这上面的是不是你?”林初白正帮着她捡掉落了一地的东西,忽然间拿着一张照片问道。

  林墨歌凑过去一看,相片有些泛黄了,上面是一个被裹在毛毯中的小婴儿,圆圆的一双眼睛,很是可爱。

  与小星星有些不同,想来应该是她了。

  “好几张呢!这个是闫莎阿姨吧?年轻的时候好漂亮啊……”林初白又大惊小怪起来。

  林墨歌拿过来一看,那上面的人还真的是母亲年轻的时候,比现在的那些明星们,可要多了不少的韵味。

  而在她的身边,还站着一个男人,长相英俊高大,尤其那双眼睛,确实与她的很相似。

  母亲站在他身边,笑魇如花。

  想来拍照的时候,母亲应该很幸福吧?她忽然注意到,照片上的母亲手上戴着的,正是她手中拿着的这枚钻戒。虽然很小巧,可是因为这种样子有些特别,不会错的。

  “这个戒指……是妈妈的结婚戒指么?”她疑惑道。

  “那这个男人……就是你的亲生父亲了么?”林初白凑近一些仔细看着,忽然轻皱了眉头,“怎么觉得有些熟悉呢。”

  不过仔细看看,确实不认识,又无奈一笑,“可能是看你看的多了,你的眼睛又和亲生父亲的太相似,所以才觉得熟悉吧。”

  林墨歌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拿着那张照片认真的看着,似乎这样就能把父母亲牢牢的刻印在她脑海中一般。

  毕竟,照片上的男人,是她的亲生父亲,是她从未见过面的男人。

  与那个将她当成利用工具,只想着赚钱的林广堂不一样。是真正与她有着血缘关系的亲人,更是母亲深爱过的男人。

  可就算是看穿了照片,也没有见过……或许回去问问母亲,便能知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