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3章 第二个案子(7)
  第653章第二个案子

  “墨墨,你也别胡思乱想了,有什么问题,回去问问闫莎阿姨不就好了?”林初白自然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可是,我妈从来没有提起过,我担心她并不想说……如果这是她心里的伤痛的话,那提起来,只会让她更加伤心的……”

  林墨歌自然是有顾虑的,从母亲以往跟她说过的话中,她可以推断出来,母亲似乎一直在怨恨着父亲。

  所以母亲才不会提起父亲的吧?

  可是,若真的恨,又怎么会留着相片这么多年呢?

  正所谓爱之深,恨之切。没有爱,又哪来的恨呢?

  父母之前的过往,不是她能参与的。所以她能做的,就只是静静的等着,等到母亲愿意告诉她真相的那一天。

  “把这些收拾好了就差不多了吧,我再找找还有没有其他的……”林初白将手里的东西都放回了铁盒子里,便转身去察看了。

  林墨歌也收回心思来,将手里的两张照片和戒指都放进了盒子里,可是目光却微微一滞,落在了另一张更加泛黄的相片上。

  那张相片应该是一次酒会或者演出时拍摄的吧,因为相片上的人妆都有些浓。

  可她还是一眼,便看到了站在一起的母亲与干妈。

  没错,就是干妈苏依柔。

  她听母亲说起过,当初与苏依柔是很好的姐妹。没想到她们年轻的时候都那么美……

  等等……

  在苏依柔身边的人……

  黛眉一皱,眼底闪过一抹诧异,“初白,你看看这个是谁?”

  见她脸色不对,林初白赶紧放下手里的东西,凑过来一看,惊住了,“这……这不是吴玉洁么?”

  二人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不解。

  因为相片上站在苏依柔身边的人,正是吴玉洁。

  虽然当时很年轻,可是模样并没有变了多少。而且她还搂着苏依柔的脖子,两个人很亲密的样子。

  因为权老爷子和苏依柔间的感情纠葛太过震撼,林墨歌从来都没有想过,苏依柔与吴玉洁也是相识的!

  “墨墨……这像不像狗血剧情啊?好朋友嫁给了自己的前夫?”林初白阴阳怪气的说了一句。

  “胡说什么……”

  林墨歌话说到一半,却愣住了。因为初白说的没错啊。

  “那我妈会不会也认识吴玉洁?真没想到来这里一趟,还会有这样的发现。看来上一辈人的纠葛,比我想象的还要更复杂啊……”

  林初白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好了,这事先放在一边吧,反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们又何必在意呢?”

  “恩,说的也是。”

  林墨歌点了点头,加快动作整理。

  等二人都整理的差不多以后,再看一眼房间里,已经变得空空荡荡了。

  她忽然想起母亲说过的话来,她说在午夜梦回的时候,才会发觉那间小小的屋子里,也那么空荡。

  那咱空荡,根本就不关空间的事,而是她的心里空荡吧?

  罢了,母亲留在这里的记忆,希望也能随着这些行李一起,重新回到母亲那里去……

  二人将门锁好,提着行李下了楼。

  院子里的光线已经有些暗了,天边渐渐泛了灰。

  如同一场华丽的戏剧正要落幕,让人心里有些凉凉的。

  “初白,看来我们要在这边住上一夜了……”林墨歌忽然说了一句,惊得林初白眼睛都瞪大了。

  “墨墨,你是说……要留在a市过夜?”

  不等林墨歌回答,他便贼兮兮笑了起来,“你确定这只小白兔要跟大灰狼共度良宵?”

  咚!

  林墨歌狠狠敲了他一记爆栗,“小白兔应该是你吧?”

  “呃……好像还真是……”林初白撇撇嘴,一脸委屈,“不过,我宁愿做一只被大灰狼蹂躏的小白兔……”

  “好啊,看大灰狼怎么好好蹂躏你……”林墨歌张牙舞爪的便要扑上去。

  二人正笑闹的时候,院子的门忽然被推开了,传来吱呀的声响。

  然后便走进来一位装扮利落精神的老人。

  老人看到他们两个显然也很是惊讶,“请问你们是来找人的么?”

  “大叔,您是这里的房东么?”林墨歌礼貌的问道。

  “恩,是我……”老人看着林墨歌,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又试探着问道,“你们是不是认识莎莎?”

  二人对视一眼,林墨歌越发惊讶了,“是的大叔,闫莎是我的母亲。我们今天来,就是来帮她拿行李的……”

  老人微微点头,“怪不得,你身上有你母亲当年的影子……莎莎她,没事吧?她已经很久都没有回来了,我担心她出事,已经报了警,可是警方一直都没有找到人……”

  “您放心吧,我母亲她很好。之前出了一些事,与恰好与我相遇,所以我便将她带回s市了,这些日子,她一直都住在医院里,如今身体恢复了一些,便让我来搬家……”

  林墨歌怕老人担心,便一口气都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啊,她没事我就放心了……”他说着看一眼地上放着的两个行李箱,有些不舍道,“那你们……这是要离开了么?”

  “是啊大叔,东西已经收拾好了,多谢谢您这么多年来对我母亲的照顾。另外……我母亲托我转告您一句话……”

  说到这里,她再次认真的打量着面前的老人,想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仪表堂堂。

  只可惜,终究还是错付了真心。

  “你说吧,莎莎她……要跟我说什么?”老人眉头微微一沉,忽而苦笑起来,“她是不是让你告诉我,就此别过,以后再也不会见面了?”

  林墨歌心里一惊,脸上却没有过多的表现出来,只是淡淡道,“她说,您的心意,她一直都知道,也很感激。可是,终究还是要让您失望了。而且,这辈子,恐怕……没有机会再见了。”

  看着面前忽然苍老了许多的老人,她似乎也能感同身受一般。

  这种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感觉,她又何尝不理解呢?

  林初白此时也同样难过,没想到有缘无分的,不仅仅是他一个。

  看着这位老人,似乎就看到了他的未来。

  老人深呼吸一口,掩饰着内心的动容,笑的越发苦涩。

  “她怎么这么傻,我只想远远的看着她就好了啊,又何必要生死诀别呢?”

  说着,抬头看着楼上那个熟悉的窗口,浑浊的双眼里,溢满了水雾。

  “你母亲最喜欢站在那个窗口仰望天空了,她说站在高处才能看的更远。你们不知道,她第一次站在那里的时候,有多美……美得像是一幅画……就好像是,天空里闪耀着的星星,凡人根本没有办法触碰……只能远远的仰望着,爱慕着……”

  他似乎陷入到了回忆中一般,似乎,真的回到了几十年以前,那个阳光正好的午后。

  他在院子里晒着太阳看书,不经意间抬头,便被那美到不可方物的人儿深深吸引了。

  从此,便是用尽了一生……

  他知道,她性子高傲,也知道,她心里有别的男人。

  所以,他便将自己那一份小小的心思隐藏了起来,害怕被她看到。

  可是当她知道了以后,并没有怪罪他,只是有些遗憾的说,她配不上他的那份痴情……

  时光流转间,便已物是人非。

  “原本想要静静的在这里陪着她终老的,哪怕只是以朋友的身份,我也满足了……却没想到,她终究还是要回到属于她的地方去啊……”

  老人的身子微微颤抖着,看得人于心不忍。

  林墨歌想了想,轻声道,“可是大叔,毕竟还有这么多年的回忆啊……”

  “是啊,还有回忆呢……我们在这里度过了那么多时光,从青春年少,到满头华发。也足够了……”

  老人酝酿了许久,才冲着她笑了笑,“好好照顾你母亲,她这些年,吃了不少苦……”

  “我会的,大叔,您也要保重身体啊。”林墨歌也礼貌的回道。

  “看到你们母女相认,我也高兴……看来我一直等在这里,还是有点用的,总算是等到你了……”

  听着老人似乎话里有话,林初白便忍不住插了句嘴,“大叔,您了要离开了么?”

  老人恋恋不舍的看着这里的一切,缓缓点了点头,“是啊……这里明年就要拆了,之前的客人也都搬走了。就只剩下了莎莎一人。我还以为,我们可以守在这里一辈子的,没想到,终究不会有圆满的结局。”

  二人心里都不是滋味,怪不得这里这么安静,原来是要拆迁了。

  “那大叔,您以后要去哪里?”林墨歌又问道。

  “我也要出去走走了,这么多年都守在这里,总要趁还活着,多出去看看……”老人笑着冲她们摆了摆手,“天色不早了,快去忙你们的吧……”

  “好,那大叔,我们先走了。您多保重!”林墨歌最后冲着老人鞠了个躬,算是替母亲表达一些愧疚,这才与初白一起离开。

  走了很远的时候,她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那位老人依旧在院子里站着,仰头看着三楼的窗口。

  他落寞又有些悲凉的身影,与那老旧的别墅融为了一体,渐渐模糊……

  如同一段老旧的时光,也随着岁月的变迁,一同消逝……

  二人的心情都很沉重,缓缓向前走着,只有行李箱与地面摩擦发出的声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