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5章 第二个案子(9)
  第655章第二个案子

  吃过午饭,林墨歌没有休息便去医院看望母亲了。

  闫莎正坐在床上,看着楼下的樱花发呆,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看着母亲落寞的背影,林墨歌忽然想到了那位大叔。她最后一眼看到那位大叔的身影,也是这般的孤独……

  “妈!我回来了。”她扬起笑脸走了进去。

  “喔,累了吧,为了这点小事还让你这个大忙人跑一趟。”闫莎收回收神来冲她欠意的笑笑,其实她并不想被女儿看到自己的过去,更不想将自己最狼狈的一面展现在女儿面前。

  可是她又没有勇气去说告别。

  便只能委托给女儿了。

  “不累,倒是初白辛苦一些,因为要开车。”林墨歌走到床边,从包里拿出来一个铁盒放在了床上。

  闫莎一看到那铁盒,脸色便越发苍白,眼里隐隐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妈就知道,你会看到的……”她喃喃喃而语,伸手将那个铁盒打开。

  里面的一件件首饰,就如同她过去的岁月和辉煌一般。

  最后,最终究还是沉寂于这个黑暗又平凡的铁盒之中了。

  “这些照片,你也看过了么?”她拿起一张林墨歌小时候的照片,眼里闪烁着泪光,“这一张,是在你一岁的时候照的。那个时候,你多可爱……你不像别的孩子那么爱哭,反而一直都在笑着。可妈却觉得你是个拖累……”

  对于女儿的愧疚,她根本无力诉说。

  就算让她以这条命来还,她也愿意。

  毕竟这是她欠女儿的。

  “妈,都是过去的事了,我还要感谢您把我生下来呢。”她抽了张纸巾,帮母亲擦掉脸上的泪痕,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没有哪个母亲愿意把自己亲生的孩子丢掉,想来当初的母亲一定是受了极大的委屈,做了很大的心理斗争后才决定的吧?

  不管怎么样,她根本就不恨母亲。

  “对不起孩子……是妈太自私了。”

  若是林墨歌生气或者是骂她一顿,或许闫莎的心里还会好过一些。

  为了转移话题,林墨歌赶紧将另一张照片拿出来,“妈,这个人,是我爸爸么?他叫什么啊?”

  闫莎的目光落在她手里的那张照片上,眼里却并没有流露出思念,而是一种怨恨。

  “是,他是你爸爸。虽然妈恨他,不想让你认他,可你们是父女的事实不会改变……这个人……你就当他是死了吧……”

  听着母亲的话,林墨歌也不再追问。

  既然母亲不想说出来,那便罢了。

  只能说父亲给母亲造成的伤害太大,才让母亲如此痛恨吧。

  “恩,反正我只要有您就已经足够了……”林墨歌微微笑着看着母亲,这是她的心理话。

  反正从小,“爸爸”这个词,带给她的印象和记忆都不怎么好,所以她也没有太期待见到自己的亲生父亲。

  只是有些好奇罢了。

  因为她的眼睛长得像父亲,所以她才想看看,父亲到底长什么样子。

  如今既然看到了照片,也足够了。

  至于父亲在哪里,叫什么,既然母亲不说,她便不再多问。

  反正问了,也不会相认……

  一个当初丢下妻子女儿离开的男人,又何苦回来?

  “妈,您认识吴玉洁么?”她忽然想到了什么,又拿出另外一张照片上。指着上面的一个女人问道。

  闫莎接过照片,眼里再次流露出一种怀念。

  似乎恍惚间已经回到了那个辉煌而又青春的岁月。

  她轻轻抚摸过照片上的几个笑的灿烂明媚的人儿,缓缓开口,“你是说小洁啊,当然认识了。当初我,小洁,还有小柔,是最好的姐妹呢……因为我们三个人总是形影不离,所以别人还给我们起名叫姐妹花……”

  说着,她目光渐渐放空,陷入了更深的回忆之中。

  “那个时候,我们是竞争对手,可也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原本是不合的,可是有一次,在一场酒会上相识了,因为一个醉鬼骚扰小柔,我和小洁都看不下去,同时站出来制止,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想想当初真的好开心,可以什么都不想,无忧无虑的生活……”

  对于母亲所说的,林墨歌虽然并不能完全理解,可也可以想象得出来。

  三个漂亮的女孩儿相识了,不用为生计奔波,每天只生活在漂亮的光环下,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最重要的是,她们都那么年轻。

  “那吴玉洁当初也是明星么?”林墨歌又问道。

  闫莎点了点头,“算是吧,应该说她是歌手更恰当些,因为她有一副天生的好嗓子,唱起歌来,真的很好听。不过,因为她家世也不错,所以唱歌也不过是玩玩而已。而小柔则是大家闺秀,因为整天跟着我们疯玩,总是被家里人指责。”

  说到这里,她忽然轻声笑了起来,“那个时候,她们两个都羡慕我,说我不用被家里人管着,可以无忧无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可是她们却不知道,我更羡慕她们呢。因为她们不用为了生计奔波,就可以享受一切,就算想要嫁入豪门,嫁给心爱的男人,也不用担心门不当户不对……”

  林墨歌心底一沉,当初母亲跟父亲在一起,就是因为父亲的家里嫌弃母亲是个抛头露面的明星,所以才不愿意让她们在一起的,甚至为了拆散他们,还要封杀母亲。

  如果当时母亲也是个大家闺秀的话,就不会有后来的这些事了。

  这该死的门户思想,真不知道害了多少苦命的鸳鸯……

  就算是现在的她,不也因为自己的身份问题,而被权家的人抵制么?

  没想到母亲当年走过的路,她竟然在不知不觉间又重走了一遍呢……

  “那您后来和她们都有联系么?”她随口又问道。

  “没有了……自从知道小柔被逼着嫁给权霸天之后,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我只知道她生了一个儿子,被关在家里不准她见人。再后来,我便认识了你那个不负责任的父亲,连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哪里还能顾得了她们呢?”

  忽然闫莎又想到了什么,缓缓道,“不过,我后来听说,小洁也结婚了,可是不知道她嫁给了谁。希望她能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至少我们姐妹三个人里,也该有一个人得到幸福不是么?”

  听到这里,林墨歌大概明白了一些,可是,吴玉洁嫁的那个人,根本就是权老爷子啊。

  这么说来,初白那句话倒也没错。

  两个情同姐妹的女孩儿,竟然嫁给了同一个男人。

  那么,吴玉洁爱上权老爷子的时候,是在苏依柔离开后么?

  “怎么了墨歌?你认识小洁么?”闫莎忽然问道。

  因为刚才女儿拿出照片来的时候,是直接叫出吴玉洁的名字的。

  林墨歌微微点了点头,心里还在思忖着,要不要告诉母亲。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先不说。

  毕竟母亲现在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若是让母亲知道吴玉洁就是权老爷子现在的夫人的话,还不知道母亲会怎么想呢。

  若是再一激动伤了身子就糟了。

  “喔,也算是认识吧,听初白说起过……”她含糊其辞的糊弄了过去,“对了妈,咱不说这个了,我见到您说的那位大叔了,他人不错啊,而且看样子很伤心的……您真的不打算再去见他了么?”

  “见与不见,又有什么区别呢?……”闫莎轻声叹息着,再次变得落寞起来。

  “喔对了,那位大叔还说,那座房子明年就要被拆掉了……他说……他原本是想在那里守着您一辈子的……我觉得,他对您是真心的。”

  林墨歌也不想让母亲再难过,可是更不想让母亲错过什么。

  她看的出来,母亲和那位大叔,彼此心里都有对方。

  闫莎重重叹息一声,“妈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可是这些年来,妈心里太过愧疚了。一心只想要找到你,其他的事情,根本没有心思考虑……而且,我是个自私的人,自私到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舍得丢掉,这样的我,又怎么能配得上他呢?我根本就不想玷污了他的那份感情……”

  原来如此。

  林墨歌心里越发沉重了。

  忽而轻轻握住了母亲的手道,“妈,我理解您的心情,其实我面对着初白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是我配不上她,也不想耽误了他……”

  “哎……可到头来,他还是终身未娶,我这心里,总归是亏欠了他的……”闫莎的眼里再度水雾弥漫,“只希望今后的日子,他能自在的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给自己一段自由的时间……”

  “放心吧妈,大叔说他准备出去转转,看看以前没有看过的地方,见一见更多的人和事物……”林墨歌轻轻拍着母亲的手让她安心。

  可是心里,总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似乎现在的母亲和那位大叔,就是今后她与初白的真实写照。

  她可不希望会发生那样悲伤的事,所以要趁着现在,把初白的心思转正过来,让他也趁着大好明光,去找适合自己的人。

  院子里,粉白的樱花在正午的阳光下,轻轻摇曳着。

  似乎在诉说着它们听说过的,一段段不同的过往……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求而不得的人,也有亏欠万分的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