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7章 第二个案子(11)
  第657章第二个案子

  他原本还想着,岳勇若是搞不定的话,他就直接去把墨儿给扛过去!总之不能让她再继续住在林初白的别墅里。

  “那两个证人怎么样了?”

  “报告璃爷,他们很安全,明天一定可以上庭的!”岳勇因为心情不错,说话也更有力了。

  “恩,明天切记一定要保护好证人,安全到法庭。”权简璃点了点头,这两个证人可是最有力的证据了,他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把那个疯子再次丢进大牢!

  “璃爷,用不用我再去见见他们?确认一下口供?”岳勇又问道。

  “不必了,叶律师已经都打点好了。”权简璃眉头深锁着,忽然又开口道,“你再回老宅一趟,告诉蝶儿,让她明天也去……以证人的身份出庭。”

  岳勇愣了一下,“璃爷,蝶儿小姐她……会说实话么?”

  权简璃摇摇头,“说与不说就看她自己怎么选了。”

  “好,我这就过去……”岳勇应了下来,这才出了办公室。

  权家老宅。

  胡蝶被关在房间里已经好几天了,简璃不旦没有再来看过她,而且还派了一位医生,每隔一个小时就进来看她一次。

  她自然明白,简璃是不想让她再自寻短见。

  这几天她想了很多,那件事情的真相,她打死都不能说的。

  可是若一直不说,简璃对她就一直不会好,那么,她这辈子,会不会都被关在房间里出不去了?

  与简璃结婚的事,就更加成了泡影,这种像个活死人一般的日子,她真的不想再过了。

  可是,如果她说出实情来,就会激怒那个疯子。

  到时候,那个疯子再把手里的把柄给了简璃的话,那她就真的再也没机会嫁给简璃了,简璃一定会恨死她的。

  想来想去,都找不到一个解决的办法。

  因为睡眠不足,心里又极端焦虑,以至于头发都掉了很多。

  她现在都不敢照镜子,每次看到那个像鬼一样的自己时,都恨不得将镜子砸碎了才好……

  这期间,她打过那个疯子的电话,想要让他想办法救她出去。

  可是那个疯子的电话却一直关机,根本就打不通。

  她又想要让佣人去找吴玉洁想办法帮帮她,可是佣人哪里敢违背二少爷的话?

  再加上佣人们本来就不喜欢她,这种时候,自然是乐得看她的笑话了。

  吴玉洁这几日虽然心里惦记着这件事,可是也没有做出什么举动来,甚至都没有上来看过她。

  不过,这些事她早就已经习惯了,人情总归是薄凉,没有了利用价值的时候,根本就没有人愿意付出代价来救她……

  岳勇进了客厅时,吴玉洁正坐在客厅里发呆,似乎在想着什么。

  电视的声音开得很大,才显得这个家里有些嘈杂。

  这些天来,就连月儿都安静得很,使得这诺达的老宅里,静谧得令人心慌。

  “岳勇!简璃没回来么?”吴玉洁一看到他,便赶紧站了起来。

  “夫人,璃爷没回来,您找璃爷有什么事么?”岳勇恭敬道。

  “喔,也没什么……”她讪讪一笑,“我就是想问问简璃发生什么事了,这蝶儿……就算犯了再大的错,骂也骂过了,罚也罚过了,总不能一直关着啊。好歹以后还是要做夫妻的,弄得这么僵做什么?”

  “夫人,璃爷自有他的打算,您不用操心。”岳勇憨厚又直接道。

  “喔……是我操心了……”吴玉洁虽然心里不快,可是毕竟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而且她知道岳勇就是这个性子,跟他说得再多也没什么用。

  “那夫人,我先上去了。”岳勇说罢,径直上了楼。

  门外守着的佣人见他过来,赶紧让开。

  “蝶儿小姐这几天怎么样?”

  “一直很安静,倒是没有再闹,就是吃得很少……”佣人详细的回禀着。

  “恩,我知道了,开门吧。”

  他一声令下,佣人赶紧把门打开。

  房间里开着灯,亮得有些晃眼睛。

  胡蝶佝偻着身子,双臂抱腿坐在床上,目光空洞的盯着地板发呆,如同一个没有生机的布偶一般。

  她本就气色不好,现在看起来更加瘦得吓人了。

  一双大眼睛就像要凸出来似的,格外吓人。

  因为没有化妆,身上布满了斑驳又细密的疤痕,连头发也变得稀疏了不少,看起来尤为可怜。

  连岳勇都动了恻隐之心。

  可是一想到老爷是因她而死的,那恻隐之心便也消失了。

  “蝶儿小姐。”岳勇轻轻的叫了一声。

  胡蝶原本以为进来的是医生,所以一动也不动。当听到岳勇的声音后,顿时清醒了过来,眼里闪过一丝惊喜,可是房间里只有岳勇一个人。

  “简璃他……没来么?”

  “蝶儿小姐,我来是通知您一件事。”岳勇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直接开口道,“璃爷让我告诉您,明天需要您以证人的身份出庭。”

  “证人?”胡蝶心里咯噔一下,“什么意思?我为什么会是证人?”

  她虽然知道简璃一直在调查酒店电梯爆炸的事,可是根本就不知道,他已经要告那个疯子了,所以有些惊讶。

  岳勇觉得有必要让她心里有数,便又解释了一句,“是这样的,璃爷已经查到了电梯爆炸事件的幕后主使,也找到了相关的证据,明天就要开庭了,所以才会让您以证人的身份出席。”

  “简璃找到证据了?”胡蝶眼里满是惊慌,心里暗自思忖着,那个疯子明明就跟她保证过,绝对不可能有什么证据的啊……

  可是,岳勇的话又不像是说谎,而且她也了解简璃,如果没有完全的准备的话,他不会轻易将对方告上法庭的。

  “那幕后主使是谁啊?”她佯装不知问道。

  “这个我无可奉告,璃爷还说了,您明天去与不去,可以自行决定。”说罢,岳勇便不再看她一眼,径直出了门。

  啪嗒!

  门再次从外面锁上了。

  岳勇又交代了佣人几句,这才离开。

  而房间里的胡蝶,却陷入到了一种极度纠结的状态。

  岳勇的话说的不清不楚,只告诉她明天要开庭,而且已经查到了幕后的主使。

  可是,又不告诉她幕后主使是谁。

  如果到时候她真的指认了那个疯子的话,那不是把自己的一生给断送了么?

  不过,也有可能简璃查到的主使不是那个疯子啊,那样的话,是不是她就可以逃脱一劫了?

  可简璃又明确的让她以证人的身份出席,那就说明,之前她跟简璃说的那些借口,简璃根本就没有相信!

  而且,他还查到了她与那个疯子间的关系么?

  狠狠的扯着手里的靠枕,心思越来越烦闷。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错了呢?

  她现在已经被逼进了一个死角,无论是选择哪一方,都不会得到好结果……

  可是,此时简璃派岳勇过来找她作证人,是不是证明,她还有些用处?

  那么,若她真的帮简璃指认了那个疯子的话,那个疯子会不会再次被关在牢里?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也算是有了一个好的结局。

  只要她到时候说明,她是被逼迫的,那么,简璃应该会相信她的吧?

  脱身的最好办法,就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撇得干干净净。

  如果,简璃真的找到了可以把那个疯子投入牢里的充足证据的话,那么她倒是不介意再落井下石。

  而且她光明正大的选择站在简璃这一边,说不定还能让简璃对她再起恻隐之心,从而改变对她的态度……

  反正她最擅长的就是装弱者啊。

  两年前简璃逃不过她的手掌心,如今,也不可能逃得过!

  总之,她一定要嫁给简璃的,绝对不会被他赶走,不管是谁,都不能阻挡她的道路!那个疯子也不行!

  想到这里,她心里也有了数。

  明天先看看情况好了,若是坐在被告席上的人是那个疯子的话,她就看情况说话。

  如果不是那个疯子,那她就将所有的事都推到那个人身上!

  反正之前她什么都没有交代出来,明天就算再说什么,简璃也不会再怀疑了吧?

  整整一夜,她在脑子里编排了好几个版本的故事,可不管是哪一个,最后的结果,都是与她无关,她只不过是一个被逼迫着做了帮凶的弱者罢了……

  同样的一夜,有的人睡的安稳,而有的人,则辗转难眠。

  叫醒林墨歌的,不是清晨的第一缕阳光,而是小星星可爱的脚丫子。

  “妈妈,早安!”羽寒此时也醒了过来,揉揉眼睛,看一眼睡得像只小八爪鱼一般的弟弟,忍不住摇摇头。

  果然,小星星还是像月儿更多一些。

  一样的爱捣蛋,看到吃的就什么都忘了,而且就连睡觉的姿势,也是一模一样的。

  幸好,现在跟在妈妈身边的是他,如果是月儿的话,恐怕妈妈会更加辛苦的吧?

  “早安宝贝儿!”林墨歌在儿子脸蛋上亲了一口,这才把小星星又抱到自己的位置,然后起床去洗漱。

  “早啊墨墨,睡得怎么样?”

  林墨歌下楼的时候,林初白已经优雅的坐在餐厅里等着了,见她下来,冲她咧嘴一笑。

  “恩,睡得很踏实。”她微微一笑,许是这两天跑了趟a市有些累了,所以晚上一沾枕头便睡着了。

  “那就好,好的精神状态就是成功的一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