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8章 第二个案子(12)
  第658章第二个案子

  林初白满意的点了点头,倒是一点都不紧张呢。

  苏珊已经把早餐都做好了,灵儿一向喜欢睡懒觉,所以一会儿跟小星星一起吃饭。

  “对了初白,灵儿已经决定要搬到岳勇那边去住了。等我们打完官司回来正好帮她搬家。”林墨歌一边帮着倒牛奶一边说道。

  “真的要搬么?我好不容易才把你们骗过来的,又让岳勇那小子沾了光!”林初白一脸委屈,他知道墨儿一定会陪着灵儿去的。

  “那你也一起去好了,到时候把岳勇那里搅得天翻地覆,让他后悔都来不及……”林墨歌又开玩笑道。

  “恩,这倒是个不错的办法,可以考虑。”林初白点了点头,惹得苏珊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吃过早餐,跟两个小家伙恋恋不舍的告别。

  羽寒和小星星还贴心的送了她两个香吻,站在门前替她加油。

  带着孩子们的助威,林墨歌意气洋洋的出发了。

  “放松一些,结果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经验。”林初白在路上的时候不住的安慰她。

  “恩。”

  林墨歌只是淡淡的回应着他的话,脑子里却在想着自己之前写好的措辞。

  这毕竟是她的第一个案子,以后会写在她的履历之中的,她当然要用尽全力去对待了。

  而且,她也不想辜负欧尼对她的信任。

  二人到法院外的时候,场景竟然与上一次并无不同。

  依旧是那些记者们围得水泄不通。

  林墨歌越发诧异了,真不知道这些记者们是有什么神通,竟然每次都能嗅到事件的味道。

  “要不然我们等一下再下车好了。”林初白说道。

  他也是厌烦极了这些记者,每次都围堵起来,再说一些刻薄的话,着实让人生厌。

  林墨歌自然也是同意的,对于记者,她可是有心理阴影的。

  这时候,忽然看到一辆银灰色的跑车停在了一边,从车上下来一个风度翩翩的男子,不旦没有躲避,反而还冲着记者们微微一笑。

  然后,他快步走到了林初白车前,冲着林墨歌笑了笑,那意思是要她下车。

  林墨歌也不好再说什么,跟初白示意了一下,二人只好打开车门走了下来。

  “林律师也来了啊?”杜予绝向着林初白笑了笑。

  “恩,我来观战。”林初白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围过来的记者,“我们还是先进去再说吧。”

  “也好,我们总不能抢了权总的风头。”杜予绝不急不缓的说了一句,记者们的声音已经把他的话轻易淹没了。

  “权总来了……”

  原本打算要围过来的记者,分出一大部分向着驶来的一辆黑色高级私家车围了过去。

  林墨歌自然认得,那是权简璃的车子。

  坐在车里的权简璃脸色非常不好,“不是封锁了消息?为什么还有这么多记者?”

  “对不起璃爷,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岳勇有些纳闷,他明明就吩咐下去了啊,这些记者是从哪得来的消息?

  权简璃紧皱着眉头,也并没有再怪罪他的意思。

  毕竟岳勇一向都不会办错事的,这一次,显然是对方将消息特意放出来的。

  “怪不得他一直没有动静,原本等在这儿了……”

  权简璃原本还有些诧异,他一连找到了两个证人,甚至将那个疯子派去毁尸灭迹的杀手癞子都抓住了,杜予绝那边却没有另外的行动。

  怎么想都觉得不对劲。

  原来,杜予绝并不是没有行动,而是在背后算计着什么……

  “权总,琉璃醉酒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能不能请您说清楚一些……”

  “权先生,此次酒店发生的意外事件,会不会对酒店的盈利造成巨大影响?”

  “权先生,听说这次与您对簿公堂的是上次帮您打官司的律师,请问您有什么感想?”

  虽然在车子里坐着,可是记者们的话却句句都传进了他的耳中。

  眼看着他的火气已经冒了头,岳勇赶紧道,“璃爷,不要冲动。”

  “恩,我没事。”权简璃看了他一眼,自然知道岳勇在提醒他,不要再发生上次大刘那样的事。

  “那边怎么样了?”

  他的话刚说完,岳勇的手机便响了起来,“恩,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冲他点了点头,“证人已经带进去了。没有记者发现。不过璃爷,蝶儿小姐还没有出现,要不要再派人去接?”

  其实权简璃之所以停在这里听着这些记者们的疯言疯语,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要转移记者们的视线,从而让人把两个证人平安的转移过来。

  “无妨。”听完岳勇的话后,他只淡淡说了两个字。

  胡蝶来与不来,都不会对他造成任何影响。

  而他也不过是想给胡蝶最后一个机会罢了。

  给她三次机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若她还是要选择背叛他的话,那就是她真正的心意了,他也没有必要再原谅。

  岳勇下了车,奋力将记者们挡到一边,权简璃一张冰冷的面容从记者们面前走过,像个没有感情的机器。

  忽然间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那个女人还真是有能力啊……”

  权简璃猛然间抬头,便看到了前面被几个记者包围着的三人。

  林墨歌走在中间,林初白与杜予绝一左一右的护着她,小心翼翼的模样,如同呵护着珍贵的宝物一般。

  他忽然明白了刚才那人口中所说的能力是什么,他们指的,是林墨歌有勾引男人的能力……

  深呼吸一口,将心头翻涌的怒火强压下去。

  今天来,是为了将那个疯子再次投进牢里,所以,他一定要沉住气。

  说来也怪,记者们无论说什么,他都无动于衷,可是一提到关于墨儿的事,他便立刻炸了毛。

  杜予绝一边护着林墨歌,一边回头,冲着权简璃缓缓勾起了嘴角。

  目光与权简璃的相撞,滋啦滋啦,似乎迸发着激烈的火花。

  那一个笑容里,有太多的含义,蔑视,挑衅,不屑……

  若不是权简璃自制力好,早就冲上去将那个疯子狠狠的揍一顿了。

  有时候他真的想,干脆就像以前一样,派人将那个疯子抓起来,然后暗地里解决了。

  可是,他又不想再做这么危险的事,而且,也想要光明正大的为父亲和小姑报仇。所以才会选择法律的途径。

  真的不知道他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在他发愣的时候,前面三人已经走进了大厅。

  他也不再犹豫,加快脚步走了进去。

  五个人在大厅里相遇,岳勇冲着林墨歌点了点头,虽然现在是对手,可在他心里,林墨歌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

  林墨歌也冲着他微微一笑,可是这笑容在遇到权简璃那冰冷阴寒的目光时,便僵在了嘴角。

  权简璃咬牙切齿的瞪着这个不懂事的小女人,真恨不得将她像对月儿一般,吊打一顿,好让她长长记性,以后不要再跟他作对。

  “看来权总今天心情不太好。”杜予绝忽然开口,将权简璃的目光引了过去。

  “哼,你看错了,我心情好得很。”权简璃冷哼一声,“马上就能把你再送进去了,心情怎么能不好呢?”

  “恐怕权总要失望了,法律向来都是公平的,像我这种良民,怎么可能会被判刑呢?”杜予绝笑的异常灿烂。

  可那张俊美的笑脸看在权简璃眼中,与狰狞的恶魔无二。

  “是么?那就走着瞧好了。”权简璃最后狠狠瞪了他一眼,便带着岳勇向休息室走去了。

  看着他的背影,杜予绝更是会心一笑,然后转身轻轻拍了拍林墨歌的肩膀道,“林小姐,不用紧张,我相信你一定能赢的。这场胜仗,就当是我送你的约会礼物了……”

  说罢,双手插兜,向着另一间休息室走去。

  林墨歌黛眉紧蹙,有些不解的看了看初白,他似乎也不太明白。

  为何欧尼对这次的案子会这么有信心?

  还有一点让她想不明白的就是,为什么权简璃的脸色那么沉重?仔细想想,自从他见到欧尼之后,都是这种表情,如同有什么一般,根本就不像是普通的吃醋。

  难道是她想错了?

  这个想法,终于在开庭后半小时内,解开了。

  权简璃那一方准备得十分充分,先是权氏律师团队的首席律师,叶律师,像法官称述了一系列证据和监控,然后又召唤了事发当天进行救助的电梯维修人员,他们证明了权老爷子和酒店的服务人员,是因为电梯的事故而意外死亡。

  然后,又召集了一位名叫张林的证人,而张林说出来的话,让林墨歌顿时便傻了。

  她还以为那次的事故当真只是个意外,可是,张林却说那天他们换的那个零件,才是引发电梯爆炸的东西。

  而那个换上去的零件,是他受了别人的指使,刻意换上去的。

  但是他又说并不知道换上去的零件就是炸药,因为他只是听了别人的话,从指定的地点拿到东西而已。

  之后,又是第二个证人,名叫癞子。

  他一上来便承认了他就是指使张林给电梯换零件的人,而且还说,他也是受人指使。

  当叶律师正要问他指使他的人是谁的时候,法庭的门却忽然被推开了,传来一阵吵闹的声音。

  众人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去人,便看到一个女人正被两个警察拦着,不断的向里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