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59章 白捡的便宜(1)
  第659章白捡的便宜

  叶律师一看,赶紧向法官道,“法官大人,这是我方的第三位证人。”

  法官这才让警察放她进来,但是要求她要肃静。

  重新安静下来之后,继续审理。

  叶律师继续问着刚才的问题,“那个指使你的人,在不在现场?”

  癞子有些畏缩的看了一眼四周,然后指着坐在被告席上的杜予绝道,“就是他,是他指使我的!”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目光不由自主看向了坐在一边的林初白。

  她现在已经完全方寸大乱了。

  原本以为权简璃不过是发了神经,忽然状告一个与此案没有任何关系的人,所以她才决定帮欧尼打官司的。

  可是如今才知道,权简璃并不是没事找事,而是在替权老爷子报仇!

  如果,欧尼真的与权老爷子去世的事有关的话,那她该怎么办呢?

  权简璃那边证据确凿,别说是法官了,就连她都已经深信不疑了啊。

  她这个被告方律师都被原告方征服的话,这场官司,还有打下去的必要么?

  权简璃冷冷的笑着,目光死死的盯着坐在他对面的杜予绝。

  他想要从杜予绝脸上看出一丝认输的表情来,因为现在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他。只要法官一宣判,他根本逃不了。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杜予绝的脸上,却没有任何的负面表情,反而始终扬眉微笑着,似乎胸有成竹一般。

  这种表情,让权简璃非常不爽。

  叶律师问完之后,又看着林墨歌道,“我的问题问完了,请问被告方律师有没有什么问题?”

  法官也重新问了一遍。

  林墨歌面色恍惚的站了起来,“我没有问题……”

  然后重新坐下。

  看着她失魂落魄的模样,权简璃有些于心不忍。

  他早就提醒过她了,让她不要接这个官司的,可这女人偏偏不听。现在好了,第一个案子就输的这么惨,对她以后的律师生涯,绝对有着不小的打击。

  她坐下之后,身边的杜予绝凑了过来低声道,“申请休庭,我有话对你说。”

  林墨歌虽然不知道他打的什么主意,可是她的状态也很不好,继续下去的话,只能输了。

  于是便向法官转达了意思。

  法官也同意了。

  迫不急待的走到了外面,呼吸着从窗口吹进来的新鲜空气,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刚才在里面坐着,她早就已经满身冷汗了。

  “抱歉欧尼,看来我真的要让你失望了……”她冲着跟出来的杜予绝愧疚说道。

  “林小姐,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接下来,你只要照我说的做就可以……”

  说着,便将她拉到了一边,在她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林初白出来时,他们的话已经说完了。

  “没事吧墨墨?”他将水瓶的盖子拧开递了过去。

  “恩,没事……只是……”她犹豫的看了欧尼一眼,有些不自信。

  因为刚才欧尼对她说的话,太有震撼力了。

  而且她根本就不知道该不该信他。

  因为到目前为止,她的心思已经被吸引到另一边去了,甚至也觉得欧尼就是杀害了权老爷子的凶手。

  但是这几次与欧尼的相处,她又觉得欧尼不是那种人。

  一时间,心里格外纠结。

  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欧尼冲她微微一笑,“相信我林小姐,我总不会傻到拿自己的命去赌。”

  见他都这么说了,林墨歌也只得点了点头。

  她现在毕竟还是欧尼的代表律师,自然还是要站在他这一边的。

  看着二人间目光的交换,林初白还想要再问什么,可是休息的时间已经过了。

  便只能默默的给墨墨加油。

  再次走进里面时,才发现权简璃几乎坐着没有动。

  而胡蝶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已经站到了证人席上。

  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入口处,先是看到了走在最前面的杜予绝,便心虚的低下了头。

  其实她这一夜想了很多种说辞,指证杜予绝的,或者为自己撇清关系的,全都想好了。

  如果简璃的证据真的能将杜予绝再次关进大牢的话,她自然愿意做这个证。

  可是,当见到杜予绝的时候,她还是胆战心惊了。

  那个疯子带给她的恐惧,是发自心底的。

  因为她知道,一旦激怒了疯子,便会被到那个疯子无止境的痛恨和追杀。

  这辈子,只要有机会,他就一定会报仇的。

  所以,没有足够的把握,她还是不敢轻易开口。

  哪怕现在已经站在这里了,却依旧在审时度势。

  她的一句话,就决定了今后的方向和退路……

  庭审继续开始,叶律师先是将胡蝶在地下停车场露过面的那一段监控播放了出来,然后才问道,“胡蝶小姐,请问你当时去做了什么?那个袋子里装着的是什么?”

  她紧张得吞了口口水,根本就不敢看任何人,手心里也满是汗水。

  然后把心一横,打算如实说来。

  因为她还是没有办法放弃简璃。

  “那天我是受了一个人的指使,将那个袋子放在琉璃醉酒店应急通道内的。”

  此话一出,权简璃眉头一紧,果然,他就知道,这个女人那天没有说实话。那么,她今天是打算全都说出来了么?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他便会原谅了她前两次的背叛。

  叶律师继续道,“你知不知道袋子里装着的是什么?”

  “不知道。”胡蝶嘶哑着嗓音道,“因为对方只告诉我把袋子放到指定的地点,我因为太害怕了,根本就不敢看。”

  “好,那么下一个问题。胡蝶小姐,你说这一切都是被人指使,那么,指使你的那个人在不在这里?”

  叶律师的话一问完,胡蝶紧张到身体都在颤抖。

  虽然她心里已经想好了,可是真的要指出那个疯子来,她还是做不到啊。

  可是,当接触到简璃的目光时,她忽然便有了勇气。

  是啊,只要将那个疯子投入大牢,那她就能永远和简璃在一起了,她的秘密,也永远都不会被发现……

  想到这里,深呼吸一口,伸出手来,指向了杜予绝。

  杜予绝眼底划过一丝愤怒,不过极其短暂,然后马上很好的掩饰了过去。

  “法官大人,我的问题部完了。”叶律师说罢,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胡蝶松了口气,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

  几缕发丝也被冷汗贴在额头,显得越发狼狈。可她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

  此时林墨歌一反常态站了起来,胸有成竹在胸的模样,倒是与刚才有了明显的不同。

  不光是林初白,就连权简璃都觉得有些诧异。

  她只不过是休息了几分钟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大的改变?

  她缓缓走到胡蝶面前,以一种居高临下的目光看着她。

  胡蝶也抬着望着她,二人四目相对间,似乎有风云涌动。

  胡蝶现在虽然是以证人的身份站在这里的,可是站在林墨歌面前,她却像是犯了大错的罪人一般。而林墨歌则是那个要审判她的法官。

  这种极大的心理偏差,让胡蝶的目光越发狠毒。

  林墨歌却面色如常,波澜不惊的扫过胡蝶那有些狰狞的脸庞,缓缓开了口,“胡蝶小姐,你说被告指使你的,那么,他是用什么办法指使你的?”

  胡蝶虽然恨极了她,可是此时,也只能老实回答她的话。

  “他给我打了电话……”

  “那你在此之前与被告是什么关系?”林墨歌丝毫不给她考虑的时间,继续追问。

  “没关系,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许是被问得急了,胡蝶脱口而出。

  林墨歌微微一笑,“既然没有关系,那你又是凭什么认定,被告就是给你打电话指使你行动的人?”

  “因为……因为声音啊!我能听出他的声音来。”胡蝶焦急道。

  “是么?可是被告从进门开始到现在,连一句话都没有说过,你又是在什么时候听过他的声音?”

  “我……”

  林墨歌的咄咄逼人,让胡蝶彻底傻了眼。

  她忽然间才明白,竟然被林墨歌给绕了进去。

  若是说她见过杜予绝的话,那么简璃就会有所怀疑。

  可是,若是说没有见过,那么她刚才所说的一切证词就都没有了用……

  不,不行!

  她今天一定要将这个疯子送走才行!

  想到这里,便再次焦急道,“我刚才说错了,我认识他……就是他放了一场大火,把我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看着她快哭了的模样,林墨歌却依旧面不改色,“如此说来,他就是你的仇人了,那为什么你还会听他的指使做事?”

  “因为他威胁我!他……”胡蝶的话戛然而止,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说出那个疯子手里有她的把柄。否则的话,简璃一定会查的。

  到那个时候,一切就全都完了。

  见她不说话了,林墨歌才转身了法官,条理清晰的整理道,“法官大人,这位证人先说并不认识被告,只能听声音便认出了被告人。可是现在又说她与被告是仇人,却还帮着被告做事,前后自相矛盾。她根本就是受人指使在做伪证!这样的证言根本就不能用来做证据。”

  “不是的法官大人,我说的都是实话,就是他威胁我的……”胡蝶再次开了口,已经有些癫狂了。

  “肃静!肃静!”

  法官严肃的说了一句,吓得胡蝶赶紧闭上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