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0章 白捡的便宜(2)
  第660章白捡的便宜

  权简璃使了个眼色,叶律师赶紧以她的身体不适为由,让她暂时下去休息。

  忽然觉得找胡蝶来是不是一个错误?

  而且,刚才墨儿确实问到了点子上,连他也觉得很奇怪,既然胡蝶现在的样子是被那个疯子害得,她为什么还要帮他?

  他想不到有什么威胁,能让胡蝶宁愿帮着那个疯子去害父亲……

  林墨歌此时总算是松了半口气,因为还有半口,必须在把一切事情都解决之后再松。

  她此时又将第二位证人癞子重新提了出来,然后说道,“法官大人,我刚才得到消息,这位证人有很重的毒瘾,精神状态不稳,他所说的话,很有可能是在极度虚幻的状态下说出来的,所以并不能被作为证据。”

  叶律师顿时紧张起来,“法官大人,证人确实有毒瘾没错,可是他现在处于清醒状态,可以对自己所说的话负责!”

  “是不是清醒,要检查了才知道!”林墨歌不冷不热道。

  法官也有些为难了,他没想到证人竟然还有毒瘾。

  于是,再次休庭五分钟。

  虽然看似短暂的五分钟,却会发生很多的事。

  因为人心的变化,是需要一秒就够了。

  休庭期间,胡蝶因为害怕被那个疯子盯上,所以一个劲的想要靠近权简璃身边。

  却不小心,听到了权简璃和叶律师的对话。

  “什么意思?我们准备了这么多竟一点用都没有?”权简璃的脸色不太好。

  叶律师也有些为难,“如果对方一口咬定癞子的话不作数,恐怕法官那一关也不好过啊。最可能的结果就是癞子所做的证词全都不算数……那么,想要指认被告,就只有靠胡小姐的证词了……可是胡小姐刚才说的话有些前后矛盾,含糊不清,除非她再说出什么更有力的证据来,否则的话,恐怕没办法赢的……”

  胡蝶心里咯噔一下,现在叶律师的意思是,想要指认那个疯子的话,就全靠她了?

  可若她真的铁了心要指认杜予绝,就一定要说明她和杜予绝的关系,而这一点,她是如何都不会说出来的……

  她原本以为简璃已经找到了最有力的证据,可以把那个疯子一举打击的,所以她才站出来指认他的。

  可是如今,简璃找到的证人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那么,那还要继续下去么?

  是嫁给简璃重要,还是想办法活着,并且留在他身边重要,在几分钟的时间里,她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企图想要找到一个两全齐美的办法……

  再次开庭的时候,法官已经拿到了林墨歌一方呈上去的,关于癞子是重症瘾君子的证据。

  这也意味着,权简璃一方,基本上已经完败了。

  可是叶律师也不是好惹的,他向来以刁钻出名,可是最老辣的律师了。

  在业内,几乎没有人愿意跟他打对台的。

  可偏偏,林墨歌却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就要试一试,自己几有斤几两。

  依旧是叶律师先作陈述,他紧绷着的脸上看不出一丝慌乱,冲着法官道,“法官大人,虽然证人有毒瘾,可是在清醒的时候,他的话也是可以做为证据的,这一点,相信在坐的所有人都不会反对吧?”

  众人皆点了点头,瘾君子也只是在毒瘾发作的时候,才会乱说一气。

  平日里,还是跟正常人一般无二。

  林墨歌此时站了起来,意气风发,自带光芒。

  “既然原告律师一再强调证人是清醒状态,那么,我希望证人能够再次陈述一遍事实。”

  叶律师虽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这么说,可这也并不是什么违反规定的事。

  法官因为证人是瘾君子的事,心里的天平已经变了方向,所以此时便同意了林墨歌的提议,让证人站出来,再次陈述了一遍。

  却没想到,此时的癞子,忽然红了眼,走到权简璃身边如疯了一般,想要抓住他的领子,“法官大人,就是这个人逼我说的!是他逼我指认被告的……”

  “放肆!你说什么胡话?”

  权简璃怒了,他最讨厌别人碰自己。

  尤其是这种不干不净的人。

  只是一个过肩摔,就将癞子狠狠的摔到了地上。

  癞子倒在地上疼的直打滚,一边还嚷嚷着,“法官大人,是他让我这么说的,我是被逼的啊……我根本就不认识被告,是他们让我这么说的……”

  权简璃此时的脸色已经阴沉到了极致。

  他哪里想到,会被这个瘾君子摆了一道?

  叶律师也有些慌了,这还是他律师生涯上第一次着了慌。

  林墨歌此时上前一步,忽然问道,“可你之前指认这一切都是被告指使你的,现在又说不认识被告,那到底是谁让你破坏酒店电梯的?”

  癞子此时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双目通红,再加上那瘦到皮包骨的模样,着实有些吓人。

  就如同僵尸片里复活了的僵尸一般。

  “是我自己做的!我就是看那里不顺眼!当初老子有钱的时候可以在那里享受最了的待遇,可是现在老子没钱了,他们就把老子扔了出来!老子不服气!有钱人怎么了?有钱人就能随意的对待别人?老子就是要把那家破酒店炸个稀巴烂,让他也尝尝被破坏的滋味!”

  癞子说罢,指着权简璃放肆的笑着,“哈哈,你以为趁着老子发作的时候给老子灌输点什么,老子就听了你的话?做梦!老子才不会像你这种权贵低头!……”

  权简璃指节捏得啪啪作响,恨不得现在就派人将那个癞子给丢出去喂狗!

  无意间看向了坐在对面的杜予绝,才发现他脸上带着洞悉一切的悠闲。

  心里狠狠一抽,果然,这癞子才是那个疯子的最后一步棋么?

  一片慌乱的时候,坐在后面的胡蝶终于忍不住了,尤其在接受到杜予绝给她使的眼色后,把心一横站了起来。

  “对不起法官大人,我现在听出来了,给我打电话威胁我的人是这个人!”她指着站在前面的癞子道。

  林墨歌眉头微微一挑,对于胡蝶给自己加戏这一点,有些不解。

  难道这个女人不是跟权简璃站在同一战线的么?

  怎么突然间竟会倒戈?

  因为实在好奇,于是便问了一句,“那你为什么刚才一直指认说是被告给你打的电话?”

  胡蝶满脸恨意的瞪着林墨歌,却又不得不回答她的话,“因为刚才我太紧张了,看到被告的时候,便下意识的认为被告就是凶手,并没有注意到其他。可是现在听到了这个人的声音,我才忽然想起来,之前给我的电话威胁我的人,就是他!”

  “是么?你因为做了伪证,所说的话已经不能算作证词了,为什么还要说明呢?”林墨歌再次追问道。

  “因为……因为我不希望无辜的人受到冤枉!”胡蝶咬紧牙关道。

  落在杜予绝身上的目光,却带着讨好的哀求。

  她只不过是见风使舵罢了,之前以为简璃赢定了,所以才会站出来指认杜予绝的。

  可是现在风向变了,杜予绝根本就不会被定罪,她为了让自己活,自然是要讨好杜予绝的。

  因为她的把柄可是握在杜予绝的手里啊。

  此话一出,杜予绝笑的越发灿烂,甚至还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

  胡蝶松了一口气,这才跌坐回了椅子上。

  只要杜予绝不把那段视频交给简璃的话,那么她就还会有机会……

  权简璃凤眸微眯,看也不看胡蝶一眼。

  可是周身散发出来的冰冷气息,却足以将胡蝶冻成冰块……

  “肃静,肃静!”法官再次严肃说了一声,几名警察上前,将癞子押到了一边。

  胡蝶也闭上了嘴巴,脸色泛青的坐着。

  叶律师还想要再说什么,被权简璃召了回去。

  两人阴沉着脸坐着,似乎已经明白,今天这一场官司,是他们输了。

  反之,林墨歌这一边,却意气洋洋。

  林墨歌昂首挺胸的站在原地,做结案陈词,“尊敬的法官大人,结合以上内容,我认为被告并没有指使过任何人去蓄意破坏琉璃醉酒店的电梯。被告半个月前确实去过琉璃醉酒点,却是去拜访一位尊敬的老前辈,与电梯发生意外的事完全没有任何联系。还望法官大人还我当事人一个清白。”

  法官与陪审团商议过后,当庭宣判,杜予绝无罪释放。

  待法官走后,林墨歌才彻底的松了口气,跌坐回椅子上。

  身边的杜予绝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道,“林小姐,你做的很棒。谢谢你还了我一个清白。”

  她苦涩一笑,却连谦虚的话都没有力气说了。

  这一场闹剧,可谓是曲折得很啊。

  “墨墨,你好厉害!我就说你一定没问题的,现在好了,你连那个最刁钻的叶律师都打败了,以后可就是我们律师事务所里的头牌了!”

  林初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贴心的递给她一条手帕,让她擦汗。

  林墨歌苦笑着,“你就别打趣我了,唯一的证据还是欧尼告诉我的,若不是这个证据的话,今天输定了好么?”

  “林小姐,不要这么泄气,这都是你的功劳,我不过是侥幸听到了一些内容罢了。这是你的功劳,你就不要过谦了。”杜予绝温柔的笑着,如同一个知心朋友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