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2章 白捡的便宜(4)
  第662章白捡的便宜

  唯一还能让他惦记的,也不过是月儿而已。

  刚一回到家,岳勇就接到了林小姐的电话。

  挂了电话以后,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欣喜,匆匆进了书房去报告,“璃爷,林小姐她们已经搬过去了,是骊山的别墅!”

  权简璃剑眉微挑,脸上依旧冷漠,看不出什么表情。

  修长的指节轻轻敲打着桌面,许久,才缓缓道,“派人把半山的别墅收拾一下,我住过去。”

  “您说的是……骊山那处?”岳勇惊讶的问道。

  “恩。”权简璃再次应了一声。

  “可是璃爷,那座别墅不是已经转到小少爷名下了么?……”

  权简璃扬眉,“怎么,老子住儿子的别墅,不行么?”

  “不是……我马上就去办……”岳勇偷偷擦了把冷汗,赶紧退了出来。

  果然林小姐一不在,璃爷就又露出原本面目了啊。

  不过这样也好,看来璃爷是准备要跟林小姐“近距离”接触了……

  晚饭的时候,权简璃难得的进了餐厅一起用餐。

  因为下午回来的时候吴玉洁没有看到他,所以还有些惊讶,“简璃?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说一声。”

  权简璃看也不看她一眼,埋头吃菜。

  吴玉洁讪讪一笑,“你不要误会,因为你这些天一直都没回来,这个家里太过安静了,所以我有些惊讶罢了。”

  “不会。”他淡淡吐出两个字来。

  竟然反常的给月儿夹了一块排骨,“多吃饭,少吃垃圾食品……”

  “喔……”月儿本来反驳一下,那些零食才不是什么垃圾食品,可是又看他今天状况不太对,便自动噤了声。

  看着这父女二人之间流淌着的奇怪气氛,吴玉洁便也不主动掺和了。

  反正不吵架就是最好的。

  不过,她总是有些心不在焉的,吃饭的时候总会不安的向外面看。

  犹豫了许久,还是没忍住,小声说道,“简璃啊,今天早上,我看蝶儿出去了?她说是要去法庭做什么证人,还说是你让她去的,所以我也就没拦着……”

  “恩,是我让她去的。”权简璃的声音依旧平平淡淡,没有丝毫的起伏。

  吴玉洁松了口气,如果真是简璃允许的话,那她就不用担什么看管不力的罪名了。

  “不过,她怎么到现在还不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其实她是想问到底是什么案子,还需要胡蝶去做证人。

  可是又不好直接问,便只能拐弯抹角。

  “她没事,您不用担心。”权简璃还是那种表情,那种语气。

  时间久了,真的让人越发急躁。

  可偏偏又要碍着他的面子,不敢发作。

  “简璃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蝶儿该不会是犯了什么错吧?”吴玉洁在好奇心驱使下,打算硬着头皮问一问,“这几天你一直关着她,还派人看守着,今天忽然又说让她去当什么证人,这也太奇怪了。她虽然还没有跟你结婚,可对外,怎么说也是你的未婚妻啊,这么晚了都不回来,你说我怎么能不担心呢?”

  月儿安静的听着奶奶的话,眼睛滴溜溜直转,心里不住的嘀咕,那个丑八怪巫婆出去了没有回来?

  太好了!

  她不回来才好呢。

  这几天便宜老爸把那个丑八怪巫婆关在房间里,她每天都带着贝尔在院子里故意吵闹得很大声,就是想气一气那个丑八怪巫婆。

  但是丑八怪巫婆总是会从窗口看着她,好吓人的。

  所以她还想着,要不要让岳勇大叔把那个窗口堵起来呢。

  现在竟然听奶奶说那个丑八怪巫婆不见了,这可真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

  聪明如她,自然不会选在这个时候插嘴,安静的吃着东西,小耳朵却竖得高高的,听着奶奶和爸爸的对话。

  希望能听到更多一些内容,好跟哥哥分享。

  见吴玉洁摆出了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架势,权简璃眉心紧蹙,露出一丝不耐烦的表情,“我没说过她是我的未婚妻。”

  吴玉洁被呛了一句,却也不想认输,“好吧,当初的订婚宴确实是取消了,可毕竟她也在众人面前露过面。而且现在还住在我们家里,这难道不等于是默认了她的身份?”

  权简璃不吭声了,这些事随别人怎么看吧。

  反正他不承认的的,便是不承认。

  原本,他确实是想要给胡蝶一个名分的,好兑现自己当初的那个承诺。

  可是现在,他给了三次机会,她还是背叛了他,甚至,他更加明白了,她的背叛,就等于是变相承认了父亲的死,与她有关。

  这样的一个女人,他自然是不会再有任何怜悯的。

  吴玉洁哪里知道这些,只是以为他在赌气,“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这事我也管不了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出了什么问题,可她现在毕竟是住在这里的,如果真的走丢了,或者是出了什么事,总归对我们权家的名声不好……”

  啪嗒。

  权简璃将筷子放下,不耐烦的看了吴玉洁一眼,“是她自己选择离开的,以后不许再提起这件事了。”

  说罢,转身又回了书房。

  其实他原本是让月儿准备一下,等着跟他一起住到骊山那边的。

  可是吴玉洁说了这么多烦心的话,让他太气愤了,一时倒把这事给忘记了。

  他一走,月儿也赶紧把碗里的饭扒进嘴里,鼓着小腮帮子,咕哝道,“我也吃饱了。”

  说完一溜烟跑回了自己的卧室。

  刚一回卧室,贝尔便扑了上来,似乎预料到有什么好事发生一样。

  月儿咧嘴一笑,“贝尔!今天特别奖励你到床上睡觉喔!”

  “汪汪!……”贝尔似乎知道她在说什么一样,兴奋的直摇尾巴,便要跳到她的粉床上。

  却被月儿一脚又给踢了下去,“是哥哥的床啦!反正他不在,我帮你保密好了……”

  “嗷呜……”贝尔依旧很开心,谁的床不是床呢?

  而且羽寒小主人的床还要更舒服更整洁呢。

  于是毫不客气的跳了上去,在床上转了几个圈,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卧了下来。

  月儿把窗帘拉上,又趴在门上听了听,确定没有人在外面之后,这才摸出手机来,给哥哥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好一阵,羽寒才接起来。

  那边还传来很大的声音,好像大家都很开心一样。

  “哥哥,你们在做什么啊?”她好奇的问道。

  “妈妈打赢了官司,今天又刚搬了家,所以灵儿阿姨在给妈妈开派对。”羽寒言简意赅。

  “真的?月儿也好想去喔,灵儿阿姨开的派对,一定很好玩吧?”月儿撇撇嘴,一脸委屈道。

  “你安心在奶奶家住着,哥哥明天给你带蛋糕。”羽寒自然知道妹妹在想什么,生怕她大半夜偷偷跑出来,所以才扔出个诱饵。

  果然,这诱饵被月儿紧紧抓住了,“真的么?那哥哥不许骗人喔。”

  “恩。”羽寒认真的点了点头。

  月儿羡慕的咂咂嘴,这才想起了正事,神秘兮兮道,“对了哥哥,告诉你个惊天大秘密喔!那个丑八怪巫婆不是一直被便宜老爸关在楼上么?刚才听奶奶说,她今天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呢!”

  “真的?”羽寒也同样惊讶。

  “对啊对啊,而且爸爸还说什么,她是自己要走的……”月儿趴在床上,两条小腿在身后不安分的摆动着,“哥哥,你说那个丑八怪巫婆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回来了?是不是便宜老爸不要她了?”

  羽寒沉默了半晌,才缓缓说道,“或许吧。你先不要有任何举动,再观察看看。千万不要跑去问爸爸知道么?”

  “好了啦,月儿知道了!月儿会继续观察的,那哥哥你也别忘了明天给我带蛋糕喔……”月儿提醒道。

  “好。”羽寒简单的应了一声,然后挂了电话。

  月儿把手机扔到一边,在床上打了个滚儿。

  仰头冲着贝尔道,“贝尔,我心情好好喔,以后终于可以不用看那个丑八怪巫婆了!”

  “汪汪!”贝尔也回应了几声,似乎也在表达着它的兴奋。

  反正小主人不喜欢的,它也不喜欢。

  而且那个丑八怪巫婆有一次还想要把他给扔出去,贝尔还等着找到机会狠狠的咬她一口报仇呢!

  羽寒挂了电话后,似乎有心事的样子。

  林墨歌拿着一杯奶茶走了出来,看着儿子小小的身子站在泳池边,那落寞的背影,忽然让她想起了权简璃。

  心里涌起一阵苦涩,轻轻声了过去。

  “怎么宝贝儿?是不是觉得不习惯?”

  羽寒摇摇头,“我没关系妈妈,只要能跟妈妈在一起,羽寒住哪里都可以。”

  “宝贝儿,放心吧,等着灵儿阿姨肚子里的小宝宝出生后,我们就离开。妈妈也不想参与进灵儿阿姨和岳勇大叔的生活中。妈妈只是希望他们能幸福……”

  “恩,妈妈,我们以后也会幸福么?”羽寒抬头,认真的看着妈妈问道。

  林墨歌蹲下身子来,直直的望着儿子那如黑宝石一般璀璨的眸子,“会的,我们一家人,以后会很幸福的……”

  羽寒的眼底微微闪过一丝遗憾,他知道,妈妈口中的一家人,并没有包括爸爸。

  想起刚才月儿打来的电话,他忽然说道,“妈妈,刚才月儿打电话说,那个叫蝶儿的女人好像已经离开权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