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3章 白捡的便宜(5)
  第663章白捡的便宜

  “蝶儿离开了?”林墨歌惊讶道。

  羽寒点了点头。

  林墨歌紧蹙着黛眉,想起今天在法庭上,胡蝶的表现,忍不住轻轻叹息。

  “妈妈,怎么了?”

  “没什么,妈妈以为,她那么爱你爸爸,一定会不顾一切站在你爸爸那边的。可是今天才发现,事实并不是如此……或许这个时候,最伤心的应该是你爸爸吧?”

  她以为这么久以来,胡蝶与权简璃,是彼此深爱着的。

  就算权简璃对胡蝶的爱,没有那么深,可至少,对她也是无条件的信任。

  可是今天在法庭上,胡蝶却当着他的面,推翻了自己之前所说的证词,甚至还做了伪证。

  虽然她并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样子,可是却知道,胡蝶终究还是背叛了权简璃。

  她记得,他最恨的,就是背叛了。

  那么现在,他心里,一定是很难过的吧?

  当初,她背叛他,偷了设计图纸的时候,他逼着她从四楼跳下去以示惩罚。

  那么,对蝶儿呢?

  恐怕权简璃什么都舍不得做吧……

  罢了,他们之间的事,已经与她无关了。

  她才不想分出心思来自寻烦恼。

  “走吧宝贝儿,起风了,我们进去吧。”她摸了摸儿子细软的发丝道。

  “恩。我答应明天帮月儿带蛋糕的。”羽寒拉着妈妈的手淡淡说道。

  “那个小馋猫……”林墨歌忍俊不禁,一想到月儿知道这边在举办派对,肯定会嫉妒的睡不着觉吧?

  林墨歌并没有把赢了官司的事放在心上,反倒觉得这次是白白捡了一个大便宜,所以有些抬不起头来。

  可是其他人却不这么想。

  尤其是那些记者们。

  也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一时间传得沸沸扬扬。

  说什么美女律师初生牛犊不怕虎,第一次上庭就打败了业界第一难缠的律师。

  甚至还有人将她之前的漫画也挖了出来,原本断了货的漫画,竟然再次掀起了一场风波。

  而出版社给她打了电话,又加急出版了庞大的数量,也算是给她的钱包里打入一笔不小的进项。

  一时间,她被媒体们吹捧成了无所不能的女人,几乎就是所有女人奋斗的目标,行动的楷模。

  漫画是骂渣男,给广大单身母亲们打气的,现在又当上了律师,还把那个渣男前夫给打败了。

  人人都说,她把现实过成了女人们梦想的样子,是所以女人的英雄。

  面对这样的评论,林墨歌自然是没有办法接受的。

  她不过是一个弱小的,想要依靠自己的力量保护孩子们,让孩子们过上更好生活的母亲罢了。而她所做的一切,都离不开身边人的帮助。

  那样的夸大其词,只会给别人造成一种假象。

  最重要的是,她不希望自己的私生活曝光在媒体之下。

  很多记者都在律师事务所楼下排队等着要采访她,甚至还找了不少的熟人,想要求推荐。

  可是都被林初白给挡了下来。

  仅仅是两天的时间里,权简璃便将s市所有的媒体新闻都压了下来。

  他知道墨儿不喜欢这些,当然,也不希望她出现在太多人的面前。

  那种生活,压力太大。

  他想要让她生活得像现在一般平静安全。

  而且,他也知道,报道之所以会蔓延得如此迅速,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而那个幕后的人,除了杜予绝之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

  明明那个疯子就答应过他的,有什么,冲着他来,不会牵扯到其他人。

  可是从现在的种种看来,那个疯子摆明了是要拿墨儿出气了……

  而这,恰恰是他最不愿意看到的。

  林墨歌却并不知道这些,因为突然间被委托了太多的案子,她忙得昏头涨脑,哪里还有时间管这些八卦?

  林初白原本想要自己出面把这些新闻压下去的,可是还没有行动,就发现新闻已经消失了。

  几乎只是一夜之间,那霸占着各种新闻头条的关于墨墨的事,便都被撤了下来。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他已经猜到了,一定是权简璃又走到了前面。

  罢了,只要不伤害到墨墨,谁做的,并不重要。

  而且,现在他也没有心思跟权简璃比这些。

  因为他要趁着这个机会,将墨墨重点培养。

  让她参与到更多的案子里,快递成长,累积经验。

  于是,他便从众多的案子里挑选出来一些极具代表性的,与墨墨一起受理,一方面可以引导着她,一方面,对自己也是一种进步。

  而胡蝶,自从那天在法院消失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

  权简璃派岳勇去查过,发现她从法院离开后,便独自一人向着一个方向离开了。

  至于去了哪里,没有人知道,权简璃也没有心思再去调查。

  做到不追究,已经是他的极限了。

  叛徒的生死,他从来不会去考虑。

  而且马上就是建筑行业的旺季了,所以权氏也新参与了不少的新项目开发,工作量顿时增加了不少。

  他又是那种亲力亲为的性子,自然更忙了一些。

  而岳勇每天除了守在他身边工作以外,心思整个都放在了灵儿身上。

  每天从林墨歌那里打听灵儿想吃什么,想做什么。

  然后便派人准备好送过去,简直就是一个现实版的机器猫。

  没有什么是他办不到的。

  只不过,他一直守着与林小姐的约定,就算再怎么想去看灵儿小姐,也只能忍着。毕竟他可是一个说一不二的男子汉。

  不过在办公室里,璃爷看文件的时候,他就会看买来的那些备孕的书籍,看到会心之处,还会跟理解讲解一下。

  所以这几天,连权简璃都知道了女人生孩子有多不容易,所以便越发的思念墨儿了。

  当初她独自一人带着孩子的时候,一定非常辛苦的吧?可偏偏,他那个时候还不认识她,不能在她身边陪着。

  不过,要是再生一个的话,他就可以保证一定好好的在身边照顾她。

  但是,一想到墨儿现在对他不冷不热的态度,他便知道自己这个想法,可能没有办法实现了。

  这天,林墨歌正与初白一起坐在沙发上研究一个案子,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想了想,还是接了起来。

  电话那边隐隐传来一个孩子嚎啕大哭的声音,听的她心口一紧。

  “您好,请问您是权羽月同学的母亲么?”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斯文的声音,似乎有些熟悉。

  “对,我是。月儿她发生了什么事?”林墨歌一听到这话便知道,打电话的一定是学校的老师了。

  该不会是月儿出事了吧?

  听着电话那头传来的哭声,她吓得小脸微白。

  林初白一听她的话,也紧张的看着她。

  “我是权羽月同学的体育老师,是这样的,刚才权羽月同学与另外一个同学发生了争执,打了起来……因为情况有些恶劣,所以需要您亲自过来一趟。”

  电话那头的老师尽量说得委婉一些。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好,我马上就过去!”

  说罢,挂机电话,急匆匆的拿着包便要冲出去,“初白,月儿在学校跟同学打架了,我去看看。”

  “我送你去吧,你这样我也不放心……”林初白也准备拿外套,却被她拒绝了,“没事,有王师傅送我过去就行,这儿还有这么多案子等着,你可不能再走了。”

  “那好吧,有事再给我打电话。”林初白又道。

  “恩,我会的。”

  说罢,她匆匆下了楼,钻进车子里,迅速向着学校驶去。

  此时的学校操场上,一群一年级的同学们围着,看着一个男孩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月儿却像个女王一般,不屑一顾的坐在一边。

  似乎根本就不把这当回事。

  她只是有些讨厌这个新来的老师,不就是打个架的事么,为什么要把妈妈叫来呢?要是妈妈知道她又跟别人打架,一定会生气的。

  不过还好她足够机智,只把妈妈的电话告诉了老师。

  否则让便宜老爸知道了,她一定没好……

  老师则蹲在地上,安慰着那个还在哭着的孩子,一边还说着,“放心吧,你爸爸妈妈一会儿就来了,老师不会让你受委屈的。”

  “哼!”月儿别过脸去,冷哼一声。

  没一会儿,林墨歌匆匆赶了过来,王师傅因为担心月儿出事,所以也跟了过来。

  “妈妈!”月儿一眼便看到了妈妈,高兴的扑了上去。

  不过马上又露出一副做错了事的表情,像只受了委屈的小哈巴狗一样,拉着妈妈的手,不敢造次了。

  “月儿,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林墨歌看着完好无损的女儿,心里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她就想到了无数种月儿受伤的画面,可以算得上是心急如焚了。

  可是一看到活蹦乱跳的月儿,她才忽然意识到,这个女儿在打架方面,可是从来都没有输过的啊。受伤的,应该是被她打的孩子吧?

  一想到这里,马上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老师也看到她了,便走了过来,“你就是权羽月的母亲吧?关于这件事……”

  “天!儿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一道尖利的嗓音传了过来,然后便看到一个踩着恨天高,化着浓妆,打扮入时的女时小跑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