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5章 白捡的便宜(7)
  第665章白捡的便宜

  他干脆不承认这个人是他们学校的老师了。

  权简璃冷哼一声,果然,校长也是只老狐狸。

  可既然做了戏,他自然要装模作样的看下去的。

  “校长,我可是学校特别聘请的……”

  “堵上他的嘴!”

  体育老师正在挣扎中,就被两个保安给捂住了嘴带了下去。

  校长额头直冒冷汗,没想到这次聘请的老师里竟然还有这么不长眼又势力的,连权总都敢得罪。

  若是权总一怒之下把他这学校给收了,那他连哭都没地方哭去。

  “权总,您别介意,最近也不知道下面的人是怎么做的,竟然把什么人都往学校招!”校长讪讪的笑着,权简璃这种大人物他可是请都请不来的啊,现在竟然被一个小小的体育老师给招惹到了。

  真是倒霉到家了,他现在只希望权总不要把怒火发泄在他身上才好。

  “这位不是小小姐么?发生了什么事了?权总白忙之中还抽空来学校看看孩子,真是一位好父亲啊……”

  听着他溜须拍马,权简璃依旧面无表情。

  转头看着那抱在一起的夫妻二人,眼底闪过一丝怜悯。

  校长马上也注意到了那两个人,赶紧笑了笑,“王总?您这是怎么了?”

  “校长是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也看到了,他们的女儿动手打了我们家宝贝儿子,现在,他还动手打我!简直没有天理了还!”

  那个女人虽然听到了校长对权简璃说的话,可是并不认识权简璃。

  只以为校长会来事而已。

  所以态度依旧不好。

  双手环胸,一副要跟权简璃死磕到底的架势。

  月儿此时站了出来,冲着那个女人道,“谁让他大嘴巴说我是个野种,没打死他就算不错了!”

  一句野种,让林墨歌和权简璃二人顿时变了脸。

  连校长也吓了一跳。

  s市所有人都知道权总的和孩子们母亲之间有很多纠葛,但是还真没有人敢说这两个孩子是野种!

  除非他是不想活了。

  可现在,就冒出这么一个来。

  林墨歌明白过来,怪不得月儿会生气到动手了。她虽然对权简璃这个爸爸没有什么感情,却也知道野种并不是什么好话。

  权简璃脸色阴沉到了至极,用能杀死人的眼光看着那个男孩子,吓得他连哭都忘记了,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你说月儿是野种?”

  “是……哇!……好可怕……”那孩子唯唯诺诺刚说出一个字来,一咧嘴,哭了。

  校长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敢当着权总的面说出这种话来的人,恐怕不会长命吧?

  权简璃脸色一如往常,似乎刚才的对话没有在他心里激起一丝水花。

  可是林墨歌却知道,他是在强压着心里的怒火。

  生怕他当着月儿的面,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来,便轻轻拉了拉他的手臂,给他使了个眼色。

  权简璃又何尝不明白她的心思?

  只是,今天这个王总,触动了他的底线,他权简璃的孩子,怎么能受这种侮辱!?

  此时,那个女人抱着孩子,愤怒的瞪着权简璃。

  还不住的叫嚣着。

  而身后那个断了右手的老男人,终于是意识到有什么不对了,意味深长的看着权简璃,似乎想要猜测出站在面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

  可是,他不过刚来s市,就算对权简璃三个字有所耳闻,也万万不会想到,自己今天就会招惹上。

  校长有些看不下去了,他是害怕再激怒权总,连他这个校长,也要跟着遭殃。

  赶紧上前一步冲着那个女人道,“这是学校!做家长的要给孩子树立良好的榜样才行,怎么能教孩子欺负同学呢?”

  一边说着,一边还给那个王总使眼色。

  王总不愧是人精,在商场里混迹了这么多年,就算不成精也是老奸巨猾了。

  看到校长的眼神,顿时明白过来,沉声呵斥道,“够了!都是你整天宠惯着,把好好一个孩子宠出了一身的毛病!还不给人道歉?”

  “道歉?凭什么道歉……老公你到底……”

  啪!

  女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重重挨了一耳光。

  老男人的左手还停在半空,看得出来,他倒是很心疼这个女人。可是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只能来一出苦肉计。

  那女人被他这一打,彻底的傻了。

  许是从来没有被男人这么对待过吧。

  不过也闭了嘴,不再吭声了。

  王总这才忍着剧烈的痛意,勉强控制着狰狞的面部表情,冲着权简璃点了点头,“这位先生,咱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孩子们闹了点小矛盾而已,咱大人犯不上跟着凑热闹你说对不对……这样,今天我请客,这里最好的酒店随便挑!算是我向你陪罪了……”

  校长也出来做和事老,“是啊权总,这孩子们本来就是童言无忌的,您又何必为了这种小事坏了心情?大家以后说不定还会在生意场上遇到,闹得太僵了也不好……”

  权简璃冷冰冰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慵懒的抬眸,只一眼,便险些将王总的身子冻僵!

  他自问驰骋商场这么多年,从来没看过哪个人的眼神像面前这个男人一般冰冷,甚至带着嗜血的光芒!

  心里暗自后悔,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好惹的!

  “既然是误会那也罢了,月儿好像也受伤了,我先带月儿去医院看看。”林墨歌不想再让女儿看到这些生意场上肮脏的交易和嘴脸。

  所以便想带着月儿先走。

  权简璃就像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又怎么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他低头看着月儿委屈的模样,耳边一直回荡着那句野种。

  眸光一暗,“校长这话说错了,以后不会再有见面的机会……”

  然后看也不看那个王总一眼,以命令的语气对校长道,“我不希望今天的事传出去。也不希望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

  “好的权总,我保证,以后绝对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校长默默的擦了把汗,就这么一次都险些要了他的命啊,哪里还敢有下次?

  权简璃说罢,冷哼一声,俯身将月儿抱了起来,一手拉着林墨歌,便向学校外走去。

  看着那背影,还真像是亲亲热热的一家三口呢。

  因为有人看着,林墨歌便也没有挣脱,毕竟他们两个人一同出现在学校,还带着月儿离开的话,也能堵住不少学生的嘴。

  虽然这些孩子们年纪小,可是嘴毒起来,却依旧很伤人。

  学校里发生的那些暴力事件,并不少。

  她可不希望孩子们因为她和权简璃,而被其他的同学欺负,疏离。

  月儿被便宜老爸抱在怀里,忽然觉得便宜老爸今天好厉害喔。

  一出场就把那个坏老师给制服了……

  校长看着权简璃一行人的背影渐渐走远,身子一软,险些摔倒。

  然后愤恨的瞪了一眼那个还在愣着的女人,抱怨道,“哎,我也险些被你们给连累了!”

  “这个人到底是谁?”王总开口问道。

  校长掏出手帕来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不解气道,“权简璃!权氏集团总裁,这可是在s市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你说你们惹谁不好,啊?偏偏要惹他!……哎……我真是要让你们给害死了!”

  他气的咬牙切齿,又恶狠狠瞪了王总和那个女人一眼,然后才转身离开。

  此时那个王总面如死灰,“权氏集团总裁,权简璃?……”

  “怎么了?是比我们还要有钱的么?”女人再次开口问道。

  王总看着这个无知的女人,冷哼一声,“都是你干的好事!这个月的零用钱减半!”

  说罢,一手扶着断了的手臂,艰难的向着外面走去。

  身后传来女人的尖叫声,“老公!……你竟然为了一个外人欺负我……”

  她尖利的嗓音回荡在操场上,空荡而可悲。

  校门外,权简璃将月儿抱进车里,然后看了一眼站在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的林墨歌,淡淡道,“上车!”

  “既然你都来了,那就你带月儿去医院好了……”因为月儿只是腿上擦破了皮而已,涂些膏药就没事了。

  主要是她并不想和权简璃有太多的接触。

  权简璃眉头紧皱着,“你带月儿先回老宅,有医生在等着。我公司还有事……”

  “那我带她去医院好了……”林墨歌还是不肯听他的话。

  权简璃脸色沉了下来,似乎很不满意的样子。

  “就这么急着想跟我划清界限?”

  当然!林墨歌心里暗自思忖道。不过见他的脸色实在不怎么好,便没敢说出来。

  她忽然间想到一件事,微微一沉思,便没有再多做纠结,钻上了车。

  “好吧,那我把月儿送回去好了,你有事就先去忙吧。”

  说完,哗啦一声将车门拉上,然后吩咐王师傅开车。

  对于她态度的突然转变,权简璃一时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过,听到她说要带着月儿回老宅,他也就放心了。

  看着保姆车开走,岳勇才走了过来,低声道,“璃爷,那个王总……要不要……”

  “以后我不想在s市再看到这个人!”权简璃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句,转身上了车子。

  岳勇自然知道璃爷是什么意思,那个王总还有那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是真的把璃爷激怒了。

  之所以没有在刚才就吩咐下来,也是因为不想让林小姐担心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