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6章 白捡的便宜(8)
  第666章白捡的便宜

  林小姐一向善良,她自然不会让璃爷随便就将别人赶出去的。

  所以璃爷才一直忍到了现在。

  他拉开车门坐到了驾驶座上,一边发动车子一边又问道,“那个体育老师呢?我看他好像跟这个王总认识……”

  “一样!”

  权简璃薄唇轻启,又轻轻吐出两个字来,然后干脆闭上了眼睛。

  “我明白了璃爷!”

  岳勇应了下来,心里还在盘算着用什么办法将那两个人赶出s市……

  要怪,就只能怪他们眼瞎,连璃爷也不认识……也正好趁着这个机会,给他们好好上一课了……

  保姆车上,母女二人手拉着手坐在一起,画面格外温馨。

  林墨歌轻轻的抚摸着女儿细软的长发,柔声道,“腿上的伤疼不疼?”

  “不疼妈妈,不过是擦破皮而已!月儿把他的脸都打破了。”月儿一脸自豪,“要是军子在的话,一定会把他的头也打破的……”

  因为军子今天刚好生病请假了,所以也算是那个男孩子逃过一劫吧。

  林墨歌虽然不喜欢月儿跟同学们打架,可是今天这件事,月儿根本就没有错。

  所以她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以后还是要记住,你是个女孩子,再这么凶巴巴的,谁敢要你啊……”

  “哼哼,月儿才不怕呢!三叔说月儿长的这么漂亮,一定会有很多男孩子抢着要的!”月儿冲她脸不红心不跳道。

  “权幻那个家伙整天都给你灌输了什么思想?”林墨歌无奈叹息一声,“总之,以后不可以再随便欺负同学了,知道么?不过,今天的事,我们月儿做的没错。”

  “真的么妈妈?你不怪月儿?”月儿眨巴着眼睛,天真的望着妈妈。

  “恩,妈妈不怪你。不过,以后可不能再轻易受伤了,记住了么?”她心疼的察看着月儿的伤口。

  “恩,月儿记住了!”

  月儿真的很开心,这还是她第一次跟别人打架没有被妈妈骂的。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了表扬,忽然间便懂事起来,“妈妈,月儿的伤一点都不疼,自己回去就可以,你还是不要去了。”

  因为她知道,奶奶一向不喜欢妈妈,所以不想妈妈去了再受欺负。

  知女莫若母,林墨歌一听女儿的话便明白了她心中所想。

  “没关系,妈妈送你回去好了,正好妈妈也有一件事想要问问奶奶……”

  “喔……”月儿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不明白妈妈和奶奶之间有什么好说的?

  车内再次安静下来,许久,林墨歌忽然又开口道,“王师傅,刚才谢谢你了。”

  “保护您是我的责任,您不用跟我道谢的。”王师傅恭敬道。

  “不管怎么说,我还是承了您的这份情,自然是要说谢谢的。”

  林墨歌的话刚说了一半,便被月儿打断了,她一脸兴奋道,“王伯伯,以后可不可以收月儿做徒弟啊?月儿要是学会了,看谁还敢欺负月儿!”

  王师傅从后视镜里向后看了一眼,憨厚一笑,“可以啊,学习一些防身术,还可以强身健体呢。小小姐想学的话,以后我每天都教您……”

  “真的?太棒了!”月儿咧嘴一笑,却没有意识到,此时的林墨歌脸色已经变了。

  月儿这小妮子现在就已经这么捣蛋了,跟男同学打架都能把人家打哭,若是真的再跟王师傅学些招式的话,那以后还了得?恐怕得把学校给拆了吧?

  不过,就算她不让学,月儿也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偷偷去学的吧?

  这小妮子只要对什么事有了兴趣,就一定会捷径所能的做到的。

  罢了,反正月儿难得对什么事情感兴趣,如果真的喜欢的话,学一学倒也无妨……

  这么想着,她便也没有出言阻止……

  回到权家老宅的时候,私人医生已经到了。

  月儿坐在沙发上,医生赶紧给她消毒,涂上膏药。

  还嘱咐了伤口不能碰水,这才离开。

  吴玉洁本来看到林墨歌过来,脸色就已经阴沉了下来,可是有外人在场,便只能忍着。

  医生刚走,她便开了口,“林小姐,你怎么会跟月儿在一起?好好的怎么还受了伤?”

  她摆明了是在质问。

  “月儿在学校跟同学打架受了点伤,权简璃让我把月儿送回来的。”

  林墨歌不想跟她撕破脸皮搞得太难看了,于是便把权简璃搬了出来。

  果然,吴玉洁稍稍收敛了些,却依旧是一副臭脸,“现在月儿已经送回来了,你也该走了。这个家并不欢迎你。”

  月儿早就忍不住想要帮妈妈出气了,可是却知道妈妈不想让她插嘴。

  于是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奶奶。

  “月儿,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记着不要乱跑喔,更不要碰水……”

  林墨歌也担心的月儿会忍不住跟吴玉洁顶嘴,于是便开口让月儿回房间。

  “可是人家想跟妈妈在一起……”月儿撅着小嘴道。

  “月儿乖,妈妈有事要跟奶奶说,一会儿说完了再进去陪月儿好不好?”

  听妈妈这么一说,月儿才点了点头,“好吧,那妈妈一定要来喔。”

  “恩!”林墨歌冲着女儿眨了眨眼,月儿这才一脸不情愿的回了自己房间。

  客厅里,一时间便只剩下她和吴玉洁二人了。

  吴玉洁冷哼一声,眼里皆是鄙夷。

  她跟这个女人可没什么好说的。

  “蝶儿才刚走,你就想尽办法要混进来了么?”她不冷不热道。

  林墨歌轻轻叹息一声,并没有生气,“蝶儿小姐的事我很同情,不过,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相信她是经过深思熟虑的。”

  昨天羽寒告诉了她蝶儿失踪的事情以后,她便仔细的回想了一下胡蝶在法庭上的表现,确实有些诡异。

  胡蝶先是帮权简璃指认了欧尼,随后又改口,帮欧尼洗清了嫌疑。

  看起来是两边都不想得罪,可是最后,却把两边都得罪了。

  或许她是害怕被权简璃嫉恨,所以才会偷偷离开的吧?

  不过离不离开,与她都没有什么关系。

  而且,她也想让吴玉洁知道这一点。

  “夫人,蝶儿与权简璃之间的关系如何,我一点都不在意,也不想参与。我今天之所以来这里,一来是送月儿回家,二来……是有件私事想要问您……”

  “私事?”吴玉洁有些诧异,她与林墨歌也算是仇人了吧,至少不是这种坐下来喝杯茶聊天的关系。

  这个女人今天到底抽的什么疯?要跟她聊私事?

  因为她也有些好奇林墨歌能说出什么话来,所以便没有再赶她走,而是冷冷道,“说吧。我倒想听听是什么私事。”

  见她的态度放缓了一些,林墨歌这才松了口气。

  然后从包里拿出手机来,在上面翻找着什么。

  许久,她点开了一张照片,这是之前她特意趁着母亲不注意的时候拍下来的。

  然后将照片拿到了吴玉洁面前道,“不知道夫人可还记得这个?”

  吴玉洁不耐烦的接了过去,一眼,便愣住了。

  脸色瞬间变得苍白,眼底先是闪过一抹惊惧,然后便是心虚,再后来,是愤怒。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看到这张照片,也没有人会知道她和那两个女人的关系了。

  可是,现在林墨歌却拿着这张照片给她看!

  心里咯噔一下,难道林墨歌知道了什么?

  暗自深呼吸几口,将那惊惧的表情压了下去,让自己的表情尽可能平淡一些,却仍旧控制不住脸上神经的微微抖动。

  “这……你怎么会有这张照片?”

  林墨歌见她脸上的表情十分丰富,还以为她是看到了过去的回忆,所以有些激动呢。

  便微微一笑道,“看来夫人是想起来了……夫人当年真漂亮呢……听说您的歌声也很优美。”

  啪嗒!

  吴玉洁手一松,手机便掉到了地上。

  她慌乱的低头去捡,也趁机喘几口气。

  怎么回事?林墨歌怎么可能知道这些事?难道是在调查她么?

  虽然心里很慌,可是她脑子却在飞快的运转着。

  若是林墨歌真的抓到了她的什么把柄的话,应该早就直接告诉简璃了,不可能还有心情坐在这里跟她聊天吧?

  一想到这些,她便镇定了下来。

  再抬起头来时,脸上的表情已经缓和了很多。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她直接问道。

  林墨歌笑着,指了指照片中的一个人道,“您还记得她吧?其实,我是她的女儿。”

  “什么?你……你是莎莎的女儿?”吴玉洁彻底的傻眼了,怪不得,林墨歌会知道的这么清楚,原来这一切都是莎莎告诉她的!

  “可是,你明明就是……”

  “没错,之前我确实是叫王云母亲的,可她并不是我的亲生母亲。我的亲生母亲是闫莎,这也是我最近才知道的……”

  林墨歌打断了她的话,嫣然一笑,“前几天帮着我母亲搬家的时候,偶然发现了这张照片,没想到您和我母亲竟然是最好的闺蜜呢……”

  听着她的话,再看着她没有一丝防备的表情,吴玉洁的心才缓缓落了地。

  “你是说,莎莎现在和你住在一起?她……还好么?”

  “我母亲现在还住在医院,因为之前出了一起车祸,所以身体还没有恢复……”林墨歌说着,忽然有些不自在起来,“其实上次去权老爷子葬礼的时候,就是我母亲拜托我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