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7章 白捡的便宜(9)
  第667章白捡的便宜

  “我还以为我母亲与权老爷子是旧识呢,却没想到她认识的是您……”

  一说到这里,吴玉洁也有些尴尬起来。

  毕竟上次她可没少说难听的话。

  看了林墨歌一眼,讪讪一笑,“呵呵,是啊,真是没想到,你竟然是莎莎的女儿……之前的事,是我太过分了,还希望你不要介意……”

  “伯母,您说的哪里话,您是我母亲最好的朋友,就是我的长辈,我怎么可能怨恨您呢?其实这事我也有错,是我跟权简璃间的关系太过纠缠不清了,您会往那方面想,也是自然……”

  “是啊,你说我做为这个家的主母,做什么事,都是为了这个家啊。就算老爷不在了,我也要帮他守好这个家,不能毁了权家的名声!毕竟老爷生前最看重的就是权家的名声了……”

  吴玉洁说着,竟伸出手来,拉住了林墨歌的手,“墨歌啊,没想到兜兜转转,世界竟然这么小……要是早知道你就是莎莎的女儿,我们也不至于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夫人,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我不会再记着,您也不要再想了……”

  虽然以前林墨歌对吴玉洁说过的话,一直很生气,也很委屈。

  可是,自从知道她是母亲的闺蜜之后,便顾不得这么多了。

  她只是想从吴玉洁的口中,多打听一些母亲当年的事罢了。

  “好……你说的对,过去的事,我们以后不要再提了……”吴玉洁自然乐得不再提那些,反正让她向林墨歌道歉,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

  她又亲昵的拉着林墨歌的手道,“莎莎她怎么会出了车祸?身体没什么大碍吧?”

  “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过些日子就能出院。至于车祸的事,其实一直到现在还没有调查清楚,肇事者一直都没有找到……”

  一说起这件事,林墨歌便有些遗憾。

  总觉得车祸的事不查清楚,母亲就会一直遇到危险。

  吴玉洁脸色大变,“天!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她住在哪家医院?我想过去看看她……这么多年不见了,也不知道她还认不认得我……”

  “夫人,医院里环境也不好,您还是不要去的好。等过些日子,我母亲出院了,我再带她过来拜访您好了……”

  林墨歌劝说道。

  吴玉洁想了想,便点点头。

  “这样也好,她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我若是去了,又让她想起当年的伤心事,再伤了身体可就不好了……那就这么着吧,等她什么什么时候出院,我去接她,再好好跟她叙叙旧!”

  “恩,我会转告我母亲的……”

  林墨歌浅浅的笑着,现在终于放心了,她跟吴玉洁之间的恩怨,似乎也可以一笔勾销。

  不过,她还没有忘记自己来这里的目的,赶紧道,“夫人,其实我想知道一些你们当初的事……”

  见吴玉洁有些诧异,她才解释道,“毕竟我跟母亲时隔这么多年才相认的,对于她的过去,我一点都不了解,可是我母亲身体又不好,我也不敢多问她什么。所以才想从您这里打听一些……”

  “原来是这样……”吴玉洁神色放松了一些,看着手机上的那张照片,似乎陷入了回忆中一般。

  “真的好漂亮……没想到才一晃,就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

  她眼里似乎有泪光闪闪,无论任何人,想起青春年少,自己最辉煌最灿烂的日子时,都会动情的吧?

  “我记得那个时候,我们关系真的很好,一起逛街,一起买东西,一起吃饭。跟现在的小女生们一样……而且,因为你母亲是有名的明星,而我则因为家庭的原因,生活还算富庶。所以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以说是无忧无虑,从来不用为了生活琐碎操心。整天只是吃喝玩乐……那段日子,真的是我这一辈子,最快乐的时光了……”

  林墨歌忽然注意到,吴玉洁叙述的时候,并没有说有关于干妈苏依柔的事。

  不过,她也知道吴玉洁和苏依柔之间,还夹着一个权老爷子,关系想来也很尴尬了。所以并没有刻意去问。

  毕竟她来这里,只是想知道母亲当年的事。

  其他的,都与她无关。

  “那您知道……有关于我父亲的事么?”她忽然问道。

  “你父亲?……”吴玉洁看了她一眼,想了想,才一脸沉思道,“其实你母亲与你父亲相识的时候,我人在国外。只是听说了一些,你父亲家世显赫,对莎莎却也是情在独钟。可是,什么情啊爱啊,在现实和利益面前,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说到这里,她又若有所思道,“其实当时,我还跟你母亲通过电话。告诉过她,让她好好想清楚,毕竟门不当户不对,她若是真的嫁过去,一定会吃很多苦的。做为最好的姐妹,我自然是不想看到她落得那般下场了……”

  林墨歌没想到,原来当初吴玉洁还曾阻止过。

  这一点,母亲倒是没有说过。

  吴玉洁又继续说道,“可是,每个女人恋爱的时候,都是傻乎乎的,只知道看着眼前这个心爱的男人,哪里还能听得进别人的劝告呢?听到来,几次三番劝说,她也不听,还跟我说了那个男人很多的好话……我一气之下,便不想再管她了。谁知道,后来便听说了她被封杀的消息……我就知道,她一定是被那个男人辜负了……”

  说着,她看了林墨歌一眼,露出一副悲伤的神情来,“其实当初我还想过要帮她一把的,想带她到国外去。可是,她却忽然换了联络方式,我根本就找不到她……”

  这一点上,吴玉洁倒是没有撒谎。

  因为她当年确实煞费苦心的找过闫莎。

  只不过去找了很多地方,都没有闫莎的踪迹,她就好像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般。

  不过,她找闫莎的目的,可并不像是与林墨歌说的这般简单……

  林墨歌哪里知道这些详细?

  她只是听到了伤心处,又接着道,“那个时候,应该是我母亲最难过的时候吧?被心爱的男人抛弃了,又带着一个孩子,还没有工作……”

  “哎,所以说,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要嫁对人。什么爱情,根本就经不起时间的考验……能有富足的生活,才是最重要的……”吴玉洁似乎意有所指。

  “说的也是……”

  林墨歌苦涩一笑,原本,她也以为,只要有了爱情,便是拥有了一切。

  可是随着与权简璃的更深的接触,她那一点点可怜的爱,早已经被磨灭了。

  经历得多了,才明白,吴玉洁说的并没有错。

  与轰轰烈烈的爱情相比,细水长流的照顾和包容,才是最重要的……

  “哎……没想到一晃已经这么多年了……真是老了……幸好在离开之前,还有幸能见到莎莎啊……”吴玉洁感叹道。

  “您说的哪里话,往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呵呵……是我太多愁善感了……”吴玉洁笑了笑,轻轻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派佣人拿来了许多补品交给了王师傅,“墨歌啊,这些东西你拿回去,让莎莎快些养好身体……我们两个,真的好久没有见过面了……”

  “好吧,那我就替我母亲谢谢您了……”

  林墨歌本来是想要拒绝的,可是一想到这也是吴玉洁的一份心意,便都接受了。

  吴玉洁看样子很开心,拿着手机看个不停。

  二人坐在客厅里,从中午一直聊到了下午,好像有说不完的话一样。

  不过,都是吴玉洁在说着她们年轻时候的事,而林墨歌负责安静的听。

  只是听着,她也很满足。

  因为这是知道母亲过去的唯一方法。

  不过,对于苏依柔三个字,吴玉洁是绝口不提的,这倒让林墨歌有些好奇,想来她们二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不愉快的事。

  但是碍于面子,她也没好意思问。

  不过,也是因为母亲,她和吴玉洁的关系,比以前要缓和了许多。

  若是说之前的吴玉洁只把她当成一个为了钱,不惜一切想要嫁进豪门的势力女人,那么现在,就把她当成了朋友的孩子。

  以长辈的身份和语气在跟她说话。

  她也难得的看到了吴玉洁善良温和的一面。

  月儿一直都以为妈妈走了,不安心的偷偷溜出来看了看,却发现妈妈和奶奶正坐在一起喝茶,而且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好像还很开心的样子。

  月儿小小的脑袋有些转不过来了。

  因为自从她见到奶奶那一天开始,就知道奶奶不喜欢妈妈,也从来没有见奶奶对妈妈这么好过。

  难道是奶奶生病了?还是吃错药了?

  虽然她有很多问题想要问,可是也不敢出去打扰。

  只要妈妈没走,她就放心了。

  直到佣人来问晚餐的事,吴玉洁才意识到天色晚了,便冲着她道,“墨歌啊,今天就留在这里吃饭吧,正好多陪陪月儿……”

  林墨歌不好意思拒绝,便点了点头。

  之后,吴玉洁去厨房里指挥着佣人们做事,她便得了空,才进了月儿的房间。

  顺便给初白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声,又告诉苏珊今天不回去吃饭,让她少做一些。

  月儿眼巴巴的看着妈妈,直等着她打完电话,才急吼吼的拉着妈妈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