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69章 白捡的便宜(11)
  第669章白捡的便宜

  那么,璃爷也不必再顾忌什么承诺了。

  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促成一下璃爷和林小姐……

  权简璃哪里知道岳勇心里的这些小九九,整个心思都放在房间的母女二人身上。

  推门而入,便看到母女二人正躺在月儿的粉色大床上,舒服的聊天。

  就像两只等待着主人回家的小猫咪一般慵懒。

  “呀!你进来怎么不敲门?真没礼貌!”林墨歌惊呼了一声,跟月儿对视一眼,似乎她们刚才并没有说到什么秘密。

  “我进自己家为什么要敲门?”权简璃反问道。

  难道这个小女人忘记了,这里的一切都是属于他的?

  哪怕他把这房子拆了,也没有人敢说半个不字。

  林墨歌撇撇嘴,“哼,没想到堂堂权家二少爷,竟然爱听别人墙角!”

  “怎么是别人呢?明明就是我孩子的妈!”权简璃越发得意忘形。

  “你!……懒得跟说话!”

  林墨歌气不打一处来,抱着月儿便要下床,“走吧月儿,我们去吃晚饭。”

  月儿眨巴着眼睛,看看便宜老爸,再看看妈妈,总觉得她在这里特别多余。

  然后灵机一动,便跳下了床,“妈妈,我去看看晚饭好了没。”

  说罢,也不等林墨歌点头,便一溜烟的溜出去了。

  顺便还把像根电线杆一样的岳勇拉走。

  林墨歌没想到月儿今天竟然这么反常,不过她担心的是月儿跑得太快会再扯到伤口。便匆匆起身,想要跟出去。

  却不料,权简璃上前一步,严实的挡在了她面前。

  “你怎么待了这么久?”

  “怎么?闲我待得时间长了?不好意思,我又不是来见你的,你不愿意看就离开!”林墨歌没好气道。

  这个混蛋一开口总没好事。

  随便说出一句话来,都能气得人一秒破功。

  “我不是这个意思……”

  一向伶牙俐齿的权简璃,却忽然在她面前矮了几分,尤其对上那双干净透彻的眸子,顿时便没了脾气。

  “我是觉得奇怪,吴玉洁怎么忽然对你转变了态度?”

  原来是这件事。

  林墨歌忽然间明白过来,之前吴玉洁看到她时除了发脾气就是说难听的话,今天一下子变了这么多,肯定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

  可是一想到他刚才的恶劣态度,她又不想轻易告诉他。

  黛眉微微一挑,挑衅的咧嘴一笑道,“她对我态度好不好,关你什么事?”

  然后摆出一副我知道答案偏偏不告诉你,就是想看你急疯的样子的表情来,气得权简璃咬牙切齿,却又拿她没办法。

  然后,趁着他愣神的时候,猛然间一弯腰,从他身边逃了出去。

  权简璃苦涩一笑,看来墨儿还是有意在跟他保持着距离啊……

  餐厅里,吴玉洁坐在首位,月儿已经乖巧的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

  自从胡蝶离开这个家以后,她每天都会乖乖的过来吃饭,而且胃口特别好!

  可能这就是哥哥说过的,人逢喜事精神爽吧。

  “妈妈,你坐这里!”月儿指着自己身边的位置说道。

  林墨歌笑着坐了下去,又冲着吴玉洁微微点头。

  此时权简璃也阴魂不散的跟了进来,月儿和林墨歌身边已经没有位置了,他便只能将就,坐到了林墨歌对面。

  虽然不能挨着她,可是这里也不错,可以直勾勾的盯着她。

  而且,墨儿吃饭的样子还蛮可爱的,像只贪吃的小松鼠一样。

  吴玉洁呵呵一笑,“难得今天家里人都在,总算是热闹了一些。墨歌啊,多吃点,看你身子这么虚弱,可不能亏待了自己……”

  “我知道夫人,您也多吃点……”林墨歌乖巧的笑着,一边照顾着月儿,自己也吃着。

  她忽然觉得有些可笑,也有些恍惚。

  这恐怕是她在权家第一次这么受欢迎吧?

  也是吴玉洁第一次主动让她留下来吃饭,甚至还说什么,家里人……

  现在,吴玉洁总算把她当成家里人,而不是外人了么?

  可是为何她心底连一丝喜悦都没有?

  回想当初,第一次来权家,是羽晨带着她来的,结果搅得饭局不欢而散。

  第二次,是被权简璃带来的,还当众表明她是他的女人,结果又惹得权老爷子发怒。

  后来的几次,也皆是不欢而散,甚至权老爷子还说她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只会搞得家里乌烟瘴气。

  原本她以为,恐怕这辈子都不会在权家如此平淡的吃饭了。

  可是却没想到,这次竟然是借了母亲的光,能让吴玉洁对她另眼相待,也了结了过去的恩怨。

  吴玉洁殷勤的给她夹菜,“来,尝尝这个,女人多吃点这个,是很补的……”

  “对了,还有这道菜,这可是特意从国外运回来的,比国内买的鲜美多了……”

  “喔,好……”面对着吴玉洁的热情,林墨歌只能一一承受。

  权简璃坐在对面,以审视的眼光看着那二人,越发想不通了。

  怎么会眨眼之间,态度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呢?就算变脸能力如他一般,也不可能变得这么快啊。

  可最让他理解不了解是,连月儿都觉得这咱情况下非常正常,甚至他从墨儿和吴玉洁的脸上,根本就看不出什么不自在的感觉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两个女人背着他,进行了什么可疑的交易?

  否则怎么可能会忽然变了这么多?

  饭局上,一片和乐融融的景象,只有权简璃一人,像是被折磨着的孩子一般,快要想破了头。

  而且,大家都很有默契地,没有人提起蝶儿两个字来。

  就好像这个人从未出现过一般。

  下午的时候,吴玉洁已经派人将胡蝶的房间整理干净,将她的东西全都处理掉了。

  这下子,这个家里,便彻底没有了那个女人存在过的痕迹。

  原本她是不敢私下处理这些的,再怎么说胡蝶也是简璃铁了心要娶的女人。万一有一天,简璃又鬼迷心窍,将胡蝶带回来的话,那她岂不是会被简璃怪罪?

  可是,自从与林墨歌和解之后,她便不再犹豫,而是马上行动了起来。

  将胡蝶达到个家里存在过的证据,全都抹去了。

  反正从一开始她就不喜欢那个女人,哪怕是留着她的东西,也觉得不吉利。

  其实胡蝶的主动离开,真的让太多人欣喜了,而那太多的人里,月儿首当其冲……

  其次便是岳勇,然后就是吴玉洁……

  或许,还有贝尔……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了,稀里哗啦的,胡乱敲打着窗子。

  林墨歌忍不住向外看了一眼,有些焦虑。

  吴玉洁便又开了口,“今天的雨下得这么大,路上也危险。你就留在这里住一夜吧。”

  “啊?不用了……一会儿王师傅回来了,我再麻烦他送我一趟好了。”林墨歌摆摆手,着实有些受宠若惊。

  最重要的是,她可不想留在这里过夜,因为这里就是狐狸窝啊狐狸窝。

  她要是真的留下来了,说不定会被吃得骨头都不剩呢。

  毕竟上一次她生病被权简璃带到这里之后,就吃了不小的亏。

  这次,绝对不会再被他得逞了!

  权简璃似乎也想到了这里,眸光忽然间变得深邃起来,直勾勾的盯着她,让她不寒而栗。

  月儿倒是很开心,“妈妈就留下来嘛,月儿好想跟妈妈一起睡觉觉……”

  林墨歌有些为难了,她知道月儿今天受了伤,所以难免会需要她。

  可是,她又不敢留在这里。

  就算与吴玉洁的关系好一些了,可不管怎么说,尴尬总是会有的。

  就算人家随口那么一让,她也不能真就赖在这里不走了啊。

  正当她纠结的时候,吴玉洁又开口道,“月儿今天心情也不好,你就当陪陪她好了……反正住一晚上也不会耽误什么事,这么大的雨,晚上开车确实有些不安全……”

  林墨歌无奈,只得暂时退让,“等下看看好了,我看这雨再下一会儿就该停了……”

  “不会停!会下一夜。”一直在察言观色的权简璃,冷不丁冒出一句话来。

  林墨歌先是一愣,转而便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这混蛋难道不知道,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会让别人误会么?

  吴玉洁意味深长的一笑,“看来简璃已经看过天气预报了啊,今年的雨水果然特别多呢,呵呵……那就这么说定了啊,我一会儿就叫人帮你收拾一间客房去……”

  “不用!她睡我那儿……”

  “不用了,我跟月儿睡就好……”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吴玉洁愣了一下,转而会心一笑。

  林墨歌则小脸通红,羞愧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这混蛋摆明了是故意给她难堪的!难道是在为刚才的事报仇么?果然是个小心眼的男人!

  “便宜老爸好过分!月儿受了伤,需要妈妈照顾!你不许跟月儿抢!”月儿撅着小嘴道。

  权简璃脸色微微一沉,装出一副凶巴巴的样子来,“今天为了帮你出气,你老子我也受伤了!更需要照顾!”

  “咦?明明就是王伯伯和岳勇大叔动的手啊,你怎么会受伤?”月儿把林墨歌心里的话问了出来。

  “老子受的内伤不行么?”权简璃拽拽的瞪了月儿一眼,似乎赢了月儿,让他很开心一般。

  看着这个幼稚的男人,林墨歌忍不住翻了一记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