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70章 白捡的便宜(12)
  第670章白捡的便宜

  懒得再跟他说什么,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雨能快些停……

  月儿冲他吐了吐舌头,心下早已经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一定要把妈妈抢到手!

  父女二人之间,弥漫着看不见的硝烟。

  而林墨歌,注定是这场战争中的俘虏……

  淅淅沥沥的雨声,早已经不再是繁杂的乱点,而渐渐演变成一曲动听而又激昂的乐曲,在这个三月芳菲天,弥漫开来……

  晚饭过后,王师傅回来了。

  向林墨歌报告了一声,已经平安把小少爷送回了家。

  月儿便吵着要跟王师傅学功夫,二人便到后面找了个空间大的地方演练去了。

  吴玉洁坐在客厅里喝了杯茶,看看客厅的气氛越发尴尬,便主动起身,“我平日就睡得早些,与你们年轻人不一样。就不在这里掺合了,墨歌啊,雨这么大,今天晚上还是留在这里吧,就算急着去上班,也要明天再走知道么?”

  说罢,还不等她回答,便径直上了楼上自己的房间。

  看着吴玉洁那意味深长的表情,林墨歌越发尴尬了。

  又想起刚才在餐桌上时,权简璃说的那些话,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也站起了身子。

  “去哪?”权简璃放下报纸,怔怔的看着她。

  “我去看看月儿有没有捣蛋……”她慌乱的找了个借口,便想要去找月儿。

  毕竟王师傅辛苦了一天,再被月儿缠一会儿,岂不是更累。

  “你就这么害怕跟我单独相处?”权简璃冷不丁开口,吓了她一跳。

  因为这句话正说中了她的心思。

  她就是害怕和他单独相处。

  反正每次单独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准没什么好事。

  在其他的地方也就罢了,这里可是权家老宅,就算吴玉洁不说什么了,可还有那么多佣人呢。

  她可不愿意被人用有色眼镜看待。

  “不是害怕,是嫌弃!”她撇撇嘴,丝毫不给他留面子。

  权简璃眉眼一沉,这小女人,果然是伶牙俐齿!

  “偶尔被人嫌弃一下,感觉也不错。”他淡淡回了一句,反正被自己的女人嫌弃,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厚脸皮了。

  可是在她面前,他就是生不起气来。

  似乎只要看着这个女人,心情就无限的好。

  林墨歌懒得跟他再计较下去,缓缓走到了窗边向外看着,雨丝毫没有减小的迹象,如同无穷无尽一般,又像个慢性子的人,淅淅沥沥着,一如方才。

  “今晚留在这里,明天一早我送你。”身后忽然传来一道嗓音,吓了她一跳。

  权简璃已经不知何时走到了她身后,长臂一勾,便将她轻易拥在了怀里。

  刚毅的下巴在她细软的发丝上轻轻摩挲着,嗓音沙哑的倾吐,“还记不记得那一场暴雨?”

  林墨歌心里咯噔一下,这厮该不会又要提起两年前的事了吧?

  那一晚,是s市多年未见的大暴雨。

  而她也是在那个时候知道了王云并非自己的亲生母亲,半生的信仰和支柱悉数倒塌。

  在她最绝望最无助的时刻,权简璃如同天神一般出现在她面前,将她从死亡的地狱里拯救而出。

  却也将她推入另一个万劫不复的,名为权简璃的深渊。

  那一夜,她的心被生生的凌虐致死,又被他救活。

  于她来说,就是一场巨大的灾难,所以并不愿意想起。

  尤其,她更知道,在他的记忆中,那一夜,不过是荒诞不堪罢了。

  “权先生什么时候也喜欢回忆过去了?”她不屑的冷哼一声,想要从他怀里挣脱出来。

  可他的力气大得吓人,任她再如何挣扎,也不能逃脱。

  他却一脸闲在的点点头,“是啊,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竟然会回忆过去……”

  这话,是对他自己说的。

  自从遇见墨儿以后,他的改变,连自己都惊讶。

  林墨歌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她有很多话想要问他。关于蝶儿失踪的事,还有,关于案子……

  想到这里,缓缓开口道,“那场官司……你难道不怪我?”

  “本就是我被人设计而已,与你何干?你做的很好……”他淡淡的回了一句,其实原本,他就有些担心,这是墨儿的第一场官司,若是输了,对她的职业生涯影响并不好。

  不过现在终于可以松口气了,不管是歪打正着也好,陷入了那个疯子的圈套也罢,至少墨儿并没有因此受到什么损失。

  林墨歌再次默然了,她心里也清楚,这场官司,根本就是白捡来的胜利,若不是那个癞子和胡蝶中途改了口供的话,她绝对赢不了。

  或许,这就是天意吧。

  虽然她一直想要赢权简璃一次,却是要用最光明正大的办法,而不是投机取巧。

  不过,她也懒得再跟他解释什么,否则只会再提起两年前的事,徒增烦恼罢了。

  “那……”

  她张了张口,又把话吞了下去。

  实在是好奇胡蝶如何了,可是一想,胡蝶在与不在,与她又有什么关系呢?权简璃找也好,不找也罢,那是他们两个人间的事。

  毕竟在这场关系里,她只是个“第三者”罢了。

  “想问什么?”他柔声道。

  炙热的呼吸从她脖颈处传来,引得心里痒痒的。

  “没什么……”她装作不经意的回了一句,不想再提那件事了。

  二人就那么站着,看着窗外零落的雨滴,忽然有了种时光荏苒,岁月静好的感觉。

  若是,可以一直在一起,哪怕只是站在一起看大雨滂沱,也是一种幸福吧?

  她没有话要说,他心里却一直憋着一团疑问,憋得都快要窒息了。

  “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对你这么好?”

  林墨歌自然知道他口中的她,是指吴玉洁。

  想了想,还是打算不再隐瞒,反正权简璃若是想知道的话,就算她不说,吴玉洁也会说的。

  “你还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母亲与权老爷子相识的事?”

  “恩,记得。”他淡淡回答。

  “其实,我母亲与夫人当年,是最要好的姐妹……”她说着,便拿出手机来,再次把那张照片递给他看。

  可是马上就后悔了,因为上面还在苏依柔……

  权简璃接过来认真的看了一眼,面色顿时暗沉下去,因为他一眼便看到了那个在他记忆中,如同死神一般的女人。

  林墨歌知道自己疏忽了,便想将手机拿回来,却被他握得紧紧的,似乎要将手机捏成碎片一般。

  “我没事……”他沙哑着嗓音道。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可仍旧有种负罪感。

  “抱歉,我一时忘记了……我也没有想到,她们三个人年轻的时候竟然是关系最要好的闺蜜,这照片是我帮母亲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所以才知道了这件事。原本把照片拿给夫人看,只是想从她口中多听说一些我母亲当年的事,没想到夫人就对我转变了态度……”

  听着她解释的话,权简璃似乎才渐渐从自己的心思中走出来。

  却并没有将手机还她,而是依旧仔细的看着那张照片。

  “原来如此。不过你的脸型轮廓倒是和伯母年轻的时候挺像的。”

  “啊?”

  “没什么……”权简璃眉头一挑,似乎找到了有趣的事,伸手划了下手机,手机上马上就出来下一张照片,是之前与初白去a市的时候,她闲来无事拍的a市的夜景。

  “哼,看来你兴致还挺不错!”他阴阳怪气吐出一句,要知道那天她可是和林初白单独去的a市!甚至还在那里整整过了一夜!

  要不是岳勇想办法调取到了他们所住酒店的记录,知道是开了两间房,否则的话,他真的会连夜赶过去的。

  “什么?”

  林墨歌一时间不太明白他在说什么,可是看到手机上的照片上,心里咯噔一下,不好!她手机里还有小星星的照片!

  “把手机还我!谁让你私自看照片了?真没有礼貌。”她咬牙切齿的说着,便抬手去抢。

  他却随便一抬手臂,将手机高高举起,“怎么,难道里面有什么不能让我看的?”

  “没有!你还给我!”

  “那你过来抢啊。”权简璃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

  林墨歌想要跳起来抢,他却踮起脚尖来,站得更高。

  二人便在客厅里玩起了老鹰抓小鸡的游戏,甚至乐此不疲。

  喔不,乐此不疲的是权简璃自己。

  林墨歌都快要吓死了,若是被他看到小星星的照片,那就全完了!她辛辛苦苦藏了那么久的秘密,怎么能就这么荒谬的被暴露出来呢?

  无论如何,她都不能让权简璃发现!

  “权简璃你幼不幼稚!?”她几乎快要怒火攻心。

  “有么?”他凤眸里闪烁着璀璨的光,看着这个小女人蹦蹦跳跳又急疯了的模样,说不上来有多开心。

  似乎逗她生气,比说那些甜言蜜语还要更合他心意呢。

  “便宜老爸,你好无聊喔……”

  一道稚嫩的嗓音忽然从二人身后响起,林墨歌回头一看,便见月儿小脸通红,鼻尖上还闪烁着细密的汗珠,显然是玩疯了一些。

  而在她身边,王师傅一脸尴尬的站着,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咳咳……月儿,你的功夫已经练完了?”林墨歌尴尬的清了清嗓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