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73章 秘密要曝光(3)
  第673章秘密要曝光

  他剑眉一挑,笑的得意,“因为你是我的女人,你想什么,我自然知道……”

  “……”

  林墨歌撇撇嘴,一大早就听到这种肉麻的话,还真有些消化不良。

  二人间的这场斗嘴,最终以月儿上来敲门结束。

  权简璃打开门,看着站在门外,眼睛都还未睁开的月儿,声音也柔了许多,“怎么起这么早?”

  因为月儿平时都赖床惯了,突然早起,还真让人有些不习惯。

  月儿撅着小嘴道,“便宜老爸好坏!竟然半夜把妈妈偷走……”

  原来月儿一觉醒来,才发现房间里只剩下她自己了。

  然后又想起昨天爸爸说过的话,便气势汹汹上来“要人”。

  “是你妈妈半夜主动跑到我房间的,可不是我偷的!”权简璃微挑着眉头道。

  “权简璃!!!”林墨歌抓起一个靠枕便向着他狠狠扔了过去,这混蛋真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撒谎连眼睛都不带眨的。

  他随手一接,便稳稳当当将靠枕接住,抱在怀里又认真的看着月儿道,“先回去换衣服洗漱,该吃早餐了。”

  月儿想要看妈妈一眼,可是也被挡着看不到,不过听到妈妈的声音,也算是满足了。

  “喔……”

  她嘟起小嘴,一脸不情愿的转身,临走还冲着房间里喊了一句,“妈妈,奶奶让你快点下来喔。”

  林墨歌会心一笑,这小妮子是想帮她逃离魔爪呢吧,竟然连奶奶都搬出来了。

  不过这一招似乎很管用,又或许,是权简璃故意想要放了她。

  月儿走后,他悠然走回床边,就那样抱着抱枕,目不斜视的盯着她,盯的她心里直发毛。

  “怎么不换?不是急着想下去?”

  轻佻的话语,却更惹人生气。

  你不走我怎么换!!!

  林墨歌心里在怒吼着。可是嘴上却不敢说出来,因为在逃离狼窝之前,她都必须要小心谨慎。“那个……我想再睡一会儿……!”

  说罢,继续钻着不出来。

  “喔?要不要我陪你?”他凤眸微眯,不怀好意的笑笑。

  吓得林墨歌赶紧摆手,“这个真不用,您这个大忙人,还是去忙您的吧……”

  权简璃意味深长看着她,漆黑的眸底似乎涌过一丝复杂的表情,只是此时的她,根本无暇顾及那些,在她看来,这眼神就是大灰狼看到了小白兔,想要吞入腹中的表情罢了。

  许久,他忽然把抱枕放在了一边,然后优雅的整理好衣服,又拿了外套,这才转身离开。

  关门的时候,又不留情面说了一句,“给你十分钟时间!”

  然后,在林墨歌愤怒的眼神中,关上门潇洒离开。

  “又是十分钟!你跟十分钟有仇么?”

  林墨歌气急败坏地冲着门咕哝了一句,却也不敢再耽搁,以最快的速度换上衣服,然后简单洗漱了一下,便匆匆下了楼。

  果然,吴玉洁已经在餐厅里了,看着她换了一套衣服,而且还是从二楼下来的,倒也没说什么。

  只是会心一笑,招呼着她赶紧过去吃早餐。

  月儿此时也把自己整理妥当,一路小跑进了餐厅。

  依旧没给权简璃好脸色,紧挨着妈妈,亲昵的坐下。

  而权简璃就好像换了个人一般,挺直的坐在对面,优雅的小口小口吃着,斯文得如同贵族的绅士。

  可只有林墨歌知道,这厮在夜色的伪装下,是个什么样的败类!

  吃过早餐,林墨歌便带着月儿一起,跟吴玉洁道了别。

  原本是打算要坐王师傅的车的,可是王师傅一早起来已经去接羽晨了,所以就算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坐权简璃的车。

  律师事务所楼下,车子刚停稳,她便匆匆下了车,慌乱的模样,让权简璃很是不满。就好像在他身边有多掉价一般,又或者,是急着想要去见林初白。

  还不等他说句什么,一辆拉风的红色跑车便停在了对面。

  然后一身浅蓝色西装的林初白,踩着阳光,款款走来。如同行走的画报一般。

  “墨墨!早啊。”他一眼便看到了站在台阶上的人儿,冲她咧嘴一笑。

  “恩,早……”林墨歌讪讪一笑,给权简璃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滚蛋,别在这里碍了她的眼。

  可权简璃却偏偏没眼色的瞪着林初白,似乎想要用眼神把他打败一般。

  “干爹!”月儿降下车窗,兴奋的叫了一声。

  “小月儿?早啊,今天好漂亮!”林初白冲着月儿眨了眨眼,两个人似乎在对什么暗号一般。

  脸上的笑,几乎要把这早春的阳光都融化了。

  岳勇此时也降下车窗,向他点了点头,毕竟他是灵儿的表哥,结婚以后,按照辈份的话,他也是该叫一声的。

  现在虽然还不用叫表哥,可这招呼怎么也得打。

  “岳勇也在啊。”林初白毫不吝啬的回报以热情的微笑。

  可是这一幕,某些人却看不下去了。

  明明就是他的女人,他的孩子,他的手下!现在却跟他的情敌关系这么要好,简直就是在给他脸上抹黑!

  “干爹……”

  “开车!”

  月儿的话还没有说完,权简璃冷冷吩咐了一声。

  岳勇小心肝一颤,心下便会意了,知道璃爷在嫉妒。

  只能又礼貌道了一声,“林少,我们先走了。”

  然后,才缓缓发动车子。

  月儿伸出头去,清脆道,“干爹再见,妈妈再见!希望你们有个快乐的一天喔……”

  车子疾驰出去,将月儿的声音也消散在了风中。

  二人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起上了楼。

  车子里,月儿小大人似的盯着权简璃的后脑勺,然后意味深长道,“便宜老爸,你是不是吃醋了啊?”

  岳勇偷偷从后视镜里看了月儿一眼,心道,果然璃爷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啊,就连小小姐都看出来了。

  只不过小小姐敢说,他不敢。

  “怎么可能!”

  权简璃脸色一沉,没想到自己的心事竟然被女儿说破了,这种感觉还真有些丢人呢。

  本来他早上执意把墨儿送到律师事务所楼下,就是为了向林初白宣示主权的。

  可是没料到,主权没有宣示,却被反虐了。

  月儿倒也罢了,这小妮子本来就跟林初白的关系比较亲近,所以现在表现得这么开心,不足为奇。

  可是某个人的反应,似乎也太夸张了一些。

  想到这里冷哼一声,带着幽怨的眼神便望向了身边的岳勇,“林少?”

  岳勇大手一哆嗦,车子显些打了滑,“璃爷……他毕竟是灵儿小姐的表哥……我……我也没办法……”

  看着他窝囊的样子,权简璃忽然想起一个词来,重色轻友!

  大概就是此时岳勇的最真实写照了吧?

  恨铁不成钢的瞪了他一眼,“若是不把那个小明星娶回来,再好好跟你算帐!”

  “是……多谢璃爷不杀之恩……”岳勇唯唯诺诺道。

  也幸好现在灵儿小姐怀着孕,否认的话,璃爷现在就把他就地正法了!

  拍了拍受了惊吓的小心脏,他也为难啊。

  若是可以的话,恨不得马上就把灵儿小姐娶回家。

  可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

  灵儿小姐看他,就像瘟疫一般,避之唯恐不及……

  看来,这是一条漫漫长征路啊……

  s市的樱花季,也只有短短的几周。

  第一批开了的花儿,已经开始渐渐凋零了。

  林墨歌总觉得,樱花是最美丽,也是最无情的花。

  只在春光乍暖时匆匆绽放,勾起人们对美和春天的蠢蠢欲动之心后,便又悄然离去。

  甚至,都不带有任何的感情。

  与樱花相比,她倒是更喜欢那些四季都开,又不那么娇弱的花呢。

  因为生命力旺盛,足够坚强,与她一样。

  自从那日与吴玉洁和解了之后,她便没有再去过权家。

  倒是吴玉洁,总会派王师傅送来一些补品,都是很名贵的东西。

  她知道吴玉洁的心,便都一一收下。

  然后又买了一些盆栽的鲜花让王师傅带回去,算是给吴玉洁的回礼。

  她觉得这些盆栽比鲜花要合适的多,至少放在家里养着,就会越来越旺盛,如同生生不息的生命一般。

  而鲜花,则会慢慢枯萎。

  看着漂亮的鲜花从最娇艳的时候渐渐萎靡,确实是一件令人唏嘘之事。

  一来一往间,二人间的感情,倒也有了升温的迹象。

  至少这事在月儿身上体现得非常明显。

  她现在打电话的时候,也不会再说不喜欢奶奶之类的话了,似乎与奶奶间的相处,也变得融洽了起来。

  这便是林墨歌最愿意看到的结果。

  而她又在初白的帮助下,二人合力打赢了几场官司,一时间,声名鹊起。

  虽然不能因为这几个案子就占据业内最重要的地位,可也算是后起之秀,冉冉升起的律师界新星了。

  与名声相对应的,便是案子越来越多,带动着整个律师事务所的生意都红火了起来。

  案子一多,工作便越发的忙了。

  经常都跟初白加班,研究案情,常常不能回家吃晚饭。

  小星星每天都可怜兮兮的等着妈妈回家,可是等妈妈回来的时候,他都已经熬不住睡着了。

  林墨歌知道自己太过亏欠孩子们,可是她也想趁着现在努力工作,至少要给孩子们一个良好的经济基础。

  所以也只能忍耐着。

  而灵儿最近迷上了针织,从电视里学了很多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