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88章 卷土重来(6)
  第688章卷土重来

  “恩,不知道你听没听说过项傲阳这个名字……”她想了想又问道。

  因为她觉得还是不要瞒着初白的好,毕竟初白的母亲与干妈是亲姐妹,而且,初白说不定还能帮她分析一下情况,总好过她一个人胡思乱想。

  而且这种事,她也只能跟初白说了,家里的那两个丫头,是绝对不能告诉的。

  林初白眉头一皱,“他不是你干爹么?而且……”

  说到这里他忽然迟疑了一下,然后想了想才又说道,“其实你也知道我和权简璃的关系了,他也算是我的表哥了,其实他的母亲一生心爱的男人,就是项傲阳。这件事我也是听我妈说的,当年姨妈嫁给权老爷子之前,曾经跟项傲阳在一起的。只可惜最后棒打鸳鸯,才闹出了后来那些事……我妈还说,她这些年很后悔,觉得对不起姐姐,当年家里为了搭上权家这条大船,才会同意把姐姐嫁过去的,可是却伤了姐姐的心,以至于这么多年来,她都没有办法释怀。”

  听着他的话,林墨歌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她虽然还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才让干妈失去了一条腿。

  可是,似乎是用那条腿,换回了一条命。

  而且,她这些年也一直都在干爹在一起,过得很快乐很幸福。

  不过,既然这么多年了,干妈都没有告诉家里她还活着的消息,就代表她并没有原谅家里吧?

  既然如此,那这件事也轮不到她来挑明。

  “难道这两件事有什么联系?”林初白眨巴着眼睛认真的看着她。

  现在倒是挑起他的好奇心来了。

  林墨歌点了点头,“其实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干爹就是阳光国际贸易的总裁。”

  “真的?这可是大新闻!”林初白显然比预料的还要更加激动,此时的他就像一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孩子一般,险些就跳起来了。

  一边还搓着手自言自语,“人人都说阳光国际贸易的总裁是个隐世的高人,背后有强大的靠山,没想到竟然会是他……如此一来,倒也能说得通了。一个以黑道为背影的公司,自然不会太弱……”

  “咳……你怎么这么兴奋?”林墨歌有些无语的瞪了他一眼。

  “嘿嘿,这种感觉你难道没有过么?就好像知道了什么重要的真相一样,而且这个真相全世界只有我们少数几个人知道,这种感觉太刺激了……”

  林初白眼里都闪烁着兴奋的光。

  林墨歌忽然想起来,他现在的样子,倒像是喜欢研究外星人的学生,在某一天,忽然亲眼看到了天空中的飞碟一样。

  罢了,他也难得这么开心,她就不再打击他了。

  “好好,那你继续兴奋吧,我先去研究案子了。”她撇撇嘴,抱着几份文件进了自己的小办公室里。

  她本来只是想要打听一下干爹的公司的,却没想到招惹出了初白隐藏的兴趣,想来也是有趣。

  忙忙碌碌中,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虽然下着雨,可她还是想先到医院去看看母亲,然后再回家。

  这些天来,她已经习惯这样的生活节奏了。

  现在只盼着母亲能快些出院,一家人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而且母亲和干妈年轻的时候是好朋友,如果母亲知道干妈回来了,一定会很开心的吧?

  不过她还在犹豫着要不要告诉母亲,毕竟她现在的身体还是经受不住太过强烈的刺激,如果太兴奋了,倒也不好。

  这么一想,便决定先把这件事按下来,等过些日子再说。

  至少也要等到跟干妈商量过后再做决定。

  想到这里,便从包里掏出手机来,想着要不要给干爹打个电话。

  再怎么说已经知道了他们回来的消息,总不可能装作不知道吧?

  刚把手机拿到手里,手机便震动起来,吓了她一跳。正是干爹打来的。

  她迅速接了起来,“干爹,我正要给你打过去呢,没想到您刚好打来了。”

  “哈哈,这不是说明咱们父女两个心有灵犀嘛。”电话那头的项傲阳爽朗的笑着,“大律师,现在已经下班了吧?有没有时间陪干爹吃顿晚饭啊?”

  “干爹!……”林墨歌娇嗔一句,“您就别再取笑我了,您在哪?我这就过去。”

  “我们墨歌害羞了啊?哈哈……就在琉璃醉酒店,你直接过来就行,我在大厅等着。”项傲阳又哈哈笑着道。

  “恩好,我马上就到。”林墨歌浅浅一笑,挂了电话。

  干爹依旧这么明朗就好,她其实还担心这么久没有联系,会有些疏离了呢。

  虽说她是因为权简璃的请求才不再跟干爹干妈联系的,可是不管怎么说,当初在国外的时候,都是干爹在帮衬着她,鼓励着她。

  如果没有干爹的话,就没有现在的她。

  所以这些日子以来,其实她心里还是很愧疚的。

  有种没良心的白眼狼的感觉。

  “王师傅,不去医院了,去琉璃醉酒店吧。”她冲着开车的王师傅说道。

  “好的林小姐。”

  王师傅真不愧是最称职的司机,从来都不会多嘴,更不会问原因。只要是林小姐的吩咐,他都会照办。

  很快的,车子便停在了琉璃醉酒店前。

  此时雨也停了,林墨歌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让王师傅不用等她,然后匆匆进了大厅。

  大厅里坐着一些人,可她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坐在一起相亲相爱的项傲阳和苏依柔。

  许是担心被别人认出来,苏依柔还特地戴着口罩。

  可就算如此,也掩盖不住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

  “干爹,干妈!”林墨歌笑着走了过去,与此同时,项傲阳也同苏依柔一起向着这边走过来。

  “一阵子不见,我们的墨歌更漂亮了,哈哈……”项傲阳依旧那么洒脱,虽然身为三合帮的帮主,身上却并没有那种戾气,反而显得越发平易近人。

  苏依柔也轻声笑了起来,伸手拉着她的手,“是啊,更漂亮了,可是也瘦了……你这傻孩子,怎么不好好照顾自己呢?看你都瘦成什么样子了。”

  “干妈,我好着呢!不知道最近流行骨感美么?”她故意说得轻松,就是不想让两位老人替她担心。

  “你呀……”苏依柔心关的拉着她的手,眼里闪烁着点点泪光。

  或许女人向来都是心软的,无论是离别还是久别重逢,都会用眼泪来诉说着心底的不舍或者怀念。

  项傲阳一见两个女人都红了眼眶,便赶紧转移话题。

  他可最怕女人们哭了。

  “好了好了,墨歌也饿了,我们先去餐厅吧,我已经订好位子了。”

  “恩,我们先上去吧。”林墨歌也担心干妈会哭出来,便赶紧拉着她一起进了电梯。

  项傲阳订的位子刚好是靠窗,而且还是在角落里。

  不用担心被人看到,也能很好的欣赏风景,可谓是一举多得。

  点了菜后,三人便闲聊起来。

  项傲阳率先开了口,“墨歌,这么久没见了,你一切还好吧?干爹听说你成了大律师,很为你自豪!我的女儿就是有出息!”

  林墨歌害羞垂眸,“这都是初白的功劳,如果没有他的督促和鼓励,我根本就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的。他对我真的很好。”

  “以前在温哥华的时候我就常常听你说起过初白,等有机会一定要见一见才行。按辈份的话,他还得叫我一声姨夫呢吧?”

  说着他看了看苏依柔,轻声道,“小柔,过去的事已经过去了,这次回来,你也该跟妹妹见见面了……再怎么说她也没有错……”

  “再说吧……我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她。”苏依柔苦笑起来,当年她因为被家里逼着嫁给权老爷子,也一并连妹妹都恨上了。

  所以这些年来,才没有告诉过妹妹她还活着的消息。

  可是项傲阳说的没错,当初就算是有错,错的也是父母。

  跟妹妹苏依云又有什么关系呢?

  “哎……你啊……”项傲阳轻声叹息,他只是希望小柔可以尽早把心里的结解开,否则一直这么抑郁下去,对身体也不好。

  看着气氛有些压抑,林墨歌想要缓解一下,便又开口问道,“干爹,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回s市?是不是温哥华那边出了什么事?”

  因为过年的时候,她和权简璃刚好在那边。

  干爹的家里就发生过一起枪击事件。

  而权简璃也是在那个时候,为了救她受了枪伤。

  经过那件事之后她才知道,原来干爹这个位子坐的并不稳固,手下有很大一部分人早就心存异想,想要把干爹拉下位。

  所以才会有了那次的枪击事件。

  而且说不定她不在的时候,同样的事件也发生过很多次。

  “这倒没有,干爹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放心吧,这些年来干爹也没有闲着,一直在培养自己的忠实手下。目前已经委托了几个最忠心的,在那边看着。想来是不会有什么事的,那种打打杀杀的事,就让他们年轻人去折腾吧。干爹老了,只想着能过一段平平淡淡的生活……”

  说着,他目光忽而变得温柔起来,落在了苏依柔的脸上。

  “现在,干爹只想陪着你干妈,帮她把心愿了了,然后就出去转转,好好享受一下人生……”

  看着干爹和干妈对视时眼底的深情,林墨歌竟然有些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