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90章 卷土重来(8)
  第690章卷土重来

  “我只知道莎莎她后来也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男人,好像还为那个男人生了个孩子。再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因为她渐渐销声匿迹,而我那段日子……也过得如鬼魅一般……”

  说到这里,她苦涩一笑,“至于小洁,我听说她嫁得不错,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看来我们三个人中,只有性子最平稳,不争不抢的她,才是过得最幸福的吧……”

  林墨歌指尖一颤,微微有些心虚,难道干妈并不知道后来吴玉洁嫁给了权老爷子?

  想来也是,干爹对干妈保护得那般周全,一定是怕她伤心,所以才没有说的。

  毕竟自己最好的朋友,嫁给了自己的丈夫,这种事,没有哪个女人能接受得了的。

  本来她还想把母亲的事告诉干妈,让她开心一下的。

  可是现在想想,似乎还不到说的时机。

  毕竟中间夹着一个吴玉洁。

  她正暗自纠结的时候,苏依柔轻轻叹息一声,“一晃已经过去三十年了。如果再次见到,恐怕都认不出彼此了吧?女人的容颜,又能留住几年呢?从光彩照人的漂亮女孩儿,到如今的两鬓斑白,皱纹横生,几乎只是眨眼之间啊……”

  林墨歌也是心有所感,算一算,从她与权简璃的那一次交易开始,都已经过了七年多了。

  转眼,便是八年。

  可这八年来,她与权简璃纠缠在一起,始终没有个圆满的结局。

  而她,也负了初白这么久……

  如果说从她亏欠的人里选出一个亏欠最深的,那便是初白了。

  只可惜,欠他的,她这辈子,怕是还不上了。

  因为他想要的,她没有资格给……

  “在说什么?”项傲阳打完电话回来的时候,看到两个女人正一边看着窗外一边随口聊着,表情似乎有些复杂。

  “这个嘛……不告诉你,是我和墨歌的秘密!”苏依柔微微一笑,卖了个关子。

  “是么?哈哈,既然是秘密,我就不问了。不过心里还是挺好奇的。”项傲阳呵呵笑了笑,又坐下跟二人闲聊了一些话。

  看着时间有些晚了,便先派人送了林墨歌回家。

  而此时的权氏大楼某一楼层,却依旧灯火通明。

  自从知道期限只有三天后,羽晨便抓紧一切时间查资料,也把工作部署了下去,让整个设计部都跟着他一起做。

  因为他知道,只靠他一个人的能力,根本就不可能完成如此规模庞大的命题。

  就算是整个设计部一起加班加点,都不一定能拿得出手。

  可是现在话已经说出去了,哪里还有反悔的余地?

  而且,他绝对不会让权简璃看自己的笑话!

  就算拼上一切,绞尽脑汁,也要拿出一套能让对方喜欢的方案来……

  顶层的总裁办公室里,权简璃坐在沙发上一支接一支的吸烟。

  眉头始终深锁着。

  岳勇去看灵儿了,还没有回来。

  他脑海里不断的浮现着当初在温哥华时的一切,包括那个女人的眼泪和忏悔。

  或许墨儿说的没错,她现在确实是后悔了,也愧疚了这么多年。

  可是那又如何,就算那个女人死在他面前,恐怕他也没有办法原谅她。

  那些深深烙印在心底的童年记忆,至今都在狠狠的折磨着他,无时无刻,都左右着他的心。

  那冰凉,冷漠,生不如死的童年,是他一生永远的痛。

  他明明就用那么真诚期待的眼神去看她了啊,可她却一次又一次,用冰冷决绝的话语,用怨恨发狠的眼神,将他的希望,一寸一寸撕裂。

  就算是为了墨儿着想,他也没有办法说服自己原谅……

  铃铃……

  寂静的房间里忽然响起了嘈杂的手机铃声。

  他看了一眼,还是按下接听。

  “璃爷,您现在在哪?林小姐已经平安回家了,我马上就过去找您。”

  “不用了,你直接回家吧。”权简璃淡淡道。

  岳勇整日跟着他也太过辛苦了,是时候,给他一些自由的时间,让他用来陪自己身边的人,也慢慢的过自己的日子。

  可是,对于岳勇来说,璃爷才是他人生的顺位第一位。

  哪怕,要他牺牲自己一生的幸福,他也连眼睛都不会眨。

  “璃爷,我还是过去找您吧,否则也放心不下。您还在公司么?”

  见他执意如此,权简璃也不再纠结,眸光微暗,“去云二那儿吧……我这就过去。”

  “好的璃爷!”

  岳勇的语气也顿时轻快起来,然后挂了电话。

  权简璃将手中的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起身拿了外套,关灯下楼……

  到了楼下的时候,忽然间想起了什么,抬头,看一眼那依旧亮堂堂的设计问楼层,冷哼一声。

  看来羽晨正在抱着打败他的巨大信念努力工作呢。

  这样也好,反正他就是要让羽晨看清楚现实,让羽晨知道,无论如何努力,都没有办法超过他的。

  至少,现在,心里还有着杂念的时候,不行……

  天气难得晴朗,阴霾了许久的s市,也终于再度迎来烂漫的春日时光。

  可是林墨歌却没有心思去感受这些,因为马上又会有接连几场官司要打。

  虽然是与初白一起,可是她依旧紧张的很,因为担心自己会给初白添麻烦。

  毕竟上一次之所以会赢,完全是靠运气而已,是权简璃那方的证人起了内讧,她才白捡了这么一个到手的机会。

  而那些记者们却根本不关心案件的真相如何,只是一味的将她的能力夸大报道,还给她冠上了很多让人压力颇大的名号。

  她担心的是,顶着这样的名号,会增加记者和委托人的期待,以至于最后无法收场。

  林初白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总会帮她打气。

  可饶是如此,她心里的压力,还是很大。

  只不过已经习惯了将这些压力都藏在心里,从来不对别人诉说罢了。

  或许能说的,也就只有初白一人。

  二人正就其中一个案子做最后的整理时,有人敲门。

  林墨歌作为初白的助理,自然是要起身去开门的。不过,当她看到门外站着的人时,微微愣了一下,转而露出开心的表情,“干爹,您怎么来了?”

  “干爹来看看我们墨歌工作的地方啊。”

  项傲阳将两盆漂亮的盆栽放在了桌子上,又将带的水果和零食也拿了出来。

  看着这大包小包的口袋,林墨歌一时有些不好意思,“干爹,您拿这些做什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在干爹眼里,你就是孩子!你们工作这么忙,饭也吃不好,一边工作的时候还可以一边吃些,昨天你干妈可说了,你瘦的太厉害了。”

  项傲阳爽朗的笑着,冲着便看到林初白也从里间走了出来。

  林初白虽然对项傲阳的事情有些了解,可是却并没有见过他。

  只是听到墨墨叫干爹才会出来看看的。

  不过,项傲阳虽然笑的爽朗,看起来也和蔼可亲,可是身上却自然而然散发出一种王者的霸气来,让人忍不住想要仰望。

  “项先生您好,我是墨墨的好朋友,您叫我初白就可以了。”林初白主动走上前去,伸出手来。

  项傲阳宽厚的手掌紧紧握住了林初白修长的手,上上下下将他打量了一遍,忽而哈哈大笑起来,“叫什么项先生?这么生疏?昨天晚上我还跟墨歌说过,按照辈份的话,你应该叫我一声姨夫的……是不是啊墨歌?”

  林初白愣了一下,虽然姨妈生前确实是项傲阳的爱人,可是两个人毕竟没有结婚,而且后来也分开了,姨妈也被逼着嫁给了权老爷子。

  这姨夫,似乎有些不太恰当吧?

  不过他并没有说出口,毕竟在长辈面前说这些并不礼貌。

  林墨歌眨巴着眼睛,看着傻呵呵的初白,忍俊不禁。

  她已经猜到初白现在在想什么了,可是他不知道的是,干妈还活得好好的,而且这些年来一直和干爹在一起。

  虽然她也不知道他们结没结婚,可是两个人的感情真的很好。

  正如灵儿常说的,结婚不过是一张凭证罢了,只要两个人彼此相爱,又何须走那种世俗的礼节?

  “是啊是啊,初白,你还真该叫干爹一声姨夫呢。说来说去都是一家人啊……”

  说着,她还拍了拍林初白的肩膀,似乎在给他打气。

  项傲阳也再次催促起来,“没错,这一声姨夫确实该叫。”

  见两个人都这么说了,林初白也就不再纠结了,既然人家长辈都开了口,那就叫吧。

  反正也没什么坏处。

  想到这里,咧嘴一笑,“姨夫好!外甥这厢有礼了。”

  “哈哈,不错不错,小时候你就是个漂亮孩子,小嘴也甜,长得也俊俏。没想到现在越发……出色了,哈哈……”

  项傲阳险些就说成了出落得越发美丽动人,可是转念一想,这可是外甥,又不是外甥女,要怪只能怪初白长得实在是比女人还要漂亮。

  “干爹,您小时候见过初白?”林墨歌插嘴道。

  “是啊,当年我也是偶然见到的……”

  说到这里,他的眼神渐渐有些恍惚,似乎回想起了当时的情况,“那次我到苏家去,却吃了闭门羹,我也不敢离开,就在门外一直站着。后来,有一个极其漂亮的小孩子跑出来,拿了个苹果,还问我渴不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