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96章 最毒妇人心(2)
  第696章最毒妇人心

  一句话都不说。

  岳勇也不敢问,翻开合同看了一眼,便明白了。

  看来璃爷最终还是答应对方继续合作了啊。

  不过,他始终有些不明白,那个阳光国际贸易的总裁到底是何方神圣,竟然能让璃爷发这么大火的同时,还要跟他继续签约?

  上了车,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璃爷,林小姐怎么会成为阳光国际的法律顾问?她一向对这些事不关心的啊……”

  那个阳光国际贸易的总部之前是在国外,而且s市连分公司都没有。

  林小姐怎么可能会与其有什么联系呢?

  难道只是因为林小姐这几日太出名,所以才会被阳光国际邀请过去当法律顾问?

  可是,从刚才的情况看来,连方经理都没有机会见到总裁的,林小姐却可以直接去见,这似乎有些太奇怪了。

  权简璃靠在座椅上,双眼紧张。

  他原本也没打算瞒着岳勇。

  “因为阳光国际的总裁是项傲阳!”

  “项傲阳?林小姐的干爹?”岳勇吓了一跳,怪不得,如此一来,便说得通了。

  不过,“项傲阳不是黑道的么?怎么还会开这么大的公司?怪不得一直没有露面了,若是真的露了面,恐怕这公司还没发展起来就会被仇人打击报复了……真没想到,项傲阳不仅在黑道上混得风声水起,竟然也能在商界打出一片天下,果真是只……”

  “老狐狸!”权简璃接着他的话,淡淡吐出三个字来。

  曾经,他以为父亲权老爷子才是老狐狸,可是如今看来,这项傲阳,也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看来以后跟他打交道的时候,还要更加谨慎才行。

  否则什么时候着了他的道都不知道……

  雨越下越大,似乎在预示着什么……

  律师事务所楼下,一个可疑的身影站在巷子里,黑色的雨伞将她的上半身遮挡得严实,却依旧可以看出,那是个女人……

  她就那样在巷子里站着,直勾勾的盯着律师事务所的方向,像座雕塑一般……

  权简璃的行动力一向都是最快的。

  短短两天时间,他便将工程项目的事都交代了下去。

  工程部的人也开始着手动工了,只不过在动工前,还会有一个开工仪式。

  恰好这两日林墨歌也收到了所有关于阳光国际贸易的资料,所以需要尽快整理出来,然后再熟记一下。

  毕竟以后这些就是她要负责的了,总要熟记于心才好。

  上午的官司刚刚结束,她便匆匆赶往琉璃醉酒店。

  初白却需要回律师事务所去,与委托人再做最后的交接和确认工作。

  午饭是与干妈一起吃的,因为干妈担心她的身体,便刻意把她叫到了房间,与她一起用餐。

  项傲阳并不在,似乎出去办什么事了。

  “干妈,您别总在房间里待着,既然回来了,就出去走走。今天天气不错……”林墨歌一边吃饭一边说道。

  因为干妈自从到了这里之后,几乎每日都是把自己关在酒店里的,从来都没有到外面走动过。

  “无妨,房间里倒也安心。”苏依柔淡淡微笑着,“在这座城市里,早已经没有我这个人了,而我心中的这座城市,也早就在三十年前死了。这里的风景或许很美,可是对我来说,却都是肮脏的记忆,不去碰触也罢,免得伤心……”

  明明就是悲伤的话语,可是她却如此平淡,甚至是面带微笑的说出来,如同在诉说着别人的故事一般。

  林墨歌觉得有些愧疚,“抱歉干妈,我不该提起来的,我不知道在您心里这么恨这里……”

  “傻孩子,你有什么错?要怪,就怪那捉弄人的命运吧……”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林墨歌只是觉得悲伤,或许这些年来,干妈一直过得很幸福,有干爹将她宠爱着,守护着,无论她想做什么,干爹都会尽自己所能帮她做到。

  可是谁又能看到她心里的伤呢?

  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她身上,让她也经历一遍干妈所经历的痛苦,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也会和干妈一样,选择恨那个男人,甚至恨自己的孩子。

  可无论结果如何,说到底,这件事本身便注定是一场悲剧。

  因为女人这个称呼的本身,就代表着柔弱,代表着被伤害和夺取……

  吃过午饭,苏依柔依旧留在房间里休息,林墨歌则到了自己的工作室去继续查看资料。

  没想到阳光国际贸易已经成立了这么久,而且,领域涉及极为广泛,几乎每个领域都有跨足。

  她越来越佩服干爹了,原本只以为干爹是个有胆有识的黑道枭雄,却没想到,就算是在自己不擅长的商界,也是叱咤风云。

  而干爹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干妈。

  为的,是想将来离开三合帮以后,可以和干妈过上幸福富足的日子,依旧给干妈这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这,才是最忠贞不渝的爱情吧?

  并不会因为她的残缺和过去而有所改变,更不会因为岁月的流逝而淡漠。

  只有细水长流般的爱情,几十年如一日,眼里心里,都只有她一个……

  因为自己的胡思乱想,导致整整一个下午,都没有记住些什么。

  床上被她铺满了资料,乱七八糟的一片,看着越发头痛。

  林初白进来看到这一切时,那双妖孽般的桃花眼都瞪大了。

  “墨墨,你这是……在干什么?玩资料拼图?”

  “初白,你来了啊?”林墨歌有气无力道。

  她也不知道这些资料会如此繁琐。

  “因为涉及的领域范围太广了,所以有些混乱……”她苦笑起来。

  并不是她没有耐心,只是第一次接触如此庞大数量的资料,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罢了。

  “你是第一次做这些,自然不太熟练了,摸到诀窍以后就轻松了。不如你先回家休息?其他的事情交给我就好。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事了。”

  林初白随意扫了一眼铺满床的资料,俊逸的眉心微微一蹙,却并没有说什么。

  他能快速记忆,所以整理起来倒也简单,可是对墨墨来说,实在有些艰难了。

  “跟委托人谈清楚了?”她随口问道。

  “恩,不过明天还得继续上庭……你说这么小一个s市,哪来这么多不合呢?邻里纠纷倒也罢了,可这婆媳纠纷也要告上法庭么?真不懂这些人是怎么想的,我要是有个老婆,整天心疼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让自己老妈再欺负她?我已经想好了,明天直接败诉,然后让那个受害人离婚……”

  他着他义愤填膺的模样,林墨歌只觉得好笑。

  如果是以前,她也会像初白这么想。

  可是自从知道权简璃和苏依柔的事后,她便不会再轻易地妄下评断了。因为每个人都有苦衷,没有人愿意攻击别人,因为攻击别人的同时,自己并不会感觉到快乐。

  “都多大了还意气用事?说不定这婆婆也有苦衷呢?凡事都要看两面的……”林墨歌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我们先去吃晚饭吧,快饿死了。”

  “吃什么饭,你还是早些回家吧。这几天回去那么晚,小星星和羽寒会担心的。”林初白贴心道。

  “没关系,早些把这些整理完再回去好了。小家伙们都很乖的……”林墨歌脸上笑着,心里却有一丝苦涩。

  她每天回家以后,小星星都睡着了。

  羽寒还在等着,告诉她小星星一直在吵着要妈妈。

  明明已经回到她身边了,可她还是没办法整天陪在孩子们身边。

  其实她这个妈妈,根本就是不称职的。

  可是,她又不忍心把所有的工作都丢给简璃一个人,所以只能先对不起小家伙们了。不过她知道,孩子们一定会体谅她的。

  因为她的三个宝贝儿,都是最贴心的小棉袄。

  见她执意如此,林初白也没了办法。

  二人便去餐厅里随便吃了些,又赶回房间继续整理。

  初白果然是这方面的行家,虽然平时看起来有些放荡不羁,可是脑子真的很好使。

  林墨歌烦恼了一下午的工作,他出手不过两个多小时,便已经搞定了。

  而且分门别类,按照时间和范围,整理得清清楚楚,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下子就简单了,以后找的时候也方便……可累死我了……”林初白倒在床上,累出一身汗来。

  他虽然脑子聪明,可也最不喜欢做这种繁琐的事情,若不是为了帮小墨墨,他才懒得做呢。

  “辛苦啦,我请你吃宵夜?”林墨歌一边将资料都收好,一边说道。

  “还是算了吧,我要减肥的……”林初白撇撇嘴,“太热了,真想好好出去吹吹风。”

  “也好啊,今天也不冷,在房间里憋了一天了,要不然出去兜兜风好了。我这几天也想去海边呢。”

  “那还等什么,出发!”

  林初白顿时来了精神,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跃了起来,好像一瞬间又满血复活了一般。

  林墨歌无奈一笑,拿了外套将门锁好,这才跟着他下了楼。

  两人上了林初白那辆极其拉风的跑车,便向着海边的方向驶去。

  许是天气变暖的缘故,就算是夜间,郊外的人也不少。

  沿海公路上,不时便会有辆车与其擦身而过,偏偏林初白还将车子开得很快,吓得林墨歌尖叫声连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