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699章 最毒妇人心(5)
  第699章最毒妇人心

  至于上诉什么的,其实也没有必要。他现在手里那么多案子,根本就忙不过来,怎么可能再给自己找罪受呢?

  只是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那你说这事怎么办吧?”

  他冷哼一声,将问题扔给了局长。

  “我堂堂一界律师,竟然被你们平白无故扣上了肇事逃逸的罪名,还被那么多人看到了,以后还混不混了?因为你们的一个草率决定,很有可能毁了两名律师的前程你知不知道?……”

  正说着,看到了权简璃那张比冰山还要冰冷的脸。

  紧接着,才看到被他抱在怀里的墨墨。

  “墨墨,你没事吧?”

  “恩,我没事。”林墨歌有些不好意思,现在被人看着,总觉得气氛有些怪异。

  看了权简璃一眼,声音比蚊子还要小,“我没事了,你把我放下来吧。”

  权简璃却像是没听到一样,冷冷的看着局长,“我不想从网上看到任何和此事有关的评论,该怎么做,不用我说了吧?”

  局长顿时点头哈腰,“权总,林少爷,您二位放心,这事绝对不会传到网上的,我们明天一早就会公开道歉,对二位造成的名誉损失和精神损失进行赔偿……”

  “我的车呢?”林初白脸色不好的问道。

  队长赶紧上前一步,“在……在院子里……”

  林初白冷哼一声,便要向外走,忽然间想起了什么,又停下脚步道,“对了,到底是哪个目击者看到我撞人了?别人说什么你们就信?到底有没有脑子!?”

  一想起这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竟然连个证据都没有,就随便抓人。

  真是白白损失了他的大好机会!

  “是是,林少您教训的是……”局长根本就不敢还嘴,只能讪讪的笑着。

  “局长,我要的是真相,不是阿谀奉承!”林初白瞪了他一眼,根本就不给他面子。

  局长又怎么样?他要是真的决心要告他们的话,还真能把他这局长给拉下来。

  局长脸上一阵阵青紫,却又不敢发泄。

  转头狠狠的踹了那不争气的队长一脚,“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举报的?把他给我揪出来!”

  队长此时也是真的怕了,战战兢兢道,“报……报告局长,是一个女人打来的电话……因为她把车祸时的情况说的很清楚,而且还给出了肇事车辆的照片和车牌号,所以我就……”

  “混账!”局长又踹了他一脚。

  “女人?举报电话呢?”林初白径直走了过去,翻看起桌子上放着的记录来。

  “在这里……”队长指着一个号码道。

  林初白随口念了一下电话号码,非常陌生。

  可是权简璃心里却咯噔一下,因为这个号码正是刚才给他发来视频的那一个!

  “目击者是女人?”他也冷不丁问了一句。

  “是……权总……是个女人……”队长这次学聪明了,直接打开了电脑,然后一边点开桌面上的一段音频文件一边说道,“这是当时她举报的记录……”

  忽然间,一个女人的声音响起,几个人都凝神听着。

  确实,对方将车祸发生时的情况描述得很清楚,而且连车牌号和车的样子也都描述出来了,只是没有说明司机的长相,不过,却说她隐约看到是一个女人开的车。

  听到最后,权简璃已经大致明白了,这无非就是有人想要陷害墨儿!

  要不然,也不会说是女人开的车了!

  而且,这个女人还是对墨儿和林初白很了解的人,否则也不会编排了这么一场几乎是天衣无缝的局了。

  可是,因为电话里的声音本就有些失真,再加上那个女人把声音压得很低,所以一时根本就听不出来到底是谁。

  怀里的人儿瑟瑟发抖,权简璃低头一看,才发现她穿的是露出脚腕的西装裤,纤细的脚腕显得越发精致。

  可是她发白的脸色,却让人又狠心不起来。

  抬眸看了局长一眼,薄唇微启,“找到目击者的资料后送到公司,我不喜欢多等……”

  “是是,我们一定加紧速度把那个提供虚假证据的可恶女人抓起来!这位小姐今天也是受了委屈,改日我一定会登门道歉……”

  局长谄媚的冲着林墨歌笑,她黛眉微皱,并没有吭声。

  权简璃冷哼一声,抱着林墨歌径直向外走去。

  林初白一看这情形,赶紧也跟了出去。

  局长讪讪的跟在后面,心里却在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做,才能保住自己的地位。

  “墨墨,我……”林初白看着权简璃将林墨歌抱上了车,原本想说要送她回家的话,便卡在了喉咙。

  “初白,你也早些回去休息吧,明天见!”

  林墨歌降下车窗冲着林初白微微一笑,总觉得有些过意不去。

  “恩,你别担心我了,回去好好睡一晚上。”林初白也咧嘴一笑,看着她坐的车子远远离开了,这才找到自己的车子,不甘心的开走。

  漆黑的夜色中,只剩下了局长和队长两个人,夜风一吹,透心凉……

  林墨歌一直看不到初白了,才将车窗关上,然后靠在座椅上坐好。

  车里的温度微微高了一些,让她的身体舒服了点。

  也不知道是之前吹风吹得太猛了,还是在审讯室待的时间太久了,总之现在身上一阵阵发冷。

  转头,冷不丁撞上权简璃那阴沉得吓人的脸时,才明白过来,根本就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

  “那个……今天谢谢你了。我也是没办法了才打扰你的……”

  她的声音很小,因为早就被他身上发出来的凌冽气势吓到了。

  可是谢谢还是要说的,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是他救了她。

  “那么晚了去海边做什么?”他忽然间开口问道。

  “啊?”林墨歌哪里想到他会突然问这种问题,一般人不是应该先问她怎么会跟肇事逃逸案件扯上关系的么?

  不过,还是老实回答了,因为他今天是她的救命恩人,所以对他的态度要好一些。

  “偶尔想要放松一下罢了……没想到竟然会遇到这么荒唐的事……”

  她苦涩一笑,只觉得有种无力又虚妄的感觉。

  原来被冤枉,竟然会这么简单。

  如果今天不是权简璃来救她的话,是不是就算被放出来了,她在别人眼中,也是一个犯过错的人?

  说不定连律师生涯也会被毁了的。

  因为若不是他的话,局长根本就不可能会答应道歉,更不会帮她洗白冤屈。

  或许有初白的话还可以,可是,她却也不想再牵连到初白……

  本以为权简璃会再说些难听的话落井下石,毕竟他以前都是这么做的。

  却没想到,他沉默了许久,缓缓道出一句,“以后这种事不会发生了。”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他指的这种事,是被抓错冤枉的事,还是说,她和初白一起出去兜风的事……

  途中,莫易云给他打了电话,询问进展。

  “恩,没事了。”权简璃的语气依旧是淡淡的。

  “那就好,小墨墨今天肯定是吓坏了,快送她回去休息吧,跟小墨墨说一声,改天我为她报仇!”电话那头的莫易云元气满满道。

  “不用!”权简璃随口回了一句,便挂了电话。

  可是因为莫易云是在酒吧里打的电话,所以声音几乎是用吼着的,林墨歌又坐的离他那么近,自然全都听到了。

  心里一暖,没想到莫易云竟然也这么关心她,实在是给人添了乱。

  她本来还有些担心,害怕他又会像以前一样,把她给绑架回权家的。

  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将她送回了家。

  “进去吧,好好泡个热水澡,睡一觉,明天的事用不到你,就别过来了。”

  林墨歌抬头看着这个高大如山的男人,他的嗓音沙哑动听,却又难得的温柔。

  漆黑如宝石般的眸子里,溢满了柔情。

  她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现在的他,与从前的他,不一样了……

  可是下一秒,他的声音却骤然冷了下来,“还傻站着干什么?难道想跟我回家?”

  “不是!”林墨歌被吓了一跳,反射性的拒绝,“那我先进去了,今天真的谢谢你了。”

  说罢,赶紧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权简璃站在门外,一直看着某扇窗子的灯光亮了,这才上了车,吩咐离开……

  因为她没有打电话,忽然一夜未归,苏珊实在放心不下便一直在客厅里等着,见她回来了,心这才放下,回了自己房间。

  林墨歌泡了个热水澡,才感觉自己活了过来。

  然后也没有心思再多想,亲了亲孩子们甜睡的脸蛋,也沉沉睡了过去……

  权简璃也没有再回酒吧,而是直接让店员把他送到了位于更高处的别墅里,独自一人安静的待着。

  他实在想不出那个打电话报警,又给他发来视频的女人是谁。

  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三种可能。

  一种,是那个疯子派来的人,因为这件事如果细想的话,也算是部署严密了。首先需要对墨儿和林初白有一定的了解,至少也知道他们二人间的关系不错。

  然后,才借着车祸的事,将二人都牵扯了进去。

  又或者说,就连车祸,也是那个疯子一手计划出来的。

  如此,才能环环紧扣。

  可是如果真的是那个疯子的话,又为什么只给他发一条视频信息?而不是打来电话耀武扬威的取笑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