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04章 最毒妇人心(10)
  第704章最毒妇人心

  她站在樱花树后,看着小护士陪着母亲散步的样子,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按理说母亲现在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可医生却说还需要再住院观察一段时间才行,毕竟母亲现在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恢复。

  其他的事情倒是还记得,可是关于那场车祸,却想不起来。

  只要车祸的凶手一天不找到,她的心里就一天没办法踏实。再加上前些日子,母亲在医院里不知道看到了谁,竟然吓得病发。

  这件事,让她更加在意。

  可无论她怎么问,母亲也不说。

  她也没办法,只能静观其便。

  可是日子久了,心里的不安就越来越大。因为一只脚站着有些费力,她又不肯让王师傅扶着,更不肯坐轮椅,便只能放弃偷偷的看母亲,一跳一跳的向着医院大门外跳去。

  “林小姐?”一道熟悉的嗓音从身后响起,她回头一看,便迎上了欧尼那张帅气又阳光的笑脸,“果真是你,我刚才还不敢认呢。”

  “欧尼?没想到能在这里遇到你。”林墨歌冲他笑了笑,一时没站稳,在原地蹦跶了几下。“你来医院做什么?”

  杜予绝晃了晃手里的药,“小感冒而已,倒是你,还挺严重啊……是不是跟孩子们做游戏的时候扭到了?”

  “呵呵,是我自己不小心踩滑了楼梯……没事的,过几天就好了。”林墨歌苦笑着。

  她本来也以为几天就好了,可是没想到,这都两天了,脚踝处的肿痛根本就不见好啊。

  “那你也太马虎了吧,额头还伤了一块……我还是扶着你好了……再摔一下,可能会更严重。”杜予绝说着,便伸出手来,示意让她扶着他的手臂。

  原本林墨歌还想要拒绝的,可是看他这么礼貌又绅士,便也没有再拒绝。

  “那好吧,就麻烦你了……”她讪讪一笑,“我也没想到这段路这么远……”

  “就是这样,你平时总是两条腿走路,根本不觉得什么。偶然有一天伤了一处,就知道腿的重要了。以后啊,还要好好照顾自己才行……”

  “好啦,知道啦……”

  在他不厌其烦的絮叨下,林墨歌总算成功的走到了车边。

  “好了,那我就先回去了,今天多谢你了。”

  “说什么谢不谢的,举手之劳而已。不过……你若是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的话,可以和我约会啊……”

  看着他笑得猖狂的模样,林墨歌又无奈的瞪了他一眼,然后扶着车门,有些艰难的往车里钻。

  “这个就算了吧,我忽然觉得很过意的去……啊……”

  话说到一半,感觉有些吃痛,便低呼了一声。

  “怎么了,是不是又碰到脚了?”杜予绝关切的问道。

  “喔,没事,可能是不小心扯到头发了……”她摇摇头并没有在意,原本在梳头发的时候就总是会扯到的,所以也习惯了。

  “那就好,我看你这几天还是老实在家待着不要乱跑的好,否则脚恢复的更慢!”杜予绝又语重心长的说道。

  林墨歌苦涩一笑,“恩,我会的。那我就先走了……”

  “好,路上小心……记得别乱跑……”

  他似乎根本就不像是在嘱咐大人,而是在嘱咐一个小孩子一般。

  幸好林墨歌知道他是老师,可能平时习惯了这么说话吧。

  点了点头,王师傅便发动了车子离开。

  一直看着车子消失在了视线中,杜予绝才缓缓收敛了笑容,然后低头,看着指尖紧紧抓着的两根柔软的发丝,转身上了停在另一边的车……

  许是听进了杜予绝的话,又许是知道磨刀不误砍柴工的道理。

  接下来的几天,林墨歌一直乖乖的休息,果然,脚上的伤恢复的很快。

  她已经跟初白说好周一便回去工作了,让初白给她安排好要接的案子。

  不过因为这么久一直没有去看过母亲,便想趁着明天周末,去医院陪母亲一天。

  知道她要去医院的事,小星星一直吵着要去,还说他也很想要见外婆。

  林墨歌被吵得没办法,好说歹说,还吓唬他医院里有很多可怕的病人,还有会给小孩子打针的护士姐姐,才算是平息了小家伙想去医院的念头。

  不过,小星星这一吵,倒是让她心里又明白了几分。

  母亲在医院里住了这么久,虽然护士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可那终究还是医院不是家。

  于是,她便想着带孩子们去陪陪母亲,也可以让母亲更开心一些。

  因为母亲平日里也总念叨着孩子们,本来想等着出院再让他们见面的,可是现在想想,与其等到出院,倒不如明天就去探望母亲。

  心情好了,身体恢复得也会快一些。

  决定好了之后,便跟羽寒说了一下,羽寒自然是同意的。

  “那小星星也要带去么?”

  “小星星自然是不能去的了,万一遇到你爸爸要就糟糕了。至于月儿……”林墨歌想了想,“宝贝儿,你给月儿打个电话,问问她明天有没有事?如果没有的话,妈妈也想带她去。”

  其实她也想带着孩子们去见苏依柔的,毕竟这是她的心愿。

  可是苏依柔现在住在琉璃醉酒店,若是带着孩子们过去,传到权简璃耳中终归是不好,所以这件事还是再缓一缓的好。

  至少等到权简璃和苏依柔间的关系,不像现在这么僵的时候……

  此时羽寒已经拨通了月儿的电话。

  里面还没有传来铃声,月儿便快速的接了起来。

  “哥哥,你今天好晚喔,怎么才打过来?是不是又陪着小星星玩把月儿忘了?”月儿有些不乐意的质问道。

  羽寒径直把小妮子的抱怨忽略,直奔主题,“你明天用不用补课?”

  “不用啊,怎么了?是不是有活动?”电话那头的月儿顿时便兴奋起来,其实她明天是有补课的,不过这种小事,只要跟大叔打个招呼就好啦。

  什么事也比不上跟哥哥一起玩最重要啊。

  看羽寒脸色不太对劲,林墨歌便接过了电话,“月儿,妈妈想明天带你和哥哥去医院看外婆,所以才让哥哥问你的,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喔……”

  她早就猜到月儿一定又兴奋的以为了去游乐场之类的地方了。

  不过让她惊讶的是,听到这话以后,月儿的语依旧那么兴奋,“真的么妈妈?月儿要去要去!月儿好想见外婆的……月儿还有好多话要跟外婆说呢!”

  “不许说没用的,也不许提咱们以前在国外的事!”林墨歌马上便给她下了严令,因为她知道月儿一定会告诉外婆,当初还有一个假外婆如何欺负妈妈……

  其实关于王云的事,她从来没有对母亲说过。因为不想让母亲平白无故的担心。

  反正那件事都已经过去了,根本没有必要再想起。

  她也不希望孩子们对那件事再念念不忘了。

  因为她希望孩子们只记得一些快乐和幸福的事,不要总活在怨恨和悲伤之中。

  月儿没想到妈妈这么了解她,顿时蔫儿了下来,“好啦,月儿记住了。”

  “乖,今天晚上早点睡觉,明天让王伯伯直接接你过来。记得要好好跟奶奶说喔。”

  她担心月儿又说错话,惹吴玉洁不开心。

  虽然现在吴玉洁对她已经好了不少,可是还需要处处注意一些才行。

  月儿这小妮子属于那种给点阳光就灿烂的,总不能看着吴玉洁对她好一些了,就变得放肆起来。

  “恩恩,月儿知道了。妈妈和哥哥晚安!”月儿乖巧道。

  “恩,宝贝儿晚安。”林墨歌柔声说着,结束了通话。

  然后又给权简璃发了条短信,问他明天能不能带着月儿去医院看望母亲,没一会儿,权简璃便给她回信说可以,还问她的脚伤好了没。

  她又回复了一条,说是已经好得差不多了,这一次,却没有收到回信。

  虽然权简璃一向不怎么爱说话,可她总觉得他现在是在跟她推拉。

  可是转念一想,又觉得是自己的错觉。

  以权简璃的性子,无论想做什么,都会直接去做的,又何须动脑筋浪费时间呢?

  她也懒得再想这些有的没的,一想到明天要带着孩子们去见母亲,心里便有些激动,激动到快要睡不着……

  而另一边,权简璃一直直勾勾的盯着手机发呆,而屏幕上正是墨儿给他回的短信。

  其实林墨歌误会他了。

  他不是想要跟她推拉,也不是冷漠寡言,只是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什么好。

  因为他现在只想亲眼看到她,将她紧紧拥在怀里。

  可是,明明知道她一定会拒绝的,也不想再惹她生气。

  既然她明天要去看闫莎,那倒也是个好机会。

  想到这里,便马上给岳勇打电话,吩咐了几句。

  岳勇便连夜忙碌去了……

  第二日一早,月儿惦记着要去见外婆的事,特别的起了个大早。

  睡眼朦胧的进了餐厅后,才发现原来便宜老爸也在,要知道他已经好几天都没回来了。

  “哇,这是谁啊?”她故意装作惊讶道。

  “不是要去看外婆么?还不快点吃饭?”权简璃没有在意她的小胡闹,淡淡说道。

  “咦?便宜老爸怎么知道?这是我们和妈妈的秘密来着……”月儿好奇的挠了挠小脸蛋儿。

  权简璃得意的挑挑眉,“你们的秘密我都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