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05章 最毒妇人心(11)
  第705章最毒妇人心

  “哼,才不信!有个秘密你永远也不知道……”月儿指的,自然就是小星星的事了。

  不过,这倒勾起了权简璃的好奇心,“什么秘密?”

  “哼,月儿才不告诉你!”小妮子把嘴巴一撅,洋洋得意的跳到了椅子上。

  随手抓起一个包子来幸福的吃着,看到便宜老爸郁闷的样子,她心里就特别爽啊特别爽……

  看着月儿得意的模样,权简璃也没怎么在意,只当是这小妮子自己没事逗着他玩呢。

  “奶奶呢?奶奶怎么不来吃早餐啊?”月儿好奇的问道。

  “奶奶有事去办,你吃自己的。”权简璃看了她一眼,又絮叨了一句。

  其实他今天一早特意回来,就是为了告诉吴玉洁,月儿要到医院去看望闫莎的事。

  因为他担心月儿话说不清楚,这祖孙二人之间再闹出什么误会来可就不好了,毕竟现在墨儿和吴玉洁之间的恩怨好不容易才平息下来,万万不能再出什么差错。

  吴玉洁倒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听完他的话以后,便要要准备一些东西,然后出去了。

  父女二人正吃着的时候,吴玉洁也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一个佣人,手里提着好几个袋子。

  “简璃啊,你一会儿是不是也要跟着一起去?”

  “我公司还有事,不跟着去。”权简璃淡淡的说道。

  吴玉洁笑了笑,“这样啊,那就只能跟月儿说了。”

  说着,她又认真的看着月儿道,“月儿,这些是奶奶为外婆准备的一点礼物,你告诉妈妈,让妈妈送给外婆,让外婆好好休养,记住了么?”

  “恩恩,记住了,奶奶放心吧!”月儿拍了拍自己的小肚子,以示保证。

  “好,外婆要是不肯收的话,你就帮奶奶多说说好话,再告诉外婆,奶奶过些日子再去看她……”

  “没问题的奶奶!这件事包在月儿身上吧!”月儿把小脸扬得高高的。

  这点小事让她来办,绝对不会有问题的。

  “那奶奶就放心了。”吴玉洁说着,这才坐下,拿起筷子来吃早餐。

  权简璃似乎在想着什么,不过并没有说出来,只是低头吃着饭。

  因为心里惦记着早些见到外婆,所以月儿吃得很快。

  把手里的包子塞进嘴里后,又随便扯了张纸巾擦了擦手,便跳下椅子。

  不过她现在也不会像以前那么没规矩了,奶奶和便宜老爸还在吃饭的时候,她自然是不会吵着要离开的。

  而是回房间去换衣服去了。

  因为这是第一次见外婆,所以她一定要穿得漂漂亮亮的才行呢。

  让佣人帮她梳了个漂亮的麻花辫,然后又挑选了一套粉色的小套裙,这才美美的走出了卧室。

  这时吴玉洁已经吃完早餐了,刚从餐厅里走出来。

  月儿便在奶奶面前转了两个圈,撒娇道,“奶奶奶奶,月儿的裙子漂不漂亮?”

  “漂亮,我们月儿是全世界最漂亮的小公主了!”吴玉洁呵呵的笑着,眼里尽是疼爱。

  月儿乖巧听话的时候,其实还是很招人疼的。

  “嘿嘿,因为月儿有个最漂亮的奶奶啊!”月儿小嘴甜丝丝的,说的吴玉洁直乐。

  权简璃出来后看到了这祖孙和乐的一幕,眼里缓缓流露出一丝柔光来。

  其实一直以来,他要的并不多。

  只不过是一个温馨有爱的家庭罢了。

  可只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简单的心愿,都没有办法完成。

  可是不管怎么说,自从他真心对待两个孩子后,很多事情,真的在慢慢改变。或许将来有一天,他真的可以拥有一个充满爱和温馨的幸福家庭吧?

  “月儿,记得把这些带给外婆,也记得转告奶奶的话啊!”吴玉洁还是有些不放心,要不是今天有事,她倒是想和孩子们一起去见闫莎呢。

  “奶奶您尽管放心好啦,月儿一定会把奶奶的心意带到的。”

  此时的月儿,倒真像是个懂事的小大人呢。

  说话间,吴玉洁便吩咐佣人将礼物都放在了车上,然后看着月儿坐上车子缓缓离开,这才轻轻叹息了一声。

  “怎么了阿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权简璃关切的问道。

  她苦涩笑着摇摇头,“这倒不是,只是忽然想起了当年的事罢了。没想到三十年,只不过是眨眼之间啊……活着的已经人老珠黄,还有……哎……”

  说到这里,她意味深长的看了权简璃一眼,自然是不敢再提已经去世的苏依柔的事,然后重重叹了口气,“我先回房间休息一会儿……”

  “恩。”

  权简璃淡淡的应了一声,并没有其他的表情。

  他知道,苏依柔还活着,而且,活得很好,很潇洒。

  与她心爱的那个男人一起,抛弃了儿子,“幸福”而又自私的活着。

  所以,他心里并没有悲伤,只是满满的恨意罢了。

  不过,只要那个女人不主动来招惹他的话,他自然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会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来。也不会把她还活着的事说出来,因为在他心里,更希望当她死了。

  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便径直上了车,向着公司驶去……

  王师傅开着车又接上了林墨歌和羽寒,这才再次向着医院驶去。

  一路上,月儿像只活泼的小麻雀一般,叽叽喳喳吵个不停,许是太久没有跟妈妈在一起了,又许是要见到亲外婆,多少兴奋了一些。

  羽寒则安静的坐着,因为他以前是见过外婆的。

  只不过那次外婆还在昏迷中而已。

  而这次,却是清醒着的,还能跟他们说话。

  没多久,便到了市中心医院楼下。

  因为林墨歌脚踝上的伤还有一些淤青,所以羽寒很乖的扶着妈妈。虽然他的小小力气对妈妈来说根本就不足以支撑,可林墨歌还是开心的被儿子照顾着。

  王师傅手里提着大包小包跟在后面。月儿还吵着问他为什么礼物变多了?因为早上奶奶只准备了三个袋子啊。

  可是现在王伯伯的手里,足足提了有六七只袋子。

  “林小姐,这些是二少爷亲自准备的,他本来是不让我说的,可是现在小小姐问了,我也只能说出来了。二少爷可是第一次亲自为了什么人准备礼物……”

  听着王师傅的话,林墨歌微微一愣,没想到权简璃还有如此细心的一面?

  其实他根本不用做这些事的,毕竟母亲住院的事,一直都是他在操持着的。

  前几日她去问询过住院费和治疗费的事,可是院方却告诉她,母亲的住院费用早就有人帮着结过了。

  林墨歌知道,这事一定是权简璃做的。

  原本她是跟权简璃说好,要由她来承担这些费用的,没想到权简璃还是自作主张了。

  不过也罢,等母亲出院的时候,她再将所有的住院费用一并算清,还给他好了。

  孩子们的一些费用可以由他来出,可是母亲的事,她并不想承他的情。

  因为自己欠他就够了,不想让母亲也跟着她一起欠债。

  电梯里,林墨歌又嘱咐了一遍,“月儿,不许跟外婆说那些有的没的让外婆担心,知道么?一定要乖乖的,不能太吵,因为外婆现在的身体还不太好……”

  “恩恩,月儿知道了妈妈。”月儿撅着小嘴道,“妈妈你好偏心喔,其实月儿也很乖的,可是妈妈总是说月儿却不说哥哥……月儿要吃醋了。”

  说着,还真的把小脸扭到了一旁。

  林墨歌哭笑不得,“谁让你平时就那么爱捣蛋呢?哥哥可从来都是很听话的。不过,只要月儿今天乖乖听话,那妈妈保证,以后都不说你了好不好?”

  “真的?”月儿一听妈妈的话,顿时又消了气,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当然是真的了,妈妈什么时候骗过你?”林墨歌摸了摸小妮子的头。

  “这还差不多!”月儿眨了眨眼,既然这样,她今天一定要好好表现才才!

  母女二人吵闹着,便到了病房外面。

  林墨歌轻轻推开门,便看到母亲正站在窗前,看着下面发呆,似乎又在想什么。

  恍惚间,便想起了去a市的时候,见过的那位大叔。

  大叔说过,他看母亲站在三楼窗口向外看的时候,真的很美。

  那个时候的母亲,也是像现在一般,若有所思,身影落寞的吧?

  她忽然间想起了一句唯美的诗。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总有些浪漫而又美丽的缘分,是求而不得的。

  爱的人不爱你,爱你的人,你却不爱。

  人与人之间,便总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错过与相识中,渐行渐远……

  正如有些人说过,最美的记忆,是有缺憾的那一次。

  她不知道母亲心里有没有过那位大叔的位置,可是在大叔的记忆中,一起度过的这三十年,想来一定是幸福美满的吧?

  而母亲的幸福,想必也会在未来的不远处,等待着她。

  “妈!我带孩子们来看您了……”她轻轻的唤了一声,似乎是不想惊醒母亲的梦一般。

  闫莎暮然间回头,眼里似乎有泪光产闪烁,“什么时候来的?妈怎么没看到?妈一直在这里张望着呢……”

  “许是我们上来的早了吧。”林墨歌笑了笑,拉着两个小家伙走了进来,“快叫外婆!”

  “外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