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06章 最毒妇人心(12)
  第706章最毒妇人心

  两个小家伙异口同声道。

  “哎,乖!快来让外婆看看……”

  闫莎一手拉着一个小家伙,仔细的看着他们的眉眼。

  那精致的模样,如同两个芭比娃娃一般。

  月儿是漂亮又粉嘟嘟的小公主,而羽寒就是英俊绅士的小王子。

  两个小家伙往那儿一站,只会让人爱不释手,打心眼里疼爱。

  “好乖巧的小家伙们。来,这是外婆送你们的礼物,也不值几个钱,只是外婆的一点小心意……”

  说着,她便从枕头下摸出一对小巧的银手镯来,每只手镯上面还挂着一个精致的银铃铛,一晃动,便发出清脆的声音。

  “外婆,这礼物……”羽寒有些不好意思,因为他知道外婆一直住着医院,也没有什么钱,所以不想给外婆造成负担。

  可月儿却与他想的不一样,反正这是外婆送的,又不是陌生人给的,自然是要接受了。

  小嘴一裂,“哇,好漂亮的手镯喔!”

  闫莎欣慰的笑笑,“这可是你们妈妈小时候戴过的呢……现在外婆就把它送给你们了……等以后外婆再送给你们其他的好东西,这个,你们就先收着好不好?”

  其实闫莎的心里是有些愧疚的,第一次见外孙,却只能送出两个小小的银镯,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可她这些年来,过得实在贫寒,手里也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了。

  这一对手镯,还是之前特意让墨歌从那只盒子里拿过来做个念想的。

  似乎知道母亲心里的想法,林墨歌赶紧开口道,“羽寒,这可是外婆很珍贵的东西呢,既然送你了你,就要好好珍惜知不知道?”

  “恩,谢谢外婆!”羽寒乖巧的点了点头。

  “妈妈,帮月儿戴上,月儿好喜欢呢。”月儿说着,又看了看哥哥,眨巴着眼睛似乎在想着什么,然后开口道,“哥哥,你把上面的铃铛也给月儿好不好,月儿想要两个!”

  “好!”

  羽寒说着便把那个铃铛也拿了下来,给了月儿。

  反正他一个男孩子,也不可能跟月儿一样戴着小铃铛,手镯的话倒是无所谓。再怎么说这也是外婆给的第一个礼物,他还是应该戴着的。

  看着两个小家伙在那儿埋头认真的“苦干”,闫莎和林墨歌相视一笑。

  林墨歌这才想起王师傅还在外面,赶紧把他叫了进来。

  王师傅将手里的几个袋子放下后,这才安静的离开。

  “怎么带了这么多东西?”闫莎微微有些诧异。

  “外婆,这三个是奶奶带给您的,还说让您好好养身子,等过些日子她再来看您。至于剩下的那几个是便宜老爸偷偷摸摸带给您的……您要是不想要直接从窗口丢下去就好。”

  月儿脆生生的说完,又低头跟哥哥捣鼓手镯去了。

  林墨歌哭笑不得,“这小妮子总爱乱说话,妈你别理她。”

  说着,便把几个袋子都放在床上一一打开,“这些确实是都是权夫人和权简璃让我带来给您的……权夫人知道您住院的事情之后,一直都惦记着呢。因为担心影响了您休息,所以才一直没有来。”

  “哎,知道她过得好就够了,还带这些做什么?实在是让他们破费了……”闫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没想到当初的好姐妹,时隔多年后再次有了联系,却已经不再是当年的感觉了。

  似乎这些明光与岁月,都变成了隔膜,隔在了二人的中间。

  就连回忆,也无法穿越。

  “等您出院以后,就能再面了。到时候再感谢她好了。”林墨歌安慰了一句,看到盒子里那些珍贵的补品时,不住的咂嘴,“果然是好东西啊……妈,您把这些都吃了吧,一定可以生龙活虎马上康复的!”

  “傻孩子,把这些都吃了,妈有几条命都不够啊……妈这病怏怏的身子,怎么能承受得起这些大补的东西呢?这些还是你吃了的好,看你身体虚弱成这样,早就该补补了……”

  闫莎说着把吴玉洁带来的那三盒补品都放到了一边,让林墨歌带回去吃。

  这时,林墨歌又打开了权简璃带来的那几个袋子,黛眉微皱,有些不明所以。

  闫莎看了一眼,轻轻叹息一声,脸上的表情十分复杂。

  “没想到,他还挺细心的……”

  “妈,为什么这么说?”林墨歌有些不解。

  “他带来的这些,都是药性温润的,就算身子弱,吃了也不会有事。看来,他是真的有心了……”

  听母亲这么一说,林墨歌才意识到,怪不得王师傅刚才说,这些都是权简璃亲自准备的。

  虽然她一直都知道,给病人送补品也是有说法的,却没想到,权简璃一直都这么在意。

  他知道母亲现在的身子吃不了那些人参灵芝之类效用强的,所以便准备了这些温和一些,慢性滋补的。

  母亲说他心思细腻,倒是没有说错。

  心里忽然有些暖暖的,没想到他竟然比她这个做女儿的想的还要周到。

  “既然如此,您就把这些吃了,快点恢复过来才行……”她掩饰着自己心里的暖意,把盒子又收了起来,给母亲放到床头柜里。

  都说知女莫若母,看到女儿如此慌张的模样,闫莎自然明白她在想什么。

  轻轻叹息一声,“墨歌啊,其实妈也知道你自己过得太辛苦,如果跟他有可能的话,还是在一起的好……毕竟,对孩子们也是好事……”

  “妈,您说这些做什么?我不是早就说过,跟他之间没有那回事的么?他只不过是孩子们的爸爸而已,除此之外,什么关系都不是……”

  林墨歌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拒绝的这么干脆,或许是早就死心了吧。

  所以连一点奢望都不想让自己有。

  闫莎自然知道她是在嘴硬,喜欢不喜欢,她的眼神早就出卖了她的心思。

  不过,还是没有挑明,只是顺着她的意思道,“既然你对他无意,也不能一直这么耗着啊?女人的青春可是很宝贵的,也就只有这么几年而已。趁着现在还有精力,最好再多接触几个好男人……”

  刚说到这里,月儿和羽寒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戴好了手镯,也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

  “外婆说的对!妈妈再给我们找个新爸爸吧!我看大叔就不错!”月儿机灵的说道。

  “大叔?”闫莎不知道她说的是谁。

  羽寒马上便解释了一句,“大叔是月儿的礼仪老师!还是灵儿阿姨的亲哥哥,灵儿阿姨是妈妈的好姐妹!”

  闫莎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啊,既然能让月儿满意的,一定是个不错的人。墨歌啊,你考虑一下吧……”

  “你们两个添的什么乱!……”林墨歌恶狠狠的瞪了两个小家伙一眼,月儿胡说也倒罢了,没想到连羽寒也跟着一起胡说起来了。

  “才不是添乱呢!月儿是真心觉得大叔好!反正妈妈你又不想嫁给干爹……”月儿撇撇小嘴咕哝了一句。

  “是啊是啊,孩子们这可不是添乱!”闫莎也附和的点了点头,摆明了是要跟孩子们站在统一战线了,“这可是人生的大事,就近了来说,孩子们需要父爱,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就远了来讲,等到孩子们都长大成人,远走高飞以后,难道你要孤零零的一个人度过晚年生活么?”

  说到这里,又意味深长道,“妈是过来人,这么多年自己一个人,真的很孤独。所以,妈不希望你也像妈一样,过得这么悲惨凄凉……”

  两个小家伙趴在床头,很满意的不住点头。

  林墨歌有些无奈,没想到母亲今天竟然和孩子们一起劝说起她来了。

  见过当娘的催婚的,还没见过孩子们也跟着一起催的呢。

  “妈,这种事总不能勉强吧?只是为了在一起做个伴才结婚,本身就是不理智的行为。不仅辜负了彼此,又搅得生活一团糟,还不如自己一个人过的好。”

  “话可不能这么说啊,就算一开始没有感情,可是时间久了,总会有感情的……就算是再轰轰烈烈的爱情,到了最后,不也回归了平淡么?其实跟爱情比起来,有个人能永远陪在身边,这才是重要的,明白么?”

  闫莎的这番话,看起来是对着女儿说的,可是,却也是对她自己说的。

  因为她也辜负了一个对那爱慕的男人三十年。

  果然,林墨歌也想到了这里,“妈,您还说我呢,您明知道那位大叔的心,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不答应他呢?如果您早跟他在一起的话,现在说不定早就家庭美满幸福了……”

  闫莎心里泛起一阵苦涩,表情也黯淡了下来。

  林墨歌吓了一跳,“对不起妈,我不是有意的……”

  她本来是不想提起这件事的,害怕母亲会伤心。

  可现在被母亲逼急了没办法,才提了一句。

  “没关系,妈怎么会怪你呢?妈只是觉得,自己这些年来一直很傻……身边明明有一个对我好的男人,却没有珍惜……”

  说着,闫莎轻轻拍了拍林墨歌的手道,“墨歌啊,正因为妈经历过,也错失过那一份最真挚的爱意,所以才不希望你走妈的老路,懂么?与其一心记挂着那些永远触摸不到的爱情,倒不如回过头来,看看自己的身边,好好珍惜眼前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