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5章 要有喜事了(9)
  第715章要有喜事了

  既然都是预定好的,自己去拿不就好了?为什么非要拉着她呢?

  “礼服!”权简璃依旧言简意赅,也不顾她是不是反对,径直拉着她向另一个方向走去。

  林墨歌起初挣扎了几下,可是街上的行人那么多,都在看她。

  她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便只能安分下来。

  至少她还不想丢人丢人到这里来。

  “他们今天只是领证,买礼服的话会不会太早了?而且灵儿还怀着孕,恐怕很难找到合适的……”

  林墨歌絮絮叨叨的说着,权简璃也不吭声。

  只是拉着她向前走着。

  接连转了两家店,权简璃都不怎么满意,然后再次转战下一家。

  忽然间,隔着橱窗,两个人同时眼前一亮。

  因为橱窗里模特身上展示着一条如美人鱼般的美丽长裙。

  倾泻而下的银纱,从胸口开始便点缀着细碎的水钻,一直拖到下摆处,水钻越来越大,也越来越耀眼。

  尤其在巨大的裙摆处,还点缀着几朵薄纱制成的小花,如同在海面上飘零的樱花花瓣,美得令人惊叹。

  抹胸的设计,却并不显得突兀,反而有种温柔细腻的美感。

  权简璃眸光一亮,若是这条裙子穿在墨儿身上,与她细腻的肌肤相衬,一定会美得触目惊心的。

  林墨歌也一时呆住了,因为这条长裙让她想起了嫦娥仙子,那倾泻而下的银色,不正是清冷潋滟的月光么?

  “走吧,进去看看。”权简璃将她的表情尽收眼底,知道她是喜欢了。

  林墨歌下意识的便被他拉了进去,许是被那条美丽的裙子吸引住了视线,连脑袋里面也一片空白。

  马上有店员迎了上来,满脸堆笑。

  因为权简璃已经是这里的高级贵宾了,没有人不认识。

  每次他来的时候,几个店员都羡慕死了他背后的女人,能让如此一位功成名就又英俊帅气的男人来帮她买礼服,想来那女子一定是倾城绝代吧?

  所以此时看到林墨歌,不免多看了几眼。

  长相虽然只算是中上等,可是身上透出的气质,却清冷出众,让人瞬间就能惊艳的那种。

  “这条裙子,让她试一试。”

  权简璃指了指橱窗里的那一条。

  店员马上笑意盈盈,“先生真是好眼光,这条裙子配着太太的气质,一定是倾国倾城呢……”

  说着,便招呼着几个店员一起忙碌起来。

  林墨歌却被店员这一声太太震得顿时清醒了过来,兀然间想起,当初她在一家店里偶遇了权简璃和胡蝶时,店员也是这般称呼他们的吧?

  而那个时候,明明是她先看上的裙子,权简璃却用卑鄙的手段从她身上扒了下来,只为了向他的蝶儿讨一个欢心。

  一想到这里,便下意识的看了眼四周。

  这一看不打紧,心里咯噔一下。

  因为她认出来了,这就是那家店!

  店里的装潢一点都没有变,甚至还有一些眼熟的礼服还挂在衣架上!就连那让她受尽了屈辱的试衣间也一如往常!

  而此时店员们忙碌的场景,又与当日有何不同呢?

  偏偏权简璃还扶着她的肩膀轻声道,“等下进去试试……”

  “我?”她微眯了双眼看着眼前的男人。

  那张俊朗得令人心惊动魄的脸,为何让她如此心寒?

  “对啊,今天晚上的化妆舞会你陪我去,作为我的女伴。”他说的轻松,可她的心却越发沉重。

  恍惚间才反应过来,所以他要买的礼服根本就是给她的,而不是送给灵儿的?

  只是一场化妆舞会而已,而且她已经答应了干爹,会去陪干妈的。

  他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而且,为何偏偏要带她来这里?难道在他心里,以前发生的事早已经忘记了么?

  也是,他又何须记得那些呢?

  反正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件转身就可以忘记的无聊事情罢了,而对她来说,却是一生的耻辱!

  “权简璃,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么?”她冷不丁问道。

  权简璃微微一愣,看着她的脸色不太对,剑眉微皱,“墨儿,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好不好?我知道你还在记恨着当初的事,可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伤害你的,我只是想……”

  “想讨好你的蝶儿,想把她想要的一切都给她!所以不惜从我身上抢是么!?”

  她怒目圆睁的低吼着,“有那么多的地方你不去,为何偏偏要来这里?是因为你觉得事情已经过去了,我就会把那种耻辱也忘记了是么?还是你觉得耻辱什么的根本就不关你的事?反正你想施舍谁就施舍谁,像我这种蝼蚁根本就应该没有感情没有自尊的是么?”

  “不是……”

  “女伴?呵呵……”

  她冷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我记得当初你把那条裙子从我身上生生抢走的时候,也是为了送给你的女伴吧?权简璃,你心真还真大,当初你那般呵护讨好的女伴,心中认定的妻子,现在说不要就不要了是么?转身又觉得我有趣,所以才想陪着我玩?还是觉得我某方面很像她,所以想要临时找个替身?抱歉,我没时间!……”

  说罢,甩开他的手便往外走去。

  “墨儿!我不是那个意思!……”

  权简璃紧追几步拉住她的手,认真的看着她的通红的双眼,“你听我说好不好?!那次的事确实是我不对,可我真的没想过要伤害你。这次就当作是补偿,好不好?如果当初知道你那么在意那条裙子,我绝对不会抢走的,真的!”

  “呵呵,你现在说出这样的话来,真让我觉得恶心!”

  林墨歌冷冷嗤笑一声,这些话,还是留着去骗未知世事的小女孩儿去吧!

  没有想过要故意伤害她是么?

  所以他对她所做的那些卑鄙的事,都是无意了?

  当然了,那个时候的他,心里只有胡蝶一人,自然是无心再想别人的事,自然也不会关心是否会伤到别人了。

  权简璃紧紧抓着她的肩膀不放,似乎要将她的肩头捏碎一般。“你相信我好么墨儿?我对她从来就没有过那种感情的……”

  “喔?是么?一个男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对一个女人说,无论她想要世界上的任何东西,都可以买来送给她,只希望她能开心,难道,这还能是怜悯和馈赠不成?还是你权简璃太闲了随便找个人玩情深似海的游戏?”

  “墨儿!”

  他双眼中的怒火似乎要喷涌而出,林墨歌只觉得眼前一片炙烈,可心,却冰冷刺骨。

  “够了!总之我不是谁的替代品,也没有兴趣做你的女伴!我可没有某些人那么温柔娇媚……免得再碍了你的眼!……”

  “不要再说这些气话了好不好?是我太蠢了,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一切都是我的错。可过去的事终究是过去了,我们就不要再纠结着了好不好?”他竟然苦苦哀求起来,因为他也没有想到墨儿会反应这么大。

  看来当初给她造成的伤害,真的是无法弥补的。

  当时的他,只想着蝶儿已经变成这般模样了,墨儿一定不会计较的。所以,便事事都以蝶儿为先。

  可是如今才明白,墨儿错将他的举动,都看到了对蝶儿的呵护与宠爱。

  当时她对自己,真的是死心了吧?

  林墨歌冷冷的笑着,清透的眸子里,闪烁着冰冷的泪光。

  “你自己都放不下的仇恨,何苦要逼着我放下?”

  说罢,狠狠甩开他的手,头也不回的推门离开。

  他恨了苏依柔二十多年,都没能放下。

  又为何要让她放下过去,对他笑脸相迎?

  原本,她真的以为自己可以不在乎了,毕竟,胡蝶已经离开了,她也不愿意再跟一个那般可怜的女人计较。

  可是权简璃的无所谓态度,真的让她痛心。

  明明当初伤她伤得那样重,怎么能那么轻易地就说出让她忘了的话?

  又为何,非要带着她来到这屈辱至极的地方来呢?

  因为想让她做他的女伴,所以就要买裙子送她?所以在他的眼里,她依旧不过是个给点甜头就扑上去的势力女人罢了。

  需要了就招招手,给点好处让她过来。

  厌烦了便一脚踢开,甚至会用最残忍最卑劣的方式,将她的尊严都践踏?

  坐上出租车的那一刻,眼泪再也忍不住,汹涌落下……

  店里,店员们刚好将裙子拿了过来,“先生,请问还要试么?”

  权简璃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再看一眼那条漂亮精致,却没有灵魂的裙子,眼前骤然浮现出那一日,她在试衣间里颤颤巍巍的模样。

  还有当时她眼底的薄凉的恨意。

  心,狠狠抽痛了起来,恨不得给自己几巴掌!

  权简璃啊权简璃,你都做了什么愚蠢的事!?

  “不用了。我太太不喜欢。”

  他低沉的说了一句,转身离开……

  他明明就应该小心翼翼的呵护着她,不让她再受一点委屈的不是么?可他竟然愚蠢的直接将她置于深渊处,还将她心底那未痊愈的伤口再一次血淋淋的撕开!

  是他太得意忘形了,咎由自取啊……

  等到林墨歌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到了别墅外。

  清爽的春风让她心头的阴霾渐渐缓和了一些。

  这才想起来还要去上班的。

  可是,以她现在的状态,初白一定会看出来的,倒不如不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