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6章 要有喜事了(10)
  第716章要有喜事了

  但是也不想就这么回家。

  苏珊同样会担心。

  想了想,便沿着路边缓缓的走着,试图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了一些后再回去,免得吓到小星星。

  别墅里,苏珊正陪着小星星在院子里晒太阳。

  忽然听到门铃响了,走过去一看,才发现是个陌生人,只不过穿着一身快递的制服,似乎是哪里的工作人员。

  “请问你找谁?”苏珊谨慎的问道。

  “请问林墨歌林小姐在么?这里有她的快递。”门外的年轻人笑着开口道。

  苏珊这才松了口气,既然是找墨歌的,那应该是没有问题了。

  “墨歌她没在,我帮她签收好了。”苏珊站在大门前,接过了年轻人手里的盒子。

  年轻人刚走,林墨歌便缓缓走了过来,“这人是谁啊?”

  “有你的快递!”苏珊说话间指了指自己怀里抱着的大盒子,又好奇的问道,“墨歌,你不是去上班了么?”

  “喔,发生了点事,所以没去。”林墨歌随口敷衍了一下,也不愿意说太多。

  二人进了客厅,林墨歌便好奇盒子里是什么东西,打开一看,愣住了。

  苏珊也凑了过来,“哇,好漂亮的裙子啊!该不会是权简璃送的吧?”

  其实她只是随口一说的,却没想到蒙对了。

  “晚上干爹那儿有个化妆舞会的。”林墨歌也没回答也没有否认,她只是想不到权简璃竟然还是把裙子给她送来了。

  只不过,这并不是刚才看的那一条,而是一条鹅黄色的纱裙,裙摆上手工刺绣着数不清的色小花,让人想起春暖花开的时节。

  如果说之前的那条裙子穿上是高贵清冷的女神,那么这一条穿上后,便是翩翩飞舞在丛中的花仙子。

  苏珊啧啧称赞了一番,看她的脸色不太对,忽然明白了点什么,便故意道,“我一直就觉得权简璃很心细,尤其是对你的时候,格外有耐心。送来的裙子也是特意为你量身打造的,这条裙子除了你啊,谁穿都不合适。没有几个男人能为女人做到这些的……”

  “苏珊……”林墨歌轻轻咬着下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墨歌,虽然我有一段失败的婚姻,可是我看人却看得很准。他心里真的有你,而且位置很重。或许你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担心会受伤,所以不想承认罢了。可是哪里有不劳而获的事呢?你想要得到幸福,就应该抱着失败和受伤的心向前冲,去争取才对啊。连小星星都懂得,想要学会走路,就必须要先学会摔倒,难道你连小星星的勇气都比不上么?”

  苏珊认真的拉着她的手,“总之,我希望你能争取到自己的幸福,不要再错过了……就当是为了孩子们,给孩子们一个完整的家,再试一次……”

  她的话,让林墨歌陷入了沉思之中,权简璃为她做的点点滴滴,瞬间都涌入脑海。

  虽然,他曾经无情的伤害过她,可也不得不承认,他给他的,也是全心全意的爱。

  尤其能让那么一个冷漠无情的男人说出道歉,说出爱她的话来,简直难如登天。

  可这些,权简璃都为她做了不是么?

  “可就算接受了他的心又能如何?我和他之间,终究还隔着一个叫胡蝶的女人……”

  “可那个女人不是已经失踪了么?”苏珊轻声道。

  林墨歌不语,失踪了又如何,事情不解决,终究还是扎在心头的刺啊……

  转眼便是金晖西沉,霓虹渐上。

  琉璃醉酒店门前,铺着长长的红毯。

  一辆辆豪车开来,里面的人儿非富即贵,几乎整个s市的名流豪贵都来赴宴了。

  毕竟阳光国际贸易要落户于此,对于众人来说,也算是难得的商机。

  而那些大大小小的明星,自然也是跟来蹭场子蹭热度的,一时间,倒如同什么颁奖晚会一般,华贵耀眼得很。

  权简璃坐在办公室里,看着对面的光华璀璨,脸色却是阴翳得很。

  终于,在第二十八次看了腕表之后,起身走了出去……

  酒会上,项傲阳已经上台演讲完毕,正与几个相熟的老友侃侃而谈,目光却一直望着门口的方向。

  因为今天晚上最重要的两个人还没有出现。

  再看一眼坐在角落里,脸上带着面具的小柔,眼里顿时化作一道柔情。

  为了能让小柔也可以出席,所以他才特意把酒会变成了化妆舞会,而每位女嘉宾入场的时候,侍者都会给她们一张小小的漂亮面具。

  因为很是新奇,所以女嘉宾们也很喜欢。

  所以此时场上的女人们,几乎个个都遮着半张脸,露出或风情或妩媚,画着各种流行颜色的唇,微微一个勾动,便是风情万种。

  忽然间门口处嘈杂起来,尤其是那些女人们,各各惊呼连连,一阵风似的向门口处涌去。

  项傲阳转头一看,才发现来的人正是权简璃。

  不仅那些女人们惊讶连连,就连他也觉得格外诧异,因为一向只穿黑色西装的权简璃,今日却难得的穿了一套白色西装,他阴冷的气质配着这浑身的白色,却也难得的相衬。

  甚至比起以往穿黑色时的阴郁与孤傲,现在的他,更有一种王子的气质,如同从童话中走出来的一般,只为了寻找属于他一个人的美丽公主。

  因为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权简璃,那些女人们便一时发了疯,眼里直冒桃花。

  再加上今天都戴着面具,所以便有了一种讨好的心理,争着往他面前凑。

  可他却目不斜视,径直走到了项傲阳面前,“项总,公司临时有事,来晚了一些。”

  “来了就好,来了就好……”项傲阳笑呵呵的递了杯酒给他,站在一起的几个人也跟他分别打过了招呼。

  “对了,墨歌没跟你一起来么?我还以为你们在一起的。”项傲阳随口问了一句。

  那孩子本来是答应了他要来的啊,可是到现在了还是没见踪迹。

  “喔,我想她会来的……”权简璃淡淡的说了一句,眼里却有些不确定。

  因为今天他知道墨儿是真的伤心了,所以晚上会不会来,他也没谱。

  二人正说话间,一道妖娆身姿缓缓走来,温柔如水的声音,让在场的几个男人心都快要融化了。

  “简璃,好久不见了。”

  权简璃扭头一看,便见一位风姿绰约的美人儿站在面前,虽然戴着面具,可他也一眼就认出来了。

  今天的白若雪一如既往,穿着一条雪白的曳地长裙,移步间,如同曼妙可人的莲花。

  权简璃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悦,现在除了墨儿,他谁都不愿意见。“恩。”

  喉咙里应付的恩了一声,便再次转过身去,根本没有想要继续跟她说话的打算。

  周围的那些持观望态度的女人们,都想上来举荐自己,可是又都没有胆子。所以想要看看这过了气的白若雪有什么本事。

  白若雪倒也不生气,反而笑的越发妩媚了,“不知能否借一步说话?有人托我交给你一样东西……”

  权简璃满脸的不耐烦,不过还是跟着她走到了一边。

  他到想看看,这个女人还想再耍什么花招。

  “什么东西?”

  “这个……他说你会很感兴趣的……”白若雪从手拿包里拿出一个小小的u盘来,放在他手心。

  “他?”权简璃眉心依旧紧皱着,白若雪说的那个他,到底是谁?

  白若雪却意味深长的笑了,然后伸出纤纤素手来搭在他肩膀上,“那不如请我跳支舞,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权简璃唇角兀然上扬,轻轻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冷漠的甩开。“还是不必了,我不想让我的女伴不开心。”

  说罢,转身向着门口走去。

  “简璃!……”白若雪气的直跺脚,为什么蝶儿都不在了,简璃还是不肯接受她?

  不过,简璃今天晚上有女伴么?

  目光随着简璃的背影看过去,当看到那抹鹅黄色身影的时候,心里的不安兀然加重……

  此时项傲阳正站在角落里,轻轻拍了拍苏依柔的肩膀道,“他来了。要不要过去说说话?”

  “不用了,就这么远远的看着,我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苏依柔藏在面具后面的眼睛里泪光点点,唇角却是上扬。

  “你看,那个是不是墨歌?”

  项傲阳转头一看,眼前顿时一亮,不知不觉间露出笑容来,“是啊,怪不得简璃今天特意穿了白色的西装呢,原来如此啊……看来,这两个孩子也快要水到渠成了……”

  苏依柔娇嗔一声,“应该说好事要来了……”

  “是是……是天大的喜事……”项傲阳附和着。

  “这位美丽的公主,能请你跳支舞么?”权简璃优雅的伸出手来,做了邀请的姿势。

  林墨歌藏在面具后的瞳孔微微颤抖了一下,却并没有拒绝,而是伸出手来,轻轻搭上了他的大掌。

  权简璃欣喜万分,马上带着她滑入舞池,随着悠扬的音乐翩翩起舞。

  一个是身穿白色西装的王子,一个是将整个春天都装扮在身上的公主,二人顿时成了整场化妆舞会的焦点,每一次旋转,每一次对视,都牵动着众人的心。

  “墨儿,谢谢你能来。”他忽然凑近她耳边,柔声说道。

  “我只是想鼓起勇气试一次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