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7章 要有喜事了(11)
  第717章要有喜事了

  她说的意味深长,唇角却勾起一抹动人心魄的笑意。

  其实在看到他穿的那套白色西装的时候,她便释然了。苏珊说的没错,她是应该试一试,因为这些日子以来,权简璃一直都在向着她走来,为了她而改变。

  就连今天穿的白色西装,也是为了与她这条鹅黄色的裙子相配吧?

  而她一直都在后退着,躲闪着。

  从今以后,她不会再躲了,也要像小星星一样,哪怕会摔跤,会感觉到疼痛,也要拼尽全力的争取下去……

  这一夜,他们不知道跳了多久,如同不知疲倦一般,跳了一曲又一曲。

  似乎整个世界,就只剩下他们两个……

  似乎从这一刻开始,隔在两人心间的那座冰山,无声的碎裂了。化成细碎的粉末,在风中飘扬散尽……

  骊山的别墅里,同样的笙歌曼舞。

  为了庆祝领证,灵儿特意为自己举办了一场派对,和岳勇苏珊,还有孩子们一起疯玩着……

  其实今天,算是好事成双了吧?

  市中心某处高层,正是万家灯火的时候。

  胡蝶缩瑟着身子坐在沙发里,不安的抱着手机。

  若雪已经去了那么久了,为什么简璃还没有打来电话?难道是若雪没有把纸条给简璃么?还是说简璃根本就不打算原谅他了,所以连她的话都不信了?

  胡思乱想着这些,心情越发压抑。

  其实那天离开法院后,她在街上游荡了许久。因为身无分文,就只带着一部手机。

  一边恨自己做事鲁莽,一边又害怕被那个疯子发现。可是又不敢再回权家,所以只能找个没有人经过的巷子蜷缩着,在夜风中瑟瑟发抖。

  她想来想去,就只有白若雪一个认识的人了。所以厚着脸皮给白若雪打了电话,却没有说法庭上的事,只是说自己被林墨歌逼了出来。

  原以为白若雪不会帮她,却没想到,挂了电话没多久,白若雪便出现了。然后就把她带到了这里。

  因为白若雪并不在这里住,所以每天会来看望她,给她带些吃的。

  除此之外,倒是什么也没有追问。

  她安心的在这里住着,日日都想着要报复林墨歌,所以前几日便想了一个办法,想要让林墨歌声败名裂。

  以她的力量,做这些事有些为难,所以才向那个疯子求助。却没想到,那个疯子不仅不帮她,反而还将她手机上的视频和图片全都用病毒销毁了!

  所以,她才决定将那个疯子所有的事,都告诉简璃。

  只是,她不敢去见简璃,担心简璃会恨她,不肯听她说话。

  于是便托白若雪给简璃带了张纸条,如果简璃肯听她说明一切的话,就会给她打电话。

  但是一直等到了现在,电话却未曾响起过。

  正当她纠结万分的时候,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简璃!”她惊喜的小跑着到了门边,正要开门的时候,却愣住了。

  不对啊,如果是简璃的话,他应该打电话才对啊,怎么会直接过来找她呢?简璃根本就不知道这里的地址啊。

  一想到这里,便迅速缩回手来,想要从猫眼向外看看,却发现门外漆黑一片。根本就看不到什么。这才想到,之前白若雪就说过,门外走廊的灯坏了,一直还没来得及修。

  砰砰砰!

  敲门声再次响起,吓得她一阵阵心慌。

  想来想去,只能给白若雪打去了电话。

  很快的,电话就接通了。

  那边应该还是在酒会上,因为有悠扬的音乐声传来。

  “若雪,你还在酒会上么?门外一直有人敲门,我好害怕……”她颤颤巍巍的说着,目光一直都落在门边,担心门外的人会突然破门而入。

  “喔,没想到简璃这么快就到了?我把纸条给他了,他看了以后说要去找你,所以我才告诉他地址的。”电话那头的白若雪语气轻松的说道。

  听着她的话,胡蝶这才松了一口气,脸上再次洋溢出欣喜来。

  “真的是简璃么?他愿意见我?”

  “是啊,你开门直接问他不就好了?”白若雪怂恿道。

  “恩,我马上就去开门!……”胡蝶说着,便轻快的跑到了门边,吧嗒一声将门打开,嘴里还说着,“若雪,谢……”

  第二个谢字还没有说出口的时候,便愣住了。

  因为门外站着的人,哪里是权简璃,根本就是那个疯子!

  “怎么是你?”她惊叫出声,第一反应就是把门关起来。

  不料杜予绝却快她一步反应过来,直接挤开门闯了进来。

  鸭舌帽下的眸子里闪烁着骇人的冷光,唇角的笑意,更是令人全身发麻,如坠冰窖。

  “自然是我了,难不成还会是权简璃么?”

  胡蝶心里咯噔一下,却听到电话那头的白若雪继续道,“看来人你已经见到了,那你们聊吧,我就不打扰了。虽然不是你想见的人,可是他说很想见你呢……”

  听到这话的时候,胡蝶如同被雷击中了一般,整个人都傻了。

  “若雪,你说……说什么?你知道来的人……不是简璃?”

  “是啊,简璃现在正搂着你最恨的林墨歌跳舞呢,哪里有时间去见你?”电话那头的白若雪语气和刚才并无二致,却足以让人血液冰凉。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你怎么会认识这个疯子的?不……不可能……”胡蝶似乎已经疯了,语无伦次。

  白若雪却忽然笑了起来,“哈哈,你以为你做的事只有天知地知么?蝶儿,你太天真了。既然我得不到简璃,你也别想得到!知不知道看着你装出一副柔弱样子缠着简璃的时候,我有多恨你?你明明就是咎由自取,凭什么还要借着爱简璃的名义想要嫁给他?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现在,我揭发了你的丑陋嘴脸,简璃就会重新注意到我,再回到我身边了……”

  “不!……你骗我,你是个骗子!……”胡蝶冲着电话嘶吼起来。

  “骗子?这个名字放在你身上才最合适吧?呵呵……”白若雪冷笑着,忽然挂断了电话。

  胡蝶瞬间耸拉下来,怎么会这样?

  她还以为可以利用一下白若雪的,却没想到最后却被白若雪利用了……

  “怎么?姐妹深情的话,说完了?”杜予绝笑的越发邪魅,一步一步向她逼近,“想知道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是么?自然是你的好姐妹告诉我的了。而且,她给权简璃的,可不是什么纸条……而是一个……u盘!”

  “u盘?”胡蝶脸色惨白无血色,双目通红的注视着面前的男人,“你说的是什么u盘?”

  “还能有什么?自然是关于你的喽……一场自导自演的……纵!火!案!……”

  噗通……

  他的话音刚落,胡蝶便双腿一软跌坐在地,癫狂一般的摇着头,“不,不可能,你怎么能把那个交给简璃呢?你应该继续用来威胁我的不是么?怎么能给他呢?”

  “威胁你?你觉得自己还有用么?”杜予绝只觉得好笑,这个女人怎么会愚蠢到这种地步?“你在法庭上指认我的那一刻,就应该意识到,我绝不会放过你……我可不是权简璃,会傻乎乎的把凶手当成恩人!……”

  “不……不……不会的……”

  他忽然笑得狰狞起来,“呵呵,我替你背了黑锅,在牢里度过的那十三年,你要怎么还呢?”

  胡蝶感觉到了他表情的不对劲,越发害怕了,“你,你想干什么?”

  “欠债了就要还,这不是天经地意的事么?谋杀权老爷子,再加上十三年前的那一场纵火案,恐怕也足够让你关上几十年了吧?”

  杜予绝说着,笑的越发可怕,“啧啧,不知道等你出来的时候,权简璃会不会还能认出你来呢?喔不……可能你根本活不到出来的那一天了……你会在监狱里老死,被孤独和悔恨折磨而死……还有权老爷子的冤魂……”

  “不!……我不要进去,我不要坐牢!……我不要再被关起来,不要!……”胡蝶忽然嘶吼起来,双手捂着耳朵,像是非常痛苦的样子。

  这时,楼下忽然传来警笛的声音,杜予绝微微一笑,“看来不用我动手了,权简璃已经报了警……既然如此,就不关我的事了……”

  胡蝶猛然愣住了,那些警笛声越来越刺耳,在她的脑海里不停的响着,一遍,又一遍……

  她忽然想到了自己这些年来所过的生不如死的日子,如果再把她关起来,那她就永远都不会见到简璃了……

  不,她不要被抓,不要被关起来!

  那种生不如死的日子,她再也不要过了……再也不要了……

  看着她惊恐的模样,杜予绝也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下去,转身便向外走。

  警察是他叫来的,他来这里之前,已经把关于权老爷子意外身亡案的一些重要资料,以及十三年前那场纵火案的视频都用邮箱发送给了警方,顺便也写上了这里的地址。

  他只是想让这个女人得到该有的报应罢了。至少,也让她尝尝坐十三年牢的滋味!

  “不,权老爷子不是我杀的,是你!是你!……”身后的胡蝶再次不甘心的挣扎起来。

  “可是警方和权简璃都会相信是你杀的……因为,炸药是你亲自送去的……”他回头,冲她露出一抹阴冷的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