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8章 善恶终有报(1)
  第718章善恶终有报

  然后,再次转身离开。

  是啊,这一切都是她亲手做的,简璃不会再相信她了,她已经没有机会了。

  等待着她的余生,只有冰冷的监狱,和无穷无尽的孤独……

  忽然间,她像被蛊惑了一般,扶着沙发站了起来,摇摇晃晃的向着阳台走去。目光空洞,面容痴呆……

  吧嗒!

  砰!……

  一轻一重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杜予绝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回头,却只看到被风吹动着轻轻翻飞的窗纱……

  楼下的警车刚停下来,就见一个黑影从高空中急速坠下,砰!……

  鲜血四溅……

  顿时,慌乱成了一团……

  另一边,酒会结束后,权简璃将林墨歌送回了家,自己也回到了不远处的别墅里。

  然后匆匆进了书房,将电脑打开。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他就想起白若雪给他的u盘来,所以才会急着赶回来。

  将u盘插在电脑上,里面便出现了一段视频,当他看到那个熟悉的人影时,连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

  怎么会?

  当年那一场火灾,竟然是胡蝶为了引起他的注意而故意为之!!!

  拳头紧紧的攥在了一起,连身体都是颤抖的。

  他错装胡蝶当成救命恩人整整十三年!为了她,一次又一次的伤害墨儿,甚至连墨儿都觉得是奢求的婚姻,也给了她,可到最后才发现,这一切竟然都是一场谎言?

  视频上那道声音依旧在忙碌着,她当初一定不会想到吧?自己亲手放的这把火,竟然毁了自己的一生?

  权简璃闭上眼睛,脑海中再次浮现出那一日的场景。

  熊熊烈火中,只有炙热,求生,和嘶吼。

  他背负着那份愧疚整整十三年,现在,忽然间知道了自己不过是一个被骗了的蠢人而已。

  是不是在他身边的这两年,在蝶儿眼中,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蠢货?

  到底有多深的城府,才能将这个秘密瞒了这么久?

  甚至还一心想着要嫁给他?

  原本,他只觉得胡蝶可怜。可是现在才发现,可怜的那个,是他。而胡蝶,从一开始,就谋划了这一切,以一个导演的身份,导演了这所有的戏码……

  若不是有人恰好拍到了这一切,恐怕这个秘密,永远都不会被人发现吧?

  可是,拍到视频的人又是谁?

  今天白若雪口中的那个人,又是谁?

  这时,视频已经播放完了,可他却忽然发现u盘里还有另一个视频,只不过是隐藏起来的,若不是专业的人,很难发现。

  疑惑着点开,再次弹跳出一幕画面来,看样子,应该是一辆车内的行车记录仪所拍下来的。

  视频随着车子的行驶而不断变化着,车里还放着音乐,并没有人说话。

  一开始的时候,他还以为是谁的恶作剧,可是马上,就听到车里的人发出一声尖叫,掩盖住了音乐声,然后画面里,便有一辆红色的跑车从马路右边直冲出来,将正前方的一个人狠狠撞飞。

  被撞倒的人倒在血泊中,生死不明。可是那辆红色跑车,却径直向后退去,然后迅速的转弯离开。

  而且,就在转弯的时候,因为光线的原因,驾驶座上的女人的侧脸,清楚的显示了出来。

  嘶……

  他猛然间倒抽一口冷气,怎么会是她?!

  当车子扬长而去时,他猛然间将画面暂停,蓝色的车牌便清清楚楚的显示在了画面中心。他眸光一暗,想起那日在a市时看过的那辆车子,目光再次落到那倒在血泊中的伤者身上时,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原来,这一切竟是她的所做所为?

  夜空,漆黑一片。

  似乎明日又是一场暴雨要降临了吧?

  厚厚的乌云将夜空压得透不过气来,连风,都闷闷的。

  黑云压城城欲摧,那些被华丽掩盖起来的谎言,也会在这一场暴雨中,被揭示于人前……

  天微亮时,白若雪已经坐在化妆室里了。

  几个化妆师正忙着帮她化妆,小心翼翼的,一丝都不敢懈怠。

  她傲慢的闭着眼睛,背着一会儿上台的时候将要说的话。毕竟今天是新电影的发布会,她一定要好好表现才行。

  如果这部电影的反响强烈,那么她就可以成功的将黄灵儿压下去,成为真正的一姐。

  这时,忽然响起一阵稳重的脚步声,紧接着,一道粗重的男声响起,“白若雪小姐,我是a市交管部的,你涉嫌一起肇事逃逸案件,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说罢,不由分说,直接指挥着身后的两名警官将坐在椅子上的白若雪拉了起来。

  咔嚓!

  冰凉的手铐铐在手腕上的那一刻,她才猛然间反应过来,“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我没有做过……”

  “白若雪小姐,请配合我们办案!”警官又看了她一眼,便直接将她拉下了楼。

  她的妆只化了一半,看起来零零落落的。楼下不知道何时已经聚集了不少的围观群众和记者,这些记者本来是参加电影发布会的,却没想到,拍到了如此出人意料的画面。

  闪光灯一闪现时,她下意识的低头,想要把脸藏起来。

  因为没有化妆的脸太过苍白枯黄。

  “白若雪小姐,请看一下这边……”

  “白小姐……你会请权总出面帮你解围么?……”

  记者们永远都是没心没肺的群体,别人的痛苦和落魄,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赚钱的提升业务能力的一步罢了。

  听着记者们的话,白若雪的身子不住颤抖着,如秋风中飘零的落叶般,瑟瑟发抖。

  “呵呵,恐怕她永远也不会知道,将她举报的人,就是她最心爱的男人吧?”

  一声嗤笑在人群中轻声响起,随之,一道修长身影缓缓走出,背着记者们,将黑色鸭舌帽压得了一些,钻进了路边停着的一辆银灰色跑车中。

  刚坐定,手机便响了起来,看一眼上面的名字,他嘴角微微扬起,笑得得意。

  “喂?没想到权总这位大忙人也会给我打电话?”

  “u盘是不是你的!?”电话那头传来权简璃低沉的嗓音。

  杜予绝笑意更浓,“看来我的礼物你还挺喜欢的……不过我还是小看你了,再怎么说也是玩过的女人,竟然这么狠心?”

  权简璃似乎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声音越发低沉,“为什么要把证据给我?”

  “恩……因为我是良好市民啊,揭发隐藏在阳光背后的黑暗,不正是每个公民都应该做的么?”杜予绝声音却是截然相反的愉悦。

  有种报了仇,整个世界都豁然开朗的轻松。

  “所以,为了报复胡蝶,你就将杀害我父亲和小姑的罪行都安在她身上,将她活活逼死?”

  “话可不能乱说,腿长在她自己身上,她自己要跳,难道我还得拦着不成?至于那二位,我可从来没说过是我动的手……权简璃,你知不知道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哈哈哈……”

  他大笑着挂断了电话,心里越发痛快了。

  其实自从知道林墨歌就是干爹的亲生女儿后,他便着手调查起闫莎车祸的事。

  没想到竟然真的找到了事发当时的目击证人。

  只不过那位目击者受了些刺激,不敢出面做证。于是他便拿到了那份行车记录仪上的视频。然后以此来要挟白若雪。

  没想到白若雪一害怕,便将胡蝶供了出来,他便顺势而为,将这份犯罪证据也加在了那个u盘里,让她亲手送给了权简璃。

  因为料到她会偷看,所以便将那段视频上做了一些手脚,如此一来,白若雪果然没有发现异常,而是兴冲冲的将自己的犯罪证据交给了权简璃。

  想来她还做着击败胡蝶,轻松上位的白日梦呢,却根本不知道,自己轻易将自己的一生断送了……

  其实他本可以亲自将这份证据交给林墨歌,或者直接发给警方的。

  可是觉得这么做很有趣,如果权简璃对白若雪还有情谊的话,看到视频的时候,应该会备受煎熬的吧?

  跟过他的两个女人,竟然都背叛了他。一个明明是纵火犯,却装成救命恩人纠缠在他身边,另一个,打着爱他的旗号,却撞了他心爱的女人的亲生母亲……

  一想到权简璃那愤怒,悲恸,懊恼却又无能为力的模样,他心里就格外痛快。

  接下来,要做什么呢?

  甜品过后,是不是该正餐了?……

  砰!

  权简璃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桌子上,震得笔筒都晃了几晃,险些滚落到地上。

  今天一早他才得到消息,昨天晚上,胡蝶死在了白若雪名下的一处公寓外,死因是跳楼。

  于是,他马上就想到,这一切,都是出自那个疯子杜予绝之手!只有他会做出这么疯狂的事来。

  而昨天的视频,显然也是那个疯子给他的。

  其实,正如杜予绝所预料的,他昨天辗转反侧,一夜未眠。

  胡蝶的事倒也罢了,除了承认自己愚蠢之外,没有其他的。

  而白若雪那边,他却有些狠不下心来。毕竟她的父亲,是他的恩师。

  可是,一想到闫莎当初昏迷不醒的模样,和这些日子以来墨儿的担忧和辛苦,他便当即做出了决定。

  既然犯下了罪,就一定会受到惩罚,没有人可以例外。

  这下子,心里的石头算是落了地。

  闫莎的事情解决了,连同这些年来一直压在他心里的愧疚的枷锁,全迅速消逝无踪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