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19章 善恶终有报(2)
  第719章善恶终有报

  只是,他还是不相信,小姑和父亲的死,都是胡蝶一人所为。

  胡蝶死了,那么只要杜予绝将所有的事都推卸到她一人身上,便可以逍遥法外,自得其乐。可是,他一定不会放过那个疯子的,他一定要找到最关键性的证据,让那个疯子得到应有的惩罚!

  因为大明星白若雪被抓的事太过轰动了,所以s市所有的新闻版面头条全都是关于这件事的报道和深扒。

  胡蝶的死,本来可以就此掩盖过去的。

  可是却被不知名人士曝光出来,她生前的几天是住在位于白若雪名下的公寓中的!

  所以一时间,连同胡蝶的死,也都归结到了白若雪的身上,再加上肇事逃逸案件,白若雪三个字,在众人口中,便成了茶余饭后的谈资八卦。

  连同将要上映的,以白若雪为主演的电影都糟到了封杀。

  当林墨歌赶到律师事务所时,便看到事务所里的人都在茶水间里议论纷纷。

  她还有些纳闷,平时这些律师们可是一个个清高得很,怎么今日倒放下身段凑在一起聊八卦了?

  进了办公室,初白看到她,似乎也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让她越发好奇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怎么连你也变得不对劲了?难道是咱们的律师事务所要来一位绝世大美女?所以大家才这么兴奋?”

  林初白苦笑了一下,“怎么可能!如果真来一位美女律师,我早就利用职务之便将她拿下了!……”

  林墨歌白了他一眼,将包放下,随手拿起他提前泡好的咖啡喝了一口。

  便见他也忍不住了,干脆挤到她身边坐下,然后看了一眼外面,神秘兮兮道,“你昨天没看新闻?”

  “没啊,我哪有时间看那个,家里都乱成一团了……”她撇撇嘴,灵儿许是兴奋过了头,整天都吵着要开派对。

  小星星也跟岳勇混熟了,整天缠着岳勇,让她一阵阵提心吊胆,生怕小家伙说错了话。

  反正就是一团糟。

  听她这么一说,林初白露出一副早已经料到的表情,然后拿出手机来。

  “我跟你说了你可别太惊讶啊……”

  林墨歌点了点头,到底什么事啊,还得提前给她打个预防针?

  林初白深呼吸一口,这才郑重其事开口,“白若雪肇事逃逸被抓了,而且一直失踪的胡蝶也……”

  “找到了?”她接了一句。

  “不是,是死了……跳楼,当场身亡。而且她死的时候警察也刚赶到现场,听说是为了抓她的,好像是跟权老爷子的死有关……”林初白一字一句,尽量把话说得让她能接受一些。

  林墨歌脸色瞬间煞白,“胡蝶死了?”

  “恩,我已经托熟人问过了,据说前一晚警方收到了匿名举报,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当初琉璃醉酒店的电梯事故是她一手造成的,也就是说,权老爷子是被她害死的。所以警方才紧急出动进行抓捕,没想到她却畏罪自杀了。”

  林初白继续缓缓的说着,“而且我还知道,除了涉嫌杀害权老爷子外,她还与十三年前在国外发生的一起纵火案有关,原本我们一直都被她蒙蔽了,以为她变成现在这副样子一定是个受害者了,没想到,那场火本来就是她亲手放的!”

  “天!怎么可能?……”林墨歌倒抽一口冷气。

  如果说当年的那场火真的是胡蝶亲手放的,那就等于是胡蝶自己将自己烧成了这副模样?

  这算不算是罪有应得?

  “那也就是说,权简璃被蒙蔽了十三年?还差一点就娶了凶手?!”

  “是啊,没想到这个女人的记计如此之深,真是太可怕了……”林初白也轻咬着嘴唇,没想到聪明一世的权简璃,也会受人蒙蔽摆布啊。

  “可是,既然她心计如此之深,又怎么可能轻生呢?她那么爱权简璃,怎么舍得离他而去?”林墨歌又有了疑问。

  “可能是知道事情曝光后,权简璃也不会原谅她了吧?再怎么说她也是杀父仇人……”

  林初白淡淡的说着,其实昨天他知道一切的时候,也是唏嘘不已。

  外界只知道胡蝶的死或许与白若雪有关,却根本就不知道胡蝶才是罪有应得的那个。或许是因为事情牵扯到了权老爷子,所以警方暂时封锁了这一方的消息。

  林墨歌心底一紧,那权简璃知道了这一切后,会不会很难过?

  他当初是真心想要娶胡蝶的,甚至为了等她,整整十三年,心里都没有给过其他女人位置。

  这对权简璃来说,确实不公平。

  这个胡蝶,还真是害人不浅。

  见她陷入了沉思,林初白觉得另一件事还是一并说清楚的好。

  于是又开了口,“墨墨,抓走白若雪的,是a市的警察……”

  “a市?初白,你的意思不会是说……”她有些不敢相信,可是看到林初白微微点头时,心里咯噔一下,“她就是撞我妈妈的凶手?!”

  林初白苦涩的点了点头,“我也没想到竟然会是这个结果。可是早上我也接到a市警方的电话了,他们说已经找到凶手了,让我过去一趟。”

  “怪不得我们一直在a市找都找不到,原来凶手根本就藏在我们身边!可是,她怎么会撞我妈妈?难道是意外?”林墨歌又自言自语道。

  “是不是意外,还需要进一步调查,如果真的是故意伤人的话,我也绝对不会放过她!”

  看着他咬牙切齿的样子,林墨歌心里一暖,“谢谢你初白,这件事查清楚了,我也可以放心的接我妈出院了。”

  “恩,等我从a市回来之后陪你一起去,我之前可是答应过要接闫莎阿姨出院的,不能失约……对了,咱们直接接闫莎阿姨到我那儿去住吧,又安静,人也少,刚好可以让她好好休养。”

  因为她现在住的地方人太多了,所以林实白早就为她想好了。

  林墨歌感激一笑,“这件事不急,我跟我妈商量一下再做决定,我觉得她一个人住得太久了,现在也想热闹一些,跟孩子们一起生活呢。”

  “说的也是,那就等你们商量过了再说好了……下午的这个案子就交给你了,我去a市一趟……”林初白说着便将资料都放在了桌子上,又嘱咐了一番……

  等他离开后,林墨歌便开始看下午开庭需要的资料。

  可是脑海里却总是想着胡蝶和白若雪的事。

  真是没想到,这两个女人身上竟然会发生这种事。

  那个一向柔弱的胡蝶,竟然城府如此之深,而如水般的白若雪,也会狠心到开车撞了母亲。

  果然人不可貌相啊。

  她现在只希望初白把事情的真相再查清楚了,还母亲一个公道。

  不过,她心里都这么难过了,那权简璃……

  她是不是应该打个电话安慰一下?毕竟这两个女人都算是他的前任了……

  可是打过去的话,又该说什么?她又以什么身份去安慰呢?

  嗡嗡……

  正犹豫的时候,放在桌子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吓了她一跳。

  没想到权简璃倒先给她打过来了。

  深呼吸一口,平静了心绪,这才接了起来。

  里面传来权简璃温柔的嗓音,可她却发觉出他的嗓音中,透着一丝疲惫。

  “在做什么?”

  “喔,在工作,下午还有个案子要开庭……”她难得的跟他平静解释。

  “是么?”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忽然间陷入了沉默,她便也不说话,二人就那样沉默着,只能听到对方的呼吸声。

  许久,他才再次开口,“墨儿,撞了伯母的凶手找到了,是白若雪。听说警方已经把她带回去审理了,有了结果会再通知的。这件事……你就不要再担心了……”

  她握着手机的指节忽然紧了紧,“恩,我知道了。初白已经赶去a市了,说是要调查一下是意外还是……故意伤人。”

  “好,那就辛苦他了。”权简璃的语气依旧淡淡的,有种有气无力的感觉。

  她胸口一紧,嗓音有些颤抖,“权简璃!你……没事吧?”

  电话那头的权简璃忽然愣了一下,然后,轻声笑了笑,“恩,我没事。知道了真相后,倒还轻松不少呢。只是觉得自己有些蠢……竟然会对一个凶手报恩……”

  已经料到她知道了一切,他便也不想再隐瞒什么了。

  其实知道真相后,除了懊恼和愤怒外,最多的,是对她的愧疚。

  他竟然为了那么一个可怕的女人,而一次又一次的伤害着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简直就是不长脑子!

  “这件事情真的太可怕了,谁都不会想到她会做出这种事来的啊……所以,这根本就不怪你。”林墨歌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是胡乱的说着话,希望他的心里能好受一些。

  “恩,我知道……谢谢你墨儿……还能在这种时候安慰我……”

  此时的权简璃,难得的温柔。

  似乎在一瞬间看透了世事般宁静。

  “那个……我想过几天接我妈出院了,总住在医院里也不是回事,她也想跟孩子们多一些相处的时间……”她又没话找话道。

  “好,我会安排好的……伯母出院后,你跟孩子也搬到之前的别墅来住吧,打理起来也方便,还能常常和你的好姐妹见面。”

  他看似无意说出的话,却是早就预谋许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