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1章 善恶终有报(4)
  第721章善恶终有报

  最后终于拨通了那个疯子的电话。

  没想到才想了一声,对方便接了起来。

  “喂?羽晨少爷,真是好久没有联系了,没想到你也会主动给我打电话?”

  “你不用说这些讥讽的话,我打电话是有事求你。”羽晨语气并不怎么好,虽然嘴上说着是求人。

  “喔?什么事?”杜予绝似乎对他要说的话很感兴趣。

  “帮我转移权简璃的股份!”羽晨冷静道。

  “嘶……这事好像有些难啊……毕竟这是犯法的事,我可是良好市民呢。”电话那头传来轻佻的语调,可是羽晨却知道,这件事,只有这个疯子能办到。

  “你不是一直想要搞垮他么?如今不是正合你意?”羽晨说着,忽然冷笑起来,这世上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想要求别人帮忙,自然是要付出些代价的,“说吧,你想要什么?”

  杜予绝轻声笑起来,“痛快!那我就直说了吧,转移过后,我要总股份的三成!”

  羽晨眉头一紧,沉默下来。

  “三成可不算多,你只是动动嘴皮子而已,也不用承担任何的风险,就能得到七成,难道还不满意么?”

  电话那头传来的话,如同带着蛊惑的意味般,轻易地,便让羽晨动摇了心智。

  他咬紧牙关,沉声道,“好,成交!但是你必须在他与项傲阳交易前转移!而且,就算事情败露了,也与我无关,懂么?”

  杜予绝笑的越发轻佻,“呵呵,没问题!那祝我们合作愉快……”

  挂了电话,羽晨的心里却并不平静。

  他不知道自己做的对不对。

  为了保护权家的财产,所以就要借别人之手么?

  可奶奶说的话,他又没办法不认同……

  另一边,正在准备动工的工地上,尘土飞扬,噪音喧嚣。

  权简璃与项傲阳皆戴着黄色的头盔,在实地巡查。

  因为设计图是他的主意,所以为了能够更好的完成工作,还需要与实际场地结合,然后将设计图上的一些小细节修改一下。

  而项傲阳也不愿意闲着,二人便一起过来了。

  不管怎么说,权氏的工程部动作还是很快的,短短几天,就已经把准备工作都做得井井有条了。

  权简璃虽然在私下里并不愿意和项傲阳见面,但是在工作时间,却是极度认真和追求完美的。

  恰好项傲阳也是如此,二人说起工作的事来,倒也算是很谈得来。

  在一片嘈杂声中,忽然传来一阵手机铃声。

  项傲阳看了一眼,微微点头,“抱歉,有点私事……”

  然后便径直转身接起了电话。

  权简璃并没有说什么,低头看着手上的设计图,然后又瞥一眼眼前的空地,若是这一块空地也可以充分利用起来的话……

  “小柔,你先别乱动,我马上就回去!……小柔?小柔!……”

  项傲阳冲着手机焦急的喊了几声,双眼通红。

  可是电话里却没有了回音。

  虽然现场很吵,可是他的话权简璃还是隐约听到了。

  “抱歉,小柔那儿可能出了事,我先回去看一看……”

  项傲阳冲着他交代了一声,便匆匆的离开了。

  看着他焦急的背影,权简璃眉心紧蹙着,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项傲阳匆匆赶回酒店时,一开门,便看到苏依柔倒在地上不省人事,地上还散落着玻璃杯的碎片,将她的手指划伤了几处。

  “小柔!……小柔你醒醒,我回来了……”连刀山火海都不怕的项傲阳,在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倒在自己面前时,却乱了方寸。

  “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先送医院!?”忽然一道薄凉又带着焦急的嗓音在门外响起,紧接着便冲进来两个急救人员,将苏依柔抬了出去。

  “你……你怎么会来的?”项傲阳看着权简璃非常惊讶。

  权简璃瞪了他一眼,“我不过是担心人死在这里影响我酒店的声誉!”

  说罢,转身跟着离开了。

  项傲阳赶紧颤颤巍巍的起身也跟着下了楼,上了救护车。

  许是关心则乱吧,他只顾着自己跑回来,都忘记叫救护车了。若不是权简璃的话,恐怕又会耽搁不少。

  转头看一眼紧跟在救护车后面的权简璃的车子,眼眶渐渐湿润了。

  伸手,紧紧的握着已经昏迷不醒的人儿的手,声音竟微微颤抖,“小柔,你别怕,不会有事的。你一定要挺过来知道么?简璃他现在已经心软了,只要我们再努力一下,他一定会原谅你的……我们不能放弃的对不对?”

  可无论他说什么,躺着的人儿也无法作出反应。

  终于,在极度的担心和焦躁中,终于到了医院。

  苏依柔马上便被送入了急救室抢救,他无力的跌坐在长椅上,双眼布满血丝。

  权简璃赶来时,看到坐在长椅上那抹苍老的身影时,不知为何,心里竟觉得堵堵的不舒服。因为他想起父亲躺在病床上时的样子了。

  就算年轻时再如此在黑道上叱咤风云,令人闻风丧胆,终归,还是老了啊。

  现在的他,不过是一个担心自己心爱的女人会离开的可怜老人罢了……

  傍晚,林墨歌结束了一场官司后疲倦的从法院走出来。

  因为准备足够充分,她再一次赢了官司。

  可是因为对方的律师太过难缠,她有好几次差点就被套进去了。还好多留了个心眼,才没有出什么纰漏。

  总之今天的这场法庭对决,可谓是险象环生,步步是陷阱。

  虽然最后险胜,可她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的喜悦,反而是越发疲倦了。

  许是最近的记者们都被白若雪的事吸引了视线,法院外到是安静了许多。

  只有零星几个记者在等着。

  王师傅保护着她上了车,然后按照她的吩咐,向医院开去。

  “林小姐,已经到了。”王师傅小声叫道。

  “恩?这么快?”林墨歌猛然睁开眼睛,才发现真的已经到了医院。没想到她竟然在车上睡着了。

  “那我先进去了,您稍等我一下。”她又礼貌的跟王师傅交代了一下,这才下了车。

  傍晚的微风吹在脸上很舒服,她伸了个懒腰,舒展着疲倦的身子。又努力挤出一个笑来,这才向着住院部走去。

  不料刚走到楼下,便看到母亲正在小护士的搀扶下散步,便笑着迎了上去。

  “妈,您怎么出来了?”

  “墨歌,你怎么又跑来了?妈不是说让你不用天天过来的么?有这亲切的小姑娘陪着,妈不闷。”闫莎笑意盈盈道。

  林墨歌也冲着小护士笑了笑,“你去忙吧,我来就好。”

  “好的林小姐!”小护士很快便离开了。

  母女二人便找了一处长椅坐下,仰头看着飘落的淡粉色樱花,与那金色的余晖混合在一起,美得令人炫目。

  “妈,车祸的凶手已经抓到了,您以后不会再有危险了。我们这几天就出院好不好?”林墨歌直接说出了口,反正母亲也不记得车祸时的事了,所以她不用顾及什么。

  闫莎显得很惊讶,“真的?抓到了就好,我还一直担心若是永远都想不起来的话,凶手是不是就会永远逍遥法外呢。”

  “恩,抓到了,您就放心吧。一会儿我去把出院手续办了,我们明天就回家!”

  看着女儿愉快的笑脸,闫莎的心情也好了很好,“好,妈早就不愿意在这医院里住着了,这身子也好得差不多了,回去以后啊,就可以见到我的宝贝外孙了……”

  其实她是担心在这里住得时间久了,医药费太贵。

  虽然说权简璃都给出了钱,可是女儿终究还是要欠他人情的。

  所以她不愿意给女儿添麻烦。

  而且,她也一直惦记着那个还没有见过面的小外孙呢,现在总算可以出院了,真好。

  见母亲这么开心,林墨歌总算是松了口气,心里也是暖暖的,“妈,以后我们一家人终于可以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不过,现在可能会有些不方便,家里会有些吵……”

  “恩?有孩子们在当然会吵了,吵一些才热闹啊。”闫莎笑着道。

  她一个人寂寞了那么久,倒是希望可以生活得热闹一些呢。

  林墨歌有些不安的看着母亲,然后把现在家里的情况说了一下,包括苏珊和灵儿以及岳勇的事。

  闫莎静静的听着,一直保持着微笑,“其实妈还挺羡慕你们呢,能和好姐妹住在一起,是件很幸福的事啊。”

  “妈,真的委屈您了,等灵儿把孩子生下来之后,我们就搬出去住……”

  “恩,妈都听你的。”

  母女二人相视一笑,这大概,就是血脉相连的温馨感觉了吧?

  永远都会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希望对方过得幸福,不愿意给对方增加任何的烦恼和负担。

  与之前只会利用林墨歌的王云相比,真的是一个地下一个天上啊。

  母女二人正说话间,忽然看到一道魁梧的身影匆匆走了过来,“林小姐,璃爷不在这儿么?”

  “恩?他怎么会在这里?”林墨歌也有些诧异了。

  “我给璃爷打电话,他说他在医院的……”岳勇也发了愁,璃爷来医院的话,除了和林小姐一起来看望林小姐的母亲外,还会有什么事?

  疑惑间便再次给璃爷打通了电话,这才搞清楚具体地点,便冲着林墨歌歉意道,“抱歉林小姐,我先去找璃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