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妈咪这个总裁是爹地 > 第722章 善恶终有报(5)
  第722章善恶终有报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林墨歌觉得不安,所以才多问了一句。

  毕竟能让权简璃跟着来医院的人,一定是她认识的。她最担心的,是月儿会受伤。

  岳勇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开了口,“璃爷说,是项夫人昏迷了,刚从手术室转到特护病房……”

  “干妈?你说干妈晕倒了?”林墨歌吓了一跳,权简璃认识的项先生,不就是干爹么?那项夫人自然就是干妈了。

  “是……”

  “快带我去!”林墨歌焦急的很,倒是一时忘记了母亲还在身边……

  几分钟后,特护病房外,岳勇带着林墨歌和闫莎匆匆赶到。

  闫莎是执意要来看看的,因为她隐隐猜到了什么……

  林墨歌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走廊里吸烟的权简璃,紧皱着黛眉走了过去。

  “喂,这里好歹也是医院,你就不能注意一下么?”她故意指责了一句,是不想再看他如此落魄的模样。

  其实她真的没想到,干妈晕倒了,权简璃也会如此伤心难过。

  果然,他心里还是爱着自己的母亲的。

  “你怎么来了?”权简璃看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儿,一开口,嗓音却有些沙哑。不过还是听话的将香烟掐灭了。

  “干妈怎么样了?”她有些不忍的问道。

  “医生说是……脑瘤……已经很长时间了,她好像是刻意隐瞒着的,连自己的丈夫都没有告诉……”

  不知为何,权简璃说这些话的时候,心真的很痛。

  他明明就那么恨那个女人不是么?知道她患了脑瘤的话,应该是开心的啊,他不是一直都希望她死了的么?

  可是为什么,现在心里却这般难受?

  林墨歌也愣住了,没想到那个平日里总是笑容满面的干妈,竟然会病得这般严重。

  忽然想起干爹和干妈刚回来那一天,和她见面时所说的话。

  干妈说,她的两个心愿,一个就是见一见孩子们,另一个,就是想要得到权简璃的原谅。

  原来,她早就知道自己病得这么严重了,所以才会不顾一切的回来的啊……

  扬眸看了权简璃一眼,咬了咬嘴唇,终究是没有说出口。

  “我去看看干妈……放心吧,干妈不会有事的。”她轻轻的握了握他的手,然后松开。

  只觉他的手一片冰凉。

  闫莎和她一起走到了特护病房外,轻轻的推门而入,便看到项傲阳正颓丧的坐在沙发上,脸色一片灰白,似乎一天之间,苍老了几十岁。

  就连看到她们进来,他也没有反应,双目空洞无神。

  林墨歌先走到玻璃门边向里望了一眼,看到苏依柔身上插着一些管子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可怕。

  忽然间,闫莎发出一声惊呼,“小柔!?她是小柔?!”

  喊过之后,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眼泪却顿时汹涌而出。紧紧的拉着自己女儿的手,“墨歌,那里面躺着的,是不是小柔?她……没死?”

  其实刚才一进门看到坐着的失魂落魄的项傲阳时,闫莎的心跳便已经加快了。

  她只是听到项夫人三个字有些怀疑,想要看看那个人是不是项傲阳,如果是的话,那么项傲阳现在的夫人会是谁?

  毕竟当初项傲阳与小柔间可谓是爱得轰轰烈烈了,她不敢相信在小柔死后,项傲阳会娶别的女人。

  可是没想到,她竟然看到去世二十多年的小柔安静的躺在里面的病床上!一开始还以为是幻觉!

  虽然大家都老了很多,可她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林墨歌也知道瞒不下去了,便点了点头,“妈,我就是担心您会太激动,所以才没有告诉您的。其实我也是因为一些事情,才偶然与干爹相识,然后知道干妈就是权简璃的亲生母亲,也就是您当初的好姐妹的。原本是想着等您出院以后再告诉您,顺便让您和干妈见面的,却不想发生了这样的事……”

  “天!小柔竟然真的活着……太好了……”

  闫莎的眼泪止不住,当初三人间她与小柔的感情最好了,所以这些年来,一直都不肯相信小柔已经死了的事实。

  可是所有人都说小柔死了,而且也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小柔还活着,所以,她便只能也这么认为。

  “真的没想到,我们竟然还能活着再见面……可是……可是她已经……”

  林墨歌轻轻的拍着母亲的背,闫莎被她扶到沙发上坐下,泣不成声。

  项傲阳此时才反应过来,当看到哭成泪人的闫莎时,也愣了一下。空洞的眼神里,总算有了些感情。

  “你是……莎莎么?”

  “是我啊……我还以为你这个负心汉娶了别的女人,没想到那人竟是小柔啊……为什么她活着的事不告诉我?……你们怎么这么没良心……”闫莎哽咽着,话都说不完整。

  能见到“起死回生”的好姐妹,真的太开心了。可是同时也觉得冤枉,这些年来她都被蒙在了鼓里。

  项傲阳轻轻叹息了一声,“抱歉莎莎,我们后来也找过你,可是已经没有你的任何线索了……而且对于权家的人来说,小柔死了,或许才能解脱。所以我们便到了国外,这些年一直都没有回来……”

  听他这么一说,闫莎便也明白了。

  当初发生了那么可怕的事,其实小柔远远的藏起来,也是好事。

  而且那些日子里她四处流离,小柔他们找不到她,也是理所应当的。

  “好了,都是过去的事了,不提也罢,能活着见到小柔,我真是做梦都没有想到啊……”

  项傲阳的脸色却再次沉了下去,“可是,她的病……我太没用了,竟然连她生病了都不知道!……她每次头痛的时候,我都以为只是老毛病,从来就没有往这方面想过,都是我的错!……”

  看着他自责的样子,林墨歌也同样心痛。

  在黑道中令人闻风丧胆的枭雄,面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时,却如此无力。

  “干爹,这不是您的错,是干妈她太爱您了,她知道这事如果被您知道的话,一定会比她更加痛苦的,所以才故意隐瞒的吧?”

  林墨歌轻轻的拍着项傲阳的肩膀安慰着,“现在发现也不晚,我们可以找最好的医生来医治啊,干妈一定不会有事的……她还有心愿没有达成呢,怎么会舍得离开?”

  “墨歌……”

  项傲阳忽然间将头埋在两手间,身子微微的颤抖着,竟然哽咽起来。

  一个顶天立地的汉子,就算面对刀枪火海连眼睛都不会眨的男人,看到心爱的女人躺在病床上,竟然像个无助的孩子般哭了……

  林墨歌重重的叹息一声,干爹与干妈间的爱情,真的令人动容。

  上天也一定会被他们的爱情感动的吧?

  没错,上天一定会让干妈醒过来的,因为权简璃才刚刚有了悔意啊……他们母子二人还没有相认呢,怎么可能有一个先离开?

  就这样哽咽了许久,项傲阳的心情才平静下来。

  抬起头时,除了眼眶越发通红之外,哪里还有半点方才那悲恸的模样?

  “墨歌,你说的没错,生病了就要医治,天底下这么多的医生,小柔她一定不会有事的。莎莎她也累了,先送她回去休息吧……”

  闫莎此时也抹了抹眼泪,沙哑着嗓音道,“还是我留在这里陪着她吧……”

  项傲阳真挚的望着她,“莎莎,我知道你的心,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治好小柔的,所以,你也要先养好身体,以后才能与她相见不是么?”

  闫莎愣了一下,因为现在的项傲阳,已经再次变成了以前那个敢做敢当,说一不二的男人了。而当初的小柔,就是被他的这种模样深深吸引着无法自拔啊。

  不由得点了点头,“好,你也要照顾好自己,如果你倒下了,小柔她可怎么办?”

  “我知道,放心吧。”

  项傲阳说罢,冲着林墨歌点了点头。

  她便上前将母亲搀扶了起来,向着病房外走去。

  权简璃依旧站在走廊里,看着窗外发呆。落寞的身影,让人心狠狠的揪着疼。

  岳勇安静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忠实而可靠。

  听到声音,权简璃转过头来,先是与林墨歌对视一眼,紧接着,目光便落到了闫莎的身上。

  闫莎也看到了权简璃,眼泪再次落了下来,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因为她并不清楚权简璃与小柔之间的恩怨。

  “简璃啊,你母亲她……会没事的……”

  忍了许久,终于还是开口说了一句。

  林墨歌脸色有些僵,她担心权简璃会像以前一样发怒。

  却不料,他竟然微微点了点头,“恩,我知道。伯母,墨儿说想让你出院,我已经交代下去了。我有座别墅也离墨儿现在住的地方很近,您先搬到那里去住吧,安静一些,也能好好休息身体。”

  林墨歌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都到了这种时候了,他竟然还在关心着母亲出院的事!

  不等她开口,闫莎就抢先说道,“我知道你有这份心,真的很感激。不过住在哪里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和墨儿还有孩子们在一起……我都这把岁数了,只想抓紧时间,好好陪陪孩子们……”

  听她这么一说,权简璃也没有再说什么。

  这时,走到一边接电话的岳勇忽然匆匆走了过来。